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二十五章 日常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日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日落时分,他们在路途中的客栈休息。

  黎母见黎潇今日时常皱着眉头,便问她缘由。

  闻言,原本低头沉思的黎潇抬起头来。

  “母亲,哪里可以学功夫呢?”

  黎潇实是在想,那日说可以教她练武功的大哥哥会在哪里,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遇上。

  “学功夫......你为何突然想学功夫?”黎母靠在床边,微微抬头。

  “若是学好了功夫,就能保护您和沁心妹妹了。”一张小脸坚定地看向黎母。

  黎母向黎潇抬手,示意她过来。

  黎潇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床榻边坐下,靠在母亲的身上。

  黎母摸着女儿的头发道:“潇儿,母亲知你懂事,但不愿你习武。你父亲因为警世阁的任务丧命,你若是习武,怕是以后也免不了去那些地方,若是,你再出事儿,母亲便没法活下去了。”

  说着,黎母的泪水已经流出,她用手帕擦了擦,继续道:“潇儿,别怕,我们去找你外曾祖母,等我们去了水灵都城,便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

  “外曾祖母?母亲,你好似从未同潇儿讲过水灵城的亲戚,你同潇儿讲讲吧。”黎潇仰头看着母亲道。

  “好,母亲同你说说,母亲有五个姊妹,六个兄弟......”

  黎母抱着女儿,开始讲诉海家的故事。

  黎潇静静地听着,思索着父亲母亲的艰难。

  在他们这个世间,修士与普通凡人大都不会结合,因凡人大都只能活到花甲之年,古稀、耄耋的凡人老者在这个世间已是稀少。而修士的年龄则要比凡人长久的多,练气级别的修士便能达到百岁多,筑基修士至少有三百岁的寿命,修为每上升一个级别,寿命则会随之翻几倍,具体的岁数世人也不知道,只是传说有上万岁的仙人。

  而父亲母亲便是修士与普通凡人结合的一对眷侣。

  母亲本是水灵城海家的庶女,她自碧玉年华与父亲相遇,二人便情投意合,私定终生。谁曾想,待父亲上门提亲之时,海家以二人年龄相差太大拒绝。

  母亲深知,父亲虽然比她大三十余岁,但他是修仙之人,年龄的问题断然不会是家族拒绝婚事的缘由,除非自己的婚事已有安排。于是,母亲便逃离了家族,跟着父亲在世间闯荡,后来母亲有孕,他们才和沓妈妈一起在水泉城附近安了家。

  如今,母亲已是许多年没有见过家中亲人。

  听母亲讲完,黎潇才知道,原来海家竟是这水灵国的四大家族之一。

  而最让黎潇意外的是,她有一位有灵根的亲姨母,很小就入了水灵宗,成为了仙门弟子。

  难怪母亲说,等他们去了海家,便不怕了。

  心中踏实了些,黎潇渐渐睡去。

  这一日,黎潇刚睁开眼睛便爬起来。

  宿舍里的每个人都神情诧异地盯着她,但是,没有人同她讲话。

  黎潇也不讲话,只是自顾自地收拾后,出了宿舍,往杂货间的方向走去。

  待走到杂货间门口,她蹲下身子,背朝着楼道,小声喊:“牛头将军!”

  “本将军在!”门内很快传来了回答,只是这语气有些不情愿。

  黎潇并未在意,谨慎着左右道:“你先不要出来,外面有很多人,等到宿舍楼里人少了,我会再来喊你。”

  黎潇想起昨日好似没有商量何时出来,担心他又乱跑,万一被旁人发现,她总不能每天都打架。

  “本将军知道!”他可是有灵力的鬼仙,虽然这灵力所剩无几,但听外面这动静绰绰有余。

  牛头小鬼似是嫌烦,慵懒地翻身,继续在柜子中棉被里闭眼睡着,又回到了前几日那般高傲的将军态度。

  黎潇一听,心想,这小鬼竟然还有起床气!

  她转身笑笑,往院子里走去。

  院子里,众人正在集合,院长也出来了。

  人群中,有人小声讨论:“听说了吗?昨天潇潇和米拉打了一架。”

  说着,许多人便转头看向低着头的米拉,这脸上的青紫可骗不了人。

  而反观黎潇,巴掌的伤,因为张晗医生及时给上了药,今日已是消散了,只有嘴角有一点青紫,不仔细看亦是看不出来。

  一些捣乱的孩子便低声笑起来。

  米拉将头压的更低,双眼狠狠地盯着地面,仿佛要盯出洞来!

  王院长收回看向黎潇的目光,瞪着眼前的这群兔崽子喊道:“笑什么!都给我站好了,别东张西望,好好检查自己书包里的东西都带齐没!”

  黎潇感受到院长的目光,想来,昨天打架的事情,他应该是知晓了。

  她未作反应,脚步亦未停留,往医务室走去。

  张晗正在吃早饭,听到敲门声。

  打开门,见是黎潇,神色喜悦道:“潇潇,第二日早起了哦!你来的刚刚好,进来,同我一起吃饭吧。”

  黎潇赶忙摇头,道:“不了,不了,晗医生,可以给我一些您不用的废纸吗?”

