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四十八章 警世阁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 警世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月时光,转瞬而过。

  福利院里,牛头小鬼一直未收到马面的回讯,心中忐忑,隐约感觉马面或许出事了。

  虽然,这一魄在人界死去,不会导致他们在冥界死亡,但是他们的修为会大幅下降,且需耗上百年重新将这一魄修炼出来,折损很大。

  且最重要的是,黎潇的魂魄,等不到他们回冥界,重新救治。

  如此,若她未到阳寿,魂魄便入阴间,一殿阎罗蒋专司处一查文书,便知蹊跷,他和马面免不了受惩罚。

  故此,这几日,他总是在黎潇耳边絮叨,寻找马面。

  黎潇的日子一如往常,只是牛头小鬼询问马面小鬼的次数越来越多,让她也有些惶恐,便想着早日去警世阁设任务。

  警世阁一向是酬金到位才会发出任务,不能赊账,亦不能分着付,没有半分通融。

  也正是因为如此,众多仙家侠客乃至普通百姓才会信赖,只要把任务做好,钱财宝物随时到手。

  这日,黎潇一早醒来便去找母亲商量此事。

  她将水姨父送她的夜明珠放在桌子上,道:“母亲,这颗珠子是否为贵重之物?”

  “潇儿,母亲知道你的心思,但此事万万不可,这蛟海夜珠价值万金,虽是见面礼,却也是定亲之礼,不可随意作为酬金赠与他人。”

  黎母叹息,语重心长道:“警世阁的酬金,待乙汀他们来了便够,我们且耐心等几日。”

  虽然已经同水家定了亲,但她们并不想完全依附。

  水家安排人在全国寻找,她们已是万分感激,若是再拿人钱财去警世阁设立任务,便显得太过厚颜了些。

  “是,母亲,是潇儿轻佻了。”

  黎潇将夜明珠收起来,神情有些沮丧,价值万金,却只能看,要此物有何用?思索间,她决定将它放到柜子里锁起来,索性便当它不存在吧!

  待黎母去了陵园,黎潇又在院落门口坐下,手中拿着医书,却看不进去,单手托着下巴,望着马路发呆。

  这些时日,她没有收到水津律的信儿,也没有等来沁心,心中惴惴不安。

  正值心慌之际,远远瞧见母亲神色匆忙地回来了。

  待看清母亲身后之人,她的神情更加不安,忙跑上前去,道:“乙汀叔,沁心妹妹呢?”

  乙汀的身子本就瘦弱,此时已是颤抖,道:“沁心小姐,失踪了......”

  失踪了!?

  黎潇身形一晃,紧张的心绪袭来,惊出一身虚汗,想起数月前在路途中遇到的祸事,她焦急不已,道:“怎会失踪?”

  “潇儿,我们回屋说。”

  几人匆匆进屋,乙汀便将事情原委细细讲来。

  原来,自数月前沓家夫妇去世后,沁心整日蜷缩在屋内,不吃不喝。

  乙汀请来了她的祖母照顾,沁心方才改善了些,开始吃饭,但是她的性情大变,少言寡语,常常一个人跪在父母的灵位前发呆。

  此番来水灵城的路上,他们在水淬城的客栈落脚歇息,隔日一早,沁心便失踪了。

  “小的接连寻了五日,未有任何消息。”

  乙汀跪在地上,声音已有些哽咽,继续道:“小的知晓夫人急用钱财,便先带着财物来此,已安排了人在水淬城继续寻找。”

  黎母面色凝重,示意甲汀将他扶起来,道:“沁心失踪当夜,你们可有遭遇贼人?”

  乙汀在甲汀的搀扶下起身,摇头道:“未听到任何声响,应是未有贼人,但是......小的怀疑是沁心小姐自己走了......”

  “不可能,他一个三岁小娃,自己走了如何能活!”一旁的甲汀喊出声来,细看他的双眸,已有泪水在眼眶内打转。

  “甲大哥,这只是猜测,随沁心小姐一起失踪的,还有沓妈妈和沓管家的灵牌,少许银两,和沁心的贴身衣物。”

  乙汀眉头紧皱,继续道:“若是他人劫走,为何会带走这些?”

  “这傻孩子,莫不是自己寻仇去了!”黎母轻拍桌子,重重叹息。

  黎潇心中起伏,那位凶残的女仙人是哪门哪派尚且不知,沁心妹妹为何选择自己出走?她一定是遇上了事情。

  黎潇越想越急,遂道:“母亲,寻人的酬金我们先用来寻沁心妹妹吧!”

  “潇儿......”黎母惊讶抬头,未过片刻,却又摇头,道:“不成,潇儿,再筹集千金需花上几年时间,母亲害怕你等不及。”

  黎潇焦急不已,道:“母亲,钱财没了可以再赚,可沁心妹妹流浪在外,每时每刻都有危险,我们先把沁心妹妹寻回来要紧。”

  听到黎潇的话,黎母心中有些动容。

  潇儿的命要紧,但沁心的命亦重,她的父母替她和潇儿挡了一劫,倘若此番沁心不幸丧命,她无法面对九泉之下的烟娘和沓管家。

  思索片刻,便有决断。

  “事不宜迟,甲汀先拿千金去警世阁设立寻找沁心的任务,乙汀和我返回水淬城继续寻找。”

