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十七章 米拉报复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米拉报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福利院宿舍区后面的空地上,有三根长长的横排铁丝,铁丝两边拴在木棍上,挨着地面的木棍被几块大石头挤压固定着。

  此刻,在第一排的铁丝上,晾着一个小纸人。

  小纸人的两只脚和手上长条被三个塑料夹子夹着,身体倒立着,在阳光下沐浴,在微风中飘荡。

  旁人看了,定会觉得悠然自得,痛楚,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确定只有这样,才能晾的快吗?”牛头小鬼倒立着问。

  他心中其实想问,你确定不是怕我逃走,才晾成这样?

  在他前下方站着一个不大点儿的小女孩,此刻正仰头望着他。

  只见小女孩认真乖巧的点了点头,道:“嗯,很快你就能晾干了。”

  牛头小鬼满脸黑线,嘴角抽了抽,凶神恶煞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

  黎潇搬了一个小椅子放到牛头小鬼前下方的空地上,她双手撑着下巴望着他道:“牛头将军,你是从我的另一个世界来的吗?”

  黎潇知道另一个世界有很多奇怪的东西,父亲曾和她讲过很多仙人们都可以在空中飞行,很多花鸟走兽亦可开口讲话,莫非这个小纸人是那个世界的仙人所变幻?她不禁猜想。

  牛头小鬼无力的翻着白眼道:“不是。”

  “那你为何知道,我生活在两个地方?”

  “本将军是鬼差,当然知道!”牛头小鬼眼皮微抬,似是嫌弃。

  “鬼差?我从未听说过......”黎潇似是想从记忆里面搜索这两个字,可是并未寻到。想罢,她又接着问:“你什么都知道?”

  “当然。”

  “那你同我讲讲,我为何与旁人不同?”

  牛头小鬼思索了一番,若是全盘托出,他可丢不起这个脸,倒不如只讲一些无关紧要的,先稳住她,再找机会下手。

  “你的魂魄轮回时分成了两部分,本将军是鬼差,亦是管理魂魄的鬼仙,对于你这种特殊情况,我们自然是要管的。”

  牛头小鬼故作深沉的说着,语气如同一位深思熟虑的道长一般,与之前判若两人。

  黎潇点点头,似是明白了他的话语,眼神中仍旧带着疑惑问:“我的魂魄为何会分成两部分?”

  “......不知。”牛头小鬼声音瞬间变小,眼神闪躲,他最不会说谎,不曾想,今日竟然还是需要说谎。

  他懊恼的将头侧到一旁,这时,才发现自己居然可以侧头了,看来是恢复了一些力气,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黎潇似是有些失落,接着问:“我为何会有两个相似的身体,两个相似的名字?”

  自她懂事儿起,她便发现自己的身体胖瘦时常有些偏差,若是磕碰伤着了,伤口也总是一日有一日无,她便有所怀疑。

  同母亲和妈妈确认后,方知自己的身体从未离开过这两个地方,这便证实了她的猜想,她有两个身体,同旁人讲,他们却不信。而关于名字也是一样,妈妈未曾告诉过她姓什么,只一直喊她潇潇,而母亲和父亲则为她起名黎潇。

  “这......或许是机缘巧合。”这个问题,牛头小鬼确实并不知情,这机缘之事,三界所有生灵都无法操控。

  “听起来,你好似什么都不知道。”黎潇满脸沮丧。

  本将军只是不愿说!牛头小鬼侧着头,眼神依旧闪躲。体力已经在渐渐恢复,继续拖延便可,待他全部恢复,找机会逃走才是正事!

  此刻,在宿舍区与食堂之间的空地上,米拉紧靠着宿舍区外墙,头不时的探出,望着不远处坐在凳子上的黎潇。

  现在是福利院的午睡时间,院子里没什么人,她心中有气难抒,本就躺在铺上睡不着,见黎潇两次进了宿舍后又出去,便想着去看看她在干什么。

  跟着出去后,她便发现黎潇把一个纸片晾了起来,而且一直在同它讲话。

  心中不禁感叹:“潇潇果然是一个疯子!”

  虽是不信纸片能同黎潇对话,但她依旧仔细的端详着那张小纸片。突然,这个小纸片好似侧头朝她看来,吓的她马上缩回了脑袋。

  牛头小鬼本来在侧头躲避黎潇的注视,却看到了不远处有人在盯着他,他收回视线,转头正视黎潇道:“旁边有人在偷看我们。”

  闻言,黎潇转头左右察看,并未发现任何人。

  “左侧墙角。”牛头小鬼继续提醒。

  黎潇站起来,转身往牛头小鬼所说的方向走去,她刚靠近墙角,便听到了有人跑步离去,她便也跑起来,墙角转身,只见一个背影一闪,拐到宿舍楼里面去了。

  黎潇没有再追,她已经认出,那是米拉的背影,只是,米拉为何要盯着她呢?

