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五十一章 信鸽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一章 信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日,甲汀抱了一只大白鸽回来。

  据他所言,是警世阁内卫所赠。

  他们当日离开警世阁之时,阁卫嘱咐若有消息会立刻派人来通知,可甲汀心中着急,担心他们传信速度太慢,便日日去警世阁任务处守着。

  阁卫实在看不下去,为了说服他,便赠予一只白鸽传信。

  据说,此白鸽只需要在家养一天便能牢记家门,随后将白鸽放飞,它会自己飞回警世阁,若有消息,警世阁以白鸽传信,速度比马匹快五倍不止。

  这般言语,才说服了甲汀在家等候。

  与此同时,他们收到了黎母的来信。

  黎潇从陵园回来的路上,便远远瞧见了甲汀向她跑来。

  甲汀不识得几个字,匆忙将信件递给她,道:“小姐,快看看,小沁心找到了么?”

  黎潇拆开信件,详阅一番。

  “母亲他们平安到达,已有了些眉目......沁心妹妹,她可能真的是自己离开......”黎潇将信件合上,轻声呢喃。

  “为何如此?”甲汀叹气,一脸苦恼。

  “水翠城的警世阁已有许多义士提供消息,母亲从中得知,当日,的确有人看到类似沁心面容的三岁小儿独自一人背着行囊出城。”黎潇眉头微皱,静静将信件内容告之。

  甲汀一听,猛一跺脚,似是恨铁不成钢,道:“她怎的出了城?若被山匪拐了去,可如何是好?”

  黎潇听到他的话,若有所思,随后道:“甲叔莫急,若真被山匪拐了去,倒是好事。”

  “小姐,怎的还成了好事?”甲汀低头询问。

  “山匪贪财,若他们得知警世阁的寻人任务,前来要银两,如此,我们便找到沁心妹妹了不是!即便他们要求再加银两,到时我们再想法子,总能解决。”黎潇神情淡然,缓缓解释。

  她的话似是能安抚人心一般,甲汀觉得有理,心绪便稍放松了些,道:“对,小姐说的对,这般想来,小沁心定能平安!”

  黎潇坦然点头,心中泛起疑惑,沁心妹妹,你到底要去哪里?

  可惜没有人回答她。

  数日后,警世阁的大白鸽果真开始传信了。

  连续五日,连水灵城都有许多人领着三岁小娃来认领,想必,母亲在水淬城这半月之久,定是阅小娃无数了。

  从沁心丢失至今已二十余日,母亲已有七日未来信件,黎潇心中越来急,整日绷着神经,不知为何,竟染上了风寒,近些日子时常咳嗽。

  她给自己开了方子,喝了些许汤药,方才好了些。

  夏日已到,院内树上的杏子几夕之间,似乎都变黄了。

  此刻,甲汀站在树上,拿者一根竹竿打杏子,而黎潇则站在树下,把掉落在地的杏子一个个捡起来,掸去灰尘,放在竹筐内。

  看着这金灿灿的杏子,黎潇脸上泛起许久未见的笑意。

  一辆马车在他们院落门口停下,二人忙着收罗杏子,并未注意。

  “潇妹妹......”一位锦衣小童走到黎潇身旁,轻声喊道。

  黎潇捡杏子的手一滞,起身回头,看着他温暖一笑,道:“律哥哥,你看,杏子熟了!”

  说着,她便将手中的杏子递出。

  “刚刚好,我来吃了!”水津律伸出手,将黎潇手中的杏子接过。

  二人月余未见,瞧着对方的面容,相视而笑。

  “你的洁症好了?”黎潇笑着发问,他的面容消瘦了很多,想来,应是自我挣扎许久导致。

  闻言,水津律微微一笑,颔首回应。

  “当真?”黎潇的语气似是确定,又似疑惑。

  似是为了让她相信,水津律向前三步,轻轻地将黎潇抱住,道:“你看,我好了!”

  这举动太过出乎意料,使得黎潇一怔,许是喝了许久汤药的缘故,他身上有一股子清淡的药香味。

  看着这一对拥抱的小儿,甲汀轻声笑了出来,心道:夫人这娃娃亲定得好啊!

  “多谢潇妹妹......”水津律拥抱着黎潇,轻声道谢。

  出门前,他问母亲,如何感谢?

