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九章 暗杀

我的书架

第九章 暗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到家中,已是申末,府内早已备好膳食,沓妈妈吩咐了几句,便同黎母直接到书房去了。

  不一会儿,沓管家也回来了,几人在书房中,不知商量着什么。

  丫鬟桃心招呼着黎潇和沁心用晚膳。

  沁心和她说,她测出了水木双灵根,仙人们夸她资质很好,若勤加修炼,将来必有大成。

  沁心和她说,待天黑,要放烟花庆祝。

  沁心和她说,她明年可以去仙府的修仙学堂读书了。

  黎潇并未吃任何膳食,只是坐在椅子上发着呆,心不在焉的听着沁心讲话,眼神不时的望向书房的方向。

  “潇姐姐,你为何一直不讲话,你怎么了?”

  “你是不是生沁心的气了?”

  虽说黎潇平日里也不常讲话,但是沁心问,她总归还是会答的,但今日竟然连话都不说了。

  一旁的桃心见状,便哄着沁心吃饭。但是黎潇,往日里也不常与她们耍乐,便也不知道该如何哄。

  黎潇实并未生气,她只是如同在福利院般把自己隔离起来,她在想,母亲是不是对她太过失望,便也嫌弃她了?

  日落西山,夜色笼罩着大地,渐渐的,开始有烟花的声音,烟花声越来越密集,黎潇抬头望去,漫天烟花甚是好看。

  书房的门轻轻打开了,黎母一出来便看到黎潇独自一人坐在门口的台子上,小小的背影略显落寞,令人甚是心疼。

  “潇儿。”

  “母亲。”

  黎潇站起来,走到母亲身前,用双手抱住母亲的腿,抬头问:“母亲,你是不是不要孩儿了?”那双眼睛,水亮亮的望向黎母,眼底里写满了委屈。

  黎母蹲下来,抱住黎潇:“怎么会呢,母亲永远也不会不要潇儿的。”

  黎潇本来一直在忍着自己的情绪,一听到母亲温暖的声音,却是怎么也忍不住了,遂开始哭起来。

  “母亲没有嫌弃孩儿?”黎潇哭着问。

  “傻孩子,母亲怎么会嫌弃你呢?无论你有没有灵根,你都是我和你父亲的宝贝女儿,我们会一辈子,爱着你,护着你的。”

  “真的么.....那......母亲今日为何哭泣?”黎潇不解的问,小脸上挂满了泪水。

  听到女儿的问题,黎母似是停顿了一下,她知道不该在女儿面前哭的,一时没有忍住便失态了。回来连着写了好几封信件,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应对。

  黎母抬头望向天空中的烟花道:“母亲......想念你父亲了。”

  “女儿也想念父亲了。”黎潇也抬头看着烟花。

  “走,我们去和沁心他们放烟花去,说不准,你父亲看到烟花就回来了。”说着,黎母用手擦掉了女儿脸颊的泪水,牵着她的小手,站起来往前院走去。

  “好。”黎潇眼中还有泪水,但她悬了一天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

  水泉城内,烟花漫天,城内街头巷尾一片欢呼。

  水泉仙府的正厅内,三人正在交谈。

  “这次水泉城的灵根通过者有九十余三,老朽已经命人将资料带回宗内,今日之事辛苦两位真人了。”淳仁真人放下茶杯。

  “哪里哪里,这是水灵国的仙脉绵延之事,理应出力,大家虽宗门不同,但都是同气连枝,哪里分彼此,真人客气了。”

  卿华真人向淳仁真人拱手,心中却并不情愿,此次灵根测试,她本就是替他那个死鬼道侣来的,还得向修为不如自己的老头行礼,真是麻烦。

  锦戈真人本在出神,听到对话,忙也附和:“是啊,大家同在水灵国境内,就不谈辛苦不辛苦了。”

  “两位如此年轻便已到达结丹中期修为,真是年轻有为啊,老朽敬佩的很。”

  淳仁真人拱手回礼,想他三百多岁的年龄,因为灵根纯度不高,多年来一直无法精进,若不是因为五年前赤炎国一行中的机缘,怕是入不了结丹期,但这丹是结了,修行却也慢的很,到现在依旧是结丹初期,实在令他忧虑。

  “淳仁真人客气了,水灵宗乃世间四大宗门之一,我等只是小门小派,只是碰巧遇上机缘罢了。”锦戈真人笑着回应。

  “是啊,这机缘一事,巧妙离奇的很,谁又能算的准呢?”

  说罢,卿华真人媚眼一转,转头看向锦戈真人,笑道:“说起这些离奇之事,倒让我想起今日那小儿的灵台之气,当时锦戈真人欲言又止,可是有什猜测?”

  卿华真人含笑盯着锦戈真人,她可没看错,虽然白日里她没有过多参与讨论,但是他们的表情她可是仔细的观察了一番。

  锦戈真人本就在想此事,闻言,抬头看向卿华真人,一双媚眼里面满是心机,果真是一点不让人轻松。

  “真人快快说来,我等也长长见识。”淳仁道长捋着白须道。

  锦戈真人略微斟酌,叹息道:“罢了,只是一点猜测,说与大家也无妨。”

  他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又道:“锦戈游历期间曾听闻,荒漠绿洲之地的土灵宗,擅长各式符咒阵法。有一符咒可集天地灵气洗涤灵根,乃是宗门内高阶神人所制。有此符咒,常人或可生出灵根,普通修士亦可净化灵根,此小儿无灵根,却可吸引天气灵气,像是此番现象。但她今日确并未携带外物,所以也无法下定论。”

  卿华真人眼睛一亮:“那灵台显示的真气呢?”

