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八章 灵台求证

我的书架

第八章 灵台求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仙府本就不大,寻常只有看家护院的家丁住在这里。今天因为灵根测试,都在前院忙着,倒是让黎潇顺利了许多。

  她沿着后院的墙偷偷的往前院绕,一路躲躲闪闪,突然感觉自己踢到了一个软物。

  黎潇低头一看,是一个胖乎乎的老伯,他身上缠着绳索,嘴巴被塞着,躺在杂草丛生的墙角树荫面,似是晕了过去。

  若不是她悄悄的走到这边踢到了他,定不会发现,因为这个位置实在是太隐蔽了,完全被杂草和大树挡住。

  她心中有些害怕,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平复心绪,便没作声,绕开这个躺着的老伯,继续往前院绕。

  绕到前院后,她躲在前院墙角边上,侧头看。

  还有小孩子陆续进出,她稍安心了些,幸好还未结束。于是,她趁着家丁没注意,偷偷跑到正堂门口,直起身子,假装成刚进来的孩子,跟在其它小孩后面。

  黎潇跟着进了大堂。

  前面的小孩子,排队在交登记单。

  她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便赶上前一步行礼,大声说:“各位仙人,请给小女一次澄清的机会。”

  大堂内霎时一片安静。

  这灵根测试毕竟是水灵宗安排,管事人不发话,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

  而今日这位管事儿人便是刚刚把黎潇扇出去的白须老者,道号淳仁真人,乃是结丹初期修为。

  这个世界的灵力修为层级分为四个大阶段。

  第一阶段,炼精化气,又分为练气和筑基两个层级,在这个阶段的修士被称为道长。

  第二阶段,炼气化神,又分为结丹和元婴两个层级,在这个阶段的修士被称为真人。

  第三阶段,炼神返虚,又分为化神和合体两个层级,在这个阶段的修士被称为神人。

  第四阶段,炼虚合道,乃是大乘境界,这个阶段,离成仙只差一步渡劫,被称为仙人。

  但这些都是修士间的互称,在普通百姓眼中,他们都是修仙之人,便都称呼仙人或是仙长。

  “是你!谁放她进来的!?”淳仁真人见黎潇又闯了进来,甚是恼怒,遂盯着门口的家丁问。

  家丁害怕的跪了下来,还未回答,黎潇便先出声回应。

  “仙人,不关他们的事儿,小女翻墙进来的。”黎潇突然感受到一股威压袭来,让她不得不跪了下来。

  “你这小儿真是胆大妄为!”淳仁真人说罢,似要再次出手。

  “真人且慢,不如我们先听听她所言。”旁边坐着的玄衣男士站起来。

  此人便是刚才指出灵台变化是武者真气之人,他是水灵国沧澜门门主亲传弟子,道号锦戈真人,结丹中期修为。

  水灵国的修仙门派中,水灵宗为首,是世间水灵根修士的最高学府,而沧澜门以刀灵立派,在修行界亦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沧澜门的修士大都带刀修行,沧澜刀法与世间一些侠客的武功招式颇为类似,乃是世间游侠们的招式提炼,故此,沧澜门人不同与其他出世修行者,时常有弟子长期入世化作游侠儿在世俗间闯荡。不同的是,沧澜门人练刀,修的是灵,而游侠们练的是速度和力气。

  锦戈真人刚才便想一探究竟,不料小孩却被淳仁真人用掌风扇了出去,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但他实是好奇,一个六岁小女孩,怎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功。

  黎潇见前面的真人面色有所动容,便道:“小女真的没有造假,不懂真气内力是何物,请各位仙人明查。”

  淳仁真人见黎潇言辞恳请,再加上锦戈真人的说词,他的面色已缓和了一些。

  他暗自忧心,自五年前在赤炎国熔家村得到那颗上品凝丹丸后,他成功结丹,但是自己的脾气却越来越暴躁,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刚刚竟然想当着众人的面,对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儿出杀招,实在是太过冲动了。想到此处,他将施展在黎潇身上的威压收回。

  “也罢,你过来,倘若你说谎,这次连着私闯仙府的罪一并清算。”

  “是。”黎潇并不畏惧,她站起来,走上前去。

  “锦戈真人,可否同老朽查看一番。”淳仁真人侧头问。

  锦戈真人自是没有推辞,便同淳仁真人走到黎潇身旁,检查了一番。

  他们在黎潇头顶和身上的几处穴位上按压停留了几息。

  锦戈真人又查看了黎潇的双手,渐渐皱起眉头道:“奇了,果然非练武之人。”

  “确实,不知为何会产生那般状况?”淳仁真人亦是一脸不解,他看向黎潇,又道:“你且再去灵台试一次。”

  黎潇走到灵台边上,再次把手放上去,依旧是冰冷的感觉。不一会儿,灵台果然又产生了异样的气体开始外翻,甚是奇怪。

  锦戈真人走到黎潇身旁,握住她的另一只手腕,感受她体内的气体。

  淳仁真人用手附上黎潇的背部,略感知了一下,便收回手来。“锦戈真人可感知到了她体内的灵气?”

