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安安, 董涵等人的动作立刻停住,然后一脸警惕的看着徐重习。

徐重习扫了走廊里的众人一圈, 见自己的那几个手下的惨状忍不住骂道:“真是一群废物,竟然被一个女人打成这样子?”

等到他看清楚安安的模样后,他的眼睛里忍不住微微一亮。安安半兽化的异能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忍不住指着一个手下道:“去,把那个丫头给我抓过来。”

被指的手下是之前抓住李七夕的男人, 他刚把李七夕安置一出来就看见眼前的一幕。他是这些异能者里面最厉害的,也是这一次出任务的主力。他看了安安一眼, 见只是个年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他忍不住道:“小孩子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这样哥哥才不会弄疼你。”

董涵在听到男人的话的瞬间真想一拳打爆他的头, 可是看了一眼被木仓指着的唐语时只能暂时忍下这一口气。

“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一声清脆的笑声在走廊尽头响起,众人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一转头就看见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正带这样一个胖胖的小丫头站在楼梯口的位置。

而这突兀的笑声就是小丫头传出来的,她怀里抱着一个玩具熊正慢慢朝着他们走来。

“大哥哥们, 要不要玩游戏啊?”

那几个男人看见那个气质脱俗的旗袍女人, 先是被女人成熟的韵味惊艳了一下, 随即想到安安之前的可怕让他们再也不敢小看女人。尤其是在这样末世里, 还能衣着光鲜艳丽的女人。

徐重习一回头刚好与小丫头的眼神对视上,他有一瞬间感觉自己被毒蛇盯上了。他不自觉的说:“哪里跑出来的小鬼?”

徐重习也只是这么稍微的愣了一下神,唐语时突然一嘉俊抬手就抢了他的木仓。他从很早之前就想着弄一把枪玩玩了, 想不到今天就抢了一个。唐语时笑着拿着木仓一闪身,就跑到了秦绝的身边。

秦绝看着唐语时小孩子一样拿着木仓把玩,嘴角不自觉的轻轻的上勾了一下,他想:原来唐语时喜欢这个啊?

被抢了木仓的徐重习愤怒的看向唐语时,之前要去抓安安的男人发现异状,回身就朝着唐语时扔出一道电弧。唐语时有点惊讶的看了男人一眼,就被秦绝带着一起消失在了走廊里。

然后两个人再次出现就来到了男人身边,唐语时从墙面里跳出的瞬间,就一木仓打在了男人的右手上。这一变故来的十分突然,一时之间整个走廊里只剩下响亮的木仓声。

安安一看见唐语时脱困了,转身就把一个刚想起来的人再一次打趴下了。因为大家都是幸存者的关系,她一开始出手并没有下死手。但是却没想到他们的人,竟然用木仓指着唐语时?那一瞬间安安就明白了,他们不下死手别人可不会同样心软。

如果不是唐语时比较机灵,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呢?

所以这一回安安直接用了六成的力气,一巴掌打下去那个人直接废了。

那边一直冷漠的看着眼前一切的女人,在唐语时开木仓的时候突然动了一下,她看向唐语时语气淡淡的说:“能把这些人交给我吗?”

唐语时看了一眼女人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这个女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他又想不起来哪里熟悉,在听到女人的话时他犹豫了一下道:“你要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还有之前那些住进这里的人,你又是为何把他们全杀了?”

女人细细的眉毛动了动,一双充满古典韵味的眸子看着唐语时,“人做恶,分大恶和小恶。我虽然看着是在做大恶,可是你要知道我并没有恶意。正如你们之前救走的那个少年,他是个善良的人,所以我不仅没有杀他还放了他。”

说到这里女人的目光看向走廊里的这些人,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左眼然后继续道:“我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就比如你,一个本该已死之人......”

唐语时握住木仓的手抖了一下,他猛然抬手就要朝着女人开木仓,那个小丫头的身影突然晃了一下,唐语时手里的木仓就被狠狠的踢飞了出去。

秦绝的眸子也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他忙上前一步拉住了唐语时的衣角,阻止了唐语时突然之间想要杀人的冲动。

秦绝:“唐语时,先冷静一点。”

女人的目光缓慢的转向了秦绝的身上,她的嘴角动了动眼里闪过一道奇异的光,不过很快她就像是若无其事的把视线移开了。

女人:“我没有与你们为敌的意思,不仅如此我们说不定还有有着共同的敌人。所以我并不希望在这里与你们大动干戈,把这些人交给我你们然后离开。”

秦绝:“你的话,让我们如何信你?还有就是,你到底是谁?”

在秦绝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女人涂着大红口红的嘴唇不自觉的动了动,她有一瞬间想要脱口而出的话突然卡在喉咙里。

看到女人露出的奇怪表情,唐语时与秦绝心里惊骇不已,这一瞬间他们可以确定这个人应该认识他们?难道那场爆炸还有其他人穿越了?会是谁?当时唯一的女人......

唐语时轻轻的摇了摇头,不对,虽然都是女人,可是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他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把那个女助理与面前的女人联系到一起。如果不是之前就认识他们,难道这个女人跟那个家伙一样会读心术?

董涵跟安安听得迷迷糊糊的,董涵有点不耐烦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再不说,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

在几人争辩不休的时候,徐重习突然瞅准了机会,他突然推开面前的一个人转身就往外跑去。

然而就在他跑出去十米的距离时,那个小胖丫头就追上了他的脚步,小丫头对着他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道:“来玩游戏啊!”说着抬起一只手就朝着徐重习拍去,他被小丫头的动作吓得惨叫了一声,转身又想要往另一边跑面前却多出了一双脚来。

他一抬头就看见旗袍女人正站在他的面前,女人的神情十分的古怪口中念念有词,“你杀过很多人,也qj过无辜的女人,甚至为了权力与地位捕杀其他异能者。你所作所为此乃大恶,我给你想好了一个很棒的死法,你一定会非常的喜欢。”

小胖丫头听到女人的话十分开心,她拍着又短又胖的小手叫道:“好,好,好!杀了他,要杀了他,替姐姐哥哥们报仇,替爷爷奶奶们报仇......哈哈哈......”

女人当着唐语时他们的面抓住了徐重习,然后不管不顾的拖着他往地下室走。无论徐重习多么努力的反抗,女人就像是没有感觉一样继续往前走。

唐语时看着女人的高跟鞋皱了皱眉头,他还要问清楚女人刚刚的话时什么意思,他快步的朝着女人的方向走去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一阵惊雷。那雷声几乎就在旅馆旁边炸响的,吓得众人忍不住发出一阵的惊呼声。

唐语时忙跑进一个房间往外看,这一看他顿时吓了一大跳。在他们走廊里闹腾的时候,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此刻整个地面已经被雨水全部覆盖住了。

而刚刚那一声惊雷就劈在了旅馆旁边的一颗大树上,此刻那颗巨大的树已经在大雨里冒起了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周围的树木,杂草等植物比之前又打了一圈。来的时候唐语时还记得,那地上的藤蔓还没有到旅馆附近,而此时有的藤蔓已经攀附上旅馆的墙根。

唐语时焦急道:“不好,这里不能停留,快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