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十六章 小儿博弈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小儿博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牛头小鬼觉得自己要气炸了!

  他在黎潇的手下狠劲挣扎了一番,感受到并无作用,遂停下来,平复心情,这纸片的力量果真还是拗不过人类!

  冷静中,他心生一计。

  不动了?黎潇感受到没有力度了,心中疑惑,但是她并没有把双手拿开,而是先移走了一只手,另一只手死死按住。

  她用移开的那只手快速抓起这个小纸片的胳膊,又将它从地面上拎起来。

  小纸片一动不动,仿佛从未挣扎过一般。

  黎潇拎着它左右轻轻甩了甩,小纸片还是不动,就像是一张普通的纸片,只是随着手带起的风力来回荡了荡。

  牛头小鬼心里偷乐,自己如此聪明,好似离将军梦又进了一步!

  正待高兴之时,他突然感到自己身体上下快速甩动,速度越来越快,直到他头晕眼花方才停下!

  若是有外人在,便能看到此时的黎潇仿若一个顽童般,玩着快速上下甩手的游戏,连她自己怕是也不知,自己竟有这样顽劣的一面。

  她只是想着,或许甩一甩,便能让这个小纸片晕了。

  在她停下之后便细细观察,瞧见这个小纸片的头和身体微微的扭动了几下,心道,果然是装的。

  牛头小鬼没有注意到自己因为惯性,已经暴露,仍然装着一动不动。

  “你到底是什么呢?”黎潇抓着小纸片,将她提到自己的眼前,盯着自言自语。

  她想看清楚这张纸片上到底画的什么,昨天自己为何会在杂物间睡过去?它要是能讲话就好了。

  想着,她便问:“你会说话吗?”

  “会也不与你说......”牛头小鬼心里道,当然表面上还是纹丝不动。

  她静静的等了会儿,没有声音回她。

  她叹了口气,眼眸一抬,瞧见这个纸片实在是太脏了,便想着给它擦擦,捡起一块碎布,左手抱起小熊,右手拎着纸片走了出去。

  待走到水龙头边上,黎潇将小熊放在高台子上,然后将水龙头拧开,用碎布沾了点水。

  她看着这张纸很结实,应该不会破吧!边想着边一手紧抓着小纸片,一手用湿了的碎布就要擦上去。

  牛头小鬼大惊,原本还在隐忍,可瞧着这个湿布离得越来越近,这上面可是水啊!是他最讨厌的水!待湿布离他只有几厘时,他瞬间便忘了自己还在伪装,开始挣扎着想要跑走。

  黎潇看着这个小纸片又挣扎了,小胳膊小腿扑腾着,很是可爱,不禁笑了笑。这时,她早已没有了刚开始的害怕,而是觉得它很有意思。

  可是她还是想把它擦干净,想知道这上面画的是什么?

  结果,她不顾这个小纸片的挣扎,还是用湿布擦了上去。

  “停......唔......唔......停......”牛头小鬼挣扎着道。

  可惜黎潇听不到他讲话。

  黎潇擦了擦,发现这张纸真的非常结实,一点渣都没擦下来。她小心的用两个指头使劲拽了拽它的胳膊,一点都没有破。要不,给它用肥皂洗洗?

  想着,黎潇便拎着它跑回宿舍,拿了块儿肥皂出来。

  先把肥皂打出沫儿来,便向小纸片抹去。

  牛头小鬼正晕乎乎的喘气,便瞧见一个泡沫手掌扑面而来。

  “啊......啊......!”

  “这是何物......臭死了......啊......你放开我......放开本将军!”

  牛头小鬼挣扎着大叫,好似这时方才想到黎潇听不见,马上在手尖凝聚了一个小光点,向黎潇一弹。

  “赶快弄走......弄走!”

  突然听到说话声,黎潇抬头左右看看,什么人都没有,随即把头转回来,盯着眼前这一团肥皂沫里的纸片,心想,难道是纸片发出的声音?

  “小纸人,是你在说话吗?”黎潇试着问。

  “当然是本将军......啊......臭死了......你快把这些东西从本将军身上弄走......弄走!”说着,他自己用能活动的一只手和两条腿扑腾着泡沫。

  “真的是你。”黎潇见状,赶忙将水龙头打开,把小纸片放过去轻轻的前后冲洗了一番。

  “......啊......又是水......”牛头小鬼瞬间蔫了,声音小了很多。

  “没事儿,不会破的,我小心着呢。”黎潇回道。

  牛头小鬼翻了一个白眼,他当然知道不会破,但是一旦他湿透了就浑身无力软趴趴的,哪也去不了,只能躺在那等晾干,这还让他怎么逃!!!