  “看来淳仁真人和我感知的是一样的,确实并非真气,而是灵气,但是灵气只是穿梭瞬息,便又散出了,可见还是没有灵根引气,至于为何在灵台上显示的是真气状态,锦戈也甚是好奇。”戈锦真人眉头微拧,眼神中似有所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听到真人们说她还是没有灵根,黎潇失落的低下了头。

  “哦?竟如此奇特?”本来在一旁坐着喝茶的媚眼女修士也站起来,好奇的走到黎潇旁边开始查看。

  此人是水灵国三大修仙门派之一的神侣派长老亲传弟子,道号卿华真人。神侣派以双修功法立派,派内众人常常需要结合道侣体质来修炼,遂多为喜好研究体质之人。

  她先是用手放在黎潇肩头探了探,又放在手臂感知了一番。似是非常好奇,问了黎潇许多问题,比如吃过些什么灵药,或者有没有携带一些灵宝之类的。

  不过,关于她问的问题,黎潇只答没有或者不知,因为往日都是父母安排,她确实不知。

  旁边二人见卿华真人没完没了的问,便知她的心思。幸亏卿华真人已有道侣,不然锦戈真人和淳仁真人定会离她至少十丈远,他们可不想被神侣派的人缠上。

  即便如此,两位真人依旧是往后退了几步。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卿华真人丧气的回到位置上坐下。

  “你且回去吧,念你并未有造假之心,且饶你私闯仙府之罪,切不可再犯。”

  见卿华真人终于罢手,淳仁真人便想着结束这件事,今日时辰也不早了,外面应是还有不少孩童在等着。

  “各位仙人,既然已经证明我并未造假,可否差人到大门外澄清?”黎潇坦然问。

  三位真人互相看了几眼,似是不愿。

  毕竟,这话说出去便不好收回了,再去澄清便是证明之前他们几个出错了,这种事情他们可不愿意做。

  黎潇见他们不愿,心慌起来。

  没有测出灵根,造假的事情仙人们也不愿澄清,她这趟就算白来了。

  淳仁真人挥手示意家丁把黎潇送出去。

  家丁走过来便要把她拉出去。

  慌乱间,她突然想到刚刚发现的那个被绑着的胖老伯。

  “仙府出事儿了!”黎潇把家丁的手拨开,大声道。

  “何事儿?”淳仁真人示意家丁不再动手。

  淳仁真人其实并不关心,只是今日既然在仙府,若真的有事儿,他便不能不管。

  “小女看到有人被绑了......”黎潇故意没有多说。

  “何人?”

  “烦请仙人先帮小女澄清造假的事情,若今日不澄清,小女和家中父母在水灵国将再也无法立足,求求仙人们。”黎潇不答反求。

  淳仁真人笑了,好厉害的小儿,这是要和他讲条件了。

  他看了其他两位真人一眼,见二人未有任何回应,应是在等他决定,便道:“也罢,依你便是。”

  说罢,他转身对他身旁的一位年轻修士示意,这位修士便去门外传话了。

  “现在你可以说了。”淳仁真人看向黎潇。

  黎潇心中松了一口气,她原本不打算讲,但情急之下竟脱口而出,她只能如实相告。

  但是关于如何进的院子,她撒了谎,毕竟,万一害了帮她的大哥哥就不好了。

  不一会儿,那个胖老伯便被寻了过来。

  几位真人把所有家丁聚集在大堂,其余孩童都被差了出去,黎潇也被送出仙府。

  仙府大门外,排队的人已经不似先前之多,陆陆续续的有马车通行。

  黎潇一出门就看到了黎府家人,沁心在车厢中探着头,甲汀倚在马车一旁候着,黎母和沓妈妈好似面带喜色的交谈着。

  黎母看到了黎潇,赶忙走上前去问:“潇儿,如何了?”

  “母亲,仙人们已澄清,女儿没有造假。”

  黎母笑着连连点头,刚才已经有人通传,她自是知晓。今日,沁心测出了灵根,女儿也顺利的自辩清白,她已是极为开心,只是,这最重要的事......

  “灵根如何?”看女儿神情并未有喜悦之色,她脸上的笑容已是僵了一半。

  “女儿......还是没有灵根。”黎潇忐忑着回话。

  闻言,黎母的神情一滞,似遭受重大打击一般,腿脚一软,便要跌坐在地上。

  沓妈妈赶忙上前一步搀扶住黎母,道:“夫人,天色已晚,咱们先回去。”

  黎母也不出声,她望向黎潇,眼中泪光闪烁,颤抖着拉起黎潇的手,被沓妈妈搀扶着往回走。

  看到黎母的神情,黎潇瞬间便难过极了,若说先前她测出没有灵根时只是失落,但现在却是极其难过。

  因为母亲的神情像极了妈妈送她到福利院那日的神情,三岁的她尚小,只知离别的难过,却读不懂里面的神情,但是一年年长大,妈妈那日的神情在她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渐渐她明白了那是绝望的神情,如此相似,难道母亲也要离开她了吗?

  到了马车上,黎母忍不住开始默默流泪。

  黎母将头侧到角落,似是不想被黎潇看到,但黎潇早已知晓,眼前的母亲就如同另一个地方的妈妈一般,在送她到福利院的前几日,妈妈时常背着她偷偷哭泣,她问起来,妈妈便以各种理由答她。

  黎潇害怕极了,也不敢出声问,低着头身子蜷缩在一起,泪水一直在眼眶中打转。

  沓妈妈一手紧握着黎母的手,另一只手时不时的帮黎母拭去泪水。

  她怀中的小沁心本来是非常开心的,时不时拽几下黎潇的衣服,似是想同她讲话。但是黎潇低着头并未回应,看到如此状况,她也静静的坐着,不再出声。

  一家人便坐着马车回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