  自昨日起,黎潇便认定了眼前的人。虽不是妈妈,但却是这个福利院能唯一给她如妈妈温暖般的人,便不由得连称呼都变得亲切起来。

  “好啊,你先进来。”

  张晗笑了,她并未在意这称呼的转变,而是为黎潇这一日比一日好的状态开心,今日是她第一次主动来找自己。

  黎潇进来后,她便去盛粥,道:“潇潇,先吃点吧。”

  “不了,不了,晗医生,我不是来趁饭的......”

  黎潇上前一步拉住她,头和双手一起左右摆动着示意,眼神中满是乖巧。

  若是每次来都吃,会不会不被喜欢了?

  她很喜欢张晗医生,便也希望着她能喜欢自己。

  闻言,张晗轻声笑了出来,用手摸着黎潇的头,道:“放心,你这点小肚子吃不垮我!”

  虽表情是笑,但张晗的心中却为这些孩子们感到难过。

  福利院的孩子大都比寻常孩子心思细腻。

  在还未懂人言时,所有的孩子都会通过观察周围之人的语气眼色,知晓自己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温暖家庭的孩子在宠爱下开始放松,转而专注于自己的意识,在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中,渐渐生出了自己的个性,或张扬或安静,但都是他们喜欢的方式。

  而福利院的大部分孩子,一直都是把察言观色放在第一位。因为没有足够的爱来给他们安全感,导致他们大都自卑,或顽劣或乖巧,都是他们自我保护的方式,他们早早的便知道,哭闹没有意义,若是想得到,他们需要想更复杂的办法。

  而这些复杂,本不应是他们这个年龄阶段会思考的。

  眼前的黎潇,亦拥有这样的复杂。

  黎潇看到晗医生已经帮她盛在碗里,便不再推托,安静的吃了起来,但她的心里确是开心极了。

  饭后,黎潇拿着张晗给的废纸回到宿舍,在自己床铺下翻出一根短小的铅笔头,这是她在院子里捡到收起来的。

  有时候她会拿着这个小铅笔头,在已经满是杂乱的墙上地上乱写乱画一番。阿措老师看到上面的杰作越来越多,只会训斥那些能上学读书,有铅笔的孩子,从未想到,她也曾胡乱画过。想着,黎潇的脸上似是多了一丝顽皮。

  走到杂货间,她喊了牛头小鬼出来,依旧把他放在自己的袖子里,寻了安静无人的地方,将他拿出,夹在废纸间。

  这样,旁人便很难看到他。

  “牛头将军,你能画画吗?”

  牛头小鬼皱出一脸黑线,仿佛在问,你觉得本将军能吗?

  看他皱眉,黎潇又道:“可是这铅笔很小很轻,你能开拉链,为何这铅笔不行?”这语气,似是嘟囔又像是疑问。

  “开拉链使的是全身力气,这只笔,光靠手上的力度,本将军抱不起来!”牛头小鬼把脸一横,眼睛一闭,像是眼前的事情同自己毫无干系。

  “那日夜里,果然是你自己先逃走的。”黎潇不动声色的道。

  “......”牛头小鬼静静呆在一旁,无言,这小丫头竟然记仇!

  他虽是被关在棉花里憋闷,但更多的是想试验驱魂丸在熟睡时的效果,正打算反驳,便听到黎潇的声音。

  “若是以后,你要走,记得告知我,这样我便不用担心你是被旁人逮着了。”黎潇喃喃地道,似是想起了昨日自己寻了他一整天的失落。

  闻言,温暖的感觉又将牛头小鬼笼罩,越看黎潇,真是越可爱,比马面可爱多了!

  而黎潇,确实很珍惜眼前的这个小纸片,他是唯一一个能同自己讨论这两个世界的人,虽然还有马面小鬼,但她还未遇见。

  想着,她便问:“你不画,我如何知晓马面小鬼长什么样子?”

  “马面小鬼的纸片样子......”牛头小鬼思索了一番,便道:“我说......你画......”

  于是,半晌后。

  一个线条歪歪扭扭,五官奇特,手脚长度不一,全身还带有一种说不出的畸形感的“马面小鬼”,横空出世。

  牛头小鬼仅看一眼,脸上憋了几秒钟,便忍不住捧腹大笑。

  黎潇诧异极了,她看了看牛头小鬼身上的线条,为何前世的自己画得如此好看,而自己却画成这样?

  她不甘心的重新抽出一页废纸,提笔重来。

  ......

  连画十张,黎潇拿着自己最新的作品,在太阳下看了看。

  这马面小鬼手里大刀还是不错的!她心中正对自己一番称赞。

  岂料,旁边传来牛头小鬼的声音。

  “马嘴不够长,眼睛不够大,耳朵太圆了,头大身小......”马面小鬼撑开废纸堆,探出头和身子道。

  黎潇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将刚刚觉得不错的画,放在一旁,继续画。

  “鬃毛太长了,鼻孔太大了......”

  “眼睛又太大了,腿长了,他的腿哪有那么长!”

  “眼神不对,头......”

  批评声不停,且呈现来越挑的状态,黎潇终于无法忍了,她打断牛头小鬼的话,面无表情地道:“你来画吧。”

  闻言,牛头小鬼默默地把头缩了回去。

  终于,太阳即将落山前,黎潇看着这马面小鬼的画像,点了点头。

  牛头小鬼探着头瞧了一眼,勉强点头,总算是有一点那画中“马面”的样子了!

  黎潇的嘴角终于泛起了一丝笑意。

  等她再画的熟练些,她便可以去警世阁发任务了,这样应是比自己找快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