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七十二章 如愿

我的书架

第七十二章 如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身形一闪,草柯真人便来到火梦烟身前。

  “你......你做什么?”火梦烟一惊,连退三步。

  草柯真人逼近,道:“火姑娘,是你自己取,还是我来取呢?”

  火梦烟并不知晓是何物,眼前之人的身形越来越近,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不小心被一颗石头绊倒,眼看便要掉落在地。

  说时迟,那时快,草柯真人一个箭步上前,伸手护住了她的腰。

  一个梦幻的情人搂腰动作,展现在众人眼前。

  草柯真人心头一悸,这不是话本里的故事吗?难道她的真命天女终于来了......

  火梦烟一怔,随后面上火辣辣地烧,反手一巴掌送给他......

  众人出神之际,一道小白影从火梦烟胸前跳出,掉落在地,迅速往山林深处逃窜。

  炽一目光犀利,尾随白影进入山林。

  焱秋本打算上前阻拦草柯真人,见到此番状况,他轻笑止步。

  草柯真人松手,捂着这千年来从未被打过的脸,笑眯眯地看着火梦烟,道:“姑娘的腰很细。”

  火梦烟冷笑一声,道:“我的剑也不错!”

  说着,她双手一伸,通体晶蓝的玄武双剑凝现,泛着浓郁寒气,向草柯真人刺去。

  草柯真人笑着躲闪,并不还手。

  山间,一位短腿小纸人,如风一般奔跑着。

  在它身后,一位黑衣修士渐渐逼近,眼看终于要逮到它之时,眼前奔跑的白影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炽一停下脚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难道方才那个小白影是自己的幻觉?

  而这个小白影——马面小鬼在奔跑中,突觉周遭环境快速变幻,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自己进入了一个黑暗的空间。

  他停下脚步,喃喃道:“这是哪里?”

  “我的空间袋里。”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马面小鬼双腿一弯,跌坐在地,心中喃喃悲语,又被抓回来了......

  拂声洞外。

  “草柯。”幽木神人厉声开口。

  闻言,草柯神人身形一滞,发现小纸人的气息已不在火梦烟身上,惊讶回头,瞧见师父一副气定闲神的神态,便知小纸人早已收入师父囊中。

  他冲火梦烟浅浅一笑,不再陪她玩,转身返回。

  方才他一招未出,火梦烟只觉被羞辱,哪肯轻易收手,瞧见他转身,便要追上去。

  焱秋一把拦住了她,道:“梦烟,别玩了!我们还有要事。”

  “焱秋哥,你觉得我在玩......”自己被人调戏了,难道他一点都不在意吗!?

  火梦烟越想越委屈,心中实在不痛快,干脆起身御剑离开。

  炽三抬头看了看空中的背影,走上前来,喃喃道:“少主,此番,火医师已是第五次被您气走了......”

  “话多!”焱秋瞥了炽三一眼。

  他抬头望天,心道:以她的个性,消失了三天,不可能一无所获,想必是发现了宝贝,又去寻了......

  思索间,他收起心神,向幽木神人走去。

  “晚辈焱秋,拜见幽木前辈!”

  听到“焱”字时,幽木神人眼角微动,他侧头向身后的草柯真人望去。

  只见草柯真人重重颔首,示意他的想法是正确的。

  这小子便是那追了师父几十年,嚷着要打架的焱阳神人的第四十八代曾孙!

  幽木神人颇有些厌烦,道:“为何事而来?”

  “幽木前辈,可否将您四年前收的一双腥红眼珠,赠与晚辈?”焱秋彬彬有礼道。

  “理由?”幽木神人直接了当。

  “这几年世间各国出现了多起屠村事件,同当年淳仁真人所为类似,所到之处,皆尸骸遍野,晚辈追查此事多年,需从那双腥红眼珠处寻找线索,还望前辈割爱,助晚辈一臂之力。”焱秋凤眼微微暗淡,声音低沉。

  来之前,老头儿提醒,只要尽可能将事态说的严重些,幽木神人便会答应。

  世间各国是出现了屠村事件,但并非多起,也并非全部同淳仁真人所为一般。

  “草柯,给他。”幽木神人淡漠回应。

  草柯真人一脸疑问,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道:“师父,这就给他了!?”

  幽木神人回头凝视了他一眼。

  “好,给给给。”

  说着,草柯真人走到焱秋身旁,道:“给你可以,但有一个条件。”

  “前辈但说无妨。”焱秋继续扮乖。

  草柯真人将腥红双眸从青灵戒中放出,道:“以警世阁为誓,若他日有幸寻得冥界消息,第一时间传与我们。”

  焱秋莞尔,果真是为了寻找冥界呀!看来老头儿对幽木神人是做足了研究。

  他的妹妹因千年前的人妖大战身亡,换来如今的举世和平。而他,往日里不问世事,若真有大难,他绝不会置之不理。

  如此,他们兄妹也算得上是当世豪杰了。

  这般想着,焱秋心中多了些敬佩之意,微微行礼,道:“好,晚辈定当尽力。”

  说着,他便接过腥红眼珠细细端详。

  颇为奇怪的是,四年已过,这眼珠子竟如同活着一般,上面的血丝纹路还在跳跃。

  “这是活的?”焱秋惊讶开口。

  “只是看上去像活的......若你想知晓,不若做个试验,用他换上你的眼睛,试试?”草柯真人认真道。

  焱秋神情一滞,道:“前辈说笑了,告辞!”

  说完,御剑而起,身后炽夜卫三人跟随离开。

  此时,早已站在不远处的水涧清,终于走上前来,跪在幽木神人面前,道:“多谢仙人助我水家破阵!”

  幽木神人有些疲乏地揉了揉眉心。

  当年祖师爷因欠下水家先祖一个人情,弥留之际设立此阵,替水家开国两位先祖解决纷争。虽是为凡人设的阵,但此阵凝聚了祖师爷毕生修为,极其精妙,入此阵者,随着入阵之人能力的不同,里面开启的阵法亦不同。

  在外人看来,他只是破了一个阵。与他而言,却足足破了九九八十一个阵,而这最后一阵,困了他整整三年,直到今日进阶合体期,方才得破。

  但他破阵,是为了破世之法,只是机缘巧合下帮了这水家凡人。

  思索间,幽木神人淡然道:“无须跪拜,此阵有我所求,并非为帮你们。”

  说完,他单手一挥,乘风而去。

  “师父,等等徒儿。”草柯真人匆忙跟上。

  此时,一副牛皮画卷出现在水涧清面前,空中传来幽木神人的声音:“画卷乃阵破时出,应是你们先祖之物。”

  水涧清俯身道谢,捡起画卷,双手展开,一副千年前的水灵国地图映入眼帘。

  他心潮澎湃,水灵国国土,这一代终归于他们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