  锦戈真人若有所思,继续道:“在灵台显示真气白烟,或是由于体内灵气往日只是随意散出,今日受灵台牵引,往灵台一处聚集,太过浓郁,集中散发所至。”

  “如此说来,我倒想起来了,宗门内天湖之地,常年烟雾缭绕,老朽虽未曾有缘进去,但曾有幸看到两次长老开启禁制,所以知晓,莫非这正是灵气太过浓郁汇聚而成。”

  淳仁真人心中起伏,若真是如此,倘若夺来用,岂不是正好净化灵根,祝他突破。

  “或是如此。”锦戈真人点头。

  “这么说来,此小儿竟有那符咒。”淳仁真人似是疑问,但口气确是笃定,看来不管有没有,他都要去探查一番。

  “只是一个猜想,不见得是实情。”锦戈真人抬头看向门外,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希望事实并非如此,不然这个小女孩恐怕命不久矣。

  “哎,此小儿没有灵根,若果真如此,那真是白白浪费了这大好机缘。”卿华真人拿起桌上的茶杯,笑着低头喝茶,眼神中的凶狠一闪而过。

  门外家丁敲门道:“各位仙人,酉时三刻到了。”

  几人对视几眼,锦戈真人和卿华真人便拱手告辞了。

  望仙酒楼内,众人议论纷纷。

  “听说了吗,今年我们水泉城测出有灵根者近百人,是去年的两倍还多呐!”

  “是啊,这可真是件天大的好事儿啊。”

  “对啊!”

  ......

  焱秋嘴角邪魅一笑,他放下酒菜钱,起身出了客栈。

  晚上果真热闹,漫天的烟花,还真是漂亮!不过,他可不是来看烟花的。

  夜色已经深沉,水泉仙府院内一片暗色,家丁们大都外出未归,淳仁真人躺在卧榻上,闭着眼,似是睡熟了。

  突然窗户大开,淳仁真人翻身跃起,拔剑刺向来人。

  焱秋一惊,侧身躲闪,心中方知计划有败露,但是,哪儿出的问题,他心中疑虑,不过现在可不是思考的时候。

  俩人都是结丹初期修为,倘若只有他俩人,焱秋不会输,但是倘若白日里另外两位真人还在,便胜算不大了。

  焱秋片刻便有决定,既如此,速战速决,快速撤离。他早已命人跟着离开的两位真人,一旦有诈,便会有信儿传来。

  焱秋右手执剑与淳仁真人交手,左手凝诀,手间开始泛起橙红火焰,火焰极强之时略一施力,这团火焰便散作无数小火团向淳仁真人快速飞去。

  淳仁真人挥手用幻风掌抵挡,不过,这可不是普通的火焰,这是赤炎宗赫赫有名的赤炎烈火,只要浑身有一处触碰,此人浑身必会起火,非一般的法术可抵挡。

  本来,他们警世阁做事,不能太过显示独特功法,避免给宗门惹事,但是今日必须速战速决,遂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反正这个老头他是杀定了。

  果然,幻风掌虽将大部分火焰冲散,但是仍有一丝火苗碰触到了淳仁真人的衣角,只见火焰瞬间蔓延到他的全身。

  焱秋见状,执剑破风刺入淳仁真人心脏,一剑毙命。

  淳仁真人脸上似乎还有不甘,他看向门口,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突然,门口传来刀剑声,室内大门破开。

  这两个真人还真回来了,果然被焱秋猜中,看来他派出去的人怕是凶多吉少。

  “唉,我说了快些来,你看这......”锦戈真人见状道。

  “费什么话,还不开打!”卿华真人拔剑刺向焱秋。

  锦戈真人举起大刀,向焱秋挥来。

  两个结丹中期,焱秋抵抗起来非常吃力。

  “还不出来。”焱秋边打边喊。

  说话间,从窗户门口翻出三个蒙面黑衣人与这两位真人对打起来,将焱秋护在一旁。

  这黑衣人便是炽夜队的炽一、炽二、炽三,此次出来,随身亲卫,焱秋只带了他们三人。

  焱秋正准备翻窗出去,突然,感到胸口一疼。

  回头看去,却是刚刚躺在地上的淳仁真人刺了他一剑。

  这家伙竟然还没死!

  只见淳仁真人双眼猩红,浑身浴火,模样甚为吓人。

  焱秋见状,忍着胸口的疼痛,拔剑挥向淳仁真人,一剑把他的头颅砍了下来。头颅在地上滚了两滚,淳仁真人的身体颤抖了几下,倒地不动了。

  焱秋也从窗口翻了下去。

  炽一见状,紧随焱秋,将他撑起,带着他御剑飞速的逃离仙府。

  两位真人见焱秋逃了,便想起身跟随,却被炽二炽三全力拖住。

  炽二炽三的实力乃结丹初期,实不敌对面两位真人。炽一乃结丹中期,刚刚三人拼死抵抗,还能多撑些时间。如今只有他们二人,几番打斗便败下阵来。

  没过多久,两位真人便把二人打伤,御剑追出。

  炽二炽三见状,紧随其后。

  几人前后追逐着在夜空中飞行,时不时的遇上水泉城内炸起的烟花,略有躲闪。

  黎府门口,沁心指着天空道:“看!潇姐姐!你看!那个烟花飞走了......咦,又一个......嗳,怎么还有一个......”

  她抬起手挠挠小小的脑袋呢喃:“烟花怎么会一直飞呢......”

  黎潇抬头看去,奇了,还真是会飞的烟花!

  她又转头看向一旁的母亲,又要有一天看不到母亲了,便贪恋着再多看几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