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七章 闯仙府

我的书架

第七章 闯仙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水泉仙府大门外,黎母紧紧的抱着黎潇。

  黎潇用手捂住双耳,但周围人的议论声仍然不断传入,渐渐的,她恍惚忆起很多声音。

  福利院的小伙伴围在一起喊她:“小疯子......小疯子......”

  隔壁家的哥哥冲她喊:“你又说假话了,小骗子.....”

  妈妈指着她说:“潇潇,你是傻了吗?都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胡说......”

  黎母语重心长的对她说:“潇儿,答应母亲,你以后不要再说这些了,好吗?”

  ......

  从她稍懂事儿起,便认真记下了家人的叮嘱,她常常努力控制自己想要倾诉的欲望,但有时候,自己不经意间还是会提起一些他们认为的怪话。

  被妈妈送到福利院后没几天,她听到福利院其它小朋友悄悄议论,说妈妈嫌她疯把她扔了,她和其他小朋友争执,并大哭起来,哭着喊着找妈妈,哭了好久好久,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睁开眼看到母亲,哭着便扑到母亲身上紧紧的抱住她,她好想和母亲述说,但是她害怕,害怕说出来,自己被丢弃。

  从那以后,她时刻谨慎着说话,规矩行事,想问的话想做的事儿总是忍着,一点儿也不敢再松懈。

  她常常想不通,她确实有两个相似的身体,两个相似的名字,在两个地方生活,但大家都非说她在说假话,说她是骗子,说她是疯子?为什么没有人信她?这些问题,她不敢问也不知去问谁。

  可是今日,自己又被污蔑,这些傻、骗难听之词,她真的讨厌至极,难道这次自己又得忍着吗?她心中不甘。

  恍惚间,仿佛听到了母亲的哭声,她想到了她为何而忍,往日,是为母亲不忧心而忍,而今日,倘若她真的成了水灵国的污点,反倒母亲会日日为她忧心。

  想到此处,黎潇缓过神来,擦掉自己的泪水,眼神中的犹豫不甘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坚定。

  她抬起手,擦掉母亲的眼泪说:“母亲,女儿身子无碍,母亲莫要哭泣......我没有造假,是他们冤枉。”

  黎母看着黎潇,百感交集。

  她何尝不相信女儿没有造假,女儿自小便乖巧懂事,旁人家半大点儿的小孩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可她却听话的很,从不做一件没规矩的事儿,哪里做的出这等造假之事。刚刚哭泣不仅是担心女儿的身子,更是忆起了仙人的话,若这次没有测出灵根,女儿怕是只能活到及第之年,想到此,便不禁流泪。

  听到黎潇说话,黎母才想到不该在此时感伤,应是先解释清楚才好,前几年测试每次都是无任何反应,这次应是有了希望。

  思及此,黎母眼神中有了些许光彩,便点头道:“母亲自然是相信你的,潇儿,你先把里面发生的事情细与母亲说说。”

  一旁的沓妈妈搀扶着母女两站起来,眼神时不时的望向仙府大门,心里惦念着沁心为何还未出来。

  黎潇和她们讲诉了堂内发生之事。

  往日里,若是黎父在,关于修仙之事,或许他还能解答一二,而如今,黎父尚未回来,黎母和沓妈妈对修仙之事,实在不知。

  几人商量了一番,便决定还是到仙府里,请求仙人查明。

  只是,黎潇刚迈进仙府大门便被仙府护卫拦住了。

  “两位大哥哥.....放我进去吧......我没作弊。”

  往日里她除了家人,不常同外人讲话,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才能说服护卫放她进去。

  “走!走!走!”仙府护卫哪敢放她进去,今天可是有仙人在里面,他们不想多事儿,便推着黎潇一直往外走。

  看来硬闯是进不去了,黎潇便开始想别的办法。

  虽说,她在这个地方一直都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不敢胡闹,但今日也顾不得规矩了,只要能进去便好。

  想到此处,黎潇便转身迈出仙府大门。

  “母亲,女儿到仙府后门看看有没有法子进去,您和沓妈妈先在这儿等着沁心妹妹。”

  黎母神情担忧,毕竟女儿是个六岁的孩子,她实是不放心,便道:“母亲与你一同去。”

  “女儿自己可以,您莫要再多走路,若是腿疾复发,您又要难受了。”黎潇仰头望着母亲,神情坚定。

  黎母一怔,在她印象中,女儿自三岁起,便变得话少安静起来,幼儿时常常会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后来也不常说了,总是安静的呆在她的身旁,不似沁心般聒噪活泼。今日,她第一次见女儿有如此倔强的神情,越发发现女儿真是懂事儿了,开始为母亲着想了。

