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十章 黎父之死

我的书架

第十章 黎父之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刻,水泉城外西郊的山路上,一个身穿灰白长袍的修士正在快步赶路。

  他便是黎潇的父亲,黎司城。

  今日本是灵根测试的日子,他答应妻女要陪同,结果因为此次任务受伤严重,今日方才清醒。

  辞别道友,忙往家中赶,不知女儿测试如何,他心里甚是焦急。

  突然,空中落下两人停在他身前不远处。

  一位着深赤色长袍,低头弯腰,步履紊乱。

  另一位浑身黑衣,一手搀扶着赤袍人,另一只手快速掏出一颗丹药,将赤袍人的蒙面黑巾扯下,喂入他的嘴里。

  待黎司城看清楚赤袍人面容,心中顿时紧张起来。

  警世阁门人皆知,少阁主的易容术极为高明,常常以假面示人,因此,众人大都不知他的真容。但是黎司城曾有幸远远的瞧见过一次,容貌与面前的赤袍人极为相似。

  他心中疑惑,便出声问:“前面可是警世阁少阁主?”

  闻言,焱秋和炽一抬头看向对面的黎司城,只是一个小小的练气期修士,他们原本并未放在心上,不过,若是被他知晓真实身份,恐会惹来麻烦。

  “你不该问。”说话间,炽一的手快速凝诀。

  黎司城见状便知他的猜测定然无误,想必这黑衣人便是少阁主身边的炽焰守护者,他赶忙上前行礼,并出示警世阁的腰牌:“炽卫长莫急,我乃警世阁门人!”

  炽一看了一眼腰牌,收回法术,问道:“此处可有山洞?”

  “有。”黎司城俯首答道。

  “带我们过去。”

  “这边。”黎司城伸出右手,转身带路。

  没多久,三人一起进了一个山洞。

  只见炽一拽下焱秋佩戴的血玉,用手沾了焱秋伤口处的一滴血,血玉瞬间发出刺眼的亮光。亮光散去,山洞被一层结界笼罩,洞门口,隐隐传来打斗的声音。

  “可会止血?”炽一问黎司城,说话间从胸口掏出一包草药。

  “会。”黎司城接过草药。

  炽一掏出药瓶,倒出一颗药丸,放到焱秋口中,在焱秋背后略一用力,焱秋便咽了下去。

  “请道长帮忙止血包扎。”说完,炽一对黎司城一拱手,转身走出山洞,走到洞口的时候,结界晃了一下。

  洞外,炽夜队三人与两位真人打的不可开交。

  洞内,黎司城帮焱秋止血包扎后,焱秋便开始运功疗伤。

  大约几刻钟后,焱秋睁开双眼。

  “多谢。”焱秋看向黎司城。

  “少阁主不必言谢。”黎司城赶忙起身行礼。

  焱秋摆摆手示意不必,转头向洞口望去。

  “烦请道长扶我起来。”

  黎司城赶忙上前搀扶,他身体也有伤,隐忍咳嗽了几声。

  俩人走到洞口,焱秋看到洞外的炽夜队三人已经遍体鳞伤,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虽然自己的血玉结界仍旧可以抵挡一番,但也不能白白让他们送了命。

  略思索了片刻,他便指示黎司城扶他出去。

  二人刚一出山洞,卿华真人便瞧见了,她举剑一挥,一道剑风便向焱秋劈来。

  炽二炽三刚刚被卿华真人打倒在地,正在艰难的爬起来,见少主有难,使出浑身力气跃起,冲向焱秋的方向。

  炽一见状,弃了原本同锦戈真人纠缠的法术,回头便往焱秋的方向瞬移,不料,后面的锦戈真人阻拦,挥刀向他袭来。

  谁也未曾料到,剑风劈下,挡在焱秋前面的是练气中期的黎司城。

  黎司城受警世阁二十多年的恩惠,若是此刻弃少阁主于不顾,恐良心难忍,遂未曾犹豫便冲上前去。

  待剑风袭来,他便知这出剑之人的修为不知高于自己多少倍,同时也感受到后背有灵气进入自己的身体,助自己抵挡,他便全身心将剑风挡住。

  有焱秋相助,这剑风是挡下了,但黎司城仍然喷出一口鲜血,翻身倒下。

  卿华真人见状又要挥剑,顷刻间,炽卫队三人都已挡在焱秋身前。

  此时焱秋也无法顾及黎司城的伤情,他挺直身体走上前去,举起血玉,大声喊道:“且慢,两位真人,我们谈个交易如何?”

