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替嫁医妃 > 第767章 我愿意

我的书架

第767章 我愿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战青缨摇了摇头,神色也恢复了正常,“你对七哥的心思我都知道,我不想你以后后悔。”

独孤月怜咬着牙,没有说话。

战青缨笑了笑,伸手扶起独孤月怜,“好了,快起来吧,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目送着战青缨的背影,独孤月怜的神情有些恍惚,她也说不清自己刚才为什么忽然会这样做,是为了更进一步得到战青缨的信任,亦或是为了别的。

只是战青缨的反应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她知道战青缨对自己的想法,本来以为战青缨是绝对不会拒绝的,但是战青缨居然拒绝了自己。

蝶舞被赶出了七王府,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行走在街头。

没有了表哥的庇护,她根本就是什么都不是。

几个小混混看着蝶舞一副失神的样子,对视了一眼,心里达成了一致,慢慢朝蝶舞靠近过去。

“你们干什么!”

蝶舞察觉到危险之时,她已经走到了一道偏僻的小巷之中。

几个小混混搓着手,看了一眼穿着华贵的蝶舞,色迷迷地说道,“我们可没干什么,这里可是你自己走进来的。”

蝶舞不停后退着,看着不断逼近的小混混,心里一阵紧张。

几个小混混见状却是更加得意起来,看样子今天是一定能得手了。

几个人还没有靠近蝶舞,忽然脚下一软,竟然直直倒在了地上。

“谁?”

看着全部瘫倒在地的小混混,蝶舞心里的紧张不减反增,环顾着周围。

一身黑衣的男人从巷口慢慢走了过来,蝶舞看着男人一身黑色,就连头上都带上了黑色的帷帽。

“你是什么人?”

蝶舞咽了口唾沫,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心里一阵发慌。

黑衣人低低一笑,手里瓷瓶直接飞到了蝶舞的手里,“是能帮助你的人。”

蝶舞看着手里的瓷瓶,没有说话。

“你难道不想报仇吗?”

黑衣人看着蝶舞,悠悠地说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

“我愿意。”

蝶舞抢先答道,握紧了手里的瓷瓶,“你说吧,要怎么做,我都会答应。”

男人低低笑出声,“够爽快。”

蝶舞咬了咬牙,“都是她们害了我,反正我现在也一无所有,根本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将这瓶药随意投进天陵国的水源之中,结果就不用我说了吧?”

黑衣人看向蝶舞,低低出声。

蝶舞咬了咬牙,“好。”

黑衣人看了蝶舞一眼,飞身一跃,消失在小巷之中。

蝶舞看着手里的瓷瓶,心里一阵愤恨,是你们逼我的,要不是你们将我赶出王府,我才不会做这种事情。

看着眼前一口干净的井水,蝶舞将手里的瓷瓶直接就要扔进水里。

“你在干什么!”

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

阿让警惕地看着蝶舞,走到井水边,“你要往里面扔什么?”

蝶舞赶紧收起手里的瓷瓶,瞪了阿让一眼,“你是哪里来得小姑娘,胡说什么!”

“我有没有胡说你跟我去官府就知道了。”

阿让看着蝶舞,眼神是不符合年龄的成熟,伸手就要拉着蝶舞往外走。

蝶舞这才有些慌乱起来,伸手就要甩开阿让,“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你这是心虚了吧!”

阿让紧紧盯着蝶舞,“刚才我都看见了,你是不是要在井水里下毒?”

蝶舞的脸色一变,急忙反驳道,“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蝶舞虽然嘴上不承认,眼神却满是慌张,这也更加肯定了阿让的猜测,她其实根本就不确定蝶舞在做什么,只是看见她鬼鬼祟祟站在这里,没想到竟然还被自己猜中了。

“去官府。”

阿让拉着蝶舞,执意要朝官府的方向走去。

蝶舞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眼神闪过杀意,只要她死了,就没人知道了吧。

“去死吧。”

蝶舞猛地回身,直接将阿让推进了井里。

“啊!”

阿让惊呼一声,随即没了声音。

蝶舞心里一紧,赶紧转身往回走,生怕被人发现。

“白霜!”

五毒子看着忽然飞奔起来的白霜,有些无奈地喊了一声。

白霜快速跑到井边,朝五毒子示意了一眼。

“怎么,你渴了?”

五毒子看了白霜一眼,眼神有些疑惑。

“有人吗?救救我。”

井中忽然传来一阵虚弱的呼救声,五毒子心里顿时一紧,急忙俯身看下去。

“阿让?”

将人拉上来,五毒子惊讶地看着脸色苍白的阿让,“你这是怎么了?”

阿让摇了摇头,大口喘着粗气,蝶舞将她推下去的时候,她双手抓住了绳子,才没有掉下去,确也不敢大声呼救,生怕被那个女人再发现。

听见阿让的叙述。五毒子的脸色变了变,将人抱到白霜身上,摸了摸白霜的头,“救人救到底,人是你救的,你就负责把人带回去吧。”

白霜没有说话,只是鄙夷地看了五毒子一眼,优雅地迈开了步子。

蝶舞脚步慌乱地来回走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又来到了刚才的那个巷子。

“杀人了,我杀人了,这该怎么办?”

蝶舞来回不停地踱着步,神情紧张,她以前再坏可是从来不敢杀人的啊。

“你出来啊。”

蝶舞抬头,看着空旷的巷子,压低声音小声喊道,“我出事了,你快出来啊。”

黑衣人不知何时站在了蝶舞的身后,看向蝶舞的神情满是厌恶,没想到这个棋子竟然这么没用,只是小小的一个下毒都做不好。

察觉到周身的气势变化,蝶舞神色一喜,刚想要转身,忽然觉得自己的胸口一痛。

不知何时,一枚飞刀正好刺中了她的心脏。

这一次,蝶舞看见了男人的眼睛,那是一双冷漠至极的眼睛,没有一丝温度,和这样一双眼睛对视,只觉得让人如同进入了三尺寒天。

“你!”

蝶舞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随即边吐出了一口鲜血,直直倒了下去。

男人看了一眼已经没气的蝶舞,理了理衣摆,走上前取出那枚飞刀,转身消失在巷子中,没有再回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