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三十一章 拜师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拜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福利院里,黎潇已是三日未醒。

  此刻,她的身体正躺在医务室里输着点滴。

  张晗刚刚送走来询问病情的阿措,转身拿起翻阅了一半的医书,坐在病床旁,继续查找有关黎潇类似病症的案例。

  黎潇这病症,实在是越来越离谱了!

  睡着喊不醒,或许可以从嗜睡症一类入手,但这连睡三天不醒,而且可以预知自己睡眠时间的病症,她却是毫无半点头绪。

  于是,她把自己从家里带来压箱底的医书都翻出来了,每翻阅到有些许相关的部分,她便拿起桌子上的笔,在一旁的小本上快速记下来。

  “晗医生......”

  黎潇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正在写字的张晗,她的神情像是遇到了难题,眉毛微皱,似在思索。

  听到声音,张晗的脸上浮现出熟悉又温暖的笑颜。

  “你醒了,饿了吧!”

  张晗放下手中的医书和笔,转身走到客厅去盛热粥,点滴只能让黎潇补充些营养水分,维持她的身体机理正常运转,但这肚子里空了三天,怕是肠胃都要受损。

  黎潇却听着张晗的话出神。

  每次在医务室醒来,都是这般熟悉温柔的声音,也正是留恋此处的温暖,让黎潇几次都不愿坦白实情。若是今日坦白后,未得到信任,那她以后便不会再来,因为她不愿看到连晗医生的眼中都有质疑的目光。

  思索间,张晗端着一杯温水和一碗粥走来。

  闻到青菜碎肉粥的香味,黎潇的肚子竟又咕噜咕噜得叫起来。

  想是她的肚子也思念这熟悉的味道,特意用叫声来提醒她珍惜最后一次的鲜香,不禁让她生出少许贪恋,一碗见底,她似有不舍,微微呢喃:“还想喝.....”

  “你今天倒是不拘谨了!”张晗轻笑,起身进去又盛了满满一碗出来,道:“放心喝,但可别撑着了自己!”

  黎潇尴尬地摸了摸头,不知自己为何说了出来......

  午后的天已有一丝炎热,马上便要到三月份,天气渐渐回暖,冬日里那皑皑白雪似乎大半都已被太阳融化。

  黎潇趴在客厅的窗户前,看着窗外的雪山出神。

  她的两个世界,一个春末夏初,一个冬末春来,仔细想来,竟有很多共同点,譬如一年四季,譬如青山绿水......

  似是终于将这两个世界的共同点都想了一遍,黎潇回头看向身后之人,问道:“晗医生,您相信有很多个人类世界吗?”

  一旁正在翻阅医术的张晗,抬头看向这个已经沉默了许久的小女孩,回答道:“相信,浩大的宇宙,无其不有,或许只是我们的科学技术尚未探测到。”

  她在同黎潇差不多大的时候,也曾问过父亲同样的话,那时候,父亲时常带着她到屋顶去看星星,同她讲许多天空上的故事,而她刚刚所答,亦是父亲那时给她的答案。

  “宇宙”一词,黎潇是从牛头小鬼口中得知,乃是所有天地的总称。

  听到张晗的回答,她忍不住心道,原来这个世界也知道宇宙,那晗医生会相信她所讲的话吗?

  思及此,她不再拖延,起身走到张晗的正对面,屈膝下跪。

  张晗见状,忙上前搀扶道:“潇潇,你这是做什么?”

  “晗医生,谢谢您救了我的母亲。”黎潇坚持一叩首后,方才由着张晗搀扶起来。

  张晗不知缘由,她与黎潇的妈妈从未见过,何来救命一说,想起前几日黎潇突然要学医救人之事,她便疑惑问道:“你学医术要救的人是你的母亲吗?”

  “嗯。”黎潇坦然点头。

  “她在你的梦中吗?”张晗实在不解,黎潇一睡三天,如何去救人,唯一可能让她有这种错觉的,只有梦。

  “那不是梦,是真的世界。”黎潇早已习惯旁人的误解,只希望,待她解释后,张晗医生能够相信她。

  见她目光坚定,张晗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猜想,不过,无论是真是假,张晗都决定耐心倾听,只有这样,她才能找出这个孩子病症的根源。

  “那你愿意和我从头讲讲吗?”

  “嗯。”

  张晗看着她的神情,露出温暖的微笑,耳边传来黎潇稚嫩的声音。

  “我自小便在两个世界生活,这边睡去,那边醒来,每日都是连续的,在那个世界,我从小有一个很温暖的家,里面有父亲和母亲......”

