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三十六章 守陵人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守陵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日未下雨,天却有些微凉,即便是日头当空,可这冷风依旧是嗖嗖地吹着,让人不自觉得往身上多裹了几件衣衫。

  海府内,前些日子将黎潇和母亲拒之门外的家丁,已经被打的屁股开花。

  海家人当着她和母亲的面发落仆人,好似这赶人之事与当家之人并无半点关系,但事实如何,母亲早已告知她。

  虽然自己目前还未有神医之能,但小神医这个身份,确实帮她和母亲争得了几分颜面,黎潇便也未曾否认,而是下定决心,成为一名真正的神医。

  此刻,黎潇和黎母跪在海家祖母陵前磕头,身后传来嘈杂声。

  “五小姐!”

  “让开!都给我让开!”

  黎潇回头,看到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娇俏女子向她们走来,身后跟着两个似是同般年纪的丫鬟。

  “你就是小神医?”海明湘盯着黎潇,脸上毫无敬意。

  黎潇起身,冲着她轻轻点头。

  见眼前的六岁小丫头这般清冷淡漠,海明湘挑眉,大声呵斥:“怎的这般傲慢,不识礼教!”

  闻言,原本俯身在地,同祖母悄声言语的黎母,起身抬头,道:“明湘,你莫要在祖母陵前如此吵闹。”

  她神色自若,许是为母则刚,此番,既然未打算倚仗海家,那便不能让女儿受委屈。

  她对这个妹妹的记忆很深,嫡母长女早嫁,将她这个庶出小妹当做亲生女儿疼爱,而小妹更是仗着自己是父亲最小的孩子,自小便娇蛮任性,她看上的东西便要哭闹半天,直到得手方才作罢,若说无礼,恐无人及得上她。

  听到母亲为自己反驳,黎潇有些惊讶,她很少看到母亲如此刚硬的一面。

  “海明君,十年未见,瞧着你比在祖母身旁时还威风!”海明湘字字带针,丝毫未有亲人之态。

  十年未见,她的性子依旧骄纵......但此刻,黎母并不打算同她继续这口舌之争,便道:“妹妹可是有事......”

  “住口!我没有你这般没羞没臊的姐姐!祖母被你害死,你自个儿倒逍遥自在!方才听闻,你还不想住在家中,可笑,你怎知我们愿意留你,不过装个样子给外人瞧瞧罢了,你若真留下,我定不会让你好过!”

  海明湘打断黎母的话,她早想痛快骂出,知晓母亲将他们送至陵园,她便悄悄出门,跟随至此。

  黎母面色僵硬,喃喃而问:“祖母......因我而终么?”

  “当然是你,祖母身子骨一向硬朗,若不是你离家出走,祖母怎会大病一场,日渐消瘦,郁郁而终!”

  海明湘心中有气,此刻眼前之人越是痛苦,她便越是开心,继续道:“你以为自己一走了知便无事了吗?水家......”

  “明湘!”身后传来了呵斥声,打断了海明湘的话。

  海大夫人沐如涓走上前来。

  黎潇早已远远看到沐如涓,“水家”二字她已然听到,不知为何会在此时打断?

  沐如涓神色不悦地瞪了一眼海明湘,转而看向黎母,笑意盈盈道:“明君,你可与祖母说完话了?”

  此时的黎母,面色煞白,周遭人说的话,在她脑中便只剩一句,祖母是被自己害死的?

  她想过祖母会生气,但未曾想到郁气致死,若真是如此,方才的道歉又有何意义,即便祖母原谅,她亦不会原谅自己。

  黎潇感受到母亲的心绪,拉住母亲颤抖的手,代答道:“外祖母,已经好了,我们这便离开。”

  “真的不回海府吗?”沐如涓惺惺作态。

  虽然族内长老希望这母女回海府住,但她可不愿,海明君长得与她那卑贱的生母太过相似,每每看到,忆起往事,她便不喜。

  黎潇摇摇头,便拉着黎母往回走。

  感受到黎潇拖拽的力度,黎母方才回过神来,她回头看向沐如涓,怔怔问道:“母亲,祖母是否因我而亡?”

  沐如涓并未言语,但她的神色中却生出一些哀伤,不知是真情还是假意。

  见到这般回应,黎母已是了然于胸,她低头望向黎潇,蹲下身子,道:“潇儿,母亲不能这般离去,百善孝为先,母亲需在此赎罪。”

  黎潇明白母亲的心意,点头回应,无论母亲如何决定,她亦会跟随。

  收到女儿的答复,黎母心中温暖,转而跪向沐如涓的方向,亦是祖母墓碑的方向,道:“母亲,求您让女儿在此为祖母守陵。”

  此话一出,沐如涓神色一喜,果然不出她所料。

  如此一来,即可算作她们回了海家,又不必时常见面走动,让她们在这偏远之地守陵,正合她意,这也是她今日同老爷商量的最佳法子。

  “明君,你快起来。”

  “母亲,您先答应女儿,吃穿用度女儿皆可自己负担,不会给海家添麻烦。”黎母继续诉说,虽然今日海家笑脸迎人,但黎母自小在海府长大,知晓这些虚与委蛇之事,眼前之人心中不定在如何猜忌自己。

  “母亲答应你还不成么!快起来。”沐如涓上前将黎母扶起,继续道:“此事,我尚且需要同你父亲商量,待明日给你答复。”

  所谓明日答复,不过是沐如涓为避免他人起疑的托词,毕竟,这守陵之事,得让当家的决断。

  “多谢母亲。”黎母磕头道谢。

  不多时后,她便带着黎潇离开海家陵园。

  待黎潇母女走远,沐如涓寻了无人处,指着海明湘大声训斥:“明湘!你这丫头,怎的如此不听话!”

  海明湘低下头来,一脸委屈,道:“母亲,当时周遭并无外人,况且,女儿不也没说出来么!”

  “那母女二人便不是外人了?再者,即便没有外人,水家之事不是和你说要烂在肚子里吗?张口便提,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丑事吗?这事要是传到大街上去,水家和海家的颜面都丢尽,你还想嫁到水家,到那时便真是痴人做梦,父亲母亲再无法帮你!”

  说着,沐如涓又用指头狠狠地戳了一下海明湘的脑门,道:“当初我就不应该告诉你,沉不住气的丫头!你若再随口乱说,我就把你随便嫁了!”

  “母亲,湘儿知错了,以后再不敢了......”海明湘赶忙用双手抱住沐如涓的手臂撒娇。

  很快,二人便又喜笑连连。

  隔日,黎母便成了海家的守陵人。

  黎潇便也知道,幼时的黎府,她们终究是回不去了。

  虽有不舍,但她并不难过。

  如同前些日子,她晓得该为自己而活。此番,母亲的决定,亦是跟随内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