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面对数把黑洞洞的木仓口, 李七夕面不改色看着他们。就好像面前的这些人,她通通不放在眼里一样。

很显然这个女人已经认出来李七夕, 女人没想到李七夕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小镇?按照原定的计划,这个叫李七夕的女孩本应该由徐正习带着先一步回基地。如今女孩出现在这里,就说明要么是她自己逃跑了, 要么是有人救了她?无论是前后哪一个结果,徐重习他们很可能已经被杀了。

虽然女人很不喜欢那个阴阳怪气的徐重习, 但是不可否认徐重习是一个十分得力的下属。至少在抓捕特殊异能者的时候,他还是不少的力气。虽然没有大的功劳, 但是也有小的苦劳。

一连串的木仓声再一次响起,宛如过春节的鞭炮声一样。

此时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变异动物, 它们纷纷潜伏在四周的树木草丛之间, 用一双又一双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战成一团的人类们。

那些子弹打在李七夕的身上,就像是打在防弹玻璃上一样。李七夕的身上只出现了一点擦伤,很快那擦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愈合了。

女人看见李七夕的恢复能力, 忍不住满眼都是嫉妒。如果她也有拥有如此强悍的恢复能力,她就不会再惧怕任何的异能攻击了。

这些人发现子弹对李七夕没有任何作用,一个人收回了木仓然后使用了异能。他使用的异能是火系异能, 在众多的异能之中属于攻击力比较强的。然而他的火球砸在了李七夕的身上, 同样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上一次要不是因为李七夕自己大意, 再加上徐重习老奸巨滑。她也不会中了那群人的圈套, 然后不战而败。

对此,李七夕一直耿耿于怀。如今徐重习在那个旅馆,被穿着旗袍的女人抓走了。她没有办法向他报仇, 只能把新仇旧怨全部发泄在这些人的身上。

然而李七夕虽然很厉害,但是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穿皮衣的女人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条非常细的鞭子,那鞭子只有小手指那般粗细,随着女人的动作宛如一条飞驰而出的游龙。

鞭子狠狠的击打在李七夕的手臂上,虽然没有对她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却顺利的缠在李七夕的手腕上。

女人用力往后一拉一拽,企图用蛮力把李七夕拖住。

而就在这时,那边的董涵发现同伴被人攻击,他也不能继续坐视不管了。

董涵拿出自己的武器,就朝着穿着皮衣的女人冲了过去。他是力量型异能者,加上他如今是二级异能者了,他的速度要比普通人要快的很多。

唐语时本来不想过去凑热闹的,但是看到董涵突然加入战斗,他担心在混乱之中董涵会受伤。

唐语时无奈之下只能跑了出来,他快速的翻上横在自己面前的树枝,身姿灵活的从上面迅速朝着董涵他们那里移动。

原本的场面就十分的混乱了,如今又加上了一个唐语时顿时更加混乱了。

那头雪狼十分的又灵性,它并没有因为那些人被困而趁机逃跑,而是选择了站在唐语时他们这边一起战斗。

因为唐语时的到来以及加上雪狼的加入,他们这边已经占了上风。就在这时之前那个逃掉的少年,突然从远处急速而来。他的速度非常之快,身影几乎只剩下一道残影,眨眼之间就来到了唐语时的面前。

唐语时被他吓一大跳,他立刻举木仓朝着少年打了一枪,少年不出意外的轻松的躲开。不过少年为了躲子弹,不得不停下攻击的动作,因此给了唐语时一点拉开距离的时间。

唐语时飞快的攀上了旁边的一根手臂粗细的藤蔓,然后借助藤蔓的力量,在空中轻轻的一荡。整个人宛如荡秋千一样,朝着前面的一片由藤蔓编制而成的大网上飞去。

唐语时狠狠的跌在大网上,差点就从藤蔓的缝隙掉了下去。

少年看着唐语时忍不住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吗,之前因为某种原因他不得不离开。没想到还不到一个小时,他竟然再一次遇见了唐语时他们。他发现他与唐语时之间的缘分,真的非常深。

少年也不管其他人怎么样,他现在只想好好的给唐语时一个教训。他飞快的跳旁边的一棵树上,然后顺着那颗树朝着唐语时那边跳去。

两个人站在晃晃悠悠的藤蔓网上,因为没有办法站稳的原因,少年的速度也因此而慢了下来。

唐语时看着距离自己几步之远的少年,朝着他露出一个苦笑来:“嗨?想不到这样巧啊。”

