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少年听到唐语时的话顿时乐了, 他没见过像唐语时这么猖狂的人,在他的面前竟然还能这样的从善如流。他的嘴角不自觉的往上勾了勾, 突然毫无征兆的一跃而起。他小小的身子,竟然直接跃起两米多高。

唐语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抬手就从后腰摸出那把木仓来。

小家伙在看见唐语时的木仓时, 眼里露出了一丝的了然。怪不得他一点不怕自己,原来是因为有木仓在手啊。

如果是其他也许会忌惮木仓一二, 可是他不一样,他不仅速度快而且刀枪不入。木仓, 显然对他没有任何作用。

少年的身影宛如一道残影,飞快的掠过唐语时的身边, 抬手就想要抢走唐语时的木仓。可是在他抬手的一瞬间, 身体似乎被一双无形的手一把抓住了。

这个时候少年才注意到一旁的秦绝,因为秦绝只是个小孩子的模样,所以很容易被人误以为是个普通孩子。也正是因为他忽略掉了秦绝, 才一不小心着了道。

秦绝紧绷着一张小脸,一双黑的吓人的眸子,此刻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少年。

唐语时就知道秦绝一定能保护好他, 所以才敢那么大模大样挑衅少年, 就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他笑着看着被禁锢着一动不动的少年, 笑道:“怎么样, 被算计的感觉很不错吧?”

少年那张可爱的脸上轻轻的抖动了一下,他危险的眯起眼睛来。看到他这副模样,秦绝心头忍不住一跳, 他忙道:“唐语时,小心!!”

唐语时在他露出奇怪表情的时候,身体出于对危险的感知已经本能的做出了反应。在少年突然挣脱束缚迎面撞来的瞬间,唐语时便已经做出了防御的动作。虽然唐语时的反应已经非常快了,可是依旧被少年旋起一脚踢在了手臂上。

巨大的冲击力一瞬间打在唐语时手臂上,唐语时被踢的连连倒退了好几步,他感觉自己的手臂几乎要断了。

唐语时忍不住在心里怒骂了一句,这个小家伙能成为那个男人的得力手下,确实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实力。他只是没想到少年竟然连秦绝的禁锢都能挣脱,可见少年的异能很有可能在秦绝之上。秦绝如今的异能已经是二级末尾,即将突破三级的阶段。这家伙很可能已经三级,或者三级以上了。

想到这里唐语时忍不住心里一阵烦躁,看来今天是碰见了一个大麻烦了。

而大麻烦稳稳的落在了地上,此时正晃了晃自己的脚腕,他有点急惊讶对唐语时说:“哟,你是力量型异能者?我这一脚下去,普通人的手臂早就断了。”

唐语时闻言并没搭理少年的话,其实唐语时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什么异能,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可以与动物交流。不过他的身体确实有一些变化,但是由于一时之间没能看出什么,唐语时就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此时听到少年说的话,他隐约也察觉到了点什么。这样的变化,很有可能是与空间果有关。他当时吃了空间果之后的反应那么大,不可能只是做了个全身美白,他的身体一定出现了什么特殊的变化。

不过现在也不是他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唐语时立刻聚精会神的注意少年的一举一动。

少年已经把注意力转到了一旁的秦绝身上,他看着秦绝突然一脸惊奇的喊道:“咦?你长得好像秦家那个大少爷啊。”

少年说着又转头看向唐语时,他忍不住问:“这孩子该不会是你偷的吧?连秦家的孩子都敢偷,我都忍不住开始佩服你了。不过我记得资料上说,秦家那个大少爷是个禁欲狂魔,已经三十岁了也没有一个像样的床伴什么的。原来不是他洁身自好不爱这一口,而是已经有了妻儿了?”

唐语时面无表情的看着少年自说自话,心想当初自己就跟这个白痴一样的想法,如今想想还真有点丢人。也不知道当时秦绝是怎么看待他的,估计都是用看待白痴的眼神看着他吧?

“不管你是怎么弄来的孩子,到最后我都要带走。老大若是知道我把秦少爷的儿子弄到手了,一定会非常非常的开……”说着少年的脸色一变,脚尖点在地面上,轻轻巧巧的往后移了两步,两颗子弹擦着他的身子飞过。

他有点不悦的看了一眼举着木仓的唐语时,对于唐语时打断了他的话显然十分的不满。他最不喜欢的就是他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断或者被人无视了。

唐语时举着木仓对他挑了挑眉毛,然后一脸不爽的说:“那是我的人,你觉得你能带走吗?”

