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语时还记得自己刚重生的时候, 他连续好几天都没能淡定下来。后来知道秦绝也重生了,他虽然依旧觉得这个世界非常奇妙, 可是内心却抱着一丝的侥幸心理。然而直到现在听到女助理也重生了,唐语时的心情可谓好坏参半。

不过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只有他们三个人重生了。

因为前世那场爆炸发生的时候, 在场的除了唐语时,秦绝, 女助理之外,就剩下那些科研人员了。

如果这些人也重生的话, 在之前少年带着他们遇上唐语时的时候,他们应该就已经认出了唐语时来。如果他们带着记忆遇见唐语时之后, 就不可能还可以这么心安理得在这里休息。

这些人不认识唐语时与秦绝, 也就说明他们在爆炸后并没有跟着一起重生。

虽然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只有他们三个人一起重生?但是他知道上天是公平的,在他们承受过太多太多的伤害之后,给予了他们一次重来的机会来改变前世的悲剧。

旗袍女人看着面前只有21岁, 还处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大男孩,有一瞬间她很想替自己的妹妹抱抱他,然后告诉他再也没有人可以伤害他了。

然而她最终什么也没有做出来, 她只是静静的站在他的对面, 看着今生的唐语时眼底还存有的明亮与光彩。

她的异能与潜龙基地的老大的异能是一样, 当初妹妹在得知这个异能的时候, 还被她的异能吓了一大跳。有那一瞬间妹妹以为她的重生,就是为了救回姐姐来阻止潜龙基地形成的。

从小她与妹妹都是一个十分富有正义感的人,只不过妹妹的性格更加温柔, 而身为姐姐的她却十分的偏执狂躁。

她们一家住在一个十分老旧的小区里,那里的房子都十分老旧,房子的隔音效果也特别的差。她们十分不幸的是,楼上住了一个性格扭曲的老太太。那个老太太年轻的时候性格就不好,老公带着家里的钱跟别的女人跑了。

她经常对自己的一对儿女大打出手,后来她的儿子去外地再也没回来,女儿也早早的就嫁人了。

大概是因为年轻时候的遭遇,以及自己是个孤寡老人的关系,她的性格变得越来越不正常。

老太太总会在她们家里有人,或者她们休息的时候开始在楼上闹腾,甚至大半夜的在楼上跳广场舞。当她们家里没有人的时候,楼上反而会安静下来。

那个时候两姐妹都在上学,学习压力大,又是需要足够睡眠长身体的时候。她们的家人到楼上请求老太太安静点,可是那个老太太仗着自己孤寡,动不动就出口成章的骂人?

她骂人的话几十句都不带重复的,每一句骂人的话都十分恶毒,什么诅咒人死,什么骂别人女儿以后如何如何的……

她当时听着老太太恶毒的咒骂声,以及丑陋如同枯树枝的嘴脸,有一瞬间就产生了想要杀人的念头。她当时就在想要是能杀了她就好了,最好一刀一刀把她又老又臭的皮肉割下来……

这是她第一次产生这种过的念头,那个时候她不过十五岁。

因为他们这个小区是比较老,物业就算来了也没办法,只能陪着她们看老太太原地撒泼。这件事就算报道警察那里,因为不能对老人动手的原因,就是警察来了她又哭又闹依旧没有法子。

因为对一个老人动手的话,无论有没有理都被人骂死。再加上人家孤寡一个,还动不动嚷嚷着她老命一条谁敢碰她一下?

整个小区的人都不敢怎么样她,因为一不小心把人伤了,她刚好没有人给她养老可以赖上别人。万一真的气死了,还要负责。

后来她们父母努力挣了钱,就带着两姐妹搬离了老房子。

有一次她回到老房子拿东西,就看见不少人围在老太太家门口。有人一边叹息一边说着:“如果她的脾气没有这么坏,都是邻里邻居的多少也会照顾她一点。就说楼下的那两个姐妹吧,我以前买东西回来她们还帮我拎拎东西。哎呀,真是自作孽啊!”

