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五十章 梦

我的书架

第五十章 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警世阁大堂内,黎潇和甲汀已经将沁心的画像交予任务阁,刚打算离开,便被一位白衣阁卫喊住。

  “两位客人,请留步。”

  这位阁卫紧随他们身后,双手托着一个方形木盒,走上前来,继续道:“客人,请将此盒收回。”

  “为何?”甲汀眉头一皱,这木盒是夫人特意交付,为何会被退回?

  “客人有所不知,这木盒里的银票乃是我们警世阁的抚恤金,阁内有规定,如遇上此类财物,可减免等额银两一次。”阁卫彬彬有礼,微笑解惑。

  甲汀闻言,神色一喜,道:“那我们所设的任务?”

  “客人放心,任务已设,自然算数。”阁卫礼貌回以笑容。

  “多谢。”甲汀笑着将盒子收回,这里面可是五张一百两的银票呐!

  待阁卫返回,甲汀低头看向黎潇,笑道:“老天保佑!小姐,有这五百银,我们很快便能攒够钱寻找纸将军了!”

  而此时,黎潇却在走神。

  她的视线看向不远处的一位中年大叔,奇怪?这位大叔的眼睛像极了在树上睡觉的大哥哥。

  她不认识那位大叔,但认识他身旁之人,身形微胖的大肚男子,他曾来黎府祭拜父亲,亦是他曾询问,测灵根当日之事。

  此人便是炽三,而他身旁着暗红色衣袍的中年大叔,便是易容后的焱秋。

  “小姐?”甲汀见黎潇发呆,便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不远处渐渐走近的两位贵公子。

  待四人靠近时,黎潇向炽三微微作揖,毕竟是父亲的仙友,不能失了礼数。

  炽三颔首回礼。

  二人并未言语,擦肩而过。

  待他们离开后,甲汀询问:“小姐,您认识方才二人?”

  “那位身形稍壮的公子曾来家中祭拜过父亲。”黎潇淡然回答。

  旁人或许无太多印象,但她却记忆深刻,依稀记得那日他来问水泉仙府之事,自己既紧张又害怕,生怕闯出祸事来。

  方才认出他时,她心中依旧担忧,见他同自己颔首,竟让自己心安了些。

  想来,那日水泉仙府之事,应是无碍了。

  “......难怪我瞧着那位胖公子眼熟,他们定是同老爷一样,来警世阁寻任务。”甲汀喃喃道。

  黎潇微微颔首回应,未再多想。

  待出了警世阁,她仰头看向天空,天色已经不早,不知母亲他们是否平安。

  “甲叔,从水灵城到水淬城需要几日?”

  “不耽搁的话,约莫三日。”甲汀亦是泛起些惆怅,希望夫人他们能把小沁心寻回。

  二人未再言语,缓缓往家中走去。

  警世阁的消息会在两日内散布世间,无论是游侠儿或是普通百姓,只要寻到便可获得酬金,这种不见血的任务,百姓们最为喜欢。故此,每逢警世阁发出寻人任务后,寻常情况下,不出十日,定有成效。

  可倘若所寻之人故意躲藏,用易容遮面等手段,便会有些困难,亦不知何时才能寻到。

  --------------------------------------

  水灵城大街上,炽三疑惑道:“少主,那小丫头害您受伤,为何还要帮她?”

  “明明是你藏人不慎!”

  焱秋瞥了炽三一眼,见他面上流露委屈之意,不禁发笑,继续道:“她害我是无意,而她的父亲明知凶多吉少,却选择挡在我身前,这二者,孰轻孰重?”

  炽三恍然大悟,自家少主竟这般从容大度,不禁心生崇拜之意!

  他心中微有感叹,遂道:“少主,是否需要派人暗中保护?”

  “不必,今日遇上本就是意外,毕竟害我受了一剑,帮她一次已算仁至义尽。”焱秋面上毫无表情,但语气却有些生冷。

  当日帮了那小丫头,确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如此看来,好人不可常做呐!

  炽三闻言,脚步一顿。

  果然,少主还是原来的少主,怎会有那般容人的气量!方才怕是自己魔怔了......

  深夜,焱秋将白日里所得灵戒取出,仔细研究。

  若不用灵力驱动,它看起来如同一般的空间戒指,但只要用稍许法术,那暗红血团便若隐若现,莫非是封印?若是如此,那这灵戒里面锁着何物?

  他指尖凝出一滴血,犹豫着是否滴入此戒。

  修仙界,诸多灵宝都是以血为契,且越是高阶灵宝越忠诚,若非主人身死魂灭,灵宝不会再择他人。甚至,有些灵宝已修出灵身,沾染了人类情感,若主人生死,他们则会关闭灵识,陷入沉睡,不再择主,周身灵气亦随之封闭。

  眼前这个灵戒,周身未有一点灵气,却能抵挡祖父神人之力,会不会是关闭灵识的先天灵宝?那这暗红血团的气息又该作何解释?

  老爷子给他出的这个难题,果真不好解!

  思索中,焱秋的手渐渐靠近灵戒,腰间的血玉微微亮起橙红色光芒。

  在血滴即将与灵戒相触时,淳仁真人的腥红双眸在他脑海一闪而过,焱秋蓦地收手,神色一惊。

  方才,是自己的错觉吗?

  为何这指尖的血液像是在欢呼般,雀跃跳动,不由自主地移向灵戒?

  此戒处处透着古怪,轻易还是莫要触碰了。

  思及此,他便将灵戒收入空间袋中,回床榻上歇息。

  人虽躺下了,可他的思绪却未停歇。

  前些日子,警世阁暗杀之事,水灵宗并未继续追查,想必是他们不想让淳仁老儿所为人尽皆知,玷污水灵宗的名声。

  今日在情报处得知,淳仁老儿那一双腥红血眸已被幽木神人夺走,碍于神人之威,水灵宗只是嚷嚷,却一直未曾动真格去讨要。

  想来,过些时日,此事便会被众人淡忘。

  而如今,让焱秋最为不解的是幽木神人。

  那腥红双眸透着诡异之气,在赤炎烈火下灼烧竟能完好无损,绝非凡品,若他不是单纯的喜爱古怪之物,那所谋为何?

  细想起来,此事牵连诸多,怕是得好好查上一番了。

  夜半。

  焱秋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置身烟雾弥漫的暗黑虚空,这是哪儿?他为何会在此地?

  “金虹......”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穿过烟雾,向焱秋缓缓走来。

  “你是谁?是在喊我吗?”焱秋眯着眼睛,用双手挥散这周遭的烟雾。

  来人并未回应,而是在距离焱秋一臂之处停下,他用手指在焱秋眉心一点,道:“守住本心,切莫回应。”

  焱秋倏地起身,原来方才竟是在梦中。

  夜半惊醒,他披着外袍站在窗前,仔细回想着这个梦。

  梦中,虽看不清来人面容,却能感受到他那温文尔雅的举止,以及莫名的信赖之意。

  金虹是谁?

  梦中人所言何意?

  明明是梦,为何自己却觉得这般真实!

  他望向窗外,夜深人静,万家安宁。

  殊不知,几十年后的此地,却因他成为一片废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