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绝看着面前的刘枫杨道:“这里虽然是基地, 但是你这样辱骂我的男友,我还是有正当理由对你动手的。”

听到秦绝毫无避讳的威胁, 刘枫杨一边心里有点害怕,一边又觉得就这样放过唐语时心有不甘。正当他想伸手继续指向唐语时,刚伸出去的手指头突然没了。

刘枫杨先是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 随即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样,突然抓住自己的手指头身子一软大叫了起来。

谁都没有看见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只看见刘枫杨主动过去找招惹别人, 然后招惹着招惹着就突然少一根手指头。

因为这里正是基地的大门口,人流量最多也是发生争执比较多的地方, 所以这里设置了不少维持秩序的军人。

在刘枫翔跑过去故意找别人麻烦的时候,就有军人朝着这边看过来了。如果是小吵小闹的话, 他们一般都会睁一眼闭一只眼睛。然而此刻眼看着就要闹大了, 两个全副武装的军人这才走过来。

那两个军人里面有一个是熟人,他在看见唐语时被人盯上时,就一直在注意唐语时他们。此刻他一边往这里走, 一边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秦绝,总觉得秦绝的长相好像在哪里见过?

年轻的军人把身前的挂着的木仓往后面一甩,然后对着唐语时与秦绝问:“对了, 你们是之前那一家人。我记得你们家还有一个可爱的宝宝?跟这位先生长得挺像的?难道这位先生是那个宝宝的父亲?”

他之所以还记得唐语时他们, 一来是因为唐语时长得出众, 二来是因为那个小孩给了他牛奶。对于那个又可爱又懂事的孩子, 他的印象非常的深刻。

突然被人提到了宝宝,唐语时的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然后他抬起眼眸不怀好意地看着秦绝。

听到年轻军人的话, 唐语时的心情顿时大好。看来不止他一个人觉得变小后的秦绝,跟变大之后的秦绝十分的像父子关系。

正当唐语时得瑟不已的时候,秦绝突然说:“是的,是我跟爱人两人的孩子。”

那个年轻的军人显然被吓了一跳,他皱着眉头来来回回看了两人一眼。然后不确定的说:“你们两个人的?难道是末世之前试管婴儿?”

在唐语时他们与年轻军人唠家常的时候,被忽略的刘枫杨忍不住提高了惨叫声。跟刘枫杨一起的那几个人跑过来,一个人帮忙捂住他的伤口,另一个问:“基地里有没有医院?有没有诊所?”

另一个军人皱着眉头看着他们,然后回答道:“有临时的医院,不过那里的费用比较高。你们几个有足够的粮食,或者积分吗?没有的话就随便包扎一下吧。”

不能怪这位军哥哥冷血无情,主要是刘枫杨自己先没事找事的,然后就是在这样的末世里就是他们军人受了伤也是能讲究就讲究。拼了命才收集的粮食和积分,一个小伤他们都舍不得用的。

这些人显然是刚进基地的,别说是积分了就是粮食他们也没有多少。

徐曼曼看着唐语时衣冠楚楚的模样,突然哭哭啼啼跪在了唐语时面前,“唐语时,唐语时,看在大家都是同一个大学的份上,你能不能借给我们一些粮食啊?我知道刘枫杨刚刚不应该说那样的话,可是他毕竟跟你是同一个寝室的室友啊?”

唐语时闻言指着自己,然后又指了指还在嗷嗷惨叫的刘枫杨,他简直要被徐曼曼的话气死了。“我是有病吗?他刚刚还恶意污蔑我,我现在还要救他?”

徐曼曼一听这话,她哭得更加伤心了。她一边哭一边朝着唐语时靠过去,她本来就穿得暴露,架上她此时此刻是跪在地上,整个白花花的胸几乎全部露了出来。

她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唐语时的腿上,她知道唐语时是个基佬,是不会对她有任何的想法的。她这样做可不是为了唐语时,而是为了唐语时身边高大英俊的男人。

末世来临之后,因为女人的生存能力差,很多女人在末世初期死了很多。如今能够活下来的女人少之又少,所以很多男人不得不找一个男人作伴。当然这是建立在没有女人的情况下,如果身边有一个长相不错的女人,一般的男人还是会选择身娇体软的女人的。

以上都是徐曼曼在这段时间摸索出来的,她就是靠着自己还有几分姿色,加上又了解某些男人的劣根性,所以才能跟着刘枫杨他们活着来到基地。

她相信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在看到她这种又听话又好欺负的样子,一定会忍不住心动的。

