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绝抱紧了怀里的小恋人, 还没来及的说他什么,就感觉唐语时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亲。

唐语时:“惊不惊喜?”

唐语时说着然后在看见秦绝眼里的无奈时, 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之前的困意此刻也没了,唐语时双手并用的勾着秦绝的脖子。

秦绝低下头来,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 特别像是小精灵轻轻扇动的翅膀。他轻轻地吻在唐语时的唇上,如同此时的夜色一样深沉的眸子里, 映照出唐语时浅色的眸子。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谁的眸色,在谁的眼眸之中晕染出对方的色彩, 竟然有一种彼此交相辉映的错觉.......

次日,基地又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有人趁昨天爆炸大乱的时候, 盗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科学研究成果。至于是什么样的科学研究, 暂时没有对外公布出来。

而盗取东西的人可是已经离开了基地,此时基地上下层各级人员十分重视这件事,当天就发布了一系列相关的任务。其中几个任务是关于大爆炸的调查, 还成立了科学研究项目被盗专案调查小队。

唐语时原本还赖在秦绝的怀里不肯起床,还是米琳娜进来汇报他们的调查结果时,唐语时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他揉了揉迷迷糊糊的眼睛, 然后看着秦绝的下巴说:“那, 那我们要不要行动?”

秦绝伸手摸了摸唐语时的发顶, 然后气定神闲的说:“不急, 等着他们来找我们。”

他们?唐语时一脸的不解,然后就听到秦绝说:“昨天我们登记居民证的时候,我的身份那边应该有人知道了。这一次涉及到的基地比较多, 他们估计会用到我身边的时候。”

关于调查爆炸原因的任务,被米琳娜他们抢先领走了。因为他们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后一步确认对方的身份。其实身份也不用特意去确认,他们已经知道这一次爆炸的主要幕后策划者,就是潜龙基地的老大。

因为在发生爆炸的前一天,刘枫杨的同伴无意间看见刘枫杨曾经接触过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的特点十分的突出,他留着十分整齐的齐肩发,长相也偏于中性。要不是他的身高以及衣着十分男性化,很容易让人以为他其实是个女人。

这个家伙的异能跟之前那个旗袍姐姐一样,是读心术。

而他最擅长的就是读取别人的内心,利用自己学过的心理学,而扩大别人内心里的恐惧或者悲伤。

刘枫杨虽然十分的怨恨徐曼曼抛弃了他,可是根据唐语时对他的了解,刘枫杨的是个十分极端的自我主义,他潜意识里觉得什么人什么事情都没有他自己重要。他这样的人,是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拿自己的生命去报复别人的。

所以能让刘枫杨这样的人放弃生命,唯一可能就是他被读心了,然后被那个人找到了弱点操控了行为。

米琳娜看了窝在秦绝怀里的唐语时清了一下嗓子,然后继续道:“那我们这就去交任务了,交完这个任务,基地那边应该立刻会注意到潜龙基地。”

秦绝闻言抬起眼帘看了她一眼,然后说:“你们只要把任务交了就行,至于其他的不用担心。他们很快会过来找我们的,到时候合不合作就要看他们的诚意了。”

米琳娜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开。

就听到唐语时说:“那秦家那边应该很快也知道了,也不知道这里又没有秦家的人?”

唐语时并没有见过秦家的人,不过根据之前秦绝的表现,秦家的那些人应该很麻烦。

米琳娜没有继续停留,她迫不及待的离开了房间,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谈恋爱了不起啊,竟然公然在属下的面前秀恩爱,两大男人没羞没臊的?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她并不否认秦绝与唐语时还挺般配的。

唐语时:“这一次如果我们跟基地那边合作,到时候面对的是整个潜龙基地。我想赶紧让妈妈吃空间果,虽然还不能确定百分百能获得异能,但是总归吃了比现在好吧?”

而且到时候真的打起来了,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还不确定呢?唐语时没办法允许发生一点点的意外。

两人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两位妈妈正在有说有笑的说着什么。

唐语时让莫恒远兄弟两人,带着两个孩子去楼下玩,他这才拿出两个空间果来。

安安,董涵都见过累死的空间果,之前给任乐吃的就是这种。两人不解的看着唐语时,安安先道:“怎么了?表情突然这么的严肃?”

唐语时把这个果子的事情告诉大家,并且依旧把果子的来历推给那些已经死了的科研人员,然后把吃了果子之后的利弊告诉他们,“我想把这个给两位妈妈服用。”

两位妈妈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唐语时的意思。

如今他们之中大家都有异能了,只有两位年纪稍微有点大的妈妈没有自保能力。如果这种果子真的可以激发异能,虽然过程会受一点苦,两位妈妈还是愿意尝试的。

唐语时见两位妈妈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目光看向了一直静默不语的董涵。

此刻董涵纠结的心情唐语时十分理解,他之所以这样一直拖了又拖,也是不想自己老妈跟着受那份罪。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得到某样东西之前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董涵见董妈妈一脸信心满满的样子,他犹豫了半天才下定了决心。

董涵,安安带着董妈妈回到她的房子。

唐语时跟秦绝留在这里,陪着服用了空间果的唐妈妈。

大概过去了有两三个小时,唐妈妈的脸色突然一变。唐语时整个人吓得全身一僵,他忙抱着妈妈进了浴室。

秦绝因为身份比较尴尬就没有进去,他一直默默地守在门口等着。

虽然什么都帮不了,但是他却不愿意离开。

漫无目的的等待是一种极其难熬的事情,秦绝不知道等到了多久,才听到安静的浴室响了唐语时的声音。

唐语时:“妈妈,你,你没事吧?”

这一声之后又是长久的寂静,就好像刚刚那一声呼喊是秦绝的幻觉一样。

秦绝轻轻地敲了敲浴室的门,有点不放心的问:“唐唐,怎么了?”

浴室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了,唐语时脸色苍白的走了出来,然后一把搂住了秦绝的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