首页 > 我们生活在南京 > 第八章 水下的城市

我的书架

第八章 水下的城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梅花山庄到玄武湾,如果坐地铁,那可以先坐二号线,从苜蓿园站上车,到新街口站换一号线,再到玄武门下车,全程二十分钟,骑自行车的话要四十分钟左右。

  半夏骑着她那辆破山地车,沿着马路飞驰,道路两旁都是黑漆漆的汽车壳子。

  地铁是没法坐了,很多年前就没法坐了,现在地铁站是非常危险的地方,半夏不敢踏足,这些黑暗、潮湿、食物丰富、四通八达的城市地下空间,早已被诸多危险的生物占据,老师曾经告诫她,没有光的地方不要进入。

  站在黑洞洞的地铁站入口往下望,长满青苔的湿滑台阶一直延伸进肉眼不能及的黑暗中,半夏可以隐隐嗅到阴冷空气中夹杂着腥臭的味道,潜意识告诉她必须远离,那是千万年来进化出的生物本能,作为猎物的本能。

  女孩在明故宫门口停下来休息,顺便吃点东西。

  说是故宫,其实不剩下几栋建筑。

  早在世界毁灭之前,南京的明故宫就只剩下遗迹了,老师说明故宫在明末清初时被拆一道,太平天国时又被拆一道,最后民国时再被拆一道,于是只剩下几座石墩子,围起来变成了公园。

  现在半夏看到的是遗迹的遗迹。

  她把车停在明故宫遗迹公园的门口,公园大门是座仿古建筑,建在十级高阶之上,金瓦飞檐,正门四根朱红色的大柱子,一个成年人抱不住的粗细。

  如果它还完整,那想必是座宏伟的建筑,但遗憾的是半夏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它完整的样子,有一架坠毁的战斗机从天而降削掉了大殿的半个屋顶,破碎的砖瓦石头落了一地,要说半夏为什么知道是一架战斗机把它撞成了这样?因为那架战斗机现在就倒栽葱似地插在大殿后门呢。

  老师曾经带着她从公园门口过,指了指那个烧黑的空壳子说是苏27。

  半夏在台阶上坐下来,从包里掏出干粮和水壶。

  干粮是动物油脂混合的淀粉块,动物油脂来自鹿和兔子,半夏在猎杀到这些动物之后会很注意地把油脂保存下来,淀粉则主要来自藕和莲子,梅花山庄附近的月牙湖里有大片大片的荷花,藕和莲子都很容易得到,半夏把它们煮熟后捣碎,再混合鹿油捏成丸子,用塑料布包好。

  这东西热量相当高,可以提供户外活动必需的能量。

  天空是蔚蓝色的,宽阔的马路对面是浓烈的绿色,对面本来也是一片公园,叫午朝门公园,是明故宫遗迹的一部分。

  在人类消失的这些年里,大自然以惊人的恢复能力无孔不入地钻进了这个城市的每一处空间,有时候半夏想,人类未必要做什么来压制大自然,他们本身存在所占据的巨大空间就挤压了其他生物的繁衍,只要人类这个庞大的种群一直存在,那么大自然就永远不可能恢复成原本的模样。

  千百年来,可能是人类压制得太狠,自然界像弹簧一样积蓄了巨大的力量,所以人类一消失,它就迅猛地反弹了。

  它们来势汹汹,势不可挡。

  绿色的山崩和海啸从群山和大海上来,铺天盖地地吞没了整个城市。

  半夏啃了一口干粮,远眺马路对面,公园边上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在半夏这个角度上,隐约能看到的是11号楼,那栋土灰色的混凝土建筑坐落在一片苍翠掩映之间,大概是水泥表面不太好长植物,所以它仍然保持着原样,但半夏知道过去的路肯定都被杂草给封了。

