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十三章 夜半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夜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黎潇是被哭声吵醒的。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黎府,而且,似乎是夜里。

  奇怪,她明明刚刚还在福利院的杂物间里!!

  这是她第一次在夜里醒来,心中正好奇,听到外面一片哭声,她起身穿衣下床。

  一开门,便看到院子当中有一口棺木,旁边跪着哭泣的母亲,黎府众人也在一旁跪着,连三岁的小沁心都在。

  母亲哭的如此伤心,这是怎么了?

  黎潇忙小跑过去,抓着母亲的衣服问:“母亲,你们为何哭泣?”

  黎母听到黎潇的声音,抬起头,缓缓地将手中的小木人递给黎潇,用帕巾擦了擦眼泪,道:“潇儿,快给你父亲磕头。”

  黎潇盯了手中的小木人片刻,又抬头看向眼前这个棺木,她知道人死了是要放到棺木里面下葬的。难道,此刻父亲躺在里面,父亲死了?

  她一下子跪倒在地,泪水汹涌而出,他唯一的父亲死了!

  她从小有两个母亲,一个父亲。

  另一个地方的妈妈说,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没有办法来看她。待她慢慢懂事,她知道,妈妈说的很远很远的地方是在天上,爸爸早已去世了。

  还好她有另一个父亲,他虽然常年不在家,但是每年总能见上一段时间。

  母亲说,父亲得去修炼,所以不能多陪她。她知道,这里的人都向往修仙,她很乖,也不会胡闹,只是每年都盼着父亲能多住几日。

  父亲每年都会在她生辰的时候送她一个小木人。父亲说,他不在的时候,就让小木人替他陪着潇儿。

  如今,她已经积攒了五个小木人,加上今日的这个,便是六个,可是,父亲,你不要母亲和潇儿了吗?

  黎潇大哭着,把头埋到了母亲的怀中,如今,另一个地方的妈妈抛弃了她,父亲也离开了她,她只剩母亲了。

  听到女儿的痛哭声,黎母似是刚反应过来,女儿晚上一旦睡着,绝不会被吵醒,今日为何醒过来了。

  “潇儿,你怎么会醒?”

  “女儿......不知道。”黎潇抽泣着回道。

  黎母看着棺木,呢喃:“司城,是你把女儿喊醒的么?”

  没有人回应她。

  她抱紧怀中的女儿,现在女儿只有她了,她要为女儿撑起这个家。

  “沓管家,先安排人把老爷抬进大堂去吧,该准备后事了。”黎母擦了擦眼泪道。

  “是,夫人。”

  院子里,黎府上下在沓管家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忙活起来。

  ------------------------------------------------------------------------

  清晨,沓家镇西街上。

  一个小厮低头哈腰的指着黎府大门道:“仙人,就是那家!”

  小厮心里乐开了花,这位仙人一出手就给了他十两银子,今天真是走运了!他干一年活也不一定能赚够这十两。只是问个人,带个路就能赚这么多?这要一年有这么十个八个的,他就每天在镇门口守着,哪也不去了,哈哈哈!

  卿华真人抬眼看向黎府,大门大开,门口院内均挂着白帆白布。

  “是谁去世了?”

  听到问话,小厮才止住了心里的大笑,赶忙回话:“一大早就传开了,他们一家之主昨夜去世了。”

  见仙人若有所思,小厮继续讨好,想着把他知道的通通说出来,说不定仙人开心了,还能得个赏钱:“听说还是个修士呢,那么长的寿命,真是可惜,他家孩子才六岁。还好有沓家夫妇照看,不然他们孤儿寡母的,这家怕是要散了。”

  “是个修士?”卿华真人抿嘴一笑,这么看来,有符咒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对,是个修士,我们这十里八街的街坊们都知道。有时候遇上个难事儿......”

  “闭嘴!”

  小厮正打算给卿华真人大讲特讲关于黎家的事情,谁知被她制止,遂赶忙闭上了嘴巴,感受到前面的仙人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他渐渐往后退,小跑离去。

  只见卿华真人眼睛盯着黎府门口的两个玄衣人,其中一个人的身形与昨晚同她打斗过的一个黑衣人极为相似。

  难道这个黎家之主和那个小炎公子有关系?

  虽然只是猜测,但为免留后患,还是先把事情查清楚再动手,既然已经找到了这户人家,便也不急于这一时,想着,卿华真人便转身离开了。

  黎府内,黎家母女和沓家母女在黎父灵柩前跪着。

  沓管家带着两位玄衣人进入灵堂。

  小沁心本在打盹,沓妈妈看到来人,忙提醒她坐好。

  黎潇抬起头来看,这两人一胖一瘦,虽是来吊唁,但那个胖子面色并没有丝毫哀伤之情,还一直盯着她看。

  黎母看到是昨晚将黎父送回来的两人,赶忙上前行礼:“昨晚多谢二位道长,今日又来吊唁,敝妇替家夫拜谢二位。”

  “夫人客气了,黎兄乃是我多年道友,我们同出任务多次,也算是生死之交,夫人不必言谢。”精瘦修士道。

  这位便是此次和黎父共同出任务的道友河一凡,他本以为昨日黎道友已经顺利归家,未曾想半夜居然会有警世阁的人来他家找他,告知黎道友身死,并命他一同送回灵柩。

  见其为警世阁高层命令牌,其中缘由,他便也不敢多问,黎母问起,他也只是答因任务而亡,未敢多说。

  不过今日来,他还有一事,需要将警世阁的抚恤金交给黎母。

  想着,河一凡和黎母悄声说了几句话,黎母便带他到偏堂去了。

  这时,那个胖修士走向黎潇,用他那人畜无害的眼睛,看着黎潇问:“小姑娘,可以问你几个问题么?”

