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一零九章 醉酒

我的书架

第一零九章 醉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焱秋和廷炎跟随血玉的亮度反应,进入地牢,未至深处,便听到了人声鼎沸的喧哗。

  “好!好!好!”

  “好!”

  “......”什么情况?门口的狱卒呢?

  焱秋和廷炎对视一眼,警惕起来,炽焰卫三人立刻现身,护在焱秋身侧,众人一起向前走去。走着走着,一阵空灵悦耳的歌声在封闭的地牢中响起!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这声音清澈透亮,似有牵人心魄之力,地牢中的喧哗,一下子全都安静下来,连焱秋他们亦放慢了脚步。

  他轻轻向前走去,追随着歌声,手中的血玉越来越亮。

  唱歌之人,会是谁呢?

  幽暗的地牢中,焱秋转身,看到了一位小姑娘的大型醉酒场面,黎潇,喝醉了!而且,醉得厉害!

  只见十余位狱卒各摆一个自认为帅气的姿势,站在黎潇的牢门前,一动不动。

  而牢内的小姑娘,一边唱歌一边画画,时而微笑,时而落泪,心中似有万千愁绪,却又尽数被暖意消融。

  在她身侧,白玉壶半躺在地,四盘残羹冷炙所剩无几,正是焱秋他们丢失的食物。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焱秋心头隐隐被触动,为何每次见到这位小丫头,都这般让人出乎意料?

  手中的血玉警示他,眼前的小丫头是危险人物。怎么会是她?

  四年前,在水泉仙府相遇,在水灵城相遇,甚至上次,在涂家村相遇,血玉都没有反应,为何今日有了反应?

  一曲结束,周围的喧哗声伴随着鼓掌声,此起彼伏:“好!好!”

  “画好了!”

  黎潇的容貌精致,双颊绯红,虽只有十岁,却已有几分清纯可爱之美。她浅笑着拎着画纸,歪歪绕绕打着圈走到牢门前,将画纸递出,道:“给你们!”

  一位狱头上前接过,看着画像,眉头一皱:“这......像吗?”

  “老大,让弟兄们也瞧瞧!”狱卒兄弟们一哄上前,紧接着,各位狱卒的大笑声响彻在地牢中。

  “哈哈哈......老大,此画绝了!瞧这威风凛凛的姿势!太像了!”

  “比真人有趣!哈哈哈......”

  “活灵活现!”

  此时,狱卒们身后传来廷炎的声音:“拿来给我来瞧瞧!”

  大笑声戛然而止,各位狱卒僵硬转身,看到身后五人,赶忙双膝跪地,道:“少阁主!廷总长!炽卫长!”

  廷炎上前从狱卒手中拿过画像,原本严肃的脸上,竟也有些忍俊不禁,他用力咳嗽了几身,总算掩盖过去。

  而焱秋却绕开那些狱卒,上前走到黎潇牢门前。

  “大哥哥,你真好看,你也是来要画像的吗?”黎潇冲他微微一笑,开始执笔作画。

  廷炎上前,让狱卒们打开牢门,弯腰捡起地上的白玉壶看了看,道:“焱秋,这小丫头不简单......你打算如何处置?”

  焱秋并未回答,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黎潇脖子上的小骷颅。

  他用力握了握滚烫的血玉,心道:是它吗?

  前几次同她相遇,血玉都没有反应,若此番引起反应,最可能的原因便是,她身上有引起血玉发光的物件。

  思索间,焱秋低头走入牢房,靠近黎潇,伸出手,打算去触碰她脖子上的小骷颅。

  “潇潇,快醒醒!”小白躲在黎潇的脖子上瑟瑟发抖,它看到了焱秋手中那颗发红的玉石,莫名有些害怕......

  可惜,此时的黎潇已经处于放飞自我状态!

  她好似听不到任何声音,又似能听到所有声音,只不过,这些声音在她脑海中是混乱的,没有轻重之分。

  她看到大哥哥的手伸了过来,冲着他温暖一笑,道:“画好了!给!”

  而焱秋的手却直接伸向她的脖颈处,即将触碰到脖颈时,被一旁的廷炎阻止,道:“焱秋,咱先商量商量!”

  方才看到焱秋的动作,他神情一滞,这是要触摸,还是要掐死人家小姑娘?这么多狱卒看着,这要传出去,少阁主的脸面又不要了......

  焱秋被他打断,疑惑道:“商量何事?”

  廷炎小声道:“处死一个凡人小丫头,哪还用得着你亲自动手?”

  “我何时说过要处死她?”

  “......”廷炎震惊地瞪大双眼,难不成真要摸人家小姑娘,你!这喜好也忒与众不同了!认识这么多年,想不到你竟是这样!?

  廷炎虽一言未发,但焱秋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震惊、猜疑、笃定、鄙夷等一系列神经质的眼神,焱秋终于忍无可忍,在他脑门上一拍,道:“你想什么!我是要探查她脖子上的装饰。”

  “......”廷炎依旧意味深长的盯着焱秋。

  焱秋白了他一眼,懒得再同他言语,而是将目光转回黎潇,只见她依旧在认真作画,画牢门外的炽夜卫三人。

  他拿起桌子一旁自己的画像,嘴角微微翘起,生动又不失帅气,不得不承认,这幅画他很满意,这小丫头还真有一手!

  既如此,先放在自己身边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思索间,他将画像卷起,收在自己袖间,走到黎潇正前方,在她眼前挥了挥手,吸引她的主意力,笑道:“小丫头,跟我走。”

  “哦。”黎潇乖巧回应,放下笔,歪歪扭扭地跟随他走出牢房。

  身后传来廷炎的喊声:“少阁主,一句话也不留吗?”

  “罚她为侍,东辰阁伺候!”焱秋的回应远远传来。

  廷炎无奈摇头,由死士变侍女,这哪里还是罚!

  他看着牢房内乱糟糟的场面,心中不由得对那十岁的小姑娘心生佩服,且不说她是如何将酒菜偷来,醉酒状态,还能哄着狱卒将桌子,笔墨纸砚都搬来,亦是厉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