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语时忍不住吹了一下口哨, 一双浅咖啡色的眸子下意识的乱扫。唐语时一边盯着秦绝的好身材,一边在心里忍不住腹诽:不愧是自己喜欢的人, 这身材简直绝了。

秦绝被唐语时盯的有一点尴尬,他修长有力的手掌轻轻的遮住唐语时的双眼,然后好笑的贴在唐语时的耳边道:“乖, 给我一件衣服。”

大概是因为声音里面带着笑意的关系,唐语时觉得他的声音里带着一抹勾引的意味。他下意识的想要把脸上的手扒拉下来, 可是刚把手摸上秦绝的手,就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人一把搂住了。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迎面袭来, 唐语时想要捣乱的双手一下子老实了。

他撇了一下嘴角不满道:“不看就不看,小气。”

唐语时说着从空间里拿出一身衣服来, 秦绝一脸可惜的松开了唐语时的腰。他在收回挡住唐语时眼睛的手时, 脸上再次恢复到了面无表情。仿佛之前那个一脸可惜的人不是他,而是另一个人一样。

秦绝举了举手里的衣服,然后语气温柔的对唐语时说:“要不, 你帮我穿?”

唐语时下意识的想要答应,可是又觉得自己这样会不会让秦绝觉得他很色?正当他暗自犹豫不决的时候,秦绝已经笑着自己把衣服穿上了。

唐语时看见他把衣服穿好的样子, 心里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说好的让他帮着穿呢?结果还不是自己穿了?

大概是感觉到了唐语时深深的怨念, 秦绝略微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随即低头在唐语时的唇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秦绝是个教养特别好的人, 一向对自己的要求也特别高。他虽然很喜欢唐语时这个人,但是却从来不会放任自己沉溺在情爱里。哪怕此刻看着唐语时红润的唇,他有一瞬间想要把人生吞了, 但他还是飞快的克制住了自己的念头。

唐语时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秦绝,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秦绝竟然亲他了?他刚刚竟然没有做出反应?在这种时候不应该狠狠的抱住他,然后狠狠的回吻过去吗?可是此时的唐语时看着面前人的那双黑眸,整个人都不再受自己的控制,就好像一瞬间被人施了魔法一样。

秦绝伸手把衣服的最后一颗扣子扣好,然后拿起桌子上的那几块上好的玉石对唐语时道:“走吧,让我看看你的空间。”

唐语时伸手牵着秦绝的手,两个人的手相差了整整一号,秦绝只要一用力就能把唐语时的手包裹在手心里面。两个人的眼前的情景虚晃了一下,再一次看清楚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空间里面。

秦绝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空间,他站在海面之上感受着轻轻吹过的海风,整个人有一种漂浮在海天之间的感觉。

唐语时的头发带着点自然卷,柔软的发在海风的吹拂之下在发顶调皮的跳跃着。不说话的唐语时给人一种温柔乖巧的感觉,他如今正处于稚气与青年之间,正是年轻而充满着无限活力的时候。

而秦绝却与他恰恰相反,秦绝已经三十岁了,已经磨去了年轻时的棱角,剩下的都是沉淀下来的温柔与内涵。

然而正是这样的两个人,此刻站在一起却意外的协调?

唐语时正歪着头看着秦绝发呆,几缕头发掠过他光洁的额头,时而抚摸过他有点乱的眉毛。

秦绝拉着唐语时朝着前面的大树走去,荧光环绕的大树周围闪烁着耀阳的光芒。几片荧光的树叶从树上飘落,在接触到水面之后立刻化成了一个光点。

唐语时这时候才发现秦绝的手里拿着几块玉石,他一脸不解的看着秦绝问:“你拿着这些做什么?”

秦绝:“这是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你有好几天被拖进了实验室。安安那边的实验得到了大的突破,这棵树据说也可以吸收玉石,钻石等稀有宝石里的能量。我就想拿过来试一试,说不定还真能弄出点什么来。”

唐语时闻言点了点头,随即从秦绝那里拿了一块玉石放在树下。一颗玉石瞬间从晶莹剔透,变成了一块毫无光泽的普通石头。唐语时忍不住一脸惊奇,他忙示意秦绝把其他的也放过去,然后亦如之前那块玉石最后只剩下一堆石头。

唐语时抬头看了看大树,隐约可以看见一颗淡红色的果实,正在树上约隐约现的发着淡淡的光。

唐语时忍不住道:“跟晶核结出来果子不一样,玉石的似乎是红色的?”