  黎潇盯着他,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她没见过这个人,想着是他们把父亲送回来的,应该以礼相待,遂点点头。

  “多谢小姑娘,我们去外面说。”

  这个胖修士正是炽三。伤还未全好,他便来查昨日之事,一定要在他们家少阁主能活蹦乱跳之前查好,不然,想想他都害怕!

  一月不吃肉算什么!

  少阁主哪天心情不好了,什么奇葩事儿他干不出来!幼时,有一次不小心破坏了少阁主刚刚搭好的一个灵石阵,他硬生生逼他吃了一个月的蜈蚣,还美名其曰,对他身体好!好他大爷!从此以后,蜈蚣就变成了他的阴影。

  想到此处,炽三边走边打了一个哆嗦。

  两人走到院中,炽三盯着眼前这个小女孩,如果家丁指认的没错,那眼前这个小女孩便间接导致了自己父亲身亡。

  不过,这可不关他的事,他只负责把事情查清楚。

  “小姑娘,昨日,你是否从后院进了仙府?”炽三伴作笑脸问。

  黎潇没想到他会问这事儿,有些意外,不过,昨日里,她从后院翻进去的事情已经向仙人说明,应是没有大碍。

  “是。”这件事情已经有很多人知道,黎潇觉得不必遮掩。

  “你是否在后院发现了一个昏迷之人,然后告知了里面的仙人?”炽三接着问,脸上已经没有了笑颜。

  昨日翻墙进去的小女孩,基本上已经可以认定就是她了,但他还是要再确认清楚一些。

  黎潇听到这个问题,便把头低了下来,她就知道不能说,可是情急之下,口不择言,便说了出去。这可怎么办?人家找上门来了!

  炽三看黎潇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便知真相。

  哎,真是造化弄人!看这个小女孩的眼睛红肿,想是已经哭了一夜,倘若她知道父亲的死和自己有牵扯,她该如何。

  炽三不等她说话,便转身离开,心中一片舒坦,可以去交差了!

  至于真相要不要告知这家人,看自家少主的意思吧!

  那二人走后,黎母喊黎潇过去问话。

  “潇儿,那位道长同你讲什么了?”

  “......没......没什么。”黎潇犹豫着要不要说,她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有些结巴。

  “潇儿,你一向懂事儿,可不要欺瞒母亲。若是真有事,要及时说与母亲。”见女儿吞吞吐吐,黎母追问。

  黎潇闻言,心中不安更甚,今日那二人一同前来,莫不是母亲已经知晓?

  思及此,黎潇便不敢再隐瞒。

  待讲完事情原委,黎潇跪在黎母身前,低头道:“母亲,您曾教导,休要多舌言旁人之事,昨日潇儿犯错了。”

  黎母原想责备几句,见女儿突然下跪,便瞬间心疼起来,道:“潇儿,你知道错在哪里便好,往后定要谨记,先起来吧。”

  黎潇站起来,走到母亲身前,抬头问:“母亲,潇儿是否惹了麻烦?”

  “潇儿莫要多想,母亲头有些疼,你先去灵堂守着吧。”

  “是,母亲。”

  黎母前些年曾跟随黎父到处闯荡,对世间恩怨之事也接触过一二,女儿这事儿若真惹出了麻烦,今日那人便不是来询问这么简单。想来,应无大碍。但她仍旧思虑不安,便差人去打探仙府之事,很快便得到了回话。

  “夫人,昨晚仙府失火,烧死了一位仙人,今日一大早便有水灵宗的仙人来查看了。不过,外头传言说仙人之死不是意外,而是被人杀害了。”家丁丙汀回话道。

  想来,每年烟花都会引起几处失火,即便有人员伤亡,也是普通百姓,仙人怎么可能会被这普通的火焰所困,直至烧死呢,所以众人传言被杀害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实情?”

  “尚且不知,但水泉城内大街小巷都传开了,说是这仙人的死的诡异,头和身子分开,浑身都烧焦了,唯有眼珠子猩红,未受任何损伤。”

  “你且下去吧,将沓妈妈和沓管家喊来。”

  黎母心中的忧虑更甚,如今黎父去世,心中的哀伤未平,却又生出此事,若此事真与潇儿所言有关,恐会带来劫难,如今,唯有同沓家夫妻商量对策了。

  晚上,黎母抱着黎潇,依旧在黎父灵柩前守着。

  夜色已深,黎潇渐渐感到体力不支,今日自夜半醒来,身体便一直困顿疲乏,只是,因太过伤心,便未曾去在意,而现在,她的眼睛似是睁不开了。

  渐渐的,黎潇昏睡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