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七十七章 雾里看花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七章 雾里看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疏忽?

  黎潇蓦得抬头,瞧见他眼中真切的悲痛,她亦被感染,强忍了几日的泪水,似要夺眶而出,道:“请国主为民女解惑!”

  “你还是喊孤姨父吧......”水涧清摸了摸黎潇的头,神情慈爱。

  “是,姨父。”黎潇微微颔首,用帕子擦掉眼中的泪水。

  水涧清拍了拍黎潇的肩,似在安慰她,随后,他讲了一个又长又久远的故事。

  千年前,水家先祖带领他的两个儿子在这片土地征战,即将登上国主之位前,不幸意外身亡,不久后,兄弟二人合力将水灵国的山河统一。

  可国主位置只能一人坐,二人互不服气。

  彼时,水灵国的黎民百姓已饱受战乱之苦,刚刚统一的国家,却因为国主之位迟迟不定再次陷入混乱。

  二人针锋相对,他们身后的将士们势均力敌,朝内官员亦是各站一党。

  眼看又要生出战事,此时,来了一位极为厉害的仙人,手中拿者一副水灵国国土画卷,将他们已逝父王的遗诏传与他们。

  他们遵循遗诏,由兄长继位稳定江山,另设下一阵给胞弟以及他的后代,且由兄长立誓,他日,若胞弟一脉的后人能够破了此阵,这国主之位便转交胞弟后人。

  至此,有了淬眠山拂声洞——帝王阵,水淬城一带亦被赐封给水家。

  多年来,历任国主都想置水家于死地,但迫于祖训,无法明面上迫害水家后人,于是,他们想法设法将水家诸多子孙困在王城脚下,名为照顾,实为人质。

  水家受制多年,早有反抗之心。

  近些年,他们暗结朝党与江湖义士,谋划夺位。

  水家早已猜到,即便攻破阵法,国主一脉亦不可能将国主之位拱手相让,所以他们一直在暗中蓄力,招兵买马。

  上任国主亦察觉此事,暗中派人监视水家诸多后人的一举一动。

  “原本,家族筹备多年,一直在等待时机。四年前,一位仙人来到淬眠山破阵,为孤的家族带来了时机......阵破之日,便是孤成为国主之时!”水涧清似是隐忍多年,他的神情微微有些激动。

  黎潇一怔,阵破?难道那日淬眠山上大放光芒,便是法阵破了!可他们的政权斗争,与母亲有何干系?

  水涧清似是看懂了黎潇的心思,继续道:“你一定在想,此事同你母亲有何关联?”

  黎潇颔首回应。

  “起初,孤也未想到,此事会致你母亲遇害......”水涧清微微叹息,继续道:“因为,旧国主查出了孤与你母亲的事。”

  “您与我母亲......”黎潇喃喃复述,母亲和他难道不止是朋友吗?

  “年少时,孤曾倾慕于你的母亲......”

  水涧清望向远处,他的眸中带笑,似在回忆,道:“当年,孤隐名埋名,隐匿在江湖中为水家筹谋,自意外与你母亲相识,便倾慕于她,待孤回到水家,曾多次请求父亲前去提亲,哪知......”

  他重重叹息,脸上多了几分遗憾,眸中的笑意渐渐淡去,继续道:“待孤艰难求得父亲同意,正式提亲之前,却得知了明君与修士私奔之事,孤极为悲痛,父亲也曾因此与海家断绝来往。”

  黎潇心中起伏,原来他便是海家打算为母亲定下的亲事!

  “此事,母亲可知晓?”

  水涧清自嘲一笑,摇头道:“当时她一心只想着同你父亲相守,对此事丝毫不知,甚至不知海家想为她定下的亲事,是水家嫡系......”

  说着,他似是收敛了心绪,继续道:“四年前,你们回到水灵城,孤早已未有年少的心性,原本只想照顾好你们母女,未曾想竟被旧国主认为孤依旧爱慕你的母亲。”

  此时,黎潇的神情已是震惊。

  她忽然明白,这些年,为何水姨只能留在水灵城,不能去水淬城,因为她是人质,难道,母亲也被当做人质了吗?

  黎潇突觉浑身不自在,莫非,自己和母亲也在旧国主的监视之下?

  “阵破之前,孤早已算准旧国主会对家族亲眷下手,做了诸多防备,却疏忽了你的母亲,导致他们将你母亲困于那谍者村中,不幸遭难。”水涧清神情悲中带恨。

  只是这样,母亲便丢了性命吗?

  黎潇心绪激动,疑惑道:“是旧国主给母亲下毒?”

  “此事孤已查明......下毒之人,便是那位名为乙汀的仆人。”水涧清颔首叹息。

  “不可能......不可能是乙汀叔......”黎潇大惊失色,未有任何犹豫,喃喃而言。

  虽然她也曾怀疑,可若乙汀害母亲,他又怎会身亡?

  水涧清淡淡开口,道:“他的父母被旧国主派人挟持,孤已将人救出,你若想见,孤命人带你去。”

  黎潇的神情呆滞,不住地摇头。

  她的身体已有些颤抖,五日五夜未眠,已有些虚脱之症。

  突然,她好似想到了什么,目光灼灼地盯着水涧清,道:“那涂家村被屠之事,是您的安排?”

  “确是孤的授意,此村内有八百谍者,多年来一直将淬眠山的动向传递与旧国主,他们必须死。”水涧清的神情威严,已是帝王之态。

  黎潇面容有些发冷,喃喃而问:“那您当时可知,母亲在村内?”

  “起初不知,后来得知时,孤便派人暗中进村保护。”水涧清似是有些懊悔,继续道:“可惜,依旧未起作用......”

  黎潇眼眸一抬,暗中进村?难道是哪些藏在暗处之人?

  想着,她急忙问道:“您是何时知晓?何时派人进村?”

  “乙汀上淬眠山之时,是我安排人放他通过淬眠山去寻你,也是当时得知此事。但那时,我不能同旧国主正面相对,只能暗中相助。”水涧清幽幽开口。

  所以,那些人是为了保护母亲入村吗?

  伴作涂三婆子的人,是来保护母亲吗?

  而自己,将他们的存在告诉了村长,导致村长提前杀了他们。

  彼时,淬眠山上大放光芒,阵破的信号传出,他与旧国主的对峙由暗转明,母亲、甲叔、乙汀叔在混乱中被杀害,官兵围剿,屠村焚烧吗?

  此时的黎潇,如同雾里看花,觉得自己离真相似近又远,不知为何,水涧清明明告诉了她真相,但她却觉得脑中越来越混乱了......

  思索中,她头痛欲裂,终于晕倒在地。

  “潇妹妹......”水津律破门而入,上前将黎潇抱起。

  他看向父亲,眼中满是愤恨,道:“父王,您这般欺骗于她,她会信吗?”

  “律儿,你若将真相说出,你们之间,再无可能。”水涧清的神情淡然,继续道:“你母后......”

  话未说完,便被水津律打断,他冷漠道:“不要同我提母后,她不配做我的母亲。”

  说完,他抱着黎潇,转身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