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正鸿夏冰 > 第84章 寄居蟹之殇

我的书架

第84章 寄居蟹之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十几个雷克战队的队员正专心致志的盯着这银色光幕,突然他们发现这光幕之上出现了一阵波动,紧接着一只手从这光幕中探了出来,然后是肩膀和整个身躯。队员们惊呆了,因为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这样从阵外进入阵中,即便是那些外来的修行者通过狗牌也不能传送到这大阵里面。

那从光幕之中穿越过来的人向这十几个雷克队员走来,队员们瞬间就警惕起来。只见那人将手放在嘴边轻轻的嘘了一声,只是这一声轻嘘听在队员们耳朵里就好似惊天巨雷在耳边响起一样。几个星辰之力五级以下的队员一下子就晕倒在地,为首的一个队员眼看不妙,迅速按住狗牌,星辰丹内的星辰之力向狗牌的“回”字上狂涌而去。

眼看那“回”字就要亮起。那从光幕之中穿越过来的人,随手一挥,一只周身闪动着诡异光彩的黑色小龙一下子没入这名队员眼中,狗牌之上的亮光逐渐熄灭。那人依次将手中的小龙打向其余的队员眼中,就连倒在地上的队员也不放过。

片刻之后,这十几名队员全部立在这人身旁,瞳孔之中好似一团混沌在不断旋转。只见这人右手一指,十几名队员就冲到了大阵的边缘,双手之上闪烁着一团混沌能量,一把插进了大阵的银色光幕之中,用力向两边撕扯。

终于这星光闪耀大阵被撕出了一条长长的裂缝,三只凶兽从这裂缝中穿了进来,就在后面一只凶兽已经穿进了半个身子的时候,那十几名雷克队员终于坚持不住了,松开了撕扯光幕的手。只见那光幕一声脆响紧紧粘连在了一起,那只被夹住的凶兽发出一声痛苦地惨叫转眼间灰飞烟灭。

“没用的东西!”那破阵而入的人骂了一句,也不知是骂那凶兽还是骂这些队员。骂完之后就看他伸手指向远处的一个地方,那三只凶兽兴奋的垫着脚尖就跑了过去。几只凶兽走远之后,那人又如法从大阵之中穿了出去。

在那大阵之外,成百上千的凶兽正焦急的等候在那里,恨不得就往大阵上冲去,可是终究还是没有一只敢冲上去。当那人从阵中穿出的时候,这些凶兽发出了恶狠狠地叫声,只见那人双眼一瞪,所有的妖兽都吓的不敢作声。就在这些凶兽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惧怕不已的时候,那人消失不见了。

再看阵内的十几名雷克战队队员,他们双目之中逐渐恢复清明,为首的一人说道:

“兄弟们,咱们要打起精神,盯仔细了。”他们好似对先前的事情一无所觉,当然他们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星辰丹中已经发生一丝极其细微的变化。

在水韵镇诸葛拍卖行不远处的一家酒馆,吃的肚大腰圆的茶正鸿和小白终于从酒馆里走了出来。酒馆的伙计又是惊又喜,惊得是从来没有人一次买过这么多的食物,喜得的是这家伙出手是在是太阔绰了,这区区二十个金币的食材,他居然给了一百个。

一直站在诸葛拍卖行门口犹豫不决的李钰看见茶正鸿和小白从酒馆出来,终于要鼓起勇气向茶正鸿走来,却看见茶正鸿左手的拇指上一下子亮了起来。

茶正鸿面对桌子上的饭菜如同饿狼般风卷残云,顷刻间一扫而光。小白虽是一只狼,但表现的倒是比茶正鸿文雅多了。其间周围的其他食客皆是用差异的眼光看着茶正鸿,这该有多久没吃了?没听说咱们这食物短缺呀。

吃完之后,茶正鸿又买了一大堆的食物放进空间戒指。结账的时候茶正鸿直接给了掌柜的一百个金币,自己手里可是有一百万啊。当然多给钱不仅是因为自己有钱了,茶正鸿本身就是个小鞋匠,知道这些社会最底层人们生活的艰辛,是以出手大方。

从酒馆里出来,茶正鸿直接激活了戒指上的传送功能,银光一闪,整个人和小白就消失不见了。酒馆中一直目送茶正鸿离去的人们这才意识到原来他是手持狗牌的修行者。他们多半以为茶正鸿是雷克战队的队员,几个人甚至打起赌来。众人谈论的话题也从木子镇凶兽袭击事件自然联想到了茶正鸿身上。

就连酒馆的老板都以为茶正鸿是雷克战队的人,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要是早知道茶正鸿的身份,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收钱的。他自己的二儿子就是雷克战队的一名战士。这些队员们为了全城百姓的安危,完全不顾自己的性命。想到刚才收了茶正鸿的钱,而且茶正鸿还多给了那么多心中顿觉愧疚不已。