  站在一旁的沓妈妈听到黎潇的话,笑着道:“夫人,小姐真真是个细心的主,她一向谨慎懂事儿,不如依她。”

  闻言,黎母便也不再坚持,女儿有自己的主意,她实是欣慰,便叮嘱黎潇:“潇儿,定要小心,若是不行,先回来我们再想法子。”

  “女儿明白。”说罢,黎潇给母亲作揖,转身离去。

  黎潇来到水泉仙府后墙外,她先绕着水泉仙府走了几圈,观察了一番。

  发现周围并无可用杂物,墙上也并无狗洞之类的小门,黎潇便又看向高处。

  瞧见有几棵槐树离围墙不算远,其中一棵枝繁叶茂,有一处枝干朝向仙府院内,只是有些高,恐不好上下,略思索片刻,她心里便有了主意。

  只见她走到那棵槐树下,瞧着这棵树转了几圈,开始找着力点。

  说起来,这是她第一次爬树,她往常都很乖,不常和街头巷尾的孩童们玩耍,但是看到过很多次,便学着他们的方式试着往上爬。

  找到着力点后,她便挽起裙摆和袖口,脱下鞋子用腰带绑在身上,用两腿蜷缩着踩到寻好的凹处,然后用腿再夹紧树干,两只手向上爬,身体跟着向上使劲,腿也跟着慢慢的上。

  看的出她很吃力,全身都紧绷着,脸上却神色自若,丝毫没有害怕感。

  树上高处,焱秋嘴角微勾,眼神中带着一丝笑意,注视着下方的这个小丫头。

  他原本是来水泉仙府查看地形,谁知瞧见一个小丫头一直绕着仙府在走。

  起初,他并未在意,只是这小丫头绕了几圈后,停在了他躺的这颗树下,开始爬起树来。

  他躺在这棵槐树的最高处树干,既能浓荫蔽日,又能掩盖身影,还能登高望远,观察府内情况,是一个妙处,树下的小丫头根本瞧不见他。

  这小丫头小小年纪一副镇定自如的神情,只见她爬了一米高,不小心摔了下去,一声都没有吭,接着继续爬。

  “真是有趣,这小丫头定是个硬脾气!”焱秋心里想着。

  黎潇又一次摔了下来,她抬起手看了看,手心已经擦破皮了。

  之前看其它小孩爬的那么轻松,自己爬却这么艰难,果然光看是看不会的,但是这次比上一次爬的高,离最近的一个枝条已经不远了,想着,她便又一次开始往上爬。

  焱秋看着小脸儿通红的小丫头,细看这衣容,竟有点熟悉感。仔细一想,便想起在客栈前看到的一场戏,这不就是那个被扇出来的小丫头么,想起来,竟是见了她两次了。

  既然这么有缘,不如自己逗她一番。

  念头一起,他便侧了下身,把头探出来的多些,确保下面的人能看到,眼里闪过一丝玩弄的神色,故意大声喊:“喂!小丫头,你干什么呢?”

  这一喊,直接把黎潇吓一哆嗦,手一下没抓紧,翻了下去,摔惨了。

  “哈哈哈......”树上的人大笑起来。

  黎潇坐在地上,闻声抬头望去,阳光从树隙中穿过,变成一道道光斑。

  微风起,树叶微扰,光斑闪烁,流动成光辉,忽强忽弱,照的人眼睛不自觉眯起来,又见光辉闪烁之处,几缕发丝微微飘动,闪着光点,光点牵动中恍现动人笑颜,宛如梦境仙子。

  黎潇坐在地上,痴了,已然忘记了自己是因何摔下。

  “喂,小丫头,傻了么?”

  闻言,黎潇回过神来,突然想到就是此人让自己掉下来的,再看向那人,心中不免愤慨,顿时便觉得面容令人生厌。

  她低头弯腰,用手撑起身子站起来,拍拍身子上的土。

  再次抬首望去,坦然直视树上之人,像个小大人一样说:“不许说我傻。”她今日不想再听到疯、傻、骗这些词!

  焱秋听到又大笑起来,这丫头果然是个倔脾气!

  继续取笑道:“好,你想上来干什么?和大哥哥一样是来睡觉的么?”焱秋心中自然知道她不是来睡觉的。

  黎潇沉默了一会儿,思考着自己该不该说,树上这人穿的不是家丁的衣服,应该不会是仙府院内的人,他能在高处睡觉,想也是个厉害的人,或许能帮自己进去!