为了确定他们的猜想,唐语时出去把外面的玉石也搬了进来。来来回回大概上百颗玉石,最后也只结出了两颗完整的果子。

果子是淡红色的,看上去跟樱桃差不多大小。唐语时拿在手里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秦绝:“你之前的果子让安安获得异能,也不知道这个果子的作用是什么?总不会是活死人肉白骨吧?”

秦绝这话也就是随口一说,他就是看见唐语时一脸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出口打趣他一下。然而唐语时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忙拉着秦绝出了空间。

然后一阵捣鼓之后,他就拿着药和水去了李七夕的房间。

秦绝因为变大了不方便过去,所以只有唐语时一个人。

李七夕脸色依旧不太好,并没有因为今天吃了药而缓和。其实唐语时他们都知道,李七夕身上一定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重伤。而今天吃的那些普通的药物,根本对她的伤势没有任何的作用。她面无表情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唐语时,一双大眼睛里透着一股死气沉沉,可是在看见唐语时的时候忍不住露出一丝警惕,“有事?”

唐语时举起手里的药和水,忙解释道:“你,你不用这么防备我,我喜欢男人的不会对你有任何企图的。”

李七夕似乎很讨厌好色的男人,在如今夜深人静的时候,唐语时下意识的就说出了以上的话来。

李七夕听到唐语时的话忍不住愣了一下,随即一双大眼睛与唐语时的眼睛对视了一眼。她并不是刻意露出防备,她只是不习惯被人这样照顾关心而已。毕竟在遇见唐语时他们之前,她一直都是一头孤狼。

李七夕示意唐语时进来说话,在唐语时进来之后她随手把房门关上了。

“末世里药很珍贵的,你不用在我身上浪费,这些药对我的伤没用的。”

李七夕说着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她的脸色在烛光的映照之下显得好看一点。唐语时闻言还是执意把药递给她,那颗樱桃一样的果子的汁水被他挤在水里,其实只要李七夕能喝一口水他就放心了。

唐语时并不是多么善良的人,他之所以愿意把一颗果子给李七夕,一方面并不想李七夕就这样死了,另一方便是想利用她来实验一下。如果正如秦绝所说那样,这果子有特别强的治愈效果,那以后他们就又多了一个利器。

李七夕看着面前执拗的大男孩,最终还是乖乖的把药吃了。既然吃了药,水也就理所当然的喝了。

李七夕倒是没有怀疑过唐语时,因为如果他们想要害她大可不必救她。所以就算那瓶水是开着的,她也没有任何犹豫把水喝了。她刚喝了一口,就立刻察觉到了水的不对。一种十分难以描述的甘甜在她喝的第一口时,就立刻从口腔里蔓延到了整个胸口。原本胸口的钝痛感立刻消失了,她一脸惊讶的看着那瓶水,一双大眼睛里闪过各种复杂的情绪。

她道:“这水里有什么?”

唐语时也没想到她一口就喝出了不对劲,正想着要如何解释的时候,李七夕又道:“你有难言之隐?”

唐语时:“……”

在来之前他分明认真的闻了闻水的味道,并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异味啊?那,那李七夕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李七夕似乎看出了唐语时的疑惑,她难得的露出了一抹笑容,“因为我喝了第一口,身上的疼痛顿时减轻了。虽然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不过看在这水的份上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虽然她不知道水里放了什么,但是能一下子这么明显的减轻身上的疼痛,那绝对是一种非常稀有的好东西。她虽然察觉到了唐语时在打什么主意,不过鉴于他没有任何恶意的情况下,她倒是不介意难得的宽容一回。

唐语时心里闪过一抹懊恼,他没想到李七夕竟然这么的聪明。不过以李七夕的性格就算知道了什么,应该也不会随随便便告诉别人。想到这里唐语时有点无奈的说:“那,那你觉得伤势好了一些没?”

李七夕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脸上的笑容慢慢夸大,“嗯,我感觉自己现在非常好。”

唐语时悻悻然的站起身来,然后一脸严肃的对她说:“这东西虽好,但是我不希望让其他人知道,哪怕是此行一起的同伴,我希望你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李七夕倒是十分大方,也没有具体过问水里有什么,而是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李七夕没有什么本事,但是好在是个遵守信诺之人。小哥哥对我的恩情,我会一直牢记于心。今晚的事情,我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