  血玉乃是赤炎宗弟子的信物,赤炎宗与水灵宗、灵木宗、土灵宗并称为世间四大宗。其中,赤炎宗可以算是实力最盛的宗门,传闻宗内有两位合体期的半仙神人,世间能与之抵挡的唯有桑木国的灵木宗。

  卿华真人和锦戈真人见到血玉,便立即停了手。

  若只是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他们倒也不怕。毕竟修仙界资源有限,大家时常寻找灵矿妖兽,也不乏偶起争斗失手误杀之事。若是正当格斗生死,只能各安天命。

  但若是有背景的弟子,招惹后引来杀身之祸便不好了。

  两位真人仔细的端详着这块血玉,因赤炎宗非本国之门派,他们见的不多,倒也看不出什么不同来。

  只是听闻每块血玉都不同,且可证明弟子身份,传言最厉害的血玉在赤炎宗一位合体期长老的亲传弟子手上。

  此血玉,据说可以引狂沙,降暴雨,驱妖邪,保魂魄。

  不过,是真是假,世人并不知晓。

  卿华真人思索了片刻,便说:“居然是赤炎宗的小儿,说吧,什么交易,先看看你的交易值不值你这条命?”

  锦戈真人往前走了几步,细细盯着焱秋手上的血玉道:“可否给我仔细瞧瞧你这血玉?”

  “这可不行,这是门派之物,哪能轻易递与他人之手!”焱秋赶忙收回血玉,又道:“二位真人,你们不过是想逮了我,向水灵宗讨点好处,好处哪都可以讨,何必一定是水灵宗呢?”

  “满口胡言!你们深夜行刺水灵宗淳仁真人,我们怎能任你为之!”锦戈真人上前一步道。

  “哈哈......打抱不平,你们若真想救他,何不早些进来,真是笑话!”焱秋忍着痛笑起来,眉眼飞扬。

  “你......”锦戈真人气的踱步。

  卿华真人闻言,便知这小子是个聪明人,竟猜出她的心思。

  那淳仁老儿今日拜托他们之时,她也只是碍于水灵宗的面子答应,况且今日听淳仁小儿那言语,定也是对那小丫头起了心思,今日他死了正和她意。还能趁机向水灵宗讨点好处,两全其美之事,何乐不为!

  想到此处,她便打断他们的谈话道:“休要拖延时间,若不赶紧说用什么交易,我现在就杀了你!”

  “卿华真人果真是着急啊!”焱秋笑着道。

  卿华真人一惊,这小子如何知晓自己的道号!遂狠狠瞪了焱秋一眼。

  焱秋眼神丝毫没有惧意,笑道:“今日我所行之事与宗门无关,我乃警世阁暗杀一处卫长小炎公子,若你们今日放我一马,改日免费帮你们杀一人如何?”

  刚刚举起血玉只是为了让他们及时收手,在修仙界,这赤炎宗的名号可比警世阁管用多了。若是在寻常百姓的俗世间,反倒警世阁比赤炎宗有名气,这些年,他用这两个身份,躲过了大大小小许多次的麻烦。想来,还得谢谢他那个不知道曾了多少倍的祖父!

  至于小炎公子,焱秋心中莞尔,现如今警世阁并未有此人名,若是不幸被人查出,那也是友人的债,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随后继续说道:“你们也知道,我们警世阁杀人,一向有两个原则,其一,此人为恶人。其二,有等价之物交换。我今日所杀之人,定是做了恶的人,你们又何必为恶人与我纠缠。再者,虽你们修为略高,但若今日我们继续斗下去,定会两败俱伤,何不卖个人情与我,日后咱们也好合作不是!”

