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语时看着黑暗中秦绝模糊的身影, 好半天才忍不住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知道就算他说不让秦绝去,以秦绝的性格也不可能就这样任由他自己胡来。

而且这本身就是他们两个人, 与陈修也知之间的仇恨。就算今天没有中部基地的参与,他们两个人也是要报仇的。

而且就算他们不去找陈修也的麻烦,不去对付这个潜龙基地。早晚有一天他们还是会被盯上, 就比如之前陈修也看见唐语时,就是一脸的满含兴趣的样子。

既然冲突在所难免, 倒不如勇敢面对。

正如之前所想,如今是对付陈修也最好的时机。他身边那个莎莎被埋葬, 其他人更不多,而且他带着基地几个科研人员肯定走不远。

唐语时没办法继续在这里等待下去, 他必须主动出击尤其是现在。

如今若是继续跟大家一起前行, 路上一定会因为伤员而耽搁时间。

虽然唐语时有可以用玉石融合的空间果,但是一来唐语时并没有足够的玉石,二来也没办法冒然把空间果的事情传出去。

唐语时与秦绝无声息的离开了, 但是无论他们有多么小心翼翼,还是被几只变异动物发现了。

菲米和雪狼颠颠的跟在唐语时的身后,这两只小家伙这是想要跟他们一起去。

唐语时很快就发现了身后的菲米与雪狼, 他忍不住停下脚步蹲下身来。

菲米这段时间稍微长大了一点, 可是小身材依旧很小只。

它仰着小脸盯着唐语时看, 然后冲着唐语时道:“你们要去哪?是为了抓那几个坏人吗?”

唐语时听到菲米的话, 伸出手指头点了点菲米的头。

然后无奈道:“你们的主要任务,是保护两位妈妈以及珞珞。如果都跟着我们一起走了,他们万一遇见了什么危险该怎么办?”

菲米闻言心里十分不乐意, 它的战斗力无疑比那些异能者还要强,如果唐语时能带着它一起去,成功的几率一定会翻倍。

然而唐语时有牵挂,有牵挂的人总会顾虑很多。

最终唐语时只把雪狼带上了,让菲米回去守着两位妈妈和珞珞。

因为小天被抓走的事情,珞珞从空间里出来之后一直哭个不停。在秦绝答应他会把小天安然无恙的带回来之后,珞珞这才停止了哭泣。大概是因为连续受到惊吓,以及哭的太久很快珞珞就睡着了。

菲米踏着月光悄无声息回来了,临时休息的地方依旧安静无声。

菲米回到了唐妈妈的身边,看了一眼唐妈妈怀里还双眼红肿的珞珞,然不住在心里谈了一口气。虽然它十分担心唐语时的安全,可是同样也放心不下珞珞和唐妈妈。

另一边雪狼化成原型载着唐语时与秦绝,一路嗅着陈修也他们的气味追去。

唐语时担心的看着秦绝的脸色,忍不住小声问:“你身上的伤如何了?”

秦绝摇了摇头道:“没事,多亏了你之前给我的空间果,我现在身上的伤已经好了许多。”

秦绝说的是实话他身上虽然有很多伤口,但是经过空间果的治疗大部分已经痊愈了。

唐语时亲自替秦绝检查了一下伤口,这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秦绝看着唐语时有点白的脸色,突然在唐语时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唐语时闻言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虽然秦绝的主意十分的冒险,但是无意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唐语时抬头在秦绝唇上亲了亲,“嗯,就按你说的办。”

秦绝闻言眼底闪过一抹温柔,像是化不开的糖一样。

如今已经是深夜,夜里的风透着一股凉意。

两个人坐在雪狼的身上,被风吹的忍不住微微瑟缩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唐语时总觉得天气越来越冷了?

他记得末世里的秋天只有一个月,到了下个月就是冬天了。

雪狼奔跑起来的速度很快,而且它十分擅长这里的地形,比人脚程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急速奔跑的雪狼在不远处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随即一道道冰刺从隐秘的植物间射出。

那冰刺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泛着令人心惊胆战的寒芒。

雪狼的体型太大,不方便带着两个人躲闪。

唐语时:“变小!”

