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替嫁医妃 > 第816章 我只要哥哥

我的书架

第816章 我只要哥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莲降看着每日躲在院子中玩耍的阿让,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我来吧。”

比萨端着一碗白粥走了过去,阿让因为长期服用毒蛊,身体虚弱的不行,必须要用清粥好好养着。

莲降接过比萨手里的白粥,朝阿让走了过去。

“阿让。”

莲降放缓了声音,半蹲了下来,和正在院子里玩耍的阿让平视着。

“你要干什么?”

阿让警惕地看了莲降一眼,快速站起身,跑到了比萨的身后。

“阿让,这是莲降,是哥哥的朋友。”

比萨有些无奈地看着阿让,阿让对莲降似乎有着一种排斥之心,不管他怎么强调,阿让还是不喜欢莲降接近。

阿让扭开头,孩子气地看着比萨,“我不管,我不要他,我要哥哥。”

莲降双手微微一顿,这几天他一直都有尝试着靠近阿让,只是阿让对他的敌意很大,这让莲降也很是无奈。

“你来吧。”

莲降站起身,将手里的白粥又重新递到比萨手上,转身进了房内。

阿让偷偷从比萨的身后探出头,颇为警惕地看了莲降一眼。

“过来吃吧。”

比萨无奈地将阿让从自己身后拉了出来,将碗放到了桌子上,“自己吃。”

“为什么?”

阿让撇了撇嘴,眨着眼睛看向比萨,“以前都是哥哥喂的。”

莲降站在窗边,看着阿让对比萨信任的样子,心里有些苦涩,以前阿让也是这样信任自己的,只是现在。

莲降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转身走到了一边。

凤倾华和五毒子出了院子,一路便朝后山奔去。

这里好歹也是凤倾华长大的对方,对这里自然是熟悉得不行。

“祖师奶奶,这里怎么这么奇怪。”

五毒子咽了口唾沫,看了一眼阴森森的林子,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凤倾华却是丝毫不在意,慢悠悠地在前面走着,“这里是禁地啊。”

“啊?”

五毒子惊呼出声,顿时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瞪大眼睛看向一脸无所谓的凤倾华,难以置信地说道,“这里是禁地?”

禁地你居然还敢这样就闯进来?

凤倾华回头疑惑地看了五毒子一眼,像是有些不解为什么五毒子的情绪会波动得这么大。

“咱们就这样闯进了禁地,是不是不太好。”

五毒子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只觉得连耳边呼呼传来的风声都那么的奇怪。

“没关系的。”

凤倾华拍了拍五毒子的肩膀,“我这也是迫不得已,门中弟子对这禁地却是十分敬畏,只有躲进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五毒子看着满脸无畏的凤倾华,有些欲哭无泪,这里可是禁地啊,是禁地,万一这里生存着什么很恐怖的生物怎么办,又或者这里关押着什么人,他们就这样贸然闯进来,岂不是要死翘翘了。

“放心吧。”

凤倾华自信地看了五毒子一眼,压低声音悄悄说道,“其实这禁地里没什么的,师父都和我说了,你放心,我身上有师父给我的宝贝,这些禁地里就算有什么怪物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听凤倾华这么一说,五毒子总算从放下心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禁地。

说是禁地,看起来就像是一座荒废的野山一样。

“进去瞧瞧。”

穿过了这片树林,一幢楼阁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这楼阁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阴暗的天色下,这阁楼看起来也越发地诡异起来。

“祖师奶奶。”

五毒子双腿忍不住有些发颤,出声喊住凤倾华,“要不然,咱们去别的对方看看吧。”

这阁楼看起来确实是有些不太正常的样子,让人十分慌张。

“没事,进去吧。”

凤倾华摆了摆手,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禁地唯一的一处阁楼。

凤倾华坚持要进去,五毒子也只好跟着走了进去。

刚进去,阁楼的门忽然从外面被关了上去。

五毒子吓得差点跳起来,警惕地看着周围,紧紧跟在凤倾华的身边。

凤倾华神色不变,这些倒是很正常,不过是一些小机关而已。

阁楼很高,里面的东西都积满了灰尘,看起来倒像是很多年都没有人进来了一样。

凤倾华朝五毒子招了招手,快速朝一边走去,这里一定是有什么机关,不然这个阁楼看着这么高,怎么会连一个楼梯都没有呢。

很快,凤倾华就找到了一处机关。

可能是因为是禁地的原因,这里的机关藏得并不隐秘。

“进去看看。”

凤倾华和五毒子一起走了进去。

楼梯里很是昏暗,凤倾华和五毒子慢慢走了进去。

“谁在那里?”

五毒子紧张地惊呼一声,他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凤倾华显然也是听到了,只是警惕地看了一眼周围,握紧了手里的匕首。

“师姐。”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随即便是一阵急切地脚步声。

竟然是青焕。

凤倾华也有些惊讶地看着不远处的青焕,和五毒子一起走了过去。

看见是青焕,五毒子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

凤倾华皱了皱眉,“是木长老干的?”

青焕点了点头,是他大意了,当时撞破了木长老的事情之后,他本来就打算赶紧下山的,没想到还是慢了木长老一步,木长老直接将他关进了这里。

“你怎么不出去?”

五毒子有些惊诧地看着青焕,他们进来的时候虽然环境很可怖,但是似乎还是十分容易的。

“我出不去。”

青焕摇了摇头,“我找不到出口。”

五毒子和凤倾华对视一眼,随即明白过来,他们之所以会这样轻易地就走了进来,多半是因为凤倾华的原因。

“这是师父给我的玉佩。”

凤倾华指了指腰间的玉佩,宝物什么的,她本来只是用来唬五毒子的,只是现在看来,似乎还真是和这玉佩有些关系。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找到人,一切就都好办了。

“木长老一直都有勾结南宫极,贩卖我天机门的机密着实可恶,就连师姐你和莲降误入麒麟岛,也是木长老的指使。”

青焕满脸愤懑,没想到木长老也会做出这种事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