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三十五章 安家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安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黎潇方才已经决定,为母亲编织一个善意的谎言。

  她知道,自己在两个世界生活的事情,对母亲而言太过离奇,她定然不会相信。但是,母亲信仙人,若是仙人入梦,不知她是否会信呢?

  看着母亲惊讶的神色,她继续道:“母亲,您可还记得女儿曾同您提起,另一个地方的妈妈?”

  黎母微微颔首,她怎会不记得,那时女儿时常问自己,是否认识她的妈妈。

  女儿常说,妈妈带着她坐了四个轮子可以自己跑的车,妈妈带她去看小动物,妈妈种的草莓很甜......

  很多诸如此类的话,每每听到,黎母心中都难过不已,以为女儿是陷入了自己的梦境,总把梦境当成真来胡言乱语。

  她嘱咐了女儿许多次,莫要再胡言,渐渐地女儿便说的少了,后来,女儿的性子安静下来,一日比一日乖巧懂事,从未再提过此事。

  想着,黎母神情又添了几分不安,问道:“潇儿,你已如此懂事,莫非还把那梦境之地当真?”

  “母亲,女儿知道那是梦境。”黎潇坦然,此番,梦境与否对她而言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让母亲相信,她有法子治好自己。

  “虽是梦境之人,但她却教会了女儿医术,救了母亲。”

  黎潇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师父的面容,在她心中,师父亦是仙人。

  黎母神色霎时转变,略有些严厉,道:“潇儿,莫要胡言,当日你同母亲讲,是仙人所救,为何又变为梦境之人?”

  她神色渐渐凝重起来,似乎有些看不透女儿。

  “母亲,若那时女儿直接告知您,是梦境之人所教,您会相信吗?”

  黎潇不答反问,见母亲思索,她继续道:“若是告知,您定会同现在一般,胡思乱想,那时您刚刚醒来,身体虚弱,若不好好休息,女儿担心您的病情恶化。”

  黎潇见母亲面色缓和了些,便继续道:“再者,梦境之人所教方法,确为有用,许是仙人入了孩儿的梦呢?便是她,曾告知女儿寿命之事和破解之法。”

  “当真!”黎母神情震惊,神色中似乎有了一丝喜悦。

  黎潇看着母亲,坚定的点头回应。

  果然,只要提到仙人,母亲便相信。

  有时,她对这个世界有些厌烦,繁杂的衣服礼仪,等级森严的尊卑贵贱,明明都是人,偏偏用灵根划出凡人与仙人之别,而寻常凡人对仙人大都崇拜,如同她一般,在还未遇到那凶狠的女仙人之前,以为所有的仙人都是救世主。

  母亲虽没有对仙人的盲目崇拜,但却对修为高深的仙人有绝对的相信,甚至,相信他们可以入梦!

  他们是否真的可以入梦,黎潇不知,但是,若母亲相信,那她便可将另一个世界的事情都归于梦中所知,这样,母亲免去担忧,自己又能坦然处之,何乐而不为?

  思及此,她继续道:“原先,女儿并非完全相信,可方才母亲所言,同梦境仙人所讲亦是相似,既然她教女儿的医治方法能救母亲,想必,她告诉女儿的破解之法,亦是可行。”

  “仙人说如何破解?”黎母紧张追问。

  “母亲稍等,女儿给您画出来。”黎潇快速走到案几旁,用毛笔沾了些墨汁,在一旁的纸上开始画画。

  片刻后,一个马头人身,手中拿着一把大刀的画像便呈现在黎母面前。

  “母亲,梦中仙人告知,只要找到它,女儿便能得救。”

  “它是何物?”黎母看着这颇为奇怪的画像,两个眉毛拧到了一起。

  “他是纸将军,入梦的仙人告知,她在天上,无法下凡来救女儿,便派了这纸将军,来助女儿,只要找到他,女儿便可得救。”黎潇同母亲解释道。

  “纸将军......是人身吗?”黎母瞧着这圆马头,大眼睛,小短腿的画像,实在无法让人相信他是来救女儿的。

  黎潇未直接回话,而是找出剪刀将这画中小鬼剪出,提起来,放在母亲手心,道:“母亲,他的身体便是如此一片纸,只是仙人随手而画,放入人间。”

  黎母将小纸片拎起来,将信将疑地打量着眼前呆萌的画像。

  女儿三年前长睡不醒时便遇到仙人,前些日子命在旦夕时亦有仙人来助,此番女儿又在梦中习得医术,如此想来,女儿几次遇难都能逢凶化吉,或许真的是天上的神仙相助!