  焱秋边说边观察着两位真人的表情,果然看见俩人眼神有所动容,毕竟警世阁杀人,所要求的物品都是稀物。

  卿华真人微皱眉头,恶人这一茬倒是没什么,修行道路上,谁没做过几件恶事。

  不过,寻常人只知警世阁为世间四大阁之一,对幕后的势力不曾了解。但修仙界人士皆知,能够在这世间千年不倒,没有宗门在背后撑腰,自然是立不稳的,而最大的可能就是赤炎宗,毕竟警世阁的总楼便是在赤炎国内。但是,警世阁又从不与任何宗门扯上关系,甚至也曾听闻有赤炎宗内人士被暗杀,所以传闻也都是猜测,大都是道听途说,不辨真假。

  只是,若这小子警世阁的身份真是暗杀卫长,结丹修为,想必赤炎宗也不是小身份,恐怕不好对付,万一今日错杀,往后招来麻烦就得不偿失了。

  锦戈真人一听到警世阁便想作罢,他往日与淳仁真人交情也不多,只是今日恰好碰上了这事儿,遂答应了帮他。他既然作恶,被别人暗杀,那也是他的仇怨,自己不应多加干预。想了想,他便看向卿华真人道:“罢了,我这边不参与了。”

  卿华真人见锦戈真人似要离开,倘若剩她一人,可就真讨不了好处了,遂道:“有何信物?”

  “给你。”焱秋掏出一块腰牌扔给她。

  “小炎公子,他日莫要框我们。”这是什么怪名字!卿华真人接过腰牌,瞥了焱秋一眼。

  随后,俩人腾空而起,御剑离去了。

  焱秋见二人走远,身形一晃,炽一赶忙搀扶。

  炽二炽三一起把早已倒下的黎司城搀起来,几人都受了严重的伤,一起进了山洞。

  炽一将手附到黎司城手腕,查看伤情,表情甚是严肃。

  焱秋和其他人在一旁闭眼运功疗伤。

  “少主,这位道长已无法救治。”炽一将黎司城的手放开,平放他的身体。

  “怎会如此?”焱秋皱眉,刚才的剑气,自己也接过来七分,练气中期的修为,应是可以抵挡了。

  “他原就有重伤未愈,加上今日受的剑气,五脏内的血脉都已破开。”

  “没想到,今日还白白害了他一条性命。”焱秋淡淡的说,此刻的他与往日里玩世不恭的形象完全不同。

  “少主不必介怀,警世阁自会善待他的家人。”炽一见少主颇为感怀,提醒道。

  “试着把他弄醒吧,问问有没有什么遗愿。”

  吩咐完,焱秋便不再多说,继续为自己运功疗伤。

  炽一将黎司城扶起来,往黎司城身体里输送了些灵气,又给他服用了一颗丹药,黎司城悠悠转醒。

  “请......照看......我妻女......我女儿......礼物......”黎司城边说边慢慢的抬起手伸向胸前。

  炽一见状,伸手帮他掏了出来,这是一个木头刻的小女娃,模样甚是可爱。

  黎司城看着木头娃娃,笑着闭眼离世了。

  焱秋看了一眼木头娃娃道:“送回去吧。”

  “是。”炽一点头回应。

  待一个时辰后,焱秋休息之余回想今日之事的蹊跷之处,遂向炽夜队几个人一一询问今日安排的细节。

  当得知炽三把水泉仙府管家放在后院内时,他心中泛起疑惑,难不成是他帮的那个小姑娘坏了事儿?

  想归想,他并未说出来,而是瞥了一眼炽三的大肚子,大声道:“你看看!漏洞百出!就不能把人藏的严实点!罚你一月不能吃肉!伤好了马上把这事儿给我查清楚!”

  “是。”

  往日里这么干也没出过事儿啊!炽三委屈的低下头了,不敢怒也不敢言。

  见炽三低头认错,焱秋的视线又来回看向其他两人。

  “今日在仙府你们为何不出来,非得我喊是么!”焱秋瞪着眼睛问。

  “少主,您往日多次和我们强调,不喊不能出来,我们只是听命。”炽一带头沉稳回答。

  你们!一个个都是木头嘛!不懂得见机行事吗!

  焱秋气得嘴角直抽,要不是现在他受伤不能动,真想上去一人踹一脚。

  “一个个的真是要气死我!”眼不见,心不烦,现在他们又有伤,也不能让他们消失,还是继续闭眼疗伤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