雪狼突然变成超级小可爱狼,唐语时,秦绝在空中往下落时,立刻被秦绝的异能接住了。

可是人,狼,三个在半空之中十分显然,顿时成为被攻击的目标。

无数道的冰刺,仿如雨帘从天而降。

尖锐的刺尖对准着两人射来,却在两个人面前颤抖的停下,刺耳的冰刺断裂声此起彼伏。

一时之间,无数细碎的冰块落了下来。那感觉就像是,突然下起了冰雨。

陈修也十分意外的从角落走出来,他随手拽下来一片巨大的树叶,然后脸色不善的看着唐语时与秦绝。

陈修也:“你们竟然一个都没有死,倒是挺顽强的。”

唐语时关心的看了秦绝一眼,听到陈修也的话顿时笑了起来。

唐语时:“对啊,不仅没死,还来向你索命来了!”

他说着突然拿出两把木仓来,然后一左一右朝着四周连续射了几木仓。隐藏在四周的几个异能者,立刻惨叫了一声直接一命呜呼了。

而这时小雪狼也找到了小天,它悄无声息的出现,然后一口咬住了看守小天的异能者的脖子。然后再咬住的一瞬间,身形突然之间变大,那个异能者直接化成了一滩血。

小天看着一击必胜的雪狼,就看见雪狼再一次变小,然后一脸呆萌的落在她怀里。

小天看着小雪狼脏兮兮的嘴巴,忍不住撕下一片叶子给它擦了擦。

陈修也看着一个个倒下去的手下,再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唐语时。这一次唐语时,秦绝都没有戴墨镜,他能够清晰的看见他们眼底的一切。

当读取到某处的记忆时,他的眼里忍不住闪过一丝惊讶。

陈修也:“你们竟然是......”

不等他把话说完唐语时宛如一阵疾风,抬手就是一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

陈修也的一脸不可置信的甩了出去,他刚刚明明已经使用了异能,为什么唐语时还跟追上他?不等他想清楚是怎么回事,就从再一次追上的唐语时眼底看到了答案。

小天抱着小雪狼低着头,钻进了一旁的一棵树下,然后小心翼翼的盯着外面。

在看到小雪狼的一瞬间,她原本心底的悔恨顿时没了。她忍不住一会笑一会哭的说:“看来是我赌对了。”

陈修也终于明白唐语时之前看见他时,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来?也明白来徐重习等人,为什么会突然之间与基地失去了联系?原来这所有的事情的起因,全都是因为面前这两个人。

两个重生者?

陈修也忍不住一阵的亢奋,尤其是在唐语时的记忆里面,他看到了那个自己的成果。可是与此同时又忍不住感到恐慌,恐慌的原因是唐语时不加掩饰的恨意。

唐语时:“只有杀了你,我才算是真正的重生。”

陈修也因为唐语时这一句话,稍微的愣了一下。也正是着稍微的走神,给了一只默默观察的秦绝机会。

陈修也的身体突然动不了了,他突然明白了唐语时他们的用意,整个人愤怒的看向唐语时。

陈修也这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自负的。

他聪明,也厉害,唐语时承认不如他。

可是正是因为他太聪明了,喜欢依靠读取别人的记忆掌控别人。所以秦绝才绝对依靠这一点,故意在陈修也的面前没有戴墨镜。并且在对方读取记忆的时候,主动回想起前世的事情。

唐语时与秦绝的心里有太多骇人听闻的秘密,陈修也在看见重生这样荒唐的事情时,一定会被他们的记忆里的内容震惊到。再加之唐语时浓浓的恨意,他一定会分神。

而只要他稍微不注意,就会被秦绝死死的控制住。

之前陈修也就夸奖过秦绝的异能,远近都可以,而且十分的实用。只要被控制住,几乎是无解的。

唐语时有一肚子的话相对陈修也说,也想要把这个人千刀万剐。

可是他却不敢耽搁,立刻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一木仓直接击中了对方的太阳穴。

唐语时看着陈修也惊恐地双眼,突然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他刚想要转头对秦绝笑一下。

本该彻底死去的陈修也突然抽搐起来,绿色的液体从他的口腔之中冒了出来。

秦绝忙伸手把唐语时往回拉,可是陈修也抽搐着身体,却猛然扼住了唐语时的脖子。

从陈修也的口中流出来液体,滴在地面上立刻冒起烟来,一看就知道一定含有毒素。

秦绝发现自己的异能以及对陈修也无效了?他一边焦急冲了过去,一边喊道:“唐唐!”

唐语时在看见那绿色的液体,就要滴落在自己的手臂上时,他的瞳孔突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原本浅咖啡色的眸子变成了银灰色。

而就在这时,陈修也的身体直接从他身上弹开,在他再一次满脸狰狞的爬起来时,几道空气弹突然从远处射来。

爆炸声顿时响起,吓得躲在一边的小天忍不住捂住耳朵。

小雪狼也有样学样,伸出两只爪子按在自己的耳朵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