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些科学家们仗着自己拥有治愈系异能者, 对作为实验对象的异能者们进行实验时,因为很多药物太过珍贵, 实验过程中往往没有任何的麻醉。

那些实验的过程之中,有很多异能者因为难以忍受痛苦而死去。

唐语时是所有异能者之中最听话,因为无论多痛多难过他都一言不发。在这些科学家的眼里, 唐语时是个难得乖宝宝。他们有的时候还经常拿唐语时开玩笑,说他简直是为了他们做实验而生的。

唐语时在做实验的过程之中, 很多次直接昏死过去了。守在手术台的治愈系异能者,总会在他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 再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每一次唐语时从实验室推出来时,他身上无数的伤口会被治愈, 被鲜血染红的衣服也会被女助理换掉。等到他被送回关押的那间房间时, 他跟被推出去之前除了脸色差一点没有任何区别。

就好像之前炼狱一样的遭遇,都是一场梦魇一样。

没有任何的痕迹,没有更多的人知道。

只有唐语时自己才知道那种痛苦, 感受自己的皮肤被切开一个个伤口,感受自己的血液一点一点的离开自己的身体,像是生命力在偷偷的从指缝里溜走一样。他一边疯狂的惧怕着死亡, 一边又期待着死亡的到来。

然而每当他以为终于可以解脱的时候, 总会被人一把从死亡边缘拉扯回来, 再一次睁开眼睛依旧是雪白而可怕的世界。

大概正是唐语时的样子太平静了, 他越是这副模样越是惹人心疼,才会让那个负责照顾他的女助理动了恻隐之心。

唐语时自从重生之后就一直在预想着,如果抓到这些人他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他们?

他想过在抓住这些人之后, 也用同样的手段在他们身上切开一个个伤口,要让他们也感受一下他曾遭受过的痛苦。

然而等到他真的站在这些人的面前时,他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的愤怒。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看着他们泪流满面的苦苦的哀求。更没有复仇该有的兴奋与开心,他只是觉得心脏那里空空的。

秦绝看到唐语时茫然的表情,慢慢的走到他的身边,然后伸出手牵住了他的手。秦绝用力的攥紧了唐语时的手,手上的疼痛让唐语时回过神来。他回头看着身后的秦绝想要露出一抹笑容,然而他看见秦绝的眼中自己难看的笑容,突然没出息的鼻子一酸差点就哭了出来。

秦绝轻轻的把人拉进自己的怀里,他知道唐语时还是个孩子,一个才二十一岁本该在父母面前撒娇的年纪,可是却独自承担着太多太多的可怕经历。他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不早点喜欢上唐语时……

唐语时依靠在秦绝的怀里吸了吸鼻子,然后自嘲的笑道:“其实我并没有觉得很难过,只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处置他们?如果我要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他们,那我岂不是跟他们一样的不堪?”

秦绝低下头蹭了蹭唐语时光洁的额头,一道声音与秦绝的声音突然重叠在一起,“我可以帮你复仇……”

秦绝与唐语时没想到这里还有其他人,两个人忙抬起头四处寻找,然后就看见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那是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她的脚下踩着一双又高又尖的高跟鞋。唐语时一脸不解的看着那个女人,因为她穿着熟悉的衣服可是脸却是陌生的。

唐语时:“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我的来历,又是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们?”

女人火红的双唇微微的动了动,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她道:“姐姐,只是心疼你。”

这一句话秦绝也许听不出来什么,可是唐语时的脸色却变了变。他一脸震惊的看着女人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然后不敢确信的摇了摇头。

唐语时:“你,你也是重生者?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女人听到唐语时的话看了一眼秦绝,然后对唐语时说:“我们能单独谈谈吗?”

秦绝闻言忍不住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他刚想要说什么就听到唐语时道:“好。”

唐语时又太多太多的疑惑了,他并不担心女人会对他怎么样?如果她对自己有敌意的话,当初在旅馆的时候早就动手了。

唐语时回头看了秦绝一眼,然后跟着女人出了房门。

秦绝因为担心唐语时心情有点浮躁,此刻听着满屋子里的求救声,他突然一用力捏爆了一个人的脑袋。其他人一看到那个人的惨状,顿时吓得纷纷闭上了嘴巴,有一个胆小的女人干脆直接吓晕了过去。

秦绝看着他们一个个没出息的模样,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冷笑。他们自己都是这么胆小怕死之徒,但是在对待别人的时候却异常的残忍,他真的不明白他们到底是胆小还是胆子大了。

离开房间之后的唐语时与女人,一直走出了那个院子才停下来。

女人伸手撩了一下头发,一双眸子注视着唐语时良久,唐语时被她的视线看的心里一阵不舒服。正当唐语时忍不住想要再问一遍,她到底是不是重生者的时候,女人突然开口了,“我不是重生者,不过我的妹妹你也许认识,她叫森雪。”

唐语时在听见前半句的时候忍不住露出一脸的失望,然而在听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慢慢瞪大了眼睛。他在女人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就猜测过女人是不是那个助理姐姐。

却没想到原来她是那个女助理的姐姐,他隐约记得她似乎说过关于她的姐姐,不过那个时候唐语时的状况并不好,所以并没有认真的去听她到底说了什么。

唐语时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低声问:“她现在还好吗?”

女人闻言嘴唇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她垂下自己的眼睫没有直面回答,而是转到另一个话题道:“我听我妹妹说,前世我的异能出现之前我就死了。还听说她后来被一群人抓走了,每天为了活命过着很不好。

然后她就遇见了你,一个不说话死气沉沉的活死人。她见过太多被抓的异能者,他们很多人都是歇斯底里的,也有极个别十分乐观向上的,可是你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抵抗的人。

当时她还十分的看不起你,觉得你小小年纪就这么的没有斗志。但是久而久之,她才发现你虽然十分的丧气,但是却是所有人里最坚强的。”

女人说到这里突然愣了一下,因为她从唐语时的记忆也看到那些。虽然从妹妹那里知道了很多,可是亲眼看见与听说感官实在相差太多了。

她见唐语时只是沉默的不说话,于是继续说:“她觉得自己罪不可恕,所以从重生之后一直不敢去见你。她帮我激发了属于我的异能,然后获得了很多有利用的优势之后,她唯一的请求就是让我帮助她除去那些潜龙基地的人。

之前的那个旅馆其实不是我的,我只是提前去了那里抢了地盘。按照我妹妹所说的等着徐重习,以及潜龙基地的人。其实就算不跟着你们,我也是要来到这里救那头雪狼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