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语时从李七夕那里回来之后, 就把李七夕发现水里有东西,以及红果子的效果都告诉了秦绝。

秦绝听到唐语时的话时并不惊讶, 在看见唐语时有点担忧的模样时轻声道:“在担心李七夕会出卖我们?”

唐语时点了点头,虽然他觉得李七夕不是那样的人,可是经历过太多的背叛之后, 他已经没办法再轻易的相信别人了。

秦绝:“不用担心,她不是那样的人。前世我与她有点交集所以才让你救她, 她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唐语时闻言这才想起来是秦绝让他救李七夕的,他当时就觉得秦绝话里有其他的意思, 原来这家伙前世的时候与李七夕也认识啊?听到秦绝说可以信任的时候,唐语时没来由的心里一松。他也没不明白, 自己为什么这么信任这个男人?

难道是因为, 爱情?

想到这里唐语时忍不住嘿嘿的傻笑了起来,害的秦绝以为他是受了什么刺激?

唐语时本以为秦绝变成大人模样,是为了与自己这个新鲜出炉的男友温存一下, 谁知道把正事办完了之后他竟然就这样睡下了?唐语时瞪着躺在单人沙发上的秦绝,好几次想要冲过去狠狠砸在对方身上。

但是最后他还是撇了撇嘴忍了下来,他拖着步子踢踢踏踏的走到一旁的小塌上倒下, 心里依旧忍不住怨念的叹了一口气。媳妇儿太害羞了, 他能怎么办呢?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吧?秦绝那样绅士的人, 一定会因此讨厌他的。不行, 不行,要忍住,色字头上一把大砍刀, 为了将来的美好幸福生活,他一定要忍住才行。

然而就在他默默在心里数羊的时候,躺在沙发上的秦绝突然动了。

唐语时敏锐的感觉到秦绝坐了起来,然后把目光投向了自己身上。唐语时晃荡着的一条腿顿时也不晃了,整个人处于十二分的兴奋状态。难道秦绝想要过来扑倒他吗?

但是等到等去,只等来了一件衣服。

原来体贴的媳妇担心他生病,竟然给他披上了一件外衣?

唐语时:“......”

在秦绝想要离开的时候,唐语时忙转头喊了一声秦绝。他依旧保持着躺着的动作仰头看着秦绝,一双浅色的眸子在淡淡的灯光下显得有点深沉。秦绝垂头看着唐语时有点凌乱的头发,他忍不住伸手轻轻的揉了揉。感受着手掌传来的柔软发丝,秦绝下意识的眯起一双如墨的眸子。

唐语时挺喜欢与秦绝这样亲密互动的,在秦绝收回手的时候他忍不住蹭了一下秦绝的手掌。唐语时心想:其实这样温柔的男友还是挺不错的,虽然没有什么让人热血沸腾的画面,但是人家这样温柔的对待他,总有一种被捧在心尖上的感觉。

秦绝的收到一半的手僵硬了一秒,看着宛如一只猫一样撒娇的唐语时,秦绝本就比常人更黑的眸子,像是滴入陈墨一样黑得更加深沉了。

秦绝有点凉的指尖轻轻的落在唐语时的脸上,然后着了魔一样轻轻的描绘唐语时的眉眼。最后在唐语时微微颤抖的目光之下,突然倾身在他唇角落下一个吻。

唇与唇轻轻相触,一瞬间有什么似乎点燃了,在两个人的心里炸开了无数的烟火。

唐语时被撩拨的心里一阵乱跳,眼看着秦绝亲完就要跑,他赶紧双手并用的搂住对方的脖子。他好想用力的反击回去,然后让秦绝见识一下真正爷们接吻的样子。可是一想到秦绝的性格,他气势汹汹的进攻势头一变,转而变成了情意绵绵的回吻了一口。

只是轻轻的触碰,都带着噼里啪啦的电流一样。

唐语时亲完之后还一脸的意犹未尽,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脸吃了美味一样,然后酷酷的对秦绝道:“亲完就跑?哪有这么容易?”

