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董涵看见都这个时候了, 这两个人还不忘秀一波恩爱,顿时觉得眼睛有点不舒服。

而就在他低头揉眼睛的时候, 一只小巧畸形的怪物突然从角落跑了出来,那怪物的目标正是董涵。

安安一看到那只怪物顿时大惊失色,只兽化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她, 在情急之下连脸上也一半兽化了。她动作敏捷的冲到了董涵面前,用力的把那只小怪物撞飞了出去。

董涵这时候才发现危险, 他心有余悸的看过去,就看见自己媳妇暴力的追上小怪物, 然后一记重击把怪物打进了地底下。

董涵忙道:“安安,真厉害!”

被夸奖的安安转头看了他一眼, 估计是被秦绝的举动刺激到了, 她大步跑了过来抱着董涵来个热吻。

一只处于极度紧张状态的董妈妈,看着自己儿子被儿媳强吻了,顿时觉得儿子太没出息了。在她的眼里男孩子一定要主动点, 怎么可以让矜持的女孩子强吻呢?

董妈妈觉得自己有空一定要给儿子洗洗脑,不能这么的娘炮的被媳妇占便宜。

另一边的唐语时听到秦绝的话,登时就忍不住放下心来。秦绝这样说就说明他发现了什么, 对于秦绝的实力他总是忍不住盲目的信任。

秦绝转头看向异能小队的那几个人, 然后对他们说:“我可以让这大东西静止两秒, 你们可以趁机攻击它的鳞片缝隙。”

众人听到鳞片缝隙的时候, 忙朝着那个怪物方向看去。就看到在怪物的身上,一层压着一层的鳞片之下,有宽约两指的缝隙。那缝隙里的肌肤虽然看起来很厚重, 但是与坚不可摧的鳞片相比却很容易受伤。

因为怪物移动的速度太快,他们想要准确无误的嘉俊击中那里十分不容易。就必须依靠秦绝的力量,让怪物静止片刻才行。

只要能够静止一两秒的时候,他们进行攻击的时候才能更加准确。

秦绝牵着唐语时来到一颗巨大的变异植物旁,那是一棵直径约莫五六米的大树。秦绝搂着唐语时的腰在一个视野好的位置停下来,两个人站稳妥之后,秦绝就示意他们准备进攻了。

秦绝之所以带上唐语时,就是担心自己一会儿精力不够,需要从唐语时的身上吸取足够的能量。

但是在其他人看来,却是秦绝在打怪兽的时候还不忘照顾唐语时。有人就忍不住目露羡慕的看着唐语时,也有人忍不住一脸鄙夷。

对此唐语时像是毫无所觉,他对这些面子上的事情完全不在意。只要能够很好的活下去,管他被认为是什么?况且他觉得依靠着自己的男朋友,并没有什么好丢脸的?

他如今的感觉就是深藏功与名,别人都以为他是个吃白饭的,其实却不知道很多事情都要依靠他才行。他就是秦绝身后的男人,给予秦绝最大的支持与帮助。

一想到这里,唐语时顿时觉得自己的身姿伟岸起来了。

然而唐语时不在意心这些,秦绝却忍不住在意。他不喜欢别人在不了解唐语时的情况下,就跟唐语时打上标签。不过现在是对付怪物的时候,所以也懒得跟他们计较。

秦绝:“一会儿,你用木仓试着看能不能打中怪物的眼睛。”

他们所在的高度刚刚好,能够打到怪物的眼睛。

而在地面上的时候,因为怪物的头一直高高地扬起来,所以众人都没办法攻击到。

唐语时在站到这个位置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怪物那双眼睛了。想不到他刚想到这里,秦绝就也想到了?

秦绝对着下面的众人比了个手势,众人一起开始在心里默念。

“五,四,三,二,一!”

秦绝的眼神突然一冷,随之周围的地心引力发生了改变。站在秦绝身边的唐语时都有所察觉,但是他却不敢分神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怪物的身上。

随着最后的默念到了一的时候,还在肆意攻击其他人的怪物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一下。

同时其他异能者同时朝着怪物攻去,各种各样的异能打在怪物的身上,一时之间场面异常的混乱。

那个不苟言笑的女人,为了能够准确的把自己的攻击到鳞片缝隙,竟然跑到了怪物的跟前?

二队队长看到她这么贸然的举动,顿时忍不住大喊:“你疯了吗?”

在女人无数跟刀叉刺入怪物的鳞片下时,短暂停顿一到两秒钟也过去了。在二队队长喊出这句话时,怪物已经重新获得自由。

大概是被突如其来的疼痛刺激的,怪物突然剧烈扭动的身体砸在了女人的身上。

秦绝与唐语时的脸上顿时一白,他们没想到会有一个人这般冲动,竟然敢跑到怪物的跟前去?

