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七十三章 再遇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三章 再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火梦烟虽是赌气,但离开却并非是真的被气走,而是想到了同黎潇的约定。

  正如焱秋的推断,她来寻宝了......

  原本她只是想着三天未见焱秋哥,去瞧瞧他,再来救治小丫头的母亲,但怎么也没想到,涂家村竟变成了这般模样。

  此刻,村子里到处弥漫着黑灰色的浓烟,空气中散布着焦臭味,整个村子俨然成为了一片废墟。

  呀!那小丫头不会也被烧了吧!那符咒!?

  她心中一下子紧张起来,开始搜索黎潇的气息。

  片刻后,火梦烟来到一个废墟院落中,看到了昏迷在地的黎潇。

  她赶忙跑过去查看,幸好,人无大碍,符咒还在!

  这般想着,她便伸出手向黎潇的胸口探去。

  突然,一只大白鸽飞来,似是要啄她的手指,她一把抓住,弹了一下它的脑门,道:“谁家的白鸽,这般凶?”

  大白昂首挺胸不理会她。

  火梦烟假恼地冲它哼了一声,又伸手去掏黎潇的符咒,但这手刚伸到胸前衣襟处,却又倖倖收回。

  不成......不能拿!这小丫头在昏迷,自己若现在拿走,岂不是真成了那破草真人口中的小偷了?

  思及此,火梦烟忍住对宝物的向往,掏出银针在黎潇的百会穴处一扎,捻转两下拔出。

  几息后,黎潇悠悠转醒。

  在她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原本悲伤的双眸,生出了些许笑意。

  “火姐姐,你来了!母亲......”

  话未说完,她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眼前这废墟浓烟的场景,提醒她,那不是梦!那场漫天大火不是梦!

  “不......不......不会的......”黎潇的神情瞬间转为惊恐,连连摇头,口中不停地重复着这几个字,眼中的泪早已开始低落。

  她蹒跚爬起,跑入废墟中,用双手去翻那依旧冒着黑烟的木炭。

  渐渐地,她的双手已被烫的发红,布满密密麻麻的水泡,可她好似未有知觉一般,还在继续翻刨,水泡破裂,血水混合着炭黑,布满她的手,脚,胳膊,膝盖......

  火梦烟微微发怔,她已经猜到,在这个小女孩身上发生了何事。

  她的母亲可能在这废墟之中......

  思索间,她抬手施法,将此处的焦黑木炭纷纷悬浮,被埋于废墟下的三具焦尸渐渐显露出来。

  一壮、一瘦、一娇小。

  看到尸体的一瞬间,黎潇的心跳似乎停止了。

  看不到,她想寻。可若真寻到,她却不敢看......

  一步!

  两步!

  三步......这似乎是她一生中最沉重的步伐,需耗尽全身力气,才能迈出。

  终于,她在最近的一具娇小尸体前驻足。

  她的神情哀伤绝望,蹲下身子,伸出早已颤抖的双手,似乎想要去摸那曾给她带来无数温暖的脸庞。

  此时,不知从何处飞来了宽大的白布,盖在了三具焦尸上。

  “小丫头,已烧成这般模样,莫再瞧了!”焱秋的声音远远传来。

  说话间,他已御剑而下,炽焰卫三人紧随其后。

  他是来寻梦烟回去的。

  这场杀戮大火,方才来的路上他便从炽三口中得知缘由,俗世争斗,修仙界并不参与。

  只是,到了此处,他第一眼便认出了废墟中的黎潇。

  四年未见,她那倔强的性子丝毫未变,有一瞬间,焱秋似乎又看到了当年在树下咬牙坚持的小丫头。

  “焱秋哥!”火梦烟神情一喜,向焱秋走去,却见他走向了黎潇。

  她的心头不由地一堵。

  炽三走上前来,开解道:“火医师,这小姑娘确实同少主有些渊源,她是四年前曾为少主挡剑的修士之女......”

  火梦烟神情转为疑惑,思索道:“那个与淳仁老儿告密,害焱秋哥挨了一剑的小姑娘?”

  “正是她。”炽三颔首。

  火梦烟微微皱眉,向不远处的二人看去。

  只见那些悬浮的焦黑木炭,不知何时已堆砌在一角,三具尸体并排摆在黎潇身前,皆以白布覆盖。

  而黎潇怔怔地蹲在一角,噙着泪水,望向来人。

  点点泪晶闪烁中,似曾相识的脸庞越来越近,她喃喃开口:“是......大哥哥吗?”

  她依稀记得四年前的那日,树上那如画一般的人,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可也是自那日起,她的家中厄运不断,父亲、沓妈妈、沓管家相继而亡,沁心失踪,如今母亲、甲叔、乙汀叔都遇害,只余她自己一人......

  而那画一般的人又来了,他是真的神仙吗?

  是来告诉自己,四年前的那日,她不该翻墙入仙府吗?

  还是又来问自己,要不要学功夫?

  对啊!功夫!她要学功夫!学这世界上最厉害的功夫!

  她要报仇!她要让凶手杀人偿命!

  她的神情突然变冷,哀伤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坚定,眼眸中隐隐透着一股狠劲儿。

  未等焱秋回应,她便咬牙起身,面向焱秋,俯身行跪拜大礼。

  “求大哥哥教我功夫!”

  焱秋一怔,看着她坚韧的神情,心中微动。

  四年前的她,爬树时,眼神中便透着一股韧劲儿。

  而他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生出带到警世阁的想法,与其说是教她功夫,不如说是,想让她成为暗杀处的一位死士。

  未曾想,当年的一个想法,今日才得到答复。

  只是,这个小丫头知不知道,他想把她送到什么地方?

  思及此,他淡淡开口,道:“小丫头,你四年后才给回复,未免太晚了些!不过,我这人度量大,且不与你计较。”

  他上前一步,用剑柄托起黎潇的下巴,目光灼灼地盯着她,道:“但是,我这人不会白教功夫!你可要想好了,你若同意,余生,便不由你自己支配了!”

  “那我能学最厉害的功夫,为亲人报仇吗?”黎潇的双眸隐含期待。

  “自然可以,警世阁会助你报仇!”焱秋双眸带笑。

  警示阁,原来大哥哥是警示阁的仙人!

  “好。”黎潇未有丝毫动摇。

  既生出了报仇的想法,她又怎会想着全身而退!

  而她的余生,在未找到马面小鬼前,只有不到五年的时间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