  母亲说,他们已经定亲,金银珠宝都生分了些,若能有一个温暖的拥抱,便是最好。

  所以,便有了此刻的行为。

  这个世界的女子,未出阁之前,不能与男子过分亲近,六七岁的孩童,已懂得男女有别后,故而,此举颇有逾越。

  黎潇虽在两个世界生活,但黎母从小教导她男女有别之事。

  对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她亦是吓了一跳,待反应过来,便轻轻推开了他,道:“律哥哥,莫再言谢,你忘了,这是我们的赌约。”

  水津律略有尴尬,点头道:“没忘,没忘!你现在可有要求?”

  黎潇侧头思索,随即摇了摇头。

  不管是沁心还是马面小鬼,都不是他一人可以寻到,她未曾想过要利用他的家族势力,故此,暂时想不出要求来。

  “那便如我们的赌约,你何时想到何时提,我等着。”

  “好。”

  ......

  片刻后,水津律加入了黎潇捡杏子的行列,也得知了沁心失踪之事。

  “潇妹妹,水淬城便在淬眠山附近,国主早已将那片地域赐给我的家族,只要她未离开,父亲定然会帮你们寻到。”水津律坚定道。

  黎潇看着他信誓旦旦的神情,道:“律哥哥,你好似不一样了。”

  “啊?”水津律一脸茫然,挠头不解。

  黎潇轻笑,这次见他,好似比之前话多了些,也主动了许多。

  仔细想想,却又觉得正常,如同自己遇到师父豁然开朗一般,若他解了心中的结,感受到父亲的疼爱,这小小的变化,便也不足为怪了。

  想来,他的病能在月余时间里痊愈,他的父母一定用心呵护了吧!

  黎潇未再深想,转而接着他刚刚的话,道:“姨父常年在那边吗?”

  “嗯,父亲需要管辖领地。”水津律脸上一副郑重的表情,任谁看都晓得此话不假。

  “为何你与水姨不过去呢?”黎潇疑惑道。

  以往只知他的父亲时常不在,今日方才知晓缘由,她年纪尚小,不晓得为何明明是一家人,却要分隔两地。

  “这......是国主的安排,我们家族嫡系世代都是如此。”水津律低头,神情微微暗淡,他记得父亲的嘱咐,未再多言。

  此时,杏树下的桌子上飞来一只大白鸽。

  “潇妹妹,你们也养信鸽了?”

  水津律将桌子上的白鸽抱起,轻轻摸了摸,好似没有自家的大白健硕。

  “嗯,只有一只,而且只会飞去警世阁。”黎潇无奈笑道。

  她将白鸽爪子上的信筒打开,掏出信件,简单查看后,仰头看向杏树上的甲汀,道:“甲叔,阁卫又喊你去看人。”

  这些时日,警世阁日日都有一批三岁小娃需要认领。

  起初,黎潇也跟着去,可几日下来,未有一点进展,她便不再去了,而是守在家里或替母亲到陵园打扫祭拜。

  “好,这就下来。”说着,甲汀便扔下竹竿,抓着枝干下树。

  自从水津律的洁症好了之后,他便非常喜爱抚摸这些绵软的毛,此时便摸着怀中的白鸽,道:“潇妹妹,我们家有许多信鸽,你若喜欢,我赠你几只如何?”

  自打确认这白鸽在她的家与警世阁两头跑后,黎潇便想着若是它能够飞的远一些,能够飞到母亲身边传信,该有多好。

  可警世阁的人却说,这是短途信鸽,若想远飞,还需再练上几年。

  此时,听到水津律提起,她眼前一亮,问道:“律哥哥,你们平日里用信鸽在水灵城与水淬城之间联系吗?”

  “对,飞鸽传书比快马书信快许多,这两城之间,信鸽半日左右便可到达。”水津律似在回想,关于时辰,他曾问过养鸽子的仆人。

  闻言,黎潇心头一喜,道:“母亲已有许久未有信件......律哥哥,可以帮我用你家的信鸽传信给母亲吗?”

  “潇妹妹,信鸽都是寻固定地点或人,若要直接飞到黎姨那边,未曾训练,恐是不行......“

  水津律面色有些为难,低头思索间,眼眸一转,便有了主意,道:“父亲前日已回了领地,我们先用信鸽将信传给我父亲,他定会转交给黎姨。”

  “好,多谢律哥哥。”黎潇明媚一笑。

  此时的黎潇,并不知晓这便是祸端的开始。



  ------题外话------

  终于要到四年后啦!开心~正篇刚刚开始,各位大佬敬请期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