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七十九章 师父友人

我的书架

第七十九章 师父友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未过多久,张晗将一切安排妥当,带着黎潇离开了福利院。

  她们依旧走在上山的路上,不同的是,这次的岔路口,张晗选了另一个方向,走着走着,眼前只剩下茂密的草植,和高耸入云的大树。

  日悬中天,她们来到一户农家门前。

  这农家四周无邻,独自建在山中,有一种悄然蔽世之感。

  “有人吗?”张晗轻轻叩门。

  “在,稍等喔......”门内传来了朴实的女声。

  不一会儿,一位皮肤黝黑,脸颊上晕染着高原红的老妇人,应声开门。

  “两位是?”她眉头微拧,瞧着张晗,似在从脑海中搜寻记忆。

  “拉姆婶,我是小晗。”张晗冲着她温柔一笑。

  “小晗?”拉姆轻声呢喃,突然神色一喜,眸中的疑惑散去,道:“是老杜家的小晗呀!来来来,快进屋......”

  老杜家!?

  张晗脸上的笑容一滞,随后似是了然,微笑回应,带着黎潇进了院子。

  “老婆子,是谁来了?”

  说话间,从屋内走出一位约莫六七十岁的老人,穿着一身灰白色的休闲武服,头发花白,但整个人的精神劲儿却很足。

  “是老杜家的小晗!”拉姆笑着回应老伴儿。

  老杜家有叫小晗的孩子吗!?

  吴军山暗自思索,待抬头看到张晗,他喜不自胜,道:“小晗......是小晗来啦!”

  “吴叔!”张晗笑着冲他打招呼。

  “老杜家......哈哈哈......老婆子,你再好好想想,小晗是启仁和梅林的孩子呀!小时候成天跟在你屁股后面挖野菜的那个小孩儿,记不记得?”吴军山笑着牵起拉姆的手,迎着张晗和黎潇进屋。

  “回回挖一堆毒草的那个孩子?”拉姆似是忆起了往事,笑得更加灿烂,道:“梅林的小丫头,呀!长这么大了,来,让婶好好瞧瞧......你父母还好吗?”

  “好,他们都很好。”张晗的神色颇有些不自然。

  吴军山同张晗颔首,似是心领神会,他早已得知启仁和梅林身亡的消息,却未同拉姆提起。

  “那就好,我和军山也很好......这是你的孩子?”说着,拉姆的视线转向黎潇。

  张晗轻笑,介绍道:“不是......婶,我还没结婚呢!这是我的徒弟,潇潇。”

  此时,一时默默站在张晗身后的黎潇,上前乖巧行礼,道:“吴爷爷好!拉姆奶奶好!”

  “瞧!这孩子真是懂礼......好,是个好徒儿......”拉姆同吴军山笑了笑,继续道:“你们坐,婶子给你们弄酥油茶去!”

  “嗳!”张晗礼貌回应。

  待拉姆离去,张晗的神情转为担忧,道:“吴叔,婶儿的病可是加重了?”

  吴军山轻声叹息,道:“这一年,她把以前的许多事都忘了......记忆也开始混乱,日常生活倒是还能自理,就是时常忘事,刚刚发生的事儿转眼就忘了。”

  张晗的脸上泛起一抹哀色,她从衣兜里掏出两瓶药,道:“这是我近期研制出的新药,您再给婶试试。”

  “成,近些年一直用你的药,你婶的状态已经比医院预测的情况好了许多,叔信你。”说着,吴军山接过药瓶,道:“算算时间,你也有一年没来了,在福利院住得还习惯吗?”

  “挺好的。”

  张晗温暖一笑,继续道:“吴叔,这次来,我还想请您帮个忙......”

  “你跟叔还客气啥,直接说事就是了!”吴军山爽快道。

  “嗳......”张晗的神情转为认真,将黎潇拉到身前,言辞恳切,道:“吴叔,您是有名的练家子......您瞧这孩子,能不能跟您学些防身的功夫?”

  闻言,黎潇神情一惊,蓦得抬头望向张晗。

  师父是来带她学功夫的?

  这位精瘦的老爷爷会功夫?

  这般想着,她的视线扫过吴军山的双手,此时才发现他的手背指关节多处都有练拳留下的厚肿老茧,虎口处亦是有常年握剑留下的茧子,看来果真是一位练家子!

  而此时,吴军山也在看着黎潇。

  他起身绕着黎潇转了一圈,轻轻在她胳膊筋骨处一探,转头看向张晗,道:“小晗,学功夫可是要吃苦头的,这是你的想法,还是人家小姑娘的想法?”

  未等张晗回应,便听到了黎潇斩钉截铁的回答。

  “吴爷爷,是我的想法。”

  闻言,吴军山神情转为严肃,同方才判若两人。

  “你叫潇潇?”

  “是。”

  “为何想学功夫?”

  “我......”黎潇突然不知如何回答。

  为了报仇!为了杀人!若她这般说了,怕是老爷爷也不会教了!

  这个世界,不允许私人寻仇斗殴,若涉及杀人,更会触犯刑法。若自己所教之人,未来将会是一个杀人犯,有谁愿意冒着被世人嘲笑谩骂的风险,将一身本领传授于她。

  虽然,她并非在这个世界杀人。

  甚至,她只知自己空有一腔怒意,却不知真到杀人时,是否能下得去手!

  黎潇犹豫地望向张晗,却见张晗神情坚定,似是定要让她自己做决断。

  撒谎?还是说实话?

  不知为何,在眼前这位老人的直视下,她竟有些紧张,呼吸渐渐重了起来。

  几息后,她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坚定道:“为了报仇!我要为我的亲人报仇!”

  此话一出,张晗的神情似乎放松了些,而吴军山的神情却一滞。

  屋内的空气突然陷入安静。

  此时,拉姆端着一壶酥油茶来到客厅,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来,尝尝婶儿的手艺!在婶儿的老家啊,家家户户都离不了这酥油茶,大冬天喝上这么一杯,身上暖和得嘞,雪地里打滚儿都不怕!”拉姆边说边笑,倒满三杯,一一端给在座三人。

  端给张晗时,她的神色突然一滞,道:“你是?”

  “梅林家的丫头,小晗。”

  “哦......对对对,你瞧我这记性......这是你闺女?”

  “不是,这是我的徒弟,潇潇。”

  张晗面上带笑,未有丝毫地不耐烦,她端起稍有些烫的茶杯,轻抿一口,熟悉的味道在口中蔓延,温暖从心底溢出。

  拉姆婶虽已开始忘却,但这酥油茶的味道却依旧同当年一般,而那时,她的父母还在。

  吴军山若有所思地瞧了张晗一眼。

  听到黎潇的话,他便知晓,张晗带这位小姑娘来的深意,心中不禁对已故挚友述说,启仁,你家小晗活得通透,这辈子定可无忧!

  思及此,他转而看向黎潇,道:“潇潇,你随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