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茜茜毕竟年龄比较小, 受到唐语时他们这么多次辱骂与嘲讽,她早就窝了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了。这一次要不是他们被逼上了绝路, 她才不会跟着父母当众跪在唐语时母子的脚下。

这样的祈求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同情,反而换来的只是更加冷漠的对待。看着唐语时即将走远的身影,陈茜茜简直要被他给气疯了。她的目光看见那个陌生, 又英俊的男人时突然想到了什么。

之前在排队的时候,陈茜茜就看见唐语时与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手牵着手, 两人的相处的气氛异常的亲密。陈茜茜在基地里见过很多类似的情侣,她觉得十分的奇怪又恶心。

虽然知道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是因为幸存者里的女人越来越少的关系,但是她依旧无法避免的觉得恶心。

她见到唐语时身上并没有异能者徽章, 然后那个男人身上却有。她便以为唐语时能够有如今的的一切, 一定都是都是因为这个男人?

她以为唐语时跟那些出卖身体的女人一样,是一个只能依靠身体才能有口饭吃的可怜人。

在看见唐语时转身离开的瞬间,她突然歹毒的对那个的男人说:“你看到没有?你喜欢的这个人, 竟然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以及妹妹如此残忍?这么恶毒的人,你竟然还喜欢他?!”

陈茜茜尖锐的嗓音瞬间响起来, 顿时吸引了周围一大群人的注意力。然而大家并没有因为她的话有任何的表现, 因为自从末世来了之后, 这样的事情在这里日复一日的上演着。末世前从来不讲究亲情的人, 在末世之后却无耻的谈起了血浓于水。

这样的事情他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无外乎就是道德绑架之类的。

陈茜茜的妈妈一听到她的话,顿时明白了女儿的想法, 她立刻也跟着哭诉起来。

“其实我们当年也没有刻意为难他们母子两,但是老陈跟唐语时的母亲确实没有了感情,他们这样在一起也不过是互相折磨罢了,倒不如成全我和老陈要好。我一直很羡慕唐语时的妈妈,她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女人。她就算离开了丈夫,依旧把儿子照顾的那么好。

可是我,我的身体非常不好,我没了老陈,根本没办法养活我的女儿……”

秦绝听到这娘俩个的话,忍不住挑了挑眉头。他知道这两个人在干什么,也知道她们在打什么鬼主意?但是这些手段对付那种本来就想出轨的男人还行,对付他简直就像是在看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幼稚。

这两个女人估计在心里以为她们能勾引走唐语时的父亲,是因为她们一个会装可爱,一个会装柔弱的原因?其实并不是这样,不是她们有多么的高明,而是因为唐语时的父亲本身就想出轨。

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三个人注定是一家的。都是一样的愚昧,一样的可笑。

要不是因为唐语时三观比较正,秦绝真想替唐语时把这三个人处理掉。他省得他们一直出现在唐宇的面前,让唐语时觉得心烦。

小天比珞珞年纪大,珞珞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可是小天却听的一清二楚的。她也明白,什么是第三者?什么是原配?第三者就是抢了别人爸爸的狐狸精,原配就是原本的妻子。小天一想到唐语时哥哥小时候就没了爸爸,顿时回想起之前唐语时说的话。他之前说过,他小时候也很爱哭的。

大概就是因为没有爸爸,所以唐语时哥哥才会哭的吧?

而最让人厌恶的狐狸精就是,那个眼神恐怖的姐姐的妈妈。小天十分的生气看着两个人说:“有的人血浓与水,却还不如一个陌生人。”

这话听在唐语时父亲的耳朵里,异常的诛心。

周围的人闻言忍不住一阵静默,他们突然发现他们这些大人,甚至获得不如一个孩子通透的。

唐语时因为半路上出来的陈茜茜他们,心情有点不好。

秦绝难得亲自下厨做了点吃的,虽然手艺没有唐妈妈那么好,但是味道却比唐语时做的好很多。唐语时原本洗了澡躺在床上,正郁闷的想着什么。

突然闻到了一股十分诱人的香味,他动了动鼻子吸了吸,忍不住嚷嚷道:“什么味道,这么好闻?”

被香味引诱的从床上爬起来之后,唐语时拖沓着脚上的拖鞋,就看见秦绝正端着饭菜摆上桌。

秦绝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回头看向唐语时,就看见唐语时穿着一件宽松的卡通睡衣,顶着一头有点长了的浅咖啡色的鸟窝,正笑眯眯举起一双手朝着他这边走来。

秦绝立刻配合的弯下腰来,然后在小恋人亲上他的脸颊时,脸上绽放出一抹令人心醉的笑容。

唐语时勾住秦绝的脖子挂在他的身上,然后嘴里不忘道:“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光是闻闻味道,我就知道绝对是世间极品美味。”