  待冲洗干净,黎潇把它提起来,仔细看着它,这回,终于看清楚了。

  这上面浅黑的线描成了一个牛头人身的画,其中一只手上拿着一个三个叉的棍子,这是什么?

  “你上面画的什么?”黎潇问道。

  “当然是本将军了!”他斜眼撇着黎潇,还不是你自己画的!孟婆汤下肚,果然什么记忆都没有。

  “将军......”黎潇跟着呢喃,她好像听说过这个词,只知道将军是很厉害的人,但是眼前的这个小纸片说自己是将军,难道他很厉害?

  便又问:“将军......那你有名字吗?”

  “请叫我牛头将军。”此时此刻,牛头小鬼浑身无力,既然已经到了这种状况,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先用缓兵之计,趁她睡着再行动。

  黎潇看着那个干巴巴的黑白牛眼睛,只见他一会儿乱转,一会儿瞪,实在滑稽,不禁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他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动动眼珠子瞪着黎潇。

  “你是将军,一定很厉害吧!”

  这似曾相识的对话,让牛头小鬼不禁有些晃神,这个小丫头果然是自己要找的魂魄,准确无误。

  黎潇看他不说话,便继续道:“牛头将军,昨天在箱子下面发光的是你吗?”

  “不是本将军!”牛头小鬼一向刚正不阿,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如果遇上不想说的,不说便是。发光的当然不是本将军,而是驱魂丸的光,本将军自己才不会耗费法力发光呢!

  黎潇诧异,若发光的不是他,那会是什么?

  看着眼前的小纸片,想着今天发生的怪事儿,难不成这是跟了自己一天的小白影?

  “我早上踩到的那片纸是你吗?”黎潇试探着问。

  “是!”牛头小鬼略带愤怒的道。

  “钻到墙角缝里的白影是你吗?”

  “是!”

  “宿舍门缝儿的小白影也是你?”

  “是!”牛头小鬼爽快的回答。

  见黎潇似在思索,他补充道:“宿舍楼道里的那一团纸也是本将军!”

  黎潇一脸郁闷,自己当时竟完全没注意,谁能想到会是一张纸在跟着自己呢!

  “那你今天为什么跟着我?”

  “本将军想......”牛头小鬼突然停口,他意识到若讲出来,万一眼前这人不配合,那便不好办了。

  “想什么?”见他突然停下来了,黎潇追问了一句。

  牛头小鬼不说话,眼睛看向下方,似在思索。

  黎潇见他不愿说,便想着逼他一下,遂另一只手抓起旁边的肥皂举到牛头小鬼面前,又重复问了一句:“你想什么?”

  臭味扑鼻而来,牛头小鬼觉得自己快要被眼前的物件熏晕了。

  他气若游丝的说:“本将军想......救你......拿开拿开......”

  虽说自己是为了把差事做好才跟出来的,但救她也是事实,这样,便不算是谎话。

  闻言,黎潇将肥皂移开。

  “我......怎么了?”黎潇不解的问。

  “你的魂魄每日在两个世界来回穿梭,会折寿......”牛头小鬼微微抬了抬眼。

  黎潇喃喃道:“两个世界......”

  难道他是指,自己每天醒来的两个地方?莫非他知道自己的事?魂魄,她记得母亲和她讲过,每个人都有魂魄。难道他也是从那个地方来的?黎潇越想越是惊喜,开心的将他放到自己的手上,躺平,不过,大拇指还是用力按着。

  毕竟,这个小白影跑的那么快,他若跑掉了,自己抓不着怎么办?

  “你知道我与旁人的不同?”

  “知道。”

  “我每日醒来的两个地方是两个世界?”

  “正是。”

  “那这两个世界互通吗?我能在这里找到另一个地方吗?”黎潇面带喜色问。

  自小她便想着,若是有一天,她能够和所有的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那该多好!这样她不论何时何地想念,都能去找他们,而不是盼着天黑天亮,一日隔一日的等待。

  “不能。”

  牛头小鬼心中嘀咕,这小丫头怕是还不知道世界的概念。想来,她想问的应该还有很多,便又道:“本将军了解很多事情,可以慢慢讲与你。你能先把本将军放到阳光下面吗?湿的太难受了。”

  牛头小鬼心里郁闷,这阳光全都被眼前这小丫头挡住了,再这么挡下去,他何时才能晾干!

  “好。”黎潇爽朗一笑。

  原本她心中有少许失落,但听到这小纸片后面的话,心里开心了许多,毕竟,若所有疑惑都能解开,这点失落便微不足道了。

  她站起来,抬头望向天空中的太阳,它的光芒有些刺眼,但照的人心里暖洋洋的。

  今天是黎潇来福利院后最开心的一天,她抱起小熊说:“小番茄,你看,我们的希望来了!”

  希望如期而至,心中的阴霾就要解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