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替嫁医妃 > 第505章 你家王妃疯了

我的书架

第505章 你家王妃疯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凤倾华从书房跑出来之后越想越气,照着院门就是一脚,踢的大门哐哐作响。

战北霄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八成还以为她就是耍脾气,根本就不能体会到别人的心情。

“这谁惹你了,发那么大的火?这门上的漆都快要被你给踢掉了。”景郁背着手笑容满面地走过来,那模样,格外滋润。

凤倾华现在看见他就想起战北霄那张不知悔改的脸,冷哼道:“所有人都惹到我了,整个王府都惹到我了!”

景郁倒是不以为意,反而凑近道:“你做的糕点还有吗?”

凤倾华瞪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做了糕点?”

浑然不知危险将近的景郁顿时露出一个讨赏的笑容。

“先说好,糕点分我一半,这里面可也是有我的功劳的。”

“你的功劳?”凤倾华眯着眼睛看着景郁。

像是生怕凤倾华不知道,景郁连忙道:“我帮忙烧火了啊,不是我说,你还真不上心,做着糕点的怎么能突然就跑了,幸亏我进去看见那火不够旺给添了不少柴火,否则,现在估计糕点都熟不了。”

凤倾华阴测测地笑了起来:“是吗?那我还真的得好好感谢你了。”

“不用不用,举手之劳而已。”景郁谦虚的摆摆手。

然而,就在下一秒,凤倾华一个跨步上前,一拳上去就给景郁揍了个乌眼青。

“毁了我的心血,竟然还敢跟我分糕点!”

景郁被打的一懵,又见凤倾华一脸愤愤,有些呆萌地道:“怎么会,我走的时候拿了一些,都熟了啊。”

凤倾华照着景郁又是一脚。

“住手!好男不跟女斗!不就是吃你几个糕点吗,至于这样把人往死里打吗?”景郁委屈地道。

眼看凤倾华又要动手,景郁立即朝着战北霄的院子狂奔。

“师兄,你要给我做主啊。”景郁一路冲进战北霄书房,露出自己眼睛上的痕迹:“你家王妃疯了,竟然把我打成这样。”

战北霄蹙眉:“你遇上她了?”

“是啊,我就想要几块糕点,她就打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景郁哭丧着脸。

战北霄盯着景郁眼圈的那一团黑沉思,如果那黑色在自己的脸上会是什么效果。

这么一想,顿时有些怜悯地看着景郁:“糕点还有不少,一会你都拿去吧。”

景郁眼泪汪汪地冲着战北霄感激涕零:“师兄,还是你对我最好。”

“嗯。”战北霄内敛地应道。

景郁瞥见书桌上的一块糕点,拿了起来,看着已经被要掉一口,也没认出是什么玩意,下意识地往嘴里塞,一边吃一边道:“师兄,你怎么能浪费粮食呢。”

“没想到这糕点看着丑,吃起来真香,跟嫂子做的味道一样。”

战北霄看着那块糕点就闹心:“就是她做的。”

“嗯?那怎么这副德性,好丑。”

“火大,蒸坏了,本王逗了一下,生气了,本王正在想要怎么哄。”战北霄难得多话地道。

景郁听着听着,吃东西的动作却是慢了下来,脑子里面一点点拼凑信息。

糕点,火大,蒸坏,哄。

那他干了什么?

加柴,蒸糕点,吃糕点,要糕点,被打。

这么一想,好像始作俑者是他吧。

景郁慢慢地将糕点艰难咽下,看了战北霄一眼,突然就变得格外的顺从:“师兄,我帮你想办法吧,一定让你们两个和好。”

你们二位可千万要和好,万一继续闹下去,师兄也知道是他干的事,那他另外一只眼睛可能就得被砸个对称了。

战北霄将奇宝斋的事情告诉他,叹气道:“不过不知道怎么约她出去,这会她估计不想见我。”

景郁立即发挥自己的小脑筋,开口道:“师兄,我有办法!”

另一头,凤倾华一个人在花园里面走,一路雁过拔毛,花落分家,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不远处,传来二人的说话声。

凤倾华远远地瞧见,蹲在两块大石头上鬼鬼祟祟的是两名暗卫。

平日里都是躲在暗处,这会这么大刺刺地出现,一定有问题。

凤倾华悄悄靠近,就听到二人正在商量事情。

“今天本来是我应该当值,但是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怕到时候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你帮我上半天职吧。”

“你不是今天一早就不舒服了,反正都在王府,能出什么事。”

“今天奇宝斋来了一批新玩意,临时开了一场拍卖会,里面有不少珍宝,主子好奇打算要出府去看,我现在这样哪能跟去。”

“行吧,那我替你,你回去休息吧。”

等到二人离开之后,凤倾华这才从暗处出来,眼里冒出一片精光。

好你个战北霄,现在竟然还有心情去奇宝斋看宝物,而且还不叫她!过分!

他不带,难道自己还不能跟去?

凤倾华这么想着,回了自己的院子,找了一身男装换上,等到战北霄离府之后,自己也悄悄地去了。

战北霄前脚刚到了奇宝斋,凤倾华后脚就到了,也没惊动人,直接偷偷混了进去。

这次的拍卖地点跟上次的那个公开拍卖的地方不是一个,而是一个大会场,隔成了两层,二层是一间间的小包间,从一层临时搭建的台阶上去,一层是大厅。

奇宝斋今天的这场拍卖会搞的十分神秘,因为拍卖的物品有些特殊,所以采用的是匿名拍卖。

也就是每一个买主进门的时候都戴上了一张面具,而且买主之间互相的间隔都比较远,为了防止私下议价以及保证买主的私密性。

凤倾华被安排到一个位置坐下,四周都隔着屏风,只能隐约透过屏风看见四周的人是男是女。

凤倾华扫了一眼,没有看见战北霄的身影,目光扫了一眼那些包间,都亮着灯。

包间里,景郁翘着腿看着自家师兄:“怎么样,我说的办法好吧,嫂子果然耐不住寂寞跟来了。”

“去把她叫上来。”战北霄道。

流影正准备出去就被景郁拦住。

“师兄,咱们好不容易把嫂子骗来,你现在去不是让她知道咱们是故意的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