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四十四章 吃杏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章 吃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晌后,黎潇将洗好的杏子放入干净的盘中,端到水津律面前。

  在盘子放到桌子上的那一刻,水津律终于起身,却依旧未有任何言语,而是向院落大门走去。

  黎潇盯着他的背影思索,莫不是被这盘杏子吓跑了?

  片刻后,水津律返回,道:“潇妹妹,你方才的问题,我晚些回答。”

  “好。”黎潇轻声笑了出来。

  至少,他并未拒绝,那便是有希望的,也该开始尝试厌恶疗法了。

  于是,她指着桌上的青杏子,道:“律哥哥,从现在起,你若因为洁症想要洗手换衣时,便要吃一个青杏。”

  “......”水津律呆若木鸡。

  片刻后,他缓和了神色,道:“这便是你的治疗方法?”

  黎潇认真点头,没有半分玩笑之意,道:“这只是第一步。”

  水津律看着这整盘的青杏,头疼不已,此刻,他有些后悔答应昨日的赌约。

  “你的屋内我也帮你放了一盘,记得有需要随时吃。”

  说完,黎潇转身去了灶屋煎药,留下水津律一人独自风中凌乱......

  约一个时辰后,黎潇端着药碗出了灶屋,却见水津律依旧是坐在杏树下的椅子上,盯着杏子,他的手伸向杏子,刚要触碰,便又收回,如此反复着。

  若是不知情之人看他的神情动作,怕是会以为那盘中青杏是毒药。

  黎潇淡淡微笑,走到他的身旁,道:“方才可是犯症了?”

  水津律诚实点头,方才他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桌子。

  “若是嫌弃这杏子是我洗的,你可再去清洗一番。”黎潇轻声提醒,丝毫不在意他的嫌弃,却又坚定补充道:“但你定要吃一颗,先喝药吧!”

  说着,黎潇便将药碗放到桌子上。

  水津律掏出自己的勺子,刚要舀药喝,却被黎潇一把夺过,道:“律哥哥,这些东西都不可再留,你的勺子,筷子,刷子,布子,盘子,夹子......等物件,都需要弃掉,我们家的物件不脏,勺子亦是我用布子放上去的,可放心用。”

  水津律面色似有些泛红,想来,这些时日里,若不是他们一早知道他的洁症,恐怕早已心有芥蒂。

  想着,他便控制着自己的心绪,拿起药碗中的勺子,喝起药来。

  此时,一辆马车停在了院落门口。

  黎潇听到声音,转身去瞧,见到水姨从马车上下来,她赶忙去开门。

  “水姨好!”黎潇乖巧问候。

  “好......好......潇儿,水姨听说你已经给律儿开了方子,特意来看看他有没有乖乖喝药。”沐颜笑着说道。

  走进院子,她便瞧见了坐下树下喝药的水津律,继续道:“看来,是水姨多虑了,听话便好。”

  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杏树下。

  一旁的水津律看到母亲走过来,似是赌气般,面色霎时转为冷淡。

  沐颜笑而不语,走到椅子处坐在一旁。

  黎潇见药已喝完,便端起药碗,道:“水姨,律哥哥,你们先聊,我去煎药了。”

  “好。”沐颜回以笑容。

  水津律亦是颔首,面容稍缓和了些。

  待黎潇离去,沐颜道:“律儿,你喊母亲来,便是要与母亲置气吗?”

  “孩儿不敢。”水津律冷漠回答。

  “你不敢,连离家出走你都敢,你还有何不敢!”沐颜微有怒色。

  水津律未再言语,将头侧到一旁。

  沐颜见他这般作态,微微叹气,道:“说吧,是何事?”

  ......

  片刻后,屋内,沐颜神色渐渐凝重起来。

  “你将淬眠山告诉了她?”沐颜双目瞪圆。

  见母亲这般惊讶,水津律补充道:“我并未说山鬼之事。”

  闻言,沐颜神色稍缓和了些,继续道:“若是要将淬眠山的事情告诉潇儿,母亲怕是做不了主,得需问过你的父亲。”

  “父亲何时回来?”水津律神情似有一丝惆怅。

  沐颜摇头,道:“我会传信与你父亲,你静待几日便可。”

  此时,水津律的神色已不似先前那般冷漠,他微微颔首,道:“母亲,孩儿此番出走,父亲可知晓?”

  “我并未告诉他,若是被他知晓,你......”沐颜未再说下去,神色亦是惆怅起来。

  水津律看到母亲的神色,心中有些难受,道:“母亲不必担忧,待父亲回来,孩儿会去请罪。”

  “律儿,莫要犯傻!”沐颜眉头皱起,有些着急。

  “孩儿已决定,到时,您莫要求情。”水津律目光坚定。

  “傻孩子......”沐颜似有哀色。

  她如何能不去求情,夫君素来严厉,若知晓此事,定不会轻易饶过,律儿怕是又要吃苦头。若是,这次能把律儿的病治好,也算因祸得福,或许夫君亦会高兴些。

  想着,沐颜下定了心思,无论如何,将律儿的病治好最为重要。

  待沐颜走后,黎潇叩了叩水津律的窗户,道:“律哥哥,别忘了吃杏子。”

  屋内的水津律本在想着如何同父亲请罪,听到“杏子”二字,面容霎时白了一些,侧头看向屋内桌子上的一盘青杏,内心极度拒接。

  却听屋外的黎潇继续道:“律哥哥,你方才是不是未洗手?”

  屋内的水津律举起自己的双手,静静瞧着。

  是了,方才他碰了桌子后,便一直强忍想要洗手的冲动,犹豫要不要吃那颗杏子,再往后,喝药,同母亲谈话,这一连串的事情,倒让他把这件事忘了。

  现在看着双手,虽依旧有些难受,但好似已经没那么强烈的冲动了。

  此时,窗外又传来黎潇的声音。

  “律哥哥,你看,只要不去深想,让其他的事情转移你的主意力,你便能慢慢克服这病症,若是你现在还有想去清洗的冲动,可以用吃杏子来缓解。”

  屋内的水津律在她的引导下,慢慢起身,走到桌子前,拿起一颗杏子。

  放到嘴边,轻轻地咬了一口,那酸溜溜的口感让他忍不住闭眼跺脚,浑身绷紧,整张脸拧作一团。

  他强忍着不适,继续将手中杏子吃完,已是酸出一声汗来。

  这次,是完全将清洗的冲动抛之脑后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