少年勾了勾嘴角,“是巧。”

与皮衣女人战得难舍难分的李七夕,在看见唐语时单独遇上少年的瞬间,她忍不住担心的皱了皱眉头。也正是她这一走神的瞬间,皮衣女人突然上前一拳打在了李七夕的头上。

皮衣女人的拳头像是砸在了石头上,她没有表情的脸上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李七夕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忍不住烦躁的回头看着女人,“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你明知道你们在做一些坏事却依旧助纣为虐,我觉得你的脑子真是有问题。”

李七夕说着女人再一次攻击上来,她身子微微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抬腿一膝盖顶在了女人的肚子上。女人的脸顿时一白,她只是普通的血肉之躯,突然遭到重重的一击难免受不了。

而在另一边的唐语时与少年,唐语时看着被打飞出去的木仓,有点遗憾叹了一口气。虽然木仓对少年没有什么用,但是对付一些丧尸啊,变异动物啊还是比较有用的。被少年一脚踢了出去,也不知道之后还能不能找得到?

少年看出唐语时的心不在焉,一双可爱的大眼睛闪过一丝阴森。

唐语时知道自己打不过少年,他这么轻松并不是他的心大,而是知道就算打不过他也能逃走,只不过要付出空间被暴露的代价。

少年的身影突然一跃而起,这个动作唐语时记得,他忙抬手做出防卫的动作来。可是少年的那一脚却没能踢出来,唐语时奇怪的抬头就看见少年的身影飘在半空之中。

唐语时忍不住一喜,他忙转头朝四周看去,心想:还是媳妇儿厉害,每次都能救他与水火之中。

然而等到唐语时看见那个高大的身影时,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一脸惊讶的指着那人道:“秦绝,你,你疯了吗?”

此时的少年也看见秦绝以及秦绝身边的几人,他的目光停留在他们身上一瞬间,突然一用力气奋力的挣脱了秦绝的束缚,他看了一下皮衣女人他们一眼忙道:“撤!!”

这一变故,实在是太突然了。

就连那个皮衣的女人都忍不住愣了一下,她一脸疑惑的看向少年,显然不明白到手的雪狼为什么不要了?

在女人的印象里还没有什么事情是少年办不到的,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少年这么怂的模样。

她正想说出自己心里的疑惑时,就看见少年转身就想要逃走。但是他的动作再一次受到了某种限制,整个人保持着一个动作僵在原地。仿佛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正死死的抓着少年。

唐语时实在是不明白,秦绝怎么会以大人的形象出现在此,更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和任乐,陈飞也他们一起?在他离开的短短时间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时的秦绝穿着一身不怎么合身的衣服,正面无表情的朝着唐语时这里走来。

他的脚步走的不快,可是却给唐语时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唐语时忍下心里汹涌的疑惑,也快步朝着秦绝那里走了过去。在他距离秦绝不到三米的时候,他感觉到一股吸引力突然拉着他向前。

在任乐等人一脸震惊的表情之下,秦绝单手接住了飞来的唐语时,然后低头就直接亲吻上了唐语时的双唇。

唐语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瞪大了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人。

秦绝此刻只是闭着眼睛紧贴着他的唇,正在努力的吸收着唐语时身上的能量。他又长又浓密的眼睫毛根根分明,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勾人的小扇子一样。

唐语时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小扇子,正当他一脸窘迫的想着以后要如何与董涵解释时,吸收够了足够的能量的秦绝突然认真的加深了这个吻。

秦绝的吻如同他这个人一样,带着一种柔和的侵犯xing,既不容置疑的往前侵略,又带着他本人独有的温柔的绅士味道。唐语时最怕的就是他这样的人,每一次只要秦绝稍微撩拨他一下,他就忍不住心猿意马想要霸王硬上弓。

本来秦绝只是贴在唐语时的唇上,唐语时还能跟董涵说这是在吸取能量。但是此刻秦绝都把舌头都shen进他嘴里了,估计他无论说什么董涵他们都不会相信了。

唐语时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闭上了眼睛,方正都已经这样子了,他也懒得像个女生一样矜持。于是唐语时十分大方圈住秦绝的脖子,与秦绝来了个法式长吻。

此时三观受到严重伤害的董涵,正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相拥相吻的两人。

他突然有一种想要疯狂吐槽的冲动,好朋友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有了男人,而且在他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一见面就在他面前疯狂的秀恩爱?

作者有话要说:之前贴错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