  若是神仙,那眼前的纸片小人便好似可以相信了。

  想着,黎母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道:“好啊......好......潇儿是有神仙庇佑之人,如此,母亲便也放心了。”

  见母亲相信,黎潇终于松了一口气,继续道:“过些日子,女儿将这画像放到警世阁,设任务去。”

  练习了许久,近几日她的画才得到牛头小鬼的肯定,如此,便可以托警世阁去寻了。

  “对,警世阁的法子应是更多些,过几日让甲汀陪你去,酬金之事母亲来想办法。”黎母神情坚定,此番,即便倾尽全部家财,亦要将这纸将军找到。

  听到母亲的话,黎潇方才思索,父亲和沓管家相继离去,家中钱财之事便只能母亲来操持,自己也应出一份力才好,便道:“母亲,待女儿医术学有所成,往后亦可养家。”

  “好好好......”黎母已是笑中带泪。

  今日终于将这些年隐瞒之事说出,却发现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难怪上次女儿拒了那些医师们,仙人的医术自然是更厉害些。此番,她的心情终于安定下来,抱着女儿,心中满是暖意。

  门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应是甲汀回来了。

  “进来。”黎母擦掉眼角的泪水。

  甲汀入门,满面春风,道:“夫人,咱家小姐出名了!”

  黎潇脸上写满诧异之色,自己出名了?

  却听黎母训斥道:“甲汀,莫要这般没头没尾,说清楚些。”

  “好......夫人,小姐,方才我去外头打听民宅之事,一路上听到许多人议论小儿救母,医师求法之事,这说的不就是咱家小姐吗!?现如今,咱家小姐已经被传成神医下凡了!”甲汀越说越高兴,嘴角都快咧到天上去了。

  神医?那日能够救母亲,完全是凭借自己记忆力,将师父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要点记在心中,手术才能够完成。

  黎潇知晓自己的能耐,对于人体的器官功能,医学的各类病症,药材的分类属性,这些医学基础知识,尚且只学习了一小步部分,若说治疗,她恐怕也就只能医治同母亲类似症状的病患。

  而这神医之名,本就是无稽之谈,也不知是从哪个小儿口中传出。

  黎潇出神之时,黎母却恍然大悟。

  难怪沐如涓会来接她和潇儿回家,若是她们回去了,海家便能借神医之名,再好好的风光一把,可惜,海家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潇儿的病已有法子,她们便不用再寄人篱下。

  大家族的苦,她已然受过,便更加不愿潇儿再遭受,便是跟着她粗茶淡饭,也比在那里无依无靠命不由己强上许多。

  想着,黎母转头看向黎潇,问:“潇儿,若是去了海家,你便可以直接享受富贵荣华,你当真不愿去?”

  听到母亲的声音,黎潇神情恢复了以往的安静乖巧,淡然回答:“不愿。”

  黎潇知道,人越多,便越需要谨言慎行,这便是福利院教会她的。若是进了家族如同进入福利院一般,失去自由,再大的富贵她亦不换。

  黎母莞尔,更加坚定了决心,转而向一旁的甲汀问道:“民宅之事如何了?”

  “已经问询了几家,我们的银两尚可付,只是破旧了些。”

  “无妨,再给黎府修书,让乙汀卖掉铺子和房子,带着沁心,一起迁到这水灵城来吧。”黎母言语坚定。

  甲汀和乙汀的性命都是黎父所救,亦是除了沓妈妈以外,跟随他们时间最久的身边人,她信得过。此番,既已决定不依靠海家,警世阁的任务酬金,她便要提前打算了。

  “母亲,我们不回去了吗?”黎潇抬头看向母亲,神色不舍。

  毕竟是她的幼年之地,府邸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自己的足迹,那小荷塘旁还有她同父亲一起埋藏的酒酿。

  想着,她便继续道:“母亲,潇儿过些时日便去医馆寻活,我们不要卖掉黎府可好?”

  “好,潇儿不舍得,那我们便不卖,我们先在此地安家,等你的病治好了,我们再回去。”黎母温柔答道,今日同女儿的一番话,亦让她思索颇多,若是哪天她不幸离世,此地有浑源村的父亲和沐颜,她亦可稍安心些。

  “好。”黎潇轻声回应,想到沁心妹妹也要来了,脸上的笑容多了些,她定会喜欢这个地方吧!

  诸事皆定,黎母开始整理衣物,翻出许久不曾佩戴的银雀钗,神色中便添了一丝哀伤,喃喃开口:“潇儿,我们还是应去海家一趟。”

  “母亲,您可是想去看望外曾祖母?”黎潇看向母亲手中的钗子,便猜到缘由,这些时日母亲时常瞧着它发呆,想来应是外曾祖母所赠之物。

  黎母微微颔首,道:“祖母将我带大,十年前离开,定是伤了她的心,此番,却连亲口道歉的机会都没有了......”

  “母亲,那潇儿陪您去给外曾祖母磕头。”

  “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