  说完,黎母转头看向黎潇,继续道:“潇儿,律儿的病还未大好,你不宜离开,且耐心在家等着,母亲一定将沁心带回。”

  黎潇欲言又止,两面为难。

  此番确是律哥哥治疗的关键时刻,若是中途因冲击太大,导致他精神崩溃,发生意外也未可知。这几日,未收到信,便是一切正常,如若有异,水家会立刻派人来通知。

  想着,黎潇颔首回应母亲的安排。

  但她心中着急,不能跟着母亲去水淬城,她便跟着甲汀一起来警世阁设立任务。

  警世阁楼门前,门庭若市,众多头戴斗笠之人进进出出,热闹非凡。

  阁内有画师,寻人时若是自己未带画像,可以找画师代画,只是需要多加些银两。画师会根据高矮胖瘦以及五官,调整到设立任务之人点头为止,不得不说,只要你有宝物钱财,警世阁能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此刻,甲汀指着一幅人像画,道:“脸再圆一些,嘴角是向上扬的。”

  沁心爱笑,这画中人未免也太愁苦了些,不像,不像,却又不知改哪儿才会像,甲汀眉头紧皱,面色凝重。

  一旁的画师面色已黑,磨了大半日,这已经是第十五版修改,真是折腾人!

  他又重新拿了一张白黄纸,画了起来。

  约莫一刻钟后,画师将画提起,展示给黎潇和甲汀,道:“两位客人,此画如何?”

  甲汀摇头,愁眉不展,继续道:“眼睛好似应该再大一些,嘴巴好像得小一些......”

  闻言,画师的面色更黑,这含糊不定的话语,莫不是他们根本不知道所寻之人的样貌?若是如此,今日这活儿,画到天黑怕也无法完成。

  想着,他便打断甲汀的话,道:“客人,您先想着,确定了再说与老生。”

  说完,这位画师便走出画阁,歇息去了,折磨了半日,他需要喘口气儿去!

  甲汀丧着脸看向黎潇,却见她低着头,用手指沾着水在桌子上划,很是奇怪。

  “小姐,您这是?”

  黎潇并未抬头,而是继续在桌上划着,道:“我想把沁心妹妹画出来。”

  甲汀起身,侧身俯视着黎潇划在桌子上的水渍,惊喜道:“像!像!真像!小姐,咱不用那画师作画了,您来画,一次准成!”

  黎潇侧头思索了一番,道:“甲叔,您真的觉着像?”

  甲汀重重点头。

  黎潇起身,来到方才画师执笔画画的地方,拿了一张白黄纸,画了起来。

  练习画画已有数月,现在无论是铅笔或是毛笔,她的线条都很顺畅。

  有时候画牛头马面厌烦了,她也会画一些其他物件,许是因为练多了的缘由,她发现只要认真画出来的物件,都很像实物,可是除了牛头马面,画人,这是第一次。

  还未画完,那位画师便回来了。

  瞧见那小女娃在他的位置上,执笔乱画,以为她在胡乱玩耍,心中泛起一丝怒意。

  待走上前去,看清她笔下之画,他的神情一惊,竟不是在玩耍?

  “线条轻柔纤细,人物生动跳脱,这画很有灵气啊......只是......”画师拧眉,侧头细看。

  黎潇执笔轻轻一勾,将沁心的衣衫缝隙衔接,放下手中之笔,问道:“请教画师,只是如何?”

  “只是......这话中人颇有些夸大特征逗弄之意,不似真人。”

  画师看着这画像,不知为何,心情竟好了些,继续道:“小姑娘,你这画风倒是很有意思,师从何处啊?”

  黎潇哑言,这是她仿照马面小鬼的画风所作,要说真有师父,便是前世的自己,真说出来,怕是要吓到眼前之人!

  她轻声笑道:“我胡乱画的,画师谬赞了。”

  甲汀走上前来,看着画像,道:“像!真像沁心小姐......”

  黎潇将画像立起来,细细端详,像是像,但是这头大身子小的画能拿出去寻人吗?

  “姑娘小小年纪,作此妙画,老生佩服,此画笔法虽有些稚嫩,却将画中小儿的稚气显得更加生动,实在有趣的紧。”

  这画师在警世阁做活儿,各种画派自是见过不少,为人亦是有些高傲,能让他有这般夸赞,可见黎潇今日之画不同于一般之流。

  他虽觉着眼前的画有趣,但却也不能让这两位客人砸了他们画阁的招牌,遂继续道:“不过,寻人可不能用此画,此画体型五官,皆不似常人,若真用这画去寻人,怕是二位这辈子也寻不到,还是应减少这些夸大逗弄之处,以实为主。”

  黎潇认同点头,道:“画师可按照我的画作之形态,以真人之法作画,应是会更像些。”

  于是,画师执笔作画,黎潇在一旁细细形容,果真,这一版出来,同沁心的真人极为相似。

  待他们离开时,画师依旧盯着黎潇手中的画,道:“小姑娘,可否将你先前所作之画赠与老生?”

  只因这画实在有趣,他想拿去给同门画师,赏玩一番,也算是件乐事。

  见黎潇似有不愿,他继续道:“免你今日作画酬金,可否?”

  “成交。”黎潇面上未有变化,但心中却已是笑颜。

  原来画画也可以赚钱,只要自己勤加练习,往后,她便有两门赚钱的手艺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