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十一章 领养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领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再次醒来,黎潇躺在宿舍的床板上,看着掉漆的房顶墙壁发呆。

  房顶墙角的蜘蛛网时不时一阵抖动,想是蜘蛛大哥在用餐,而黎潇却还饿着。

  宿舍空荡荡的,只剩黎潇一人。每天都是如此,她和众人早已习惯这样的相处模式。

  所有人都知道,睡着的黎潇喊不醒,是个怪物!

  刚来福利院的时候,曾有小孩为了试验传闻真假,直接用冰凉的水泼到熟睡的黎潇脸上,她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照样沉沉的睡着。

  所以,关于福利院按时起床的规定,完全和黎潇没有半点儿关系。

  黎潇有时候会试图继续睡,想着再次醒来就能见到母亲,吃到好吃的。可奇怪的是,她发现自己白天无论如何都睡不着,只有天黑了才能睡着。

  肚子不安的叫了几声,该起床了!

  黎潇起身穿衣洗漱,去食堂找王师傅拿了一个冷馒头,然后边吃边往福利院的活动中心走去。

  途径一个破旧的窗户前,黎潇像往常一样驻足停留了一会儿。

  窗户里面是一个大通铺,上面有八个孩子。

  他们有的坐着靠在墙边,手中拿着一个已经褪色看不出原貌的塑料玩具;

  有的仿若熟睡般闭眼躺着,不过眼皮下的眼球在不安分的转动着;

  有的睁眼躺着,双眼望向窗户,目光散漫无神,似在遐想窗外五彩斑斓的世界。

  这是福利院患有严重残疾的儿童宿舍,他们无法自理自己的生活,世界就只有小小的一间屋子和一扇窗户,这些孩子满18岁会被送到市里的社会福利院终老,一生便如此度过了。

  黎潇每天都会路过他们的窗前,她会停下脚步看一看他们,有时里面的孩子会发现她冲她笑,他们的笑容很温暖,好似有感染他人的魔力,让黎潇也跟着笑起来。

  黎潇来到活动中心,随意寻了一处角落坐下。

  此刻,这里聚集了很多无法上学的特殊孩子,在这里三三两两的小声说着话。

  所谓特殊孩子,就是福利院里面没办法正常上学的孩子,他们多患有各种残疾、自闭症或是其他疾病的孩子。

  福利院将孩子们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为正常孩子,一部分为特殊孩子。

  满6岁的正常孩子,福利院会提供他们基本的生活吃穿,安排他们在镇上的小学读书。

  满14岁的正常孩子,若还未被领养,学习拔尖的孩子会被送到县福利院,在县里读中学。学习一般会被送到县安置所,教他们一些工作技能,待到18岁便陆陆续续的开始工作。

  而福利院的特殊孩子,除了刚刚黎潇在窗前看到的那些严重残疾的孩子们,剩下的孩子就经常在活动中心和康复室待着。保育员阿措会照顾他们的起居,每周会有一天,县城里面的康复师来给他们检查身体,带他们做一些康复治疗。如果18岁之前还没有办法独立,便也是到社会福利院终老一生。

  黎潇就是这群特殊孩子其中之一,在老师们眼中,黎潇是一个自闭、说胡话,且患有特殊怪病“睡着喊不醒”的孩子。

  有时候,活动中心会有从外面来的老师到福利院给他们讲故事,教他们唱歌画画,和他们讲这个世界有趣的知识。

  黎潇很喜欢有老师来上课,每当那时候,整个活动中心就会热闹起来,充满笑声。但是这样的日子不是每天都有,比如今天,活动中心很冷清,黎潇只能抱着自己的小熊坐在角落的台阶上发呆。

  今天又是难熬的一天,黎潇环顾了一圈,发现远处小艾和米拉有说有笑的讲着话,好似还有几个往常应该去上学的孩子都在活动中心,奇怪,她们今天不是应该去上学的吗?

  音乐声响起,上午的广播时间到了,广播里会放一些好听的儿童歌谣。

  黎潇很喜欢听歌,依稀记得三岁前的她也曾唱着歌跳着舞,妈妈在一旁拍打着节奏,满眼宠溺的看着她,每每听着喜欢的歌谣,闭上眼睛,跟着哼唱,仿佛又回到了幸福中。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一曲听完,黎潇也跟着小声哼唱了一遍,她思念妈妈,盼望着有一天妈妈来接她。

  两个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静静的站在黎潇身前,看着这个低着头唱歌的小女孩。等她唱完歌,两人才询问一旁的阿措老师和院长:“这个孩子呢?”