而这时秦绝为了控制住,宛如格拉斯一样巨大的怪物,一口气消耗掉了一大半的异能。

此时他的脸色有点惨白,沉稳的眸子里带上一抹恼怒。

其他异能小队的成员,也没想到女人竟然这么的拼命,一个个呆若木鸡的看着她消失不见的身影。

本来按照秦绝说的做,他们与怪物拉开距离。等到秦绝的异能稍微恢复点,就可以再来第二波的攻击来。就这样虽然十分的浪费时间,但是完全可以保证大家的安全。

可是女人的私自行动,一瞬间打破了所有的计划。

几个年轻气盛的异能者也冲了出去,但是都被发狂的怪物一一打飞了出去。

唐语时焦急之下忙抓住秦绝的衣领,就乱七八糟的亲吻了上去。还在现在大家都在关注怪物与那个女人,并没有人看到这一幕。不然一定会因为女人出事,唐语时还跟恋人接吻而恼怒。

秦绝黑沉沉的眸子看着面前的人,知道这个人嘴上不在意别人的生死,但是打心里还是不愿意看着有人死去的,他用力的咬了咬唐语时的唇,这才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秦绝:“再来!”

下面的人听到秦绝的话,忙聚精会神的开始准备。

在怪物的身体再一次被定格时,其他的异能者忙趁机攻击,同时一个速度异能者抓住鲜血淋漓的女人,从怪物的身边瞬移了回来。

唐语时也趁机连续开了几枪,打在了怪物的右眼之上。

也不知道是之前怪物受到攻击起效了,还是唐语时误打误撞击中了怪物的脆弱的地方?怪物突然凄厉的大叫了起来,那声音一直传到很远的地方。

就连已经越走越远的中年男人也听见了,他脸色难看的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带着任乐往前走。

陈飞也看着任乐脖子上,被中年男人掐住来的红痕,一双阴郁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冰冷。

陈飞也:“不如这样,我来做你的人质,你把这个人放了?”

中年男人听到陈飞也的话突然笑了起来,他伸手点了点任乐那张清秀之中还有点稚气的脸,“三少爷,您这是跟我说笑吗?我若是把他放了,以您的脾气我还有命可活吗?若是大少爷知道您变成这个样子,一定会忍不住笑上好几天。”

任乐忍不住皱起眉头,他瞪着一双眼睛盯着中年男人道:“你们是什么关系?你叫他三少爷,你也是陈家的人吗?”

任乐一直对陈飞也的身份十分敏感,这也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他是秦绝的人,从小就跟秦绝一起长大。明面上秦绝是他的老大,但是实际上秦绝对他如同亲弟弟。

他一直担心陈飞也跟他在一起,有什么目的?

如今像是一个炸毛的猫一样,只要有可疑的地方他就会害怕。

看见任乐这么虚张声势的模样,陈飞也就知道他一定在怀疑什么?任乐会怀疑他,陈飞也并不意外也不难过,因为他的身份确实敏感。

陈飞也:“乐乐,我不是他们的人,我只有一个身份就是你的恋人。”

陈飞也说着目光定定地看着任乐,任乐慌张的心情稍微安定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候,一直小心跟着他们的米琳娜,突然从旁边出现。她手里的匕首划破了中年男人的手臂,她反手抓住任乐就朝着一旁奔去。

中年男人看着被划破的手臂,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狰狞起来。

“三少爷,我原本是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所以才一直没有对你们对手的。既然你们这么的不愿意领情,那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

说着那几只原本潜藏起来的怪物,突然仰头大声地叫了起来。

那叫声十分的难听刺耳,同时隐隐有一种可怕的感觉在四周蔓延开。

被米琳娜拖着往前奔跑的任乐,忍不住挣扎起来。

他道:“米琳娜,等等,陈飞也还在那里呢。”

米琳娜头也不回道:“你这家伙是白痴吗?你没看出来他们是一伙的吗?”

任乐摇头,“不是的,他们若是一伙的,那个人为什么要攻击陈飞也?不行,米琳娜我不能走。”

说着他用力的挣脱了米琳娜的手,转身朝着陈飞也狂奔而去。

米琳娜看着任乐的背影气得不行,她飞快的扫了一圈四周,忙隐身潜伏了起来。

陈飞也淡淡的看着中年男人,语气漠然的问:“所以你这是打算对我动手了?”

“既然大少爷没有好好教导三少爷,那么属下愿意替大少爷效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