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二十九章 皆为救人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皆为救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得不说,牛头小鬼猜得很准。

  但是,即便他想破脑袋,定然也想不到这叛徒便是马面小鬼。

  说起这招魂散魄之术,在冥界,确实不是任一个小鬼都会。但巧了,马面当年因为太贪玩,便寻了关系好的黑白无常换职,学了这招魂散魄之术,做了几天去人界招魂的鬼差。但是,因为他一时兴起在人界多呆了两个时辰,耽误了魂魄投胎的时间,差点害人界多出一条因难产而死的无辜人命。

  一殿阎罗蒋专司知晓后大怒,将他关在寒冰地狱一年,后因牛头设法通融,才放他出来,回归原职,继续做这接引魂魄的活。

  从那以后,马面小鬼便不敢踏进第一阎罗殿,接引魂魄时每次都由牛头小鬼执文书进去,若是不幸遇上蒋专司亦是能躲便躲,生怕他忆起这桩事,又将他打入那寒冰地狱中去。

  可即便如此,依旧没有改变他贪玩的本性。

  如今,又遭了难。

  此刻,马面小鬼双眼微闭,口中念念有词,似在诵诀。

  他双臂向前,作勾手状,因为右手中的纸片大刀无法卸下,看起来便像是双手捧着大刀,不停地握住又松开,时而单眼微睁,用一条黑线小缝儿查看眼前之人。

  坐在青木案旁的幽木神人轻轻地将手上青灵之戒摘下,放在牛头小鬼身旁,道:“魂魄呢?”

  “再等等......再等等......我就快感受到她了!”马面小鬼立在案上的双腿开始哆嗦。

  “若是无用,你便再回戒指呆几天吧!”

  说完,幽木神人似是对马面小鬼失去了信心,起身向洞外走去。

  这是一个四面泛着蓝白色幽光的冰洞,冰洞中央放置着一口万年玄冰打造的棺木,里面躺着一位约桃李年华的女子,她双眸似憩,朱唇微合,已沉睡了近千年。

  待幽木神人离开,草柯真人进入洞中,向冰棺之人行礼后,走到案旁,将已经双手抱头,瑟瑟发抖的马面小鬼拎起来。

  “小纸人,师父嘱咐了我一件事,你想知道吗?”草柯真人故作打趣道。

  “不要再把我关进去了......”马面小鬼抬头,一双干巴巴的黑白马眼,楚楚可怜,似是想挤出泪花来。

  “师父说,一日之内若无收获,便让我将这些年抓获的所有奇精异怪全部放入这青灵戒中陪你。这些活物可比戒指里那些死物更缠人,你可要想好啊!”

  说完,草柯真人将他放在青灵戒旁,伴着看戏般的浅笑,坐在案旁。

  马面小鬼闻言,双目惊恐,面如死灰。

  人界为何如此恐怖,那个戒指分明就是一个炼狱啊!

  不知为何,虽只在那戒指里呆了三日,马面小鬼却觉得比他在冥界生活的几十万年还要长。戒指里的每时每刻,他都在奔跑,睁开眼睛,身后便有一群奇怪的死物追赶着他,直到被追上,被打死,又醒来,被追,死去,再醒来......

  他的纸片身体虽没有伤痕,但被打致死那实实在在的痛感一直萦绕在全身,仿佛自己真的死了成千上万次。

  他不想再进去了!

  前几日无奈之下,他已承认来自冥界。虽不能说出冥界入口,但怎么着也得让这些人看到些成效,不然自己的保命筹码便不管用了。

  于是,他痛定思痛,定心凝神,专心施咒。

  突然,冰棺中的女子身体微微亮起,周遭似有灵光闪烁。

  一个身影随风闪入棺前。

  幽木神人望着棺木中泛着灵光的女子,脸上浮现出难得一见的笑容。

  片刻后,他的笑容渐渐僵硬。

  马面小鬼睁开眼睛,深深喘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喜色,道:“总算让我找着了。”

  “魂魄呢?”幽木神人见灵光消失,语气中带有一丝怒意。

  “我只能感知到她所在的世界,无法将魂魄招回......”

  话音未落,冰洞里掀起一阵狂风,马面小鬼被狂风卷起撞在冰墙上。

  “咳......且慢......且慢......我还没说完......”他咳嗽着,捂着纸片胸口站起来。

  “师父......”

  一旁的草柯真人见师父怒意暴涨,赶忙上前提醒,找了这许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自称从冥界来的纸人,若是被师父一怒给整死了,岂不是白白高兴一场。

  想着,他便又走过去将马面小鬼拎起来,道:“你倒是快些讲!”

