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三十四章 选择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选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客栈木梯处,黎母突然驻足停下。

  “母亲,为何不走了?”

  黎潇感受到母亲手上的力道大了些,抬头望去,顺着母亲的视线,看向楼下大堂内一位穿着华贵的妇人。

  堂内的贵妇人亦向黎潇的方向看来,仔细端详着被称为“神医下凡”的小丫头。

  此时的黎母,心中忐忑,那日海家的大门未曾向她们母女敞开,今日却来客栈,不知是何缘故。待她神色稍缓,便带着黎潇走到贵妇人身前行礼。

  “母亲。”黎母弯腰作揖。

  “明君,快起来,这便是我的小外孙女儿吧!来,快让我瞧瞧。”说着,贵妇人便将黎潇拉到身前,看上去很是和善。

  “瞧这眉眼,同你母亲幼时真像,你名为潇儿吧?”

  黎潇看着眼前慈眉笑眼的妇人,乖巧点头,她心中清楚,这并未母亲的生母。

  母亲自幼生母去世,眼前之人应是海家大夫人沐如涓。大家族中,庶出只能称呼嫡母为母亲。

  “母亲,您今日有何事?”

  “母亲自然是来接你们回府的。明君,上次我同你父亲不在,竟让你们受了那般委屈,此番回去,我定要好好收拾他们一番,看看是谁不让我的女儿和小外孙女儿进家门!”

  沐如涓如此说着,她两边的丫鬟和家丁皆把头压得更低了些。心里默念,主子说没看见就没看见,主子说什么都是对的!

  闻言,黎母暗自思忖,若是当日父亲母亲不在,家丁为何未曾同她提起?眼前的母亲,自小未曾疼爱过自己,此番她这般笑意盈盈,倒让黎母觉得有些瘆人。

  “母亲,待我思量一番。”

  “还想什么,这客栈哪有自家里舒服,翠儿萍儿,快帮四小姐上楼收拾东西。”沐如涓熟络地差遣丫鬟家丁,一旁的客栈小厮低头哈腰便要带路。

  “慢着!”黎母赶忙阻止。

  闻言,沐如娟似起了些怒气,道:“明君,莫不是你不愿意回家?再如何也是生你养你的地方,你又要违背我与你父亲不成?”

  “女儿不敢。”黎母低着头,思索着该如何做。

  如今,祖母离世,整个海家,没有了祖母,她便像没有了亲人,海家会帮女儿寻仙医吗?她无法确定。

  “那是如何?”沐如涓咄咄逼人,似是一定要将他们带回去。心中埋怨,若不是老爷嘱咐,她可不愿来此处,说这番话。

  黎潇见母亲为难,谎道:“外祖母,潇儿这房里还煎着药,中间不能停火,须得我亲自照看,待我与母亲收拾妥当,自会前去。”

  闻言,沐如涓似是放下心来,这般好事,料想这母女也不会拒绝,便带着一众仆人离去。

  待回到厢房内,黎潇见母亲径直回榻躺下,似是累了,她便拿起方才看了一半的医书,继续看起来。

  自四岁起,母亲便开始教她习字,这上面的字她已认识许多,不认识的先标注下来,统一询问母亲。

  黎母躺着沉思,许久后坐起身来,道:“潇儿,此番回去,我们定要小心。”

  听到母亲的选择,黎潇神情疑惑,道:“母亲,潇儿看得出来,您不愿回去。”她将手上的医书放下,又道:“那我们便不回,为何母亲非要勉强自己?”

  她能感受到母亲对那妇人的不喜,自海家那日将她和母亲拒之门外,使得母亲病情加重,黎潇便对海家无半分好感,她亦不愿去。

  “母亲并非不愿,只是没有了你外曾祖母,我们在海家便没有了倚仗,万事都需要谨慎而行。”黎母将头低下,似是有些哀伤,回海家恳求父亲,或许亦能够请到仙医。

  “母亲!”自她懂事儿以来,黎潇第一次这般大声冲着母亲喊:“你莫要再瞒潇儿,到底为何一定要去那海家?”

  此事,黎潇早已想问。

  她的的神情坚定,同夕日的温顺绵软判若两人。

  黎母未想到女儿会这般反驳,抬头望去,瞧见女儿那略带怒气的面容,她神情一滞,是从何时开始,女儿竟有了这般心绪?

  黎潇起身走到母亲身旁,心中想着,既然已经问了出来,今日索性将所有的疑惑都问清楚。

  “母亲,一直以来,潇儿都有许多问题,希望您能如实说与女儿。”

  似是意识到自己方才有些气急,她平复心绪,语气柔和了一些,继续道:“自小,您和父亲便将灵根之事看得比旁人重,女儿原本想着,许是因为父亲是仙人,许是您希望女儿能长久地陪伴父亲,故此,女儿并未多问。可是,自女儿未测出灵根之日起,您时常忧虑,父亲离世后,突然来水灵城治病之事,符咒之事,皆让女儿疑惑,您究竟在瞒着女儿何事?”