  思及此,黎潇淡淡回道:“......我想进去院子里......”

  “进去做什么?”

  “去找仙人。”

  焱秋心里其实是猜到了,他刚刚已经瞧着她绕着仙府转了几圈,连着不久前仙府门口被扇出来的情形,这小丫头的目的可想而知。

  只是他不知这个小丫头是怎么想到爬树这方法的,这棵树又高又粗,她这么小的身板,尚且无法抱住,况且一看她的爬树姿势便知经验不足,对她来说,爬上来非常的难啊!

  “看你的样子像是爬不上来喽!”说罢,脑袋侧回树干,继续躺着享受,隐隐传来一句:“你要能爬上来,我便帮你一次。”

  “当真?”黎潇抬头问。

  树上的人没有回话,像是睡着了。

  黎潇注视着上面,没有说话,突然被阳光刺了一下眼睛,她低下头揉了揉眼,咬牙继续开始爬树。

  不知跌落了多少次,她感觉自己全身的劲都快用完了,才爬上第一条枝干。最下面的部分,因为没有可抓的枝干,是最难爬的,好在,只要爬上来,上面的就容易多了。

  黎潇大汗淋漓,片刻未歇,便继续抓着枝干,小心翼翼的往上爬,连上了两层枝干,终于看到了躺在树上的焱秋。

  他闭眼睡着,如画中人一般静怡。

  黎潇站在树干上,朝着仙府园内看了看。刚刚爬的过程中,她已想好,用自己的衣服当绳子,绑在树上,或许可以跳到院子里。

  虽然,这个大哥哥刚刚说要帮她,但是......或许他只是开玩笑吧!

  她坐下来,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撇下一根枝条,将枝条的尖撇掰细,用细尖开始在衣服上戳洞,然后就着戳的洞,使劲把衣服撕开。

  焱秋早已知晓她爬上来,想逗弄她一番,便一直闭眼不睁开,看她是不是会把自己喊醒。

  突然听到了“嘶......嘶......”的声音。

  他睁开眼,坐起身子向黎潇看去,只见这个小丫头坐在树干上,撕着自己脱下来的外衣。

  “小丫头,你都上来了,为何不喊我?”真是个傻小孩,放着他这个厉害人物不用,非得用自己的笨办法。

  黎潇不说话,只是盯着焱秋的眼睛看,似是想确认他有没有在开玩笑。

  “你过来。”焱秋笑道。

  两人之间的这段儿距离,周围并无可抓的枝干,此地,已离地面约有八米高了,若是摔下去,定会伤残。

  黎潇看着焱秋,虽不知道他是否在开玩笑,但是倘若他真能帮自己,可以节省很多时间,所以她没有退缩,而是选择抱紧树干慢慢爬过去。

  焱秋看着她一点一点靠近,心中想着,真是个坚强的小孩儿啊!很适合培养的苗子,若是以后有机会把她带到警世阁,定能有用处。

  想罢,焱秋起身一跃。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焱秋抓起黎潇问。

  “黎潇。”黎潇感觉自己身体突然腾空,天旋地转,差点让她大叫一声。

  她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没忍住喊出来招来护卫。

  焱秋身体矫捷一越,便轻轻落在了仙府院内。

  黎潇站定后说:“谢谢。”

  “无妨,小丫头,飞起来是不是很有意思,怎么样,要不要和哥哥学功夫呀?”

  “没灵根......也可以学功夫么?”黎潇睁大眼睛问。

  “那当然了,任何人都可以学,可以强身健体,在世俗间行侠仗义,比当仙人好玩多了。怎么样,大哥哥可以教你哦!”焱秋一脸骗小孩儿的表情。

  可是爹娘想让我当仙人......黎潇默默的低着头想着,并没有说出来。她好似从未思考过自己想不想修仙,只是父母很希望,她便也期盼着不让他们失望。

  焱秋看着她那纠结的小脑袋一直不抬起来,随即懒得等待了,她既如此犹豫,不要也罢。若真做了警世阁从小培养的内卫,那可是一个杀伐果断的地方,刹那间的犹豫便会丧命。

  想着,他便纵身跃起。

  “若是没有灵根......我......”黎潇抬起头来答,只看到焱秋的背影从墙头跃出,身轻如雁,竟没有半点声音。

  她想学,若是能变厉害,或许便不会像今日这般被仙人赶出,连进院子都如此艰难,只是不知父母是否同意。

  看到焱秋离开,黎潇眼神流露出少许失落。

  不过,眼下,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便没再多想,她看了看自己的外衣,破损不大,便继续套在身上,穿好鞋子,迅速往院内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