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唐语时小心翼翼撬开盒子时, 他与小天两个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他们两个人都不敢不说话,周围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

只听见盒子啪嗒一声, 被撬开了一条缝隙,里面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唐语时忍不住感到一阵奇怪,他用到刀把盒子的盖掀开, 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里面是什么,就感觉到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

那种感觉十分的惊悚, 唐语时顿时惊骇不已,整个人都僵硬在那里。

虽然后面的人并没有说话, 但是唐语时知道身后的人是谁?

因为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他就算睡着了, 都能被这个人的气息吓醒。

唐语时没想到, 他竟然这么快就挣脱了秦绝的束缚?同时又忍不住替秦绝感到担心,也不知道此刻的秦绝怎么样了?

此时陈修也面无表情站在唐语时的身后,他的目光紧紧盯着盒子里的东西。那是一颗跟晶核长得差不多的石头, 石头透亮如同一块透着寒光的宝石。

小天也感觉到了身后的危险,但是她没有冒然转过身去。

她每一次做决定的时候,并没有像大人一样认真的思索。比如她这次带路来到市中心, 她也没想过来这里之后会遇到什么?她当时的想法很简单, 就是来这里拿到这个宝物。

一如现在她知道身后有危险, 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想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办法。与其说是她在想, 不如说是潜意识里的自我保护。所以她的选择总是莫名,有的时候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

唐语时的性格比较谨慎,多疑, 这是他在末世连续生活了多年积累下的经验。

虽然他在看到一个宝物的时候,也会被宝物所散发的力量所吸引,但是他第一反应并不是冒然去占有。

他会犹豫,会做出谨慎地选择。因为他担心这东西,到底有利还是有害?

陈修也之所以没有动,也是因为他不确定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然而小天却想得不多,她突然拿起那个石头。在两个大人惊讶的瞬间,她便把那颗鸽子蛋大小的石头,塞进了唐语时的嘴里。

因为这个盒子摆放的位置,刚好是她能拿到的位置。而唐语时为了看清楚里面的东西,此刻正弯着腰低着头。看见小天去拿宝物的时候,唐语时刚想要开口说话,就被宝物堵住了嘴巴。

就在唐语时觉得自己要被噎死的时候,宝物入口即化,宛如大夏天含在嘴里的冰块融化了。

小天的异能是幸运异能,如果有两条非常不好的路摆在她的面前,她也会选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那一条来。如今的局面就是这样的,两条非常不好的路,可是现在只有这样做才能活下去。

哪怕是九死一生!

虽然小天知道那个宝物十分重要,她下意识的想要自己独占了宝物。

但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能那样做,那样做她自己会很惨,哥哥他们也会因此丧命。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还是遵循了内心的声音。

陈修也没想到这小孩子,竟然这么冒冒失失?

就算是他得到了这个宝物,也不敢轻易的吞下去。

末世里的东西,很多都超乎平常人的想象。看起来光鲜亮丽的花草,有可能是最毒的毒药。看起来不起眼甚至破旧不堪的东西,也有可能是天下至宝。

所以在看到散发着幽幽蓝光的宝石时,陈修也并没有贸然去抢夺。因为他不知道这种东西,自己触碰的时候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伤害?

在他印象里面,末世之中越是具有吸引力的东西,越是可怕并且危险。

也正是因为太聪明,会有顾虑,才使得最后是小天抢了石头。

不然以陈修也的速度,跟唐语时和小天抢东西,那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在唐语时服下那颗宝物之后,陈修也就看到唐语时的身子一僵直接倒了下去。

小天看到这一幕,顿时傻了眼,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唐语时。

她虽然潜意识里知道这样做危险,可是她却没想到会害了唐语时。

此刻唐语时的脸宛如死去多时的尸体一样,他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腐烂,出现可怖而恐怖的青紫色的脉络。

小天下意识的伸手去拉唐语时的手臂,可是在看见唐语时发青的手臂时,顿时吓得大哭了起来。

这几天以来,小天深信自己的直觉。

所以在刚刚的那一瞬间,就鬼使神差的做出冒然的举动来。

可是她并没有想要害死哥哥的意思,她只是想要找到一个更好的出路。

陈修也看到唐语时的这副样子,眼眸之中忍不住闪过一丝可惜。

这一丝的可惜不知道是因为唐语时这个人,还是因为他追寻的那个宝物?