雷克岛海滩,茶正鸿又回到了雷克岛上这个自己最熟悉的地方。

蓝天、碧海、沙滩一切依旧是那么令人赏心悦目,如果不是有数不清近两米高的变异寄居蟹在海边毫无目的的爬来爬去的话。这些变异寄居蟹在沙滩上横行霸道,甚至碰到礁石都会用硕大的钳子去敲几下。不过倒也奇怪,再也没有一只变异寄居蟹过来攻击茶正鸿。

茶正鸿迫不及待的从戒指中取出了一叠技能卡牌。拍卖行诸葛婉儿触发卡牌学习技能的方法给茶正鸿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原来卡牌还有这功能。茶正鸿右手捏住一张技能卡牌,心念一动,身体的能量就源源不断的向卡牌涌去。

茶正鸿注视着卡牌,直到整张卡牌都包裹在自己的能量之中。遗憾的是卡牌还是老样子,就如同普通铁片一般。茶正鸿又把卡牌放到左手,用同样的方式做了一遍,卡牌还是没有反应。不应该呀,茶正鸿心里有些焦急,于是他把手里的卡牌放在一边,换了另一张卡牌在手里。

就这样把手里的一叠技能卡牌全试了一遍,没有一张被触发的。茶正鸿甚至又从空间戒指里拿了一叠卡牌出来。只看得旁边的小白急的说不出话来。

其实小白很想告诉茶正鸿不要再试了,再试下去也不会又任何反应的。小白知道,技能卡牌最多只能越两阶触发。也就是一级星辰之力只能触发一级、二级和三级的技能卡牌。储物戒指里的这些卡牌全都是那些为了给自己疗伤而甘愿献出生命的魔兽自爆时留下的。

品阶差一点的魔兽早在当初和北方大陆教皇诺森大战的时候就已经因为承受不了能量的冲撞爆体而亡。大战之后,这些为了用魔核给自己疗伤而主动求死的魔兽最不济也是四阶以上,爆出的带有天赋技能的卡牌自然也在四级以上。以茶正鸿此刻甚至连一级也算不上的级别,想要越级触发这些卡牌自然根本没有可能。

终于茶正鸿不知道是累了,还是体内的能量耗尽了,不在尝试去触发技能卡牌。此刻再看茶正鸿身旁的技能卡牌早已经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败家孩子!”小白在心里默默骂道。这要是随便让哪个修行者看见,不把他给灭了才怪呢。

茶正鸿收起了这些卡牌,满眼疑惑的望着小白,遗憾的是他没有从小白那满是不屑的狼眼之内找到任何答案。

茶正鸿心中特别失落,许是长时间保持同一个姿势累了,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四肢。经过不知道尝试触发多少张卡牌之后,茶正鸿发现自己身体细胞里的能量已经消耗殆尽,那种浑身上下能量充沛的感觉也没有了。

天色渐暗。怎么办呢?茶正鸿也没有办法。解铃还须系铃人,他想再回到诸葛拍卖行找哪位小姐询问一下。可是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唐突了呢?男儿大丈夫怎能拘于此等小节,若是凡是都这样扭扭捏捏还谈什么为父报仇,拯救心爱的姑娘呢?

茶正鸿下定决心,雷厉风行。身体里的能量瞬间就向左手拇指上古朴戒指涌去。可是那戒指之上的传送之处只是稍微亮了一下,就再也没有任何反应了。

“不是吧?”茶正鸿这下没辙了。他忽然想起来刚刚入岛时雷克将军在天幕中曾今说过,狗牌只能帮助每一位雷克大陆的修行者一次。难道传送已经没有作用了?

不对,茶正鸿右手掰着左手的手指算了起来。先前传送到水韵镇算是一次,从水韵镇传送回来又是一次。一加一等于二,这已经是传送了两次。一定是自己的能量耗尽了,才没有办法激活传送。

可是怎么样才能获得能量呢?茶正鸿心中又想起了星辰之力那坑爹的入门口诀。于是他盘腿坐在了沙滩之上。心诚则灵,心诚则灵,茶正鸿心中一直默默念叨着,遗憾的是星辰似乎并没有听见茶正鸿的呼唤。

就在此刻茶正鸿回忆起之前打死一只变异寄居蟹,那变异寄居蟹的能量涌进了自己的身体,结果自己倒在了海水之中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也许可以再次从这些变异寄居蟹身上获得能量。

想到做到,茶正鸿从打坐中站起,向离自己最近的一只寄居蟹走了过去。就这样在雷克岛上从未发生过的修行者主动攻击变异妖兽的行为开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