  11号楼运气好,但它边上的兄弟12号楼就不好了,在沿着中山东路过来的时候,半夏看到它只剩下半截,可能是被航弹给炸的。

  微风拂过,马路对面的灌木丛簌簌地动起来。

  半夏立即把干粮咬在嘴里,抓起长弓,抽出一根箭搭上。

  马路对面距离自己有二十米以上的距离,这是个足够安全的距离,够她射一箭再拔枪。

  到目前为止她没有用过那把仿54式手枪,需要使用枪的情况很少,这主要是因为半夏足够警惕足够聪明,她懂得如何避开大型掠食动物的活动区域,南航附近这一块没有老虎和熊,最危险的猫科动物是花豹,因为花豹的存在,半夏从不长时间待在树下。

  豹子的敏捷性惊人,它们整个大家族除了猎豹,其他都是致命的捕猎者,这个世界的生物大多数都没见过人类,说白了就是它们已经不记得这世上曾经存在过一个统治性的物种叫做人类,半夏在它们看来只是稀有的直立猴子,能不能吃,要咬一口才知道。

  一对大角率先从灌木丛里突了出来,女孩松了口气。

  是马鹿。

  一头高大的雄性公鹿“吧嗒吧嗒”地走到马路上,脖子上长着漂亮的白色斑纹。

  这是一头庞然大物,马鹿的存在可以颠覆大多数人对鹿类的想象,这东西有两米高,加上雄伟壮观的鹿角能有近一层楼那么高,强壮得可以顶翻小汽车。

  “吓我一跳。”半夏把弓放下,坐下来接着吃东西,同时望着马路对面的马鹿一头接一头地上路。

  这是一个马鹿群,半夏估计了一下数量,大概有二十多头。

  它们很轻易地昂起脖子就能够到树上的嫩叶,除了长颈鹿和大象,这东西真的是半夏见过最高的玩意了。

  哦,对了,南京有长颈鹿。

  观察到的大概有五六头,主要活动在紫金山半岛那一带。

  南京本来是不产长颈鹿的,老师怀疑目前南京市区里生活的长颈鹿,是早年从动物园里逃出来的个体后代。

  由于气候变化,那些长颈鹿生活得还挺惬意。

  马鹿对四周环境比人类更敏感,只要它们还在悠闲地觅食,那半夏就不担心周围有掠食者。

  雄鹿注意到了马路对面有个奇怪的生物,不过它并不在意,黑漆漆的大眼珠子往这边转了转,又偏头去找吃的了。

  根据体型判断,那东西不太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安全。

  吃完干粮,女孩拍拍屁股起身,她不搭理马鹿马鹿也不搭理她,半夏骑上自行车,接着往玄武湾去了。

  破山地车的车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半夏肆意地骑在马路中央,张开双臂,像风一样飞驰。

  ·

  ·

  ·

  玄武湾是半夏最大的食物来源。

  老师曾经说如果你只看到大自然危险的那一面,那你必然无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别忘了人类也是大自然的孩子之一,自古以来人类就是依靠自然界的馈赠才存活至今,它们危机四伏,但同时又为你提供了无穷无尽的资源。

  自然界从不偏袒任何人。

  每次来玄武湾半夏总能满载而归,抓的鱼塞都塞不下。

  从大路到海边需要钻过一道城墙,南京的城墙特别多。

  过了城墙,就到了海边,放眼望去波光粼粼渺无边际,零零落落的高层建筑矗立在远处蔚蓝色的海水里,它们还没有被完全淹没,如果站在高处,能透过澄澈的海水看到海底,那里也有一个世界,那是另外半个南京城。

  海水淹没了以前残存的人行道和花圃上,现在已经变成了滩涂,在滩涂上半夏可以抓到螃蟹和沙蚕。

  浪潮“哗啦哗啦”地一波一波涌上来,泛起白色的泡沫,半夏赶紧把鞋子脱了拎在手里,蹦蹦跳跳地踩下去了。

  “哇啊——太舒服啦——!”

  女孩在咸腥的海风中高喊。

  她决定,无论昨天晚上联系到的那个人在哪儿,一定要让他搬过来,搬到梅花山庄中沁苑11栋2单元,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比半夏的小窝更适居的地方呢?有山有水还能到海边抓鱼!简直是风水宝地!

  一定要让他搬过来,无论有多少人,都可以搬过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