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五十二章 小神医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二章 小神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年后。

  一只健壮的白鸽冲向天际,展翅飞翔。

  一位扎着两个长辫儿的清秀丫头,将手收回,转身端起一旁的饲料盆,给身旁的三只鸽子洒食。

  这放飞鸽子的人,便是十岁的黎潇。

  待将家中的一切收拾妥当,她从树上摘了几个青杏,放入腰间的食兜,转身离开。

  刚出院门,未走几步,便被人喊住。

  “小神医......”

  黎潇闻声停下,转身瞧见隔壁家的汪大娘,提着一个小竹篮走上前来,喜眉笑眼道:“小神医,今年大娘家的梅子熟的早,今日摘了些,给,你拿回去尝尝。”

  “好,谢过汪大娘,等我家杏子熟了,也给您摘些尝尝。”

  黎潇边说边接过篮子,作揖道谢。

  自从三年前,黎潇无偿帮汪大娘的儿子治好跛脚后,她每年都会收到几篮梅子,实在退不回去,便也欣然收下,以自家杏子作为回礼。

  但汪大娘却多番推辞,只因她将这梅子当做谢礼,若是收下回礼的杏子,她心中过意不去。

  这不,黎潇一提起杏子,她赶忙挥手拒绝,道:“小神医,莫送了!过些时日,便是水灵宗山门大开之日,杏子留着能卖个好价钱!”

  “汪大娘,您瞧我家那颗大杏树,还差您这一篮子不成!前几日母亲还嘱咐我,等杏子熟了给您送过去呢!今年您定要收下,若再退回,母亲该训斥我不知礼数了。”

  说着,黎潇便指了指自家的杏树。

  这几年,家中银两都送去警世阁加酬金,他们一家子节俭度日。甲汀时常感叹,即便日子再艰难,有菜园子和杏树,他们一家人便饿不着。

  这杏树每年都能结三五百斤杏子,卖上三五两银子,整年的米粮便有了。

  今年这树上的杏子,更是稠密,使得周遭友邻都羡慕不已。

  汪大娘瞧着这满树硕果,不好再推辞,便道:“成,那大娘......今年就收下......小神医......你母亲近日可在家中?”

  问这话时,她的神色略有不安,语气也有些吞吞吐吐。

  黎潇心中泛起疑惑,面上却未表现出来,礼貌回道:“这几日不在,大娘可是有事?”

  “没,没啥事,难得你母亲惦记我老婆子,想着去谢谢她......”汪大娘神色微显慌张,似在以笑容掩饰。

  “大娘莫再客气,待母亲过些日子回来,大娘可来我家中坐坐。”

  黎潇虽觉着汪大娘神色奇怪,却未多问,今日有很重要的事,她惦记着时辰,继续道:“汪大娘,我先去上工了,若再晚,济安堂该扣我工钱了!”

  “好,快去吧!”

  二人辞别,黎潇快步往城中繁华街道走去。

  济安堂,水灵城最大的医馆,以药材种类齐全闻名于水灵国。

  此时,医馆门前人潮涌动,小医童们指挥前来看诊的病患排队候诊,百余人的长队,将医馆门前的街道变得拥堵起来。

  过路行人纷纷打听:这是出了何事?怎的看诊之人这般多?

  知情人笑道:今日,是十岁小神医正式开诊之日。

  路人问起神医事迹,话题一起,四周喧闹纷纷。

  有的说,小神医六岁救母,妙手回春。

  有的说,小神医医法独特,专治疑难杂症。

  而提到最多的,便是小神医同水家小公子的情缘。

  在这些爱热闹之人的口中,将二人的关系,生生改成一场旷世绝恋。

  两小儿小小年纪,因奇症结缘,情窦早开,一仙一凡,定下终生,可俗话说仙凡殊途,哪能长相厮守?怕是,一腔执念终成空,两地相思半生缘!

  这些传言飘入缓缓走来的黎潇耳中,她淡漠一笑,到底是哪个脑洞清奇的说书人,编制这般故事,真是难为他了!

  十岁的黎潇,虽已进入师父所言的青春期,可若问她,男女之间的喜欢是什么?她却不知。

  或许是这个世界,律哥哥时常送她的有趣之物?

  或许是另一个世界,学校书桌里收到的情书?

  不讨厌便是喜欢吗?

  她摇摇头,那她喜欢的人好似有许多......

  这四年中,虽依旧未寻到沁心和马面小鬼,但她全身心投入学医,已获得师父的真传,以师父的话来讲,她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故此,今日正式开诊。

  消息一出,在这水灵城便沸腾起来。

  众人皆知,小神医虽在济安堂三年有余,却只是做杂工,从不轻易看诊。

  如今开诊,有疾之人,自然是早早过来排队,才有了此番盛况。

  “小神医来了!”

  人群中,有人看到黎潇,喊出声来,众人这才停止议论,礼貌让行。

  黎潇颔首以示谢意,对于方才的听闻,未作任何辩解。

  她早在福利院中懂得,人言虽可畏,但无意义的争辩只是推波助澜,况且,自己的人生与他人的传言有何干系!

  待进入济安堂,她寻到济栢医师,道:“济伯,前几日听济大娘提起梅子,我今日碰巧得了些,便给您和济大娘也带了些,喏,给您!”

  说着,她便将一个布兜子递了过去。

  济栢医师佝偻着身子将布兜子接过,慈笑道:“好,潇丫头有心了,竟还记得我那老婆子的碎语,济伯先替老婆子收下,赶明儿等她身体大好,多做些好吃的,再给你送来。”

  “多谢济伯,济大娘的身子可好些了?”黎潇关切道。

  这些年,黎母为了寻找沁心,一年中有半年不在家中,而甲汀亦是时常外出做工。所以,吃饭便成了黎潇自给自足之事。

  可她好似没有半分厨艺天分,做出来的菜肴,连自己都嫌弃。

  律哥哥曾安排厨子来给她做饭,在得知自己付不起厨子的银两时,她果断拒绝。因为,她不愿成为依赖他人的童养媳。

  故此,若是母亲和甲叔都不在,她时常随意应付几口。

  幸而,济大娘待她极好,时常在医馆后院做一些好吃的给她,让她饱饱口福。这几日,济大娘感染了温病,在家中歇息,黎潇自是担心。

  “好些了,热度已退,只是身子虚,静养几日便好。”

  济栢医师说完,瞧见门外来看诊之人越来越多,继续道:“潇丫头,今日你正式开诊,可紧张?”

  黎潇微微点头,自己的医术虽然已经得到了师父的肯定,但是如今日这般大量接诊,却是头一遭,心中除了兴奋,亦是有一些紧张。

  “哈哈......”济栢医师抚须发笑,道:“莫要紧张,潇丫头,你的医术已无愧于神医之名!”

  他看着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颇有感慨。

  四年前在四方客栈,她拒绝拜师,原以为他与这小丫头无缘。不曾想,半年后,她竟自己寻来,说要给医馆做杂工,问其原因,才知是家中有事,需要钱财。

  小丫头在医学上天赋异禀,知礼好学,惹人喜欢,故此,虽未有师徒之名,他依旧倾囊相授。

  不过,他所传授,大多为医理经验,可她却总是能提出一些医治疑难杂症的妙法子,几年接触下来,他亦是受益颇多。

  若说当年“小神医”只是侥幸得一时虚名,而如今,她的医术已是高深莫测,连他都望尘莫及,那这名便已是真。

  在济栢医师的鼓励下,黎潇正式开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