在徐曼曼贴过来的瞬间唐语时就看出了她的意图,因为在前世他已经看过了徐曼曼这一套。

那个时候唐语时高烧不退被董涵从医院带出来,然后遇见了刘枫杨等人。

当时徐曼曼就是用这一招勾引过董涵,不过当时董涵根本没有心情关注这些,所以徐曼曼并没有成功。

但是唐语时见证过徐曼曼勾搭其他男生,她故意蹭破了自己的衣服,露出她丰man的胸与大腿,当时情况紧急大家也没有时间帮她找衣服,所以逃亡的整个过程中徐曼曼都是这副引人犯罪的模样。

至于之后徐曼曼到底跟谁搞在一起,唐语时并不知道,因为那个时候他就被他们抛下了。

唐语时面无表情的看着搂着自己大腿的女人,他知道徐曼曼在引诱的人是谁?也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但是他并不是很在意徐曼曼的行为,因为唐语时知道以秦绝的性格,根本看不上面前这个风骚的女人。

说实话秦绝虽然依旧三十岁的大叔了,但是骨子里却十分的保守刻板。他讨厌不自尊自爱的女孩,更讨厌徐曼曼这恬不知耻的举动。

路过的路人看到这一幕,有的人忍不住朝着这边吹口哨,估计那些路人都觉得唐语时艳福不浅。有的人看见有好戏看,于是停下来朝着这边走来。

那个年轻的军人不赞同的看徐曼曼一眼,虽然现在是个开放的年代,路上很多衣着暴露的女人比比皆是。

他的姐姐是一名优秀的教师,她偶尔也会穿一些漂亮,艳丽的衣服。不过她经常教育自己的弟弟,告诉他女人可以衣着暴露,但是不能不自尊自爱。想要穿什么衣服来展现自己,那是她们应有的自由,然而却不能因此就放荡形骸。

然而目前徐曼曼的举动却十分过火,年轻的军人忍不住黑侠脸来道:“既然来到了中部基地,就不要总是想着投机取巧去要别人的食物。别人无论有多少食物,那都是别人通过努力和冒险得到的。没有谁应该为了谁去付出生命?

若是你们以后还想在基地里长久的生活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自食其力。

虽然基地里面不阻止女人出卖身体来获得食物,但是这不是长久之策。你再年轻再漂亮,也不过是这短短几年的时光。那么等到你老了呢?没有精力了呢?那你该如何依附着谁活下去?”

徐曼曼没有想到这位年轻的军人,竟然当着这么多的人训她?他顿时觉得整张脸都烧了起来,周围的人听到年轻寻人的话,忍不住在一旁对着徐曼曼指指点点的。

一时之间周围的喧闹声此起彼伏,围观的人群也越来越多。

刘枫杨痛苦的对自己同伴说:“不行了!我的手快要疼死了,你们快带我去医院。我必须进行治疗!”

刘枫杨的同伴听话他的话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因为他们的粮食实在不多了,能够大家今天吃的就不错了,根本不可能支付那么昂贵的医疗费用。

另一个女生道看了一眼大家的背包,忍不住道:“谁让你没事过来找别人麻烦的?这下好了吧?不仅要帮你找医生,还把剩下的粮食交出去,关键这些粮食交出去也不一定够你的医药费。”

听到女生的抱怨,刘枫杨歪歪扭扭的站起身来,然后毫不客气的朝着她踹了一脚。

这个女生显然也是个暴脾气,在刘枫杨抬脚一脚踹在她身上后她顿时恼怒地站起身来,然后拎起来自己的背包转身就走。

她一边走一边喊:“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对我拳打脚踢?那好啊,我就带着我的东西离开,让你们自生自灭去。”

一听到女生这话,另一个男生赶忙上前追过去。他一把拉住女生,然后好声好语的劝她:“好了好了,艳艳你不要生气啊。枫杨他是因为受了伤,所以情绪才会这么差。大家毕竟是一起同生共死的伙伴,你就不要跟枫杨一般见识了。”

女生闻言愤怒的回头看男生,她的眼里满是嘲讽。她知道男生挽留着她,不是因为她这个人有多重要,而是因为她背包里那为数不多的食物。如果不是因为在这样大街上加上身边有军人的话,女生知道这个男生说不定会动手抢她的背包。

她用力的推了男生一把,然后指着男生的鼻子说:“假惺惺!谁要你们管?谁和你们是同伴?”

说着女生就奋力的朝着前面跑去,那个男生一看顿时急红了眼睛。他着急的想要追过去,然而周围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眨眼间竟然让那女生就成功的溜走了。

女生一边飞快的往前奔跑,一边忍不住想:终于摆脱他们了,这一群伪君子,一群恶心的家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