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1425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了中午,何乐勤拉着白杨在商场里找了家店吃日料,和牛寿喜烧。

  “我居然和一个大男人一起吃日料。”何乐勤说,“达成人生成就。”

  “什么成就?”

  “左右为男男上加男直男而进大男临头面有男色!”何乐勤一口气说完了。

  “你是挺色。”白杨点点头。

  “哪有!”何大少登时不忿。

  “你看那边有个白色短裙的妹子,皮肤白,有点像赵露思,长得贼潘西。”白杨扬起筷子一指。

  “哪儿?”何乐勤猛一扭头,“赵露思在哪儿?”

  白杨顺势下筷子,把他碗里的肥牛夹走了。

  购物中心里的冷气开得很足,两人进来就不想出去了,在这个夏天越来越热的年代,他们的狗命都是空调救的。

  水磨石地板拖得锃光瓦亮,头顶上的灯光反得晃眼,来来往往的年轻女孩个子都高挑,或挽着挎包或挽着某个年轻男人的手臂,鞋跟踩在地板上清脆地响,他们汇聚起来不是人流而是潮流,白杨和何乐勤两个学生穿过这弥漫着香水味的亮眼潮流,就像傻乎乎的狸猫过大街。

  何大少当然不是狸猫。

  白杨才是。

  这里是整个南京市乃至全国最繁华的商圈,每天都有数十万的人流量,两人站在新街口步行街上,抬头看四周高楼像巨人一样耸立,围得密不透风,而他们脚下的新街口地铁站也是全国最大的地铁站,一共有二十四个出入口。

  何乐勤站在新街口总是很骄傲,因为当年这座地铁站里的转盘就是他家承包修建的。

  “你觉得买套盲盒送给严哥怎么样?”何乐勤问。

  “什么盲盒?”白杨稍有点心不在焉。

  “泡泡玛特又新出了一款。”

  “泡泡什么?”白杨问。

  “泡泡玛特。”

  “什么玛特?”

  “泡泡玛特。”

  “泡什么特?”

  “去你的。”何乐勤用筷子戳过来,“你看《夏洛特烦恼》的电影票还是我请的。”

  白杨往后缩躲过他。

  “你在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何乐勤问,“碰到什么烦心事了?有什么情感问题都可以给哥讲讲,让南航附中第一情圣来开导开导你。”

  “我蓄谋已久的短波通联失败了。”白杨说。

  “哦哦哦你是说那个收音机……”何乐勤一拍脑门,他当然知道白杨在捣鼓什么,从一个礼拜之前白杨就密谋要进行一次远距离通联,为此他花了大量空余时间来准备,从检查天线到检查电台,再到确认自己对外呼叫不会被人上门查水表,可以说是费尽心机。

  “那不是收音机!”

  “电台,好吧?电台。”何乐勤改口,“你不是说那东西能听到境外敌特广播么?有没有听到?有没有策反你说给你美金的?有没有说给你美女的?”

  白杨摇摇头。

  “既不给美金也不给美女,他们就想策反你?”何乐勤对境外敌特分子的抠门大为震惊。

  “有时候我觉得你才是我爹的亲儿子。”白杨说,“你俩都想要美金和美女。”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乐勤说,“美金美女……”

  “美国?”

  “要是川普愿意把美国送给我,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我什么都没联系上。”白杨叹了口气,“可能是短波频道里真没人了,也可能是时间太晚人都去睡觉了,反正我的计划彻底失败了,用短波进行远距离通联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一个人都没有?”

  “一个人都没……”白杨想起来昨晚其实联系上了一个人,“不,有一个人。”

  “男的女的?”何乐勤问。

  “女的。”

  “妹子好啊。”何乐勤点点头,“长啥样?”

  “我怎么知道?”白杨翻白眼,“你以为电台上带显示器的么?”

  “好好好,你接着说,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白杨回忆昨晚的通联情况,“她是个黑台,没有呼号,也不报位置,上来就在频道里一通瞎咋呼,神神叨叨的。”

  当时白杨确实是被吓了一跳,作为一个初次对外通联的菜鸟,第一次呼叫就碰到了一个完全不守规矩的人,对方问的问题让他一头雾水……什么有多少人,是否缺乏物资,是否存在伤亡——按理来说听到伤亡两个字就该是紧急通讯,根据业余无线电的使用规则,紧急通讯是所有业余无线电通联中优先级最高的行为,当处于紧急通讯的情况下,使用者可以越过所有的条条框框。

  可以说业余无线电存在的最终意义就是紧急通讯——当发生重大灾难,例如地震、海啸、洪水、火山爆发,森林大火等天灾,正常对外通讯手段全部失效时,无线电台将成为最后的救命稻草,它能将求救信号通过电离层反射送往外界,它粗糙、脆弱、嘈杂不清,但永不失效。

  但昨天晚上自己碰到的究竟是不是紧急通讯呢?

  此前一直没注意到这个问题,现在回想起来,白杨深深地皱起眉头。

  遗憾的是白杨着实是个欠缺经验的菜鸟,碰到这种情况不知如何处置,如果当时在场的是老爹,应该就能妥善处理了吧?

  想到这一点,白杨心里又暗暗地担心起来。

  不会真的是紧急通讯吧?

  那个姑娘会不会是碰到了什么麻烦?

  她或许身处困境,正在用无线电台对外求救呢?

  那自己岂不是办了一件坏事?错过了一次救人的机会?

  “失败了就失败了呗,反正机会多的是。”何乐勤安慰他,“你今天晚上可以再试试其他频道,一个一个地试下去,总会碰到其他人的。”

  “14255。”

  “14255?”

  “今天晚上我再试试14255MHZ,看看能不能联上其他人……”

  白杨决定今天晚上再试着通联一次,他还记得那个频道,很多老蛤蟆都有自己固定的惯用频段,白杨希望14255是那个女孩的惯用频道,今晚再上线还能碰到她。

  可万一要是昨天是她最后一次对外呼叫呢?

  何乐勤看白杨脸色不太对,轻轻捅了捅他的肩膀,“小白羊?你没事吧?”

  “没事。”白杨摇摇头,“吃东西吃东西,锅都煮干了。”

  冒着热气的寿喜锅在眼前沸腾,可白杨忽然就没了胃口,这大夏天的,吃什么火锅么?还是日本火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