她站在楼梯的拐角听了好一会儿,才从围观的人口中得知,那老太太死在家里半个月来。还是隔壁家的人闻到了臭味,才有人发现她死在了家里。

面对这样人的死去她的心里毫无波澜,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开始用善与恶来权量周围人的一举一动。

所以在她妹妹重请求她帮忙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在她眼里所有做过伤害别人,并以伤害别人为乐的人,必须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既然这个世界没有神明来惩罚他们,那就由她来鞭策他们恶毒而丑陋的灵魂。

她看见唐语时依旧不说话,知道这件事对他来说比较复杂。她对唐语时道:“里面的那些人就交给我吧,我答应过我妹妹要完成她的心愿。而且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天生残忍的人,我妹妹也不希望你为了报仇而迷失自我。”

唐语时抬眸看着面前的女人,他微微地张张嘴。最后只是道他要杀掉那个对他做研究的科学家,至于对其他人她想如何处理他都无所谓。”

他虽然不想变成跟他们一样,可怕的刽子手。但是如果不亲自解决掉那个人,也许在将来的某一日,回想到今日他会觉得自己太懦弱,太无能。

唐语时回到房间里,然后伸手抓住了那个男人往外走。他一边走一边对秦绝道:“我们走,这些人都交给她吧。”

秦绝没有问为什么,就直接跟着唐语时一起离开了。

在唐语时与秦绝离开之后,那些人身上的束缚突然消失了。他们争先恐后的想要逃出这个小院,然而却在时一个小小的胖丫头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唐语时拉着那个男子站在院子门口,小院子里传来凄厉的惨叫声。虽然看不到院子里的场景,但是他们也知道里面是如何的凄惨恐怖。

男子听着自己昔日的同伴,同事凄惨的求救声,光是听着这些才叫声他已经吓疯了。

等到他被吓得昏过去之后,唐语时在把人给折腾醒。很快这边的惨叫声,就吸引来了不少的变异动物。

秦绝把男人绑在了一棵树上,然后抱着唐语时飞到了半空中。两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几只变异动物围着男人转来转去,男人此刻满脸绝望的大喊着,直到这一刻她也不明白唐语时为什么要杀他。

变异动物们发现男人没友任何的反抗能力,一只变异了的大狼狗朝着男人的咬了过去。其他的动物也纷纷扑了上来,一时之间xue花四溅,周围回荡着男人凄厉的惨叫声……

唐语时鄙夷的看着下面的人,忍不住嘲讽道:“真没出息,我当初比这疼多了,我都……”

唐语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绝突然吻住了。

唐语时伸手用力的推了推秦绝,心想:这种时候亲什么?一边看着血腥的画面,这人到底是如何亲下去的?

大概是感觉到了唐语时的不满,秦绝拉开了两个之间的距离,他深沉的黑眸一动不动的看着唐语时,“我觉得前世的我真的很混蛋,为什么那个时候没能早点喜欢你呢?一想到你所遭受过的痛苦,我就想替你去承受。”

唐语时闻言露出一口的白牙,他笑道:“你什么时候情话技能这么高超了?不过我很喜欢听。”

秦绝也忍不住微微的笑了笑,然后转眸看向那个小院子。此时的院子异常的恐怖,那个旗袍女人正擦拭着一双玉一样的手,抬着头看着空中的唐语时与秦绝。

最后唐语时也没有对她说什么,只是心情复杂的跟着秦绝离开了。

在唐语时与秦绝这边处理事情的时候,在另一边的任乐他们那边的战况却异常的激烈。

没有了秦绝的束缚,少年重获了自由,他的异能是三级异能者实力在很多人之上。

少年并不想与任乐他们纠缠,他只想带着自己的人离开。然而他不想打,可不代表秦绝的人会放过他们,毕竟秦绝在离开的时候说过一个不能留。

米琳娜的身影融入周围的环境里,她总能从不经意的角落里冒出来,然后给予敌人致命的一击。

任乐的空气弹是几人里攻击力最大的,他连续击倒了几个人之后,转而就开始针对那个皮衣女人。莫恒远兄弟两个人则是盯着少年的一举一动,虽然他们的实力不如少年厉害,但是好在旁边还有安安,董涵他们帮忙。

少年就算再厉害,也没办法一口气对付这么多人。

等到唐语时他们回来的时候,之前一直僵持的局面因为任乐的受伤而画上了句号。一直冷眼旁观看着战斗的陈飞也,突然身影如同鬼魅一样,在半空一个回旋踢直接把少年踹飞了出去。

在少年撞击到一颗大树上之前,陈飞也的身影再次追了上来,然后一把掐住了少年的脖子。

唐语时回来时刚好看到了这一幕,看见陈飞也一改往日的懦弱无能的样子,整个人脸色又白又阴森的盯着少年。虽然不知道他对少年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之前做了什么?可是唐语时看见少年抖若筛糠的小身板,一张小脸上满是冷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