秦绝看着化身小无赖吊在自己身上的人,一边觉得唐语时这个样子好可爱,一边又忍不住圈住对方的腰把人往怀里搂。双手摸着唐语时劲瘦有力的腰肢,秦绝的思绪一下子乱成了一团。

以前他看见街上搂搂抱抱的男女,总是难以理解他们这样行为。直到如今有了唐语时之后,他发现一向注重礼仪的自己,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了。

尤其是现在看着怀里的小坏蛋,他有一瞬间觉得这样的生活美好的不真实。

秦绝忍不住低下头把额头抵在唐语时额头上,两个人四目相对能从对方的眼里看见自己的模样,一时之间谁都不想打破此时美好的气氛。

外面的大雨依旧下个没完没了,带着普天盖头的气势,想要把整个世界重新冲刷一边。

唐语时的胸膛贴在秦绝的身上,他噗通噗通的心跳声毫无遮掩的传到了秦绝耳朵里。他难得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情,白皙的脸颊上出现一抹淡淡的红晕。

秦绝看见唐语时这幅样子,呼吸突然微微加快了一点。他的手臂微微一用力把唐语时往上抱了抱,然后低沉着声音询问道:“可以再亲一下吗?”

唐语时脸上的红,因为他这一句话更红了。他之前还觉得秦绝是个教养好,不会撩人的家伙,可是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秦绝根本就是撩人高手。

唐语时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被动,只是犹豫了一下,立刻扯住秦绝的衣领主动亲了上去。这一次两个人无师自通的加深了这个吻,从一开始的轻轻试探,到后来紧紧相拥缠绵纠缠......

唐语时的脑子变成了一团浆糊,等他稍微回过神来,已经躺在了空间的海面上。秦绝正闭着眼睛躺在他的身边,他的衣领有点凌乱,一头有点长的黑发懒懒的垂落在脸颊上,随着温柔的海风缓缓的舞动。

唐语时在心里嘿嘿的笑了笑,然后偷偷的用小手指勾住秦绝的食指,就这样闭着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次日唐语时是被人捏着鼻子给捏醒的,他迷迷糊糊的睁眼睛就看见小孩模样的秦绝,正骑在自己的身上双手捏着他的鼻子。

唐语时一脸无奈的看着再次变小的秦绝,心想:男友总是变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两个人从空间里出来,就发现外面的大雨竟然难得停了?

唐语时从新给秦绝找了一身干净衣服,然后抱着一身清爽的大眼萌娃从房间走出来。

其他人也刚刚醒过来没有多久,安安正端着一瓶漱口水漱口,她看见唐语时出来忙道:“等会就要出发了,我还正想着要不要过去叫醒你呢,你就自己出来了。”

唐语时点了点头一脸很困很累的模样,他把秦绝放在一旁的椅子上,然后半闭着眼睛熟练的给秦绝冲奶粉。虽然不知道喝奶粉有没有用,但是他总是下意识觉得喝奶有助于长个子。

李七夕听到外面的动静也走了出来,她今天的气色显然比昨天好了很多。她换上了小店铺里干净的衣服,因为这个店铺比较复古的关系,这里的店员的服侍也比较复古。

此时李七夕的衣服就是那种复古短衫,她看了唐语时一眼,然后对着唐语时不着痕迹的点了一下头。随即就像之前一样,不再与唐语时又任何的交流。

大家收拾了一下行李,一个个从店铺里走了出去。唐语时故意留在最后才走,他把店里的一些玉石收进了空间里。红色果子可是疗伤圣药,多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这个小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唐语时他们一路往里走遇见了不少的丧尸,以及动物,甚至还在一家门口发现攻击性变异植物。

大概是他们杀丧尸的东西引起了幸存者的注意,在他们打丧尸的时候一户人家的里传来求救声。

唐语时带着秦绝率先朝着那边走去,那户人家的大门被无数藤蔓挡住了。那些藤蔓大多数都有成人的腰那么粗,想要打开房门估计要费不少功夫。唐语时只好依靠秦绝的力量进了院子,两个人从半空之中落进了院子里。院子里已经被错综复杂的树枝藤蔓所覆盖,而那求救的人此时正被困在一间房子里。

那人趴在窗口的一条缝隙往外面看,因为被植物遮挡的关系他什么也看不清楚。“你们是来救我们的吗?”

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紧接着是个女孩的声音,“大哥哥,大哥哥,快救救我们!!”

唐语时:“你们先找个角落躲一下,我们从屋顶打个洞救你们出来。”

听到唐语时的话,房里的几个人纷纷找到角落躲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难以掩饰的兴奋,他们没想到真的有人接到了他们的求救信号?

另一边安安手脚麻溜的爬上了树枝也来到了院子里,唐语时给她比了一个位置道:“从屋顶打通,交给你了。”

这些房子都是以前那种老旧的瓦房,只要从上面直接打通,就可以把里面的人救出来了。

安安身姿轻盈的落在了房顶中间,然后兽化一只手臂之后一拳打穿了屋顶。

那房里的几个人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尤其是在发现打穿屋顶的是个少女的时候,几个人都忍不住露出一脸的震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