秦绝用自己修长有力地手臂圈住唐语时的腰,然后带着身上的树袋熊走到一旁的饭桌前。

对于小恋人的吹捧,秦绝觉得十分的受用,他的眼底染上了一抹温柔。“平时看见妈妈做的,就记住了一点。”

就这样带着人一起坐在了饭桌前,唐语时翻了个身坐在秦绝大腿上,就趴在饭桌上夹起一块土豆牛肉往嘴里塞。

唐语时没想到秦绝只是看一次,竟然就能把饭菜做的这么好吃,顿时忍不住道:“你简直是天才,我当年为了学做饭可没少受罪,但是做出的东西也只能算可以吃。”

说着唐语时夹起一块牛肉,递到了秦绝的嘴边。

秦绝轻轻地咬牛肉,性感的薄唇上沾上了一点酱汁。唐语时等到秦绝把牛肉咽下去,才伸出手想要帮他擦掉。可是手指头才碰到他的唇,就被秦绝捉住吻了一下指尖。

秦绝吻着他的手指的时候,乌黑如墨的眸子沉沉的往着他,害的唐语时的脸上忍不住染上一抹绯红。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秦绝竟然这么的会撩拨人呢?

其实秦绝也没有故意撩拨唐语时,他这会儿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看唐语时哪里都好看的不得了。就算是手指头,他都觉得唐语时的手指头好看的像是在发光。

唐语时被秦绝的眼神看的全身酥酥麻麻的,突然一把推开来饭桌上美味的饭菜,回头圈住人狠狠的抱住亲来上去。他有点发狠的对秦绝道:“老妖精,就会勾引我这样心性不坚的人。让你勾引我,看我不收拾死你。”

秦绝听到唐语时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很想问唐语时要怎么收拾他?是用他那又细又柔韧的腰吗?

两个人胡闹了半天差一点就“舞刀弄枪”了,结果秦绝突然态度一变,提留着唐语时的衣服把人放在椅子上。

秦绝一本正经的说:“先吃饭,你今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

唐语时这会儿被撩拨的一身火气,再加上他的年纪又小正是火气方刚的时候。突然听到秦绝的话他的瞪着红眼眶,有点不爽的抬脚放在秦绝的大腿根上。

他的睡衣被拽的领口大开,雪白的脖子上刚刚还遭到了一番□□,此刻几块淡淡的红痕异常的惹眼,唐语时不耐烦地撸了撸头发:“可是,可是我这会儿只想吃你!”

秦绝的心脏被狠狠的击中了,站起身抱起人直接压在了桌子上。

两人折腾了一会儿,唐语时大概是累极了,迷迷糊糊的就想要睡过去。

秦绝抱着他冲了个澡之后,就要带着他回卧室里休息。唐语时突然睁开眼睛挣扎起来,“不行,你幸幸苦苦做的饭,我要吃饭!”

秦绝无奈的揉了揉怀里人的头发,然后笑的又是无奈又是好气。

“这会儿记得吃饭了?不困了?”

唐语时全身都不舒服的很,抱着秦绝哼哼了一声,然后抬起眼帘可怜兮兮的说:“我错了。”

秦绝看了一眼冷掉的饭菜,还是把唐语时放回了床上。秦绝并不喜欢吃剩饭剩菜,但是如今不同往昔。就算他们空间里有很多食物,在这样的末世里浪费也是一种罪过。他把饭菜稍微的热了一下,这才重新把唐语时抱了出来。

所幸新家使用的是天然气,不然他们真的只能吃冷饭了。

唐语时躺了一会儿稍微恢复了点精神,他其实已经可以自己吃饭了。可是看见秦绝愿意帮他,他也挺喜欢被人疼着的感觉的。于是一项自立自强的唐语时,难得一脸乖巧的等着投喂。

秦绝看着唐语时这么乖的模样,突然之间还有点不适应。

果然唐语时乖巧了没有五分钟,就再一次露出了原型来。

他捧着自己的脸,睁着他那双浅色的眸子,笑着问秦绝:“你真的不会变小了吗?问还是觉得你小时候可爱啊,软软的,任由我随便揉捏。”

秦绝端着粥碗的手微微一顿,弧度优美的眼睫毛轻轻挑起,“你不喜欢长大后的我吗?”

唐语时一边吃一边认真的思索着,“喜欢啊,只不过更喜欢小宝贝一样的你。”

秦绝放下了手里的碗筷,然后抬起手在唐语时的脑门上弹了一下,他又是好气又是宠溺的说:“就算我变小了,你也打不过我,你就老老实实被我压迫吧!!”

这话唐语时就不乐意听了,他拍了拍桌子看见秦绝要起身,忙扶着桌子站起身想要跟上去。结果站起来的时候太着急了,差一点就腿一软摔到了地上。还好秦绝反应的够快,才一把把人给圈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小天使霜迟,宝宝的地雷哈。

快结束了,

最近在犹豫是开金屋藏攻,还是开手工大大那个?T_T你们喜欢固氮,还是咸蛋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