  待黎潇讲完,已是日落时分,透过玻璃窗户望去,雪山和太阳之间,只剩一小片努力抵挡的云彩,时不时地在太阳身前身后来回变幻。

  张晗收回窗外的视线,转头看向黎潇。

  此刻的黎潇,低着头,似是不敢去瞧张晗的眼睛。

  张晗自小学习科学,对黎潇口中如神话传说般的世界,确实无法完全相信,但她亦不会去直接质疑。科学技术再发达,依旧有许多解不开的迷,世间所有的学说理论,都是在一次一次的推翻中,去璞存真。

  若黎潇所讲是真,睡着喊不醒的病症,控制睡觉时间的方式,认识药草的缘由......一切的疑惑都迎刃而解。

  张晗好似突然明白了,黎潇为何是这般清冷的性格,自小不被认同,不断遭受误解与嘲笑,论是谁,都会变得不愿讲话。

  哪怕是她,在遭受旁人的质疑时,亦会不喜。当初,她将父母的骨灰洒向大海,辞了大城市的高薪工作,选择到这贫穷落后的大山里来,亦是遭到了诸多反对与质疑,那不被理解的感觉,仍然犹记于心。

  她明白,这个孩子,此刻最需要的是信任,即便这份信任,并不是完全相信她口中世界的存在。

  “你用酒精替代麻醉药,会增强血液的活性,导致出血量增加,同时也会使身体对药物的吸收能力减弱,所以必须加大药量,才能达到相同的效果。术后,需要好好调养肝脏,避免因酒精过量引起其他疾病。”

  张晗说完,依旧是温柔的望着黎潇。

  此刻的黎潇,已经抬起头来,她嘴巴微张,似是难以置信,神情中又带着些许期待。

  “晗医生,您相信我说的话吗?”

  张晗点头,似是想起了什么,又道:“你等等,我给你看样东西。”

  说着,她便起身去医务室,抱了一个棕色药材罐子回来,她打开罐子,拿出一个药材,递向黎潇,问:“潇潇,你看,它像什么?”

  黎潇接过药材,细细瞧着,她第一次见到形状如此奇特的药材,它一半为深棕色的草状,一半为棕黄色的蚕虫子状。

  “像是一个长着草尾巴的虫子。”

  听到黎潇的形容,张晗轻笑出来,道:“那你说它到底是草,还是虫子?”

  “我不知.....”黎潇疑惑地摇头。

  “她既是草,又是虫子,而且是一味非常珍贵的药材,它的名字叫冬虫夏草,冬天的时候,它是一只埋在土里的虫子,每到夏天,它的身子就会变成根,从头部长出菌状的细条,破土而出,这时候,它就变成了草。”

  张晗看着黎潇若有所思的小脑袋,继续道:“虽然它冬天和夏天是两种类别,但这二者都是它,无人可否定它的药用价值,就如同你,即使他人看不到,甚至不认同你的另一个世界,你终究是你,不要在意同他人的不同,只需为自己而活。”

  黎潇怔怔地的听着,思索着张晗的话语,她的眼眸似是越来越亮。

  一直以来,因害怕被嘲笑而不言语,因害怕不被信任而失去坦白的勇气,因担心被父母不喜而一味的顺从乖巧,导致没有自我。这一辈子,真的要如此而活吗?自己的人生,难道不应该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吗?

  自懂事儿以来,黎潇第一次如此正式的思考这个问题。

  为自己而活的人生,好似突然打开了她对这两个世界的期待,她的神情开始灵动起来,笑逐颜开。

  张晗看着黎潇眉开眼笑的神情,心中亦是高兴不已。

  二人互相看着对方,不禁笑出声来。

  此刻,黎潇突然觉得,旁人是否相信自己有两个世界,好似没那么重要了,她便也不再去猜疑晗医生是否真的相信。

  “谢谢晗医生。”笑罢,黎潇礼貌的对张晗深鞠一躬。

  张晗笑道:“你该喊我师父了。”

  黎潇闻言,想起那日求晗医生教自己医术的情形,惊喜抬头:“您愿意一直教我医术?”

  “你愿意学吗?”张晗希望黎潇能够自己决定。

  “愿意。”黎潇点头,力度和幅度比以往的都要大。

  她当然愿意,且不说她还需照顾母亲,医治母亲的腿疾,再者,另一个世界的医师们都说母亲已经无救,而晗医生听完她的描述后,未见母亲,便能给出有效的医治方法,可见她的医术之高明。自己能学习这般厉害的医术,实乃大幸!

  想着,黎潇便再鞠一躬,道:“师父好!”

  “你认真学,以后一定能成为一名非常厉害的医生。”张晗笑着将她弓着的身子扶起。

  “好。”

  此刻的黎潇,喜笑盈腮,因找了一位极为厉害的师父而高兴。

  此刻的张晗,春风满面,因收了一名天赋极高的徒弟而开心。

  许多年后,黎潇仍然清楚得记得今日,记得她开始有自我的一日,记得她从此有了全世界最好的师父。

  但今日亦是她后悔的一日,因为她未把牛头小鬼的事情告诉师父,而师父也并不知道,这两个世界,她最终只能选择其中一个,若她今日告知,一切是否会变得不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