  阿措神情焦急的盯着旁边的一位中年男人,此人便是院长李大山。

  李院长扶了一下黑框眼镜,看着前面的中年夫妇,道:“韩教授,刘教授,我们这边来说话。”说着,便伸手带路。

  黎潇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他们。

  是两个陌生的面孔,中年男士穿着黑色毛呢大衣,中年女士穿着蓝色的羽绒服,黎潇从未见过那样好看的蓝色衣服,像是天空的颜色,羽绒服两边的毛领子似云一样,看着便知道一定很柔软。她想,等她长大了也要穿一件这样的衣服。

  中年夫妇又看了黎潇一眼,便转身同院长往办公室走去。

  待他们离开活动中心后,黎潇转头,无意间看到了米拉,她恶狠狠的盯着自己,仿佛自己欠她东西一般。

  黎潇没有理会她,站起来,抱着小熊走出室内的活动中心,到院子外面的活动区坐着去了。

  院子里的活动区正对着大门,黎潇经常在铁凳子上坐着,看着大门,或许,下一刻,妈妈就会从那里走进来接走她。

  看外面车辆经过,看外面牛羊群走过,看外面父母带着小孩儿路过,看着看着,这一天慢慢就过去了。

  突然,黎潇好似听到了有什么地方在响,咚,咚,咚,一下一下的,声音很轻,夹杂在街道传来的车辆人声中,难辨方向,旁人若是不静下心来仔细听,怕也听不出来。

  这咚咚咚的声音越来越轻,渐渐没了声响。

  这时院长和阿措带着刚才那两个中年人向她走过来。

  阿措走到黎潇身边说:“潇潇,这两位是韩叔叔和刘阿姨,他们想和你聊会儿天,可以么?”

  黎潇抬起头来看着他们不说话。

  她知道,他们想带她走,但是她不想走,她若走了,妈妈回来找不到她怎么办!

  刘教授看她不说话,走上前去,正打算开口,被黎潇用力一推,身子向后倒去,幸好被后面的韩教授护住了。

  黎潇抱着小熊跑了!

  “你这孩子!没礼貌!”阿措指着黎潇跑远的身影大声训斥。

  “小孩儿不懂事,实在抱歉。”院长也气的直瞪眼,但还是忍着怒气,忙给两位领养人道歉。

  他们一般给领养人推荐的都是听话的孩子,都是提前教育过,提前说好的,谁知今天这两人看到黎潇这孩子唱歌,喜欢的不得了,非得要求过来沟通沟通。

  平时,黎潇都不常和他们讲话,更别说和两个陌生人沟通了,这个孩子虽然安静,但脾气倔的很,早就和她说了她的妈妈不会来接她了,可是她总是看着大门口,一直等着。

  阿措看着黎潇的背影叹了口气道:“这孩子也是可怜,爸爸早亡,她妈妈一个人勉强抚养,偏偏她还得了怪病,撑了三年,实在撑不下去了,送来了这里。”

  “总会好起来的。”韩教授看着黎潇的背影道,他们觉得这个孩子难得投缘,长相可爱,声音也动人,带她到大城市里检查,病总会治好的。

  “我们先去看看其他孩子,潇潇她一会儿就出来了。”院长边说边和阿措使了一个眼色。

  阿措见状,道:“嗯,我去喊她,两位先和院长去转转。”

  说完,阿措便朝黎潇跑的方向走去。

  黎潇跑着跑着又听到了咚咚咚的声音,且越来越清楚。

  她跑进宿舍大门,被好奇心驱引,跟着声音往昏暗的楼道最深处走去。

  终于走到了声音的源头,这是一扇上着绿漆的木头门,门上挂着黄色的小锁,声音就是从这个杂物间里传出来的。

  这个场景配上咚咚咚的声音,有些阴森恐怖。

  往日这边没有人过来,只有阿措老师偶尔会来取一些用品。这边怎么会有声音呢?黎潇眉头紧皱,略带紧张的开口问:“有人吗?”

  里面没有人回答,但是咚咚咚的声音却稍大了些。

  黎潇上前看了看门上挂的锁,这个锁是锁着的,便寻思着找工具试试。

  谁知,刚一转身,便看到了刚进宿舍大门的阿措老师。

  她本想继续跑,回头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楼道的最深处,眼前除了这扇门,已经没有路了。

  原本想着只要自己不愿跑开了,他们便不再勉强,不曾想阿措老师竟追了过来。难道他们要把自己强行抱走吗?

  看着阿措老师一步步向她走来,黎潇害怕极了,使出浑身力气使劲撞眼前的这个木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