  黎母怔怔地听着女儿的一言一词,心神激荡不已。

  自从仙人处得知女儿的寿命之事,她和夫君便决定,不让女儿知晓。他们不希望女儿小小年纪便要去承担这份害怕,哪怕只剩一日,他们也希望女儿无忧无虑地活着。

  但前些日子,亲近之人相继离世,让她不禁有些害怕。若是某天,她也同夫君一般,不幸离世,这个世上,又有谁会继续为女儿的病奔波?

  这些时日,她亦在为此事忧心,未曾想,这连日里发生的事情,竟让女儿生出了猜疑,女儿的心思越来越细腻,此番她该如何回答?

  黎潇见母亲沉默不语,便知晓母亲依旧不愿说。

  想着,她便屈膝下跪,神情恳切,继续道:“母亲,您难道想让女儿一辈子带着疑惑生活吗?您为何不能告知女儿,一同想法子呢?”

  听到黎潇的话,黎母神色中多了一丝意外,看着眼前仿若一个小大人般跪在地上的女儿,她心知已是瞒不下去,便起身将黎潇扶起,道:“潇儿,你先起来,母亲同你讲。”

  坐在床边,黎母沉沉地叹息道:“潇儿真的是长大了,或许母亲确实不该再瞒你。你自小嗜睡,每逢睡着便无法喊醒,三岁那年,你长睡不醒,我同你父亲抱着你在山路上遇到一位仙人,仙人说你若长久如此,定活不过及第之年,唯有修仙入道才能活下去。”

  黎潇静静地坐在母亲身旁,不禁猜想,那仙人莫不是马面小鬼?

  想着,她便问:“母亲,那仙人是何长相?”

  黎母十分疑惑,原本她还担心女儿知晓此事害怕,未曾想,女儿的神色十分坦然,竟无半分难过之色,见她满脸好奇,黎母便回忆道:“仙风道骨,一身白衣,相貌母亲已有些忘了,应是十分俊朗之人。”

  闻言,黎潇有些沮丧,这马面小鬼马头人身,手持大刀,绝不可能是母亲描述之人。对了,她竟忘了,马面小鬼也是一个纸片,怎么会是人呢!

  思及此,她不再多想,听黎母继续诉说。

  “那符咒便是仙人三年前所赠,未曾想,即便有仙人给的符咒,你也并未生出灵根。”黎母神色哀伤,喃喃讲述,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继续道:“你且将符咒取出来。”

  黎潇将一直珍藏在胸口的符咒取出,递给母亲。

  黎母接过符咒,继续道:“仙人心善,担心此符咒会给我们一家人带来无妄之灾,便用你的血在此符上施法,将符咒变为寻常凡品,这样便能免生争端。即便如此,我同你父亲亦是小心翼翼,将此符咒藏在你的床檐角落。离开那日,我将它缝制在你的香囊里,未曾想,这符咒,还是给我们带来了厄运。”

  “既如此,母亲为何还要让女儿收着它?”黎潇看着母亲手中的符咒,想起当日母亲已受了重伤,却还是悄悄将符咒塞给自己的情形。

  “傻孩子,当日那女仙人的目的便是这符咒,此符定是有作用的,只要你时刻携带在身,即便只能帮你延寿一年半载,亦是好的。”

  黎母说完,又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现在想来,当时,仙人只说此符可让你集灵延寿,而我同你父亲却总是期待着此符能让你生出灵根,确是我们会错意了。”

  待黎母说完,她展开折叠成小三角的符咒,细细查看上面的符文,疑惑道:“潇儿,你可是把血弄到符文上了?”

  黎潇点头,道:“受伤那日不小心弄上去的。”

  “这下糟了!仙人的秘法已破,你定要收好,切不可在外人面前拿出。”黎母神色紧张起来,快速将符咒叠好,递给黎潇。

  “是。”黎潇将符咒收好。

  待黎母将事情原委全部同黎潇讲完,她终于明白母亲为何一定要去海家,可是,母亲并不知晓,关于她的病,牛头小鬼早已告知所有真相,且已有解决办法,只是,自己需要作出选择。

  是否将另一个世界牛头小鬼的事情告知母亲呢?

  黎潇暗自思忖。

  片刻后,她轻松一笑,这笑容将一旁正瞧着她担忧的母亲吓得一怔。

  “潇儿,你怎的笑了?”

  黎母奇怪的看着黎潇,近些日子里,女儿的笑容好似比以往多了些,可与自己性命攸关的事情,她怎会如此轻视。

  “母亲,我们大可不必去海家。”见母亲神色担忧,黎潇将她的双手握住,似是想给母亲一些心安。

  “为何?你的病,寻常医术无用,若是海家能够寻到水灵宗的仙医,或许有机会救治。”

  黎母语重心长,又道:“潇儿,莫非你不信仙人所言,不把此事当真?”

  “并非如此。”

  黎潇冲着母亲眉开眼笑,继续道:“母亲,女儿早已知晓自己的寿命之事,且已有法子医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