他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唐语时心脏的位置,当他的手触摸到唐语时身体时忍不住微微一顿。

因为此刻的唐语时的身体冰冷至极,除此之外他还闻到了一股恶臭味道。这种味道他十分的熟悉,是来自于丧尸身上的味道。

他这个人有洁癖,顿时恶心的收回手来。

陈修也想到外面那个为了唐语时而拼命的英俊男人,又看了看如今已经没有声息的唐语时。

忍不住轻声道:“你们两个也算是不能同生却能同死,一起走黄泉路也不会寂寞。”

陈修也嘴上说着这样的话,可是眼底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

小天在听到他这句话时,忍不住发出了尖利的大叫。

在狭小的空间里面,这种声音异常的刺耳难听。

如今唐语时哥哥被她害死了,难道秦绝哥哥也被他被别人杀了吗?

她拼命的摇头,她不相信,她不相信!

小天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看上去就像一个小鬼一样。

陈修也伸手敲晕了小天,然后掏出一个手绢给小天擦了擦眼泪。

他道:“小天别害怕,你没有了唐语时哥哥,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哥哥姐姐们。”

在他的地下实验室里面,还有很多很多的异能者,足够她有一堆小伙伴了。

陈修也带着小天和沙沙离开后,躲在远处的董妈妈他们,这才从一颗颗变异植物后面走出来。她们在看见小天被人带走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所以并没有冒然跑过去送死。

唐妈妈不知道怎么了,心脏一直在乱跳,跳的她感觉心脏都要炸开了。

在从变异植物里面跑出后,她就急不可耐的朝着前面奔去。

大概是身为母亲的一种直觉吧,她总觉得她家唐唐此刻很危险。她一路狂奔,连自己的风系异能都用上了。

刚从另一个通道下去的沙沙顿了一下,有点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

陈修也见她突然停了下来,有点奇怪的问:“怎么了?”

沙沙此刻满脸都是血,听到陈修也的问话回答道:“老大,你们先走,我想回去再去确认一下。”

陈修也点了点头,就带着剩下无数不多的手下离开了。

沙沙按照原路往上走去,她总觉得刚刚感觉到了风系异能?还有她也不确定秦绝死了没,因为秦绝在深受重伤之后,利用穿越物体的能力从楼上掉了下去。如果他的异能在穿越过程之中没了,那他很有可难会卡死。

但是她还是不放心,尤其是对方连续杀死了她十一次?

十一次的死亡,让她的心情非常不美妙。

沙沙只走到了一半的地方,脚下突然一空,整个人都往下掉了下去。

然后在她以为又要死一次时,她下坠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然后她就卡在了上下通道的夹缝里?她先是呆愣了一下,随即暴怒的吼道:“秦绝!!”

整个空荡荡的通道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她的怒吼声在四周回荡着。

秦绝拖着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眼睛,狼狈不堪的往上一点一点的走着。

他的脚步非常非常的慢,仿佛脚掌踩在玻璃上一样。在很久之前,他曾经跟唐语时约定过。如果他们有朝一日必须分开行动,他们两个人无论遇见了什么,最后都要保全自己的性命。

秦绝本以为自己这一次要食言了,因为在最后一刻下坠的时候,他的异能已经耗尽了。可是一想到唐语时之前说过的话,他的心突然疼了起来,那疼痛让他重新有了力气。

等到他艰难的回到那个小店门口,两位妈妈正在上气不接下气的哭着。

周围一种弥漫着一种不详的气息,浓浓的,像是挥散不开的浓雾。

秦绝有点恶心,有点想吐。

在小店里面一个穿着跟唐语时一样衣服的丧尸,正愤怒的朝着四周的人攻击。但是他被一条条的藤蔓缠着,所以根本触碰不到任何人。他的面目狰狞可怖,尖利的獠牙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鬼。

在这里的都是之前的伤员,他们由于被董妈妈保护了起来,所以并没有参与战斗。

此刻看着浑身是伤的秦绝,再看看已经变成丧尸的唐语时,他们的心里面十分的不好受。

然而就在众人难过不已的时候,看起来摇摇欲坠的秦绝,突然大步向前奔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快完结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