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二十章 离家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离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火梦烟看见炽三,笑着道:“炽三,许久未见,瞧你这身形像是又胖了。”

  炽三不禁哑言,眼前这二人,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这损人之言张口便来,他们炽焰卫六人自小能在少主身边长大,真是不易啊!

  “火医师,少主已经责令炽三一月不能吃肉,想来应是能瘦几斤。”

  火梦烟闻言,呵呵地笑了几声,道:“焱秋哥,你整人的方式也该换换了,怎么还是老样子!”

  焱秋以笑颜回应,并未多说,便问:“事情查的如何了?”

  炽三看向焱秋,又看了看火梦烟,似在请示。

  “无妨,说吧。”

  “当日,有一个小女童从后院进入,发现了那仙府管家,说与了几位真人,导致我们的计划泄露。”

  焱秋皱眉,竟真是那个小丫头坏事儿!

  “小姑娘?”火梦烟在来之前便想好,若是找到了那泄露计划之人,定要好生收拾一番,没想到竟是个小姑娘引起的,这倒是让她有些下不了手了!

  门外传来炽一的声音:“少主,那日丑时,您从后院放进去一个小姑娘。”

  “多嘴!”

  闻言,焱秋似是被人揭发了恶行一般,面色难看。看来得寻个时机好好教导炽一一番,他这直来直去,只说真话的性子,真是越来越惹人厌烦了。

  火梦烟瞧着焱秋这面容,心中诧异,他虽顽劣,但不至于做个任务还自己玩自己吧!

  炽三郁闷,那日少主指责自己将管家随便乱扔,本以为是巧合,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他自己心虚!

  虽是气愤,但总归还是要把事情汇报完,便继续道:“少主,这个小丫头的父亲,便是那晚为您挡剑气而死的警世阁门人。”

  竟这般巧?

  焱秋思索着,若是如此,此次受伤,倒像是自己害了自己,若不是那日心血来潮帮了那小丫头,或许自己便不会受这一剑,那练气修士亦不会无故死去。

  这“因果”二字,果真会捉弄人!

  “少主,是否将真实情况告知那黎家母女?”

  “不必。”焱秋闭眼休息,徒增烦恼罢了,何必再多言。

  待炽三关舱门之时,屋里传来焱秋的声音:“此事就此作罢,不必去找那母女麻烦。”

  “是。”

  ------------------------------------------------------------------------

  此刻,黎家母女正在黎父的灵柩前跪着。

  “母亲,我们真的要走吗?”

  黎潇抬头询问,眼神中充满不舍,这儿毕竟是她生活了六年的地方。

  “潇儿,等你的病治好了,我们会回来的。”

  黎母亦是是不舍,但几日内发生这诸多事,她已然决定,带着女儿离开此地。想来,若是夫君还在世,亦会同她作出一样的选择。三年前仙人赐的符咒亦没有让女儿生出灵根,原本想等着夫君回来一同想法子,未曾想,他竟离她们母女而去......

  黎潇见母亲坚持,便也不再多言。母亲说,要带她去水灵城,去医这自小便伴随着她的怪病,只是,她不知为何要走的这么急。

  “那父亲呢?”黎潇望向父亲的灵柩。

  “同我们一道走。”说完,黎母俯身将头挨着地面,迟迟都没有抬起来,像是在和黎父诉说着什么。

  院子传来搬动箱子的声音,沓妈妈走入灵堂:“夫人,都准备好了。”

  “好。”黎母用手撑着地面艰难起身,她这腿疾看来又严重了,一用力这膝盖如针扎般疼。

  “母亲,撑着潇儿的肩。”黎潇拉着母亲的手放到自己的肩上。

  黎母望着女儿,眼眶又开始湿润,女儿这般乖巧,为何就活不过十五岁?

  夫君,我实是怨你的,怨你将我们母女抛下,可是,你都不在了,我怨你又有何用?以前,我们时常说等潇儿长大了,便回乡看看,这次,我把你送回去,亦把女儿带回去。

  “夫人,老奴先请个大夫给您瞧瞧吧,我们这一路舟车劳顿,若是不早些治,您这腿疾怕是又要加重了。”沓妈妈上前一步,搀扶黎母。

  “无妨,我还撑的住,这腿去了水灵城再治不迟。”

  黎母心里清楚,这腿疾已是好几年了,疼起来便是月余,而此时,他们是一日都耽搁不得。一来,夫君要在赶在七日内下葬,再者,若是潇儿在水泉仙府惹出了麻烦,越早离开便越安全,待到了水灵城,有母家在,无论是寻医,或是避难都安心些。

  沓妈妈了解自家小姐的倔脾气,便叹气道:“哎......老奴再多备些褥子衣裳,若是赶上风雨,您这腿可不能受了寒。”

  黎母应着点了点头。

  不多时,一行八人便出发了。

  黄昏时分,夕阳的光辉渐渐隐去,三辆马车行走在蜿蜒的山路上。

  甲汀在前,车厢内是黎家母女和沓家母女。

  乙汀在中,载着黎父的灵柩。

  丙汀在尾,沓管家在他一旁,车厢内是日常物资。

  “母亲,我们去水灵城要走几日?”

  小沁心将掀开的车窗帘子放下,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一路上都极为兴奋,但旁人都静静坐着,她便也不敢多说话,只是不停地瞧着外面。

  “母亲也记不得了,应是得五六日车程......”