一听到这个小家伙要抢走秦绝,唐语时就忍不住炸毛了。他的媳妇儿,也敢抢?

另一边一直听着两人对话的秦绝,闻言忍不住抬起头对着唐语时笑了笑。对于唐语时这么护着他,秦绝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美滋滋。

少年拍了拍手掌,“有意思,有意思。”

唐语时握着木仓的手动了动,转而对准了少年的脑门,他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一声木仓声响起,子弹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少年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子弹,他,抓住了子弹?

唐语时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他的眼睛本来就挺大的,此时突然这样瞪圆了看上去像个受惊的兔子。

少年看着手掌心被子弹弄出擦伤,突然有点不爽的道:“忘了说,我也是力量型异能者。不过我是特殊型力量异能者,这种子弹对我没有任何的作用。不过我现在的手有点疼,我的心情也非常的不好!”

少年说完从小口袋里面拔出两把小匕首,然后动作如风一样冲了过来。

秦绝忙拖着唐语时往后躲闪,而就在这时他的眼角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拖着唐语时躲到了一旁的一颗巨大菌菇下。

唐语时不解道:“怎么了?”

秦绝:“我的人来了,你在这里待着不要乱动,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

唐语时皱了一下眉头,秦绝的人?然后一转头就看见远处的拐角,任乐正骂骂咧咧的朝着这边走来。他不由震惊的回头看向秦绝,好呀,原来任乐他们是秦绝的人,他一直以为只有那个米琳娜是呢?原来那几个人都是秦绝的人啊。

不过让他乖乖在后面躲着什么的,他又不是什么都不会的娇弱女生?对此唐语时忍不住在心里不满的嘀咕。

那边少年也发现了任乐,他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就看见任乐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举起了手,然后做了一个十分幼稚的举木仓的动作。

任乐:“我们老大,额,我们老大的儿子,你也敢抢吗?”

任乐其实想说我们老大你也敢抢的,但是看见秦绝正凉凉槿槿的看着他,立刻十分乖巧的改了口。说完他还不忘记对着秦绝龇牙,露出他那一口又白又整齐的牙齿。而在任乐身后不远处,一个有点怂有点迷糊青年正跌跌撞撞的跟着他。

那个青年正是陈飞也,他看见少年的一瞬间忙道:“乐乐,你把木仓放下来,那只是个小姑娘。”

少年听到陈飞也的话先是愣了一下,显然不明白任乐那小爪子上哪里有木仓?然后就被后面三个字吸引了注意力,小姑娘,他确实是个小姑娘。

少年对着陈飞也举起手比了个心,然后还可爱的对着他笑了笑。

秦绝看了看跟着任乐的陈飞也,他刚刚感觉到任乐的时候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他们竟然也跟着来了?最让秦绝意外的是,陈飞也为什么也跟着一起来了?

而且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任乐似乎跟陈飞也的关系越来越好了。

任乐一脸看白痴的看了一眼陈飞也,他阴阳怪气的对陈飞也道:“小姑娘,你的眼睛是被眼屎糊住了吗?那分明就是一个男人!”

在听到任乐的话之后,一直很开心的少年突然脸色一沉,他身子前倾一阵风一样冲向任乐。任乐只来得及抬起头,就感觉到身子受到一阵冲击。他登时心里一凉,觉得自己这一下子死定了。

却没想到预想之中的疼痛没有来,而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人。

陈飞也眼神冰冷的与少年对视了一眼,少年的动作猛然一顿。小家伙的大眼睛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然后飞快的往后连连倒退了好几步,然后突然就转身朝着远处逃走了。

这一变故实在是太突然了,弄得任乐,唐语时等人一阵无语。

秦绝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陈飞也,然后伸出手想要拉唐语时出来,就看见唐语时正抱着菌菇道:“这东西可以煮汤喝吧?这么大,够吃很久的呀。”

秦绝闻言抬头看了看跟个小亭子似地菌菇,然后单手支起下巴道:“可以让那只兔子试试,如果没有毒就带着吧。”

可怜的傻兔子在不知道的情况之下,莫名其妙的成了试毒的小白鼠。

任乐一把推开挡住自己的陈飞也,然后恶声恶气的说:“你冲什么冲,有预知能力了不起啊?就你这样的小身板,就不怕命没了?”

说着任乐就想要去检查陈飞也的手臂,陈飞也立刻捧着手臂躲开了,他苦着一张脸痛苦道:“好像,脱臼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