  想着,黎潇便转身回去了。

  米拉进了宿舍门,停下来,喘着粗气思索,奇怪,自己为什么要跑?又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过,她好似远远瞧见那个小纸片会动,自己还感受到了它的视线,非常古怪。她当下便决定要找机会一探究竟。

  黎潇并未将米拉之事放在心上,待她返回,便继续问牛头小鬼:“今日你说要救我,如何救?”

  “这是机密,不可泄露。你只需睡前把我放在一旁便可。”牛头小鬼又在故弄玄虚。

  黎潇又郁闷的低下了头,她不禁猜疑,这个小纸人讲的是真话吗?

  “你真的知道我在两个世界生活?”她猜疑着问。

  “当然。”

  “那你说说,我在另一个世界住在哪里?”

  “不知。”

  “我在另一个世界叫什么名字?”

  “......不知。”牛头小鬼也开始郁闷,自己不愿答是一回事儿,可答不上来却是另一回事儿,为何这小丫头竟挑些他不知道的问,这些事儿,恐怕只有问马面,才能知晓。

  而此刻,黎潇的心情更是失落至极,果真,这小纸片怕是什么都不知道!方才听他说鬼差、鬼仙之类,她从未听说,应只是他胡乱编来糊弄自己的!

  原以为今日,她的疑惑都能解开,不曾想,竟白高兴一场。思及此,她便不再说话。

  牛头小鬼见她不问,自己便也不主动说。

  他们便这样静静的坐着,感受到黎潇的落寞,牛头小鬼有些动容,他将头侧到一旁,不去看她。

  待牛头小鬼全部干透,黎潇把他取下来,放到了布偶小熊的后背棉花里,拉上拉链,她想着,这样,他便无法跑了。

  “晚上睡觉前,你会把我放出来吗?”牛头小鬼被封在密闭空间里,郁闷问道。

  “不会。”黎潇坦荡回答。

  “为何?”

  “我不信你。”

  怎会......如此.....坦诚......

  牛头小鬼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堪,一没有获取信任,二待人不坦诚,若是被马面知晓,定然会嘲笑他。想着,他便安静下来,不出声了。

  黎潇听到没有回音,看向怀中的小熊,望着,望着,她那可爱的小脸上似是多了一抹微笑。

  即便今日没有解开疑惑,但她想让小熊说话的愿望好似实现了。

  况且,这个小纸片知晓自己在两个世界,今日也从未质疑她问的话,而是同她正常对答,若是福利院有他时常陪伴着,她好似也没那么孤单了。

  天色暗下来,黎潇抱着小熊又早早躺在了床铺上,宿舍里依旧是空荡荡的。

  白日里,她告诉自己要坚强起来,便忍住流泪,但是这夜色的阴郁好似会引起她的哀伤一般,思及父亲,泪水便又静静流淌着,伴着她睡着了。

  不一会儿,米拉推开门进了宿舍。

  她早已算准了时间。

  只见她上了床铺后,爬到黎潇的旁边,开始乱翻。衣服里,床铺下,袋子里,床头下面的柜子里,全都没有,难道,她贴身带着?

  想着,米拉便掀开黎潇的被子,开始在黎潇的身上搜。但是,全身都搜遍了,她也没找到那张纸片。

  米拉丧气的坐下来,静静的盯着黎潇。

  再过三个月,她便11岁了,那些大孩子告诉她,超了10岁,便没有人会愿意领养了,昨日是她的最后一次机会!

  而这次没有被选走,全都是被眼前的这个人破坏了,米拉的眼神越发凶狠,上前狠狠扇了黎潇两巴掌。

  “啪......啪......”

  小熊内的牛头小鬼原本正在用力推拉链,刚刚推出一条小缝儿,便被这巴掌声惊的一下子跌坐在棉花里。

  他可不是普通的纸,一个拉链哪能困的住他!但若是外面危险,那他便还是呆在里面的好,遂悄悄的把拉开的缝又拉上了。

  沉睡的黎潇全然不知,但是她脸颊上逐渐泛起的红色巴掌印回应了米拉,她的心情才好受了些。

  米拉在黎潇一旁侧身躺下,如今,小艾离开,她的位置便和黎潇挨着,自己时刻盯着她,总会找到的。

  深夜,宿舍里静悄悄的,众人应是睡熟了。

  躺在棉花里的牛头小鬼思索着,要不要再试一试?

  驱魂丸只能在受用之人熟睡或是神魂动荡时使用,没有凝魂丸配合,功效会大大减弱,只是,传讯符已经发出去六日,还是没有收到回讯儿,也不知这马面到底在做什么?

  罢了,此刻正是潇潇熟睡之时,自己再试一次,若是这次也失败,那他便躲起来,安心等待回讯儿。

  想着,他便用双脚勾住拉链尾端的上下止,弓起身子,一双纸片手使劲推着拉头,渐渐推开拉链。

  黑暗中,一双眼睛突然好似有了神采一般,直勾勾的盯着这个刚刚从小熊背部爬出来的小纸人。

  牛头小鬼在小熊背上站起来,刚一转身,一只大手向它袭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