  沓妈妈答着女儿,忆起自跟着小姐离开,近十年没有回过水灵城,不知老夫人和大老爷是否还怪罪小姐。

  她十岁便开始伺候小姐,看着她从幼孩一点点长成妙龄少女,同姑爷相识,私定终生,陪着她逃离家族。所幸,她们一直互相陪伴,虽名义上是主仆,但小姐视她如亲人,亦从未亏待过她。

  沓妈妈看向眼前的黎母,如今,小姐已经是当了夫人了,也有了小小姐,想来若是老夫人看到小小姐如此乖巧懂事,应会喜欢的。

  突然,车厢外传来了马叫声,三辆马车接连急停。

  最里面的小沁心没坐稳,被这急停的力度一甩,朝着车厢边角木檐上狠狠撞去,沓妈妈眼疾手快,将沁心抱住,还好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若不然,这样磕一下,脑袋该肿个大包了。

  “甲汀,出了何事儿?”沓妈妈掀开车厢帘子。

  “这马儿不知怎的突然停下了。”甲汀跳下马车,牵着缰绳在马的四周查看,一脸疑惑,这马儿和他相伴多年,平时温顺的很,今日为何突然不听话?

  “夫人,是否要下去歇歇,让他们几个好好查查?”沓妈妈转头对着黎母轻声道。

  黎母点头,一众人便都下了马车,在一旁空地处休息。

  间隙,家丁三人一直在拽赶马匹,奈何这些马像是被禁锢了一般,只知挣扎,却不前行。

  待黎家众人正发愁之际,突然,小沁心激动的跳起来,用手指着天空道:“哇,是会飞的仙人!”

  一位紫袍仙人飘然落地,体态丰韵媚眼一挑,看向黎母,道:“这位夫人,可是遇到了麻烦?”

  此人便是卿华真人,虽作此一问,但她心知肚明,因为这麻烦原本就是她所为。

  这两日,她一直派人盯着这黎家,已安排人去查黎家底细,尚且还未有结果,便暂时未动。未曾想,似是老天在给她机会,他们竟离开府邸,上了山路。

  在山路上办事儿可比在这府内方便多了,即便这黎家真与那小炎公子有瓜葛,旁人又怎会知晓是她所为?

  “莫要用手指仙人。”沓妈妈将沁心的小手拍下,抬头看向面前的仙人,道:“仙长,小女不懂事,望您原谅。”

  卿华真人摆摆手示意无妨,转而看向黎潇,果真是那日的小姑娘!

  “咦......这位仙人,我好似见过......”沁心挠着小脑袋小声嘟囔,仔细的想着。

  黎潇看到仙人从天上下来,一时念起了父亲,父亲曾说,待他修为提升可御剑飞行时,定然带着她和母亲到天上去瞧瞧。如今,他却躺在棺木中,一动不动。想着,黎潇的眼眶便有些湿润。

  她盯着灵柩出神,一旁的沁心推了推她,问:“潇姐姐,她是不是测灵根那日的仙人?”

  黎潇回过神来,看清来人,冲沁心点了点头,上前一步行礼:“黎潇拜见仙人!”

  说罢,她转头冲着黎母道:“母亲,这位便是灵根测试当日,水泉仙府的其中一位仙人。”

  闻言,黎母的神情隐现出一些担忧,她自小在水灵城长大,见过些会飞的仙人,若说这位仙人突然从天上飞下来帮他们,未免也太巧了些。而这仙人恰恰又是当日在水泉仙府的仙人,难不成和女儿当日发生的事情有关?

  “多谢仙长,我们只是歇息片刻,应是马儿们累了,故此有些不听话。”黎母委婉拒绝,她本能的对眼前这位仙人有些害怕,只想让她早些离去。

  低头说话间,黎母示意沓妈妈将沁心和黎潇带到马车上去。

  三人未走几步便被卿华真人拦下,她低头冲着黎潇,道:“小丫头,你倒是还记得我。”

  众人见仙人将小姐们拦下,便起了警惕之心,向黎母的方向走去。

  若是寻常百姓之家,或许会对仙人害怕,不敢靠近,但黎父本就是修行之人,众人受其影响,面对仙人,胆子亦大了许多。

  卿华真人见状,轻笑了几声,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人。

  不过,还没到她出手的时候,她笑着转头,看向黎母:“夫人不必惊慌,今日我来,乃是询问几个问题。”

  “仙长请说。”黎母下意识地将黎潇护在身后。

  “小丫头,你可曾将当日测灵根的异状告知你的母亲?”卿华真人弯腰朝黎母背后的黎潇探头望去。

  黎潇看向母亲,见母亲并无任何示意,便下意识乖巧的点点头。

  卿华真人立起身子,讲过便好,那她便好问多了,当日她问了这小丫头许多问题,都没有答案,今日估摸着也问不出什么来,那便问问她的母亲吧!

  “夫人,当日这小丫头的灵台之气异于常人,可是用过符咒?”

  “......未曾。”

  夫君曾嘱咐过她,切不可让旁人得知这符咒的事情,黎府亦并无几人知晓,这仙人如何得知?因不知这仙人意图,黎母有些犹豫。

  卿华真人将黎母的表情尽收眼底,不觉喜上眉梢:“夫人莫急着否认,我们几位真人猜测,许是符咒影响了这小丫头的灵根,若是如此,那测试便不准确,待我们查看下这符咒,方可知晓这小丫头是否有灵根。”

  这世间各国来测灵根之人,哪一个不是盼着求得灵根,进入仙道,这番话一出,她就不信眼前这位夫人不如实交代!

  闻言,黎母陷入思虑。

  若果真如面前仙人所言,那她的潇儿便还有希望,或许潇儿原是有灵根的?黎母低头看着女儿,神情有些动容。

  片刻后,黎母俯下身来,将黎潇腰间系着的青色小香囊摘下,用力撕开口子,从里面掏出一个叠成小三角的符咒。

  她神色期待,递给卿华真人,道:“如仙人所言,小女确实用过符咒。”

  黎潇心中诧异,母亲为何从未同她提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