  此时,幽木神人的脸色已是缓和了些,将气息敛回。毕竟,刚刚这个小纸人确实让他看到了希望。

  谁知,马面小鬼并未急着继续讲,而是看向幽木神人,手指颤巍巍地指着桌子上的青灵戒道:“......神人......可否先答应,莫要再将我收入那戒指中。”

  幽木神人冷若冰霜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若你所讲属实,可以。”

  草柯真人被马面小鬼不怕死的精神感动!

  真是白白救他,罢了,罢了,若是再拖延,即便他被师父打死,自己也当作没看见吧!他了解师父的性子,平日里淡然一切,但只要有任何能救活含桑师姑的希望,他便会变得喜怒无常。

  好在,马面小鬼终于开始讲述。

  “我无法招回魂魄,但你们可以去那个世界,将魂魄带回。不过,这对灵力有很高的要求,对你们人界而言,至少要达到神魂出窍的修为,且要寻到破界之法,才能穿梭于大千世界。届时,我便可引你们的神魂入此女所在的世界。”

  草柯真人听完,大失所望。

  关于大千世界,他是知晓的,祖师爷留下的书籍中曾有记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大千世界,百态众生。可是即便知晓,他们也去不了。因为祖师爷曾定下规矩,不得去侵扰外界秩序,便也未将破界之法传于后人。

  草柯真人正思索着,却见一旁的师父神色坚定地转身,出了洞口,御风而去。

  难道师父又发现了什么古怪之物?

  可是,他们寻找古怪之物,原本就是为了寻找冥界,如今,眼前这小纸片的价值应是更大些!

  他望着早已没有了身影的洞口,思索间,突然忆起师祖曾无意间提及,祖师爷曾留下一个法阵,莫非,师父要去闯阵?!

  思及此,他大惊失色,快速将马面小鬼收回青灵戒,离开冰洞,御剑追随。

  马面小鬼原本还在等他们的回应,却见周遭环境突变,这似曾相识的画面,让他不禁泪奔,边跑边喊:“骗子!骗子!统统都是骗子,不是说不把我收入......”

  话未说完,纸片已亡故。

  -------------------------------------------

  水灵城内,黎潇背上背着一个大包袱,手里拎着两个小包袱,气喘吁吁地跑回客栈。

  “小姑娘,您这半日,来回许多趟,这些东西都是作何用?”

  边问,客栈小厮已经熟络地将黎潇背上的包袱摘下,扛在自己肩上,帮她一起送去二层厢房。

  “日需品而已,谢谢小二哥,这已是最后一趟。”为避免耗费时间作解释,黎潇并未直接回答,而是恭敬有礼地道谢。

  说话间,二人已经到达,甲汀在门口接过小厮身上的大包袱,轻声道谢。

  这小厮斜眼瞧了甲汀一眼,似是不喜,瞧着是个壮汉,却让一个小丫头忙活,真是白长了手脚!

  他向屋内瞄了一眼,想着瞧瞧那位母亲。这家人昨日寻了各大医馆药铺,见医师们出来时各各都是摇头叹气,想来,应是时日无多了。他得给掌柜的说说,若是死在他们客栈,那可不是好事儿。

  他正踮起脚尖瞧,甲汀装作无意地将他挡在一旁,道:“小姐请进。”

  待黎潇进去后,甲汀便快速将客栈的门关上,差点撞了那小厮的鼻梁骨。

  小厮无奈,怏怏离去。

  待黎潇进入屋内,她便将所有的物件都倒腾出来,药材,羊肠线,各种各样的铁器工具,烈酒,以及干净的纱布白棉......

  她要做手术了。

  今日一大早,母亲的气息微弱,每每说几个字便会咯血,已经比昨日更加严重。

  她按照张晗医生所教,多番检查,发现母亲的病症是属于最严重的一种情况,因重击导致肺部破裂,昨日过激又导致气管爆裂,直接加剧了她的病情,才至如今这般状况。

  为今之法,唯有切除破裂坏死的部分,方能让母亲继续活下去。

  “母亲已经醉了么?”黎潇眼神望向床上的黎母。

  “按照您的吩咐,一壶三日醉已经喂下去了,现在应是没有知觉了。”甲汀略显尴尬道。

  今日,小姐未同他多说,便安排了他许多杂事,烧水,封窗,喂酒......

  此刻,他整个人已是懵了,只觉今日的小姐好似换了一个人,果敢刚毅,虽只是小儿之貌,但浑身散发着坚定的气息,让人不由得信任。

  待一切安排妥当,黎潇坐在母亲床边,道:“母亲,女儿定不会让你离去的。”

  手术三大难关,出血,麻醉,感染,她都作了充足的准备,只是这个地方的物件比不上另一个世界的精准,没有的物件,她都尽可能买了许多替代品,只为确保万无一失。

  她在屋内重新模拟了一遍昨日所学手术过程,将用品都按顺序摆放好之后。

  开启了人生第一次,亦是让她自此扬名世间的一场手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