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八十七章 初心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七章 初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顷刻间,那位男修凝诀控剑向水津律刺来,女修施法将周围的碎石块卷起,纷纷砸向对面众人。

  水津律手中有几张高阶格斗符,若只顾自己,他勉强可拼上一番!

  但是,却不知是否能护得黎潇周全,他的神情稍显慌乱,却依旧坚定地将黎潇护在一旁,拔剑准备抵挡。

  此时,黎潇却挣脱了他的手,冲上前去,挡在他的身前,直面那两位仙人的攻击。

  “潇妹妹!!!”水津律的心似要从嗓子眼儿跳出。

  万分危急下,却见原本刺向黎潇的剑突然转回,插入那位男修自己的心脏,一剑毙命。

  而那些飞来的碎石纷纷改道,砸向那位女修,她不逃亦不抵抗,脸上似乎还带着笑,就这般生生被自己唤来的石块砸死了!

  众人目光都惊愕不已,心中皆在猜疑,是谁帮了他们?

  而此时,黎潇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心脏处,浑身颤抖着蹲下身子,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潇妹妹......你说什么?”水津律早已上前将黎潇护在怀中,她奋不顾身地挡在自己身前的画面,令他心绪起伏,眼眸中满是珍惜。

  黎潇却似是惊吓过度,并未回应,无辜的幼童之声在她脑中响起:“怎么了?你不开心吗?”

  开心?她并未想过杀人,怎会开心!?

  方才,心一痛,自己便失去了意识,待她回神,眼前的两位仙人已经丧命......她虽不知这中间发生了何事,却知自己被控制了!

  这种感觉太过可怕,令她毛骨损然!

  小骷髅,她怕是没办法带着了,它太危险......

  应是听到了她心中之思,小骷髅疑惑道:“你要扔了我?”

  黎潇平复心绪,未作任何回应,起身道:“律哥哥,我们走吧!”

  “好。”见她恢复如常,水津律终于松了口气。

  此时,空中落下一位水灵宗的蓝袍仙人,走到水津律身前,微微施礼,道:“殿下所遇何事?”

  “多谢真人赶来!”

  水津律躬身回礼,指着一旁死去的两具尸体,道:“适才这二位道长欲将我等全部杀害,无奈之下才将信号放出,现下已无大碍。”

  水灵宗仙人上前查看尸体。

  黎潇趁他人被这位仙人牵引视线,悄声退后,用力将脖颈上的薄纱扯下,连带着小骷髅一起,扔向了黑漆漆的山林间。

  临了,她的脑海中传来似有愠怒的幼童声:“你当真要扔了我......”

  她的动作未有任何迟疑,余音尚在,她早已扔了出去。

  那位仙人似是察觉到了黎潇的举动,侧头瞧了她一眼。

  水津律顺着仙人的视线看到黎潇,心中嘀咕,她怎的跑到后面去了!倒也未再多想,而是赶忙将她喊回到自己身旁。

  仙人看向水津律,心中叹息,这少年根基极好,不过,怕是要因他身旁的凡人女子耽搁了......

  他的神情有些惋惜,却也未再多虑,转而看向尸体,疑惑道:“他们如何而亡?”

  “对峙之际,他们的法术皆调头转攻自己,死法有些怪异。”水津律微微皱眉。

  “既如此,我将他们的尸身带走......”蓝袍仙人轻轻抬手,尸体便消失不见。

  随后,他同水津律略一拱手,御剑离去。

  水津律仰望仙人的背影,有些发怔,若他能有这般修为,定可护潇妹妹周全。

  黎潇站在他的身旁,将他向往的神情尽收眼底。

  她突然忆起了那个六岁的小男孩,向往自由,对水灵宗一片热忱,如今,他已是十岁少年,且在水灵仙府结业,想来,亦是时候去追寻他自己的路了。

  “律哥哥,半月后便是水灵宗山门大开之日,你若去,定能被选上!”

  水津律心中一滞,侧头望向她,目光复杂,道:“你希望我去?”

  “你忘了吗......这是你的愿望!”黎潇温暖微笑。

  是,这是他曾经的愿望,水津律的脑海中忆起儿时画面。

  ......

  “你想去哪里?”

  “水灵山。”

  “如此走下去,我们不知何时才能到。”

  “总会到的。”

  “你为什么想要修仙呢?”

  “我想要自由。”

  ......

  这些话,他从未忘记,但此时,对水灵宗,对自由的向往,好似都没有身侧之人重要。

  即如此,他该去吗?

  水津律心中未有答案。

  他轻轻叹息,略一侧头,看到了方才放信号的护卫,目光霎时转冷,拔剑抵在他的脖颈上,训斥道:“身为王族亲卫,擅作主张,是谁给你的胆子!”

  那位护卫早已双膝跪地,俯首道:“回殿下!陛下吩咐定要护您周全。”

  水津律面色一滞,父王这些年在他身边究竟安插了多少人......

  方才的信号弹是历届国主与水灵宗的约定,若王族遇修仙界之人威胁,用此信号求救,水灵宗会派遣最近的金丹仙人相助,此盟约,是为了震慑修仙界莫要插手俗世王权,维护世间安定。

  想来,若非有人授命给这护卫,他身上怎会有王族的信号弹!只是,他的行为差一点导致潇妹妹身死。

  思及此,他收剑回鞘,厉声道:“回去自行领罚,五十军棍!”

  “是!”那护卫亦是铮铮铁骨,敢作敢当。

  言罢,众人继续下山。

  不久后,黎潇和水津律坐在回王宫的马车上。

  “潇妹妹,你脖子上的饰品呢?”水津律突然开口。

  黎潇佯装不知,用手摸向自己的脖子,思索道:“许是落在山间了......只是一条薄纱而已,无碍。”

  “你带上它很好看,我命人帮你寻寻!”

  水津律侧身掀开车厢的帘子,正打算吩咐,却听到黎潇的声音:“律哥哥,不必了,那只是无关紧要的物件,仙山上不太平,还是莫要去了!”

  “那我命人重新做一样的,送你。”

  “好。”黎潇唇角微扬,掀开车窗帘子,看向火把映照下的街道。

  星星点点的暖光随着车辆移动,前行的路一寸寸由暗变亮,身后的路一点点由亮变暗,光总是伴其左右。

  可是,她总要学会在黑暗中行走,而律哥哥,也该回到他原来的路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