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八十三章 直面伤痛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三章 直面伤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暮色中,师徒二人,一大一小,安静地走在回福利院的山路中。

  不同于去时的哀伤和迷茫,此时的黎潇,心绪平静,思维也开始规整,在她理顺了母亲遇害之事的来龙去脉后,有了新的发现。

  若果真如水涧清所言,旧国主为了出其不意,才用这般复杂又隐晦的手段来害母亲。

  那乙汀上淬眠山,兴许亦是旧国主故意而引,为的便是让水涧清得知消息,从而指望他放弃夺位。

  但即便这些都说的通,此事依旧有诸多疑点。

  其一,既然是国位之争,旧国主不应仅仅凭借旧情,或是礼貌照顾的行为,便作赌母亲能够威胁水涧清,除非,是有让他误认的缘由!

  其二,大火前,她和村长的对话中,明显感受出村长并不认识自己和母亲。若是旧国主设法将母亲困在此地,又怎会不告知他的谍者?

  若非村长演技太好,便是引母亲来此地之人并非旧国主!

  其三,既然水涧清早已知晓这个村子乃旧国主的谍者村,那村中来往之人,皆可能是谍者线人,他又怎会不安排人监视?

  故此,母亲到涂家村之事,或许他早已知晓!

  ……

  黎潇将这一处处疑点连接起来,终是得出一个结论:水涧清一定有所隐瞒,而这份隐瞒才是母亲死亡的真相。

  除此之外,她亦生出一个猜测。

  先前自己心中认定了能在信上下毒之人,是身边人。

  所以,她虽不愿相信是乙汀下毒,却在听完水涧清的话后,下意识的认定是乙汀所为,无形中,自己几乎相信了水涧清全部所言。

  但今日灰鸽的事提醒黎潇,下毒或许另有其人,而大白便是能够帮她找寻幕后真凶的关键。

  可是,如何得知大白的配偶在哪儿?

  黎潇想得有些出神,未注意张晗早已在喊她。

  “潇潇......”张晗停下脚步,回头在她肩膀处一拍。

  “啊!”黎潇猛然回神。

  “潇潇,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母亲遇害的真相。”此时,黎潇已能心平静气地同师父讨论此事,她的双眸似明镜一般,眼前不再有迷雾。

  张晗牵起她的手,继续前行:“那你想明白了吗?”

  黎潇坚定道:“嗯......师父,我知道该不该相信国主的话了。”

  “那就好。”张晗温柔一笑,并无半分意外。

  她早已知晓,关于黎潇今早的问题,答案本就在她心中,只是当时,黎潇被过多的情绪扰乱,这才陷入迷茫。

  她相信,黎潇终会找到真凶,却害怕她因一时悲愤,搭上自己的余生!

  思及此,张晗的脸上添了几分担忧,犹豫道:“潇潇......关于报仇之事,师父本不该干涉你的选择......但是,师父想提醒你一件事,无论是何等高深的功夫,都不值得你用余生去交换......你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报了仇,却没有了自由,你还会开心吗?”

  黎潇望向师父,心中满是温暖,想来,自己若不给师父一个明确的答复,她的心始终会惴惴不安。

  思索间,她停下脚步,认真道:“师父,您放心,我已经想通了!为了自己,也为了去世的亲人,我会开心的活着......所以,我不能用自己的余生和那位大哥哥交换......但是,亲人的仇,我无法完全放下,至少,我想先找出真相......”

  张晗心中大石终于落下,她抚着黎潇的短发,温柔道:“无论你最终作何选择,一定要记得,师父永远在这个世界等你。”

  “好......”黎潇的心中霎时充满力量。

  她知道师父不愿她报仇,却能够开口请求吴爷爷教她功夫,定是担心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的安危。

  即便这些年,师父从未见过另一个世界,却依旧把她的话,信为真,有这般好的师父,自己又怎能不珍惜余生!

  既想通了,她便会想办法解除同大哥哥的约定,只是这种出尔反尔之事,她从未做过,此番倒是让她有些头疼。

  不禁感慨,看来,人在情绪激动下,果真是不能随便做决定呐......

  此时,袖兜里传来牛头小鬼低沉的声音:“我也在这个世界等你。”

  山间夜色下,冷不丁地听到这么一句鬼声,若是旁人,定然会哆嗦,好在黎潇已经习惯他的声音,反而噗嗤一笑,笑他似是一个复读机般,重复师父的话!

  她虽笑,但心中亦是温暖的。

  牛头小鬼的嘴角亦是上扬,黎潇灵魂通透,他是知晓的,若非如此,她的灵德之力也不会这般强。

  所以,她能想通,在他意料之中。

  相比张晗,或许他更懂黎潇的心境,若找不到马面,她的余生仅剩不到五年,这份短暂下,她任能有这般豁达的心态,实属不易。

  当然,他更希望能够找到马面,这样,他们二鬼一人,皆大欢喜。

  张晗未听到任何声音,瞧见黎潇突然发笑,不禁好奇:“潇潇,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吗?”

  黎潇收敛笑容,道:“师父,你说这山间如果有小鬼,会不会很好玩!”

  袖兜里的牛头小鬼,握紧小纸拳,朝着她的手臂挥了上去,本将军是那些游荡小鬼能比的吗!是能任由你们玩的吗!

  “别乱想了,我们快些走。”张晗微笑,眼眸中满是喜悦。

  往日里,黎潇一入山中,整个人都会比福利院活泼许多,她能开玩笑,便是她终于放松下来了。

  “好。”黎潇感受到手臂上那挠痒痒的力度,不禁莞尔。

  此时,她的笑,并非是忘了伤痛,而是直面伤痛,勇敢前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