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旅馆的人都以为这里闹鬼了, 只有小岳坚信着一定是有什么人在装神弄鬼?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找出破绽,就被之前那个旗袍女人给抓了起来。

小岳看了看现在的房间道:“这之前是一对中年夫妇住的房间, 而我就住在斜对面那间,我被抓之前住在这里的人就已经死了。你们来的时候,难道没有发现血迹什么的吗?”

安安闻言忙四处的又看了一遍, 她跟董涵住进这间就是因为这里比较干净,如今听到少年的话她突然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小岳:“当时我的隔壁以及这个房间里的人, 都被切成了碎肉,整个房间里面都是碎肉......”说到这里小岳的脸色更加白了, 他有点不舒服的停顿了一下。

而此时的唐语时,却想起了之前在小楼的看到的场景, 他下意识的清了一下嗓子。

董涵看到唐语时脸上不自然的样子, 他也想起了之前的画面。董涵站起身来走到窗口往外面看,企图用这样的方式来转移一下注意力。

此时的窗外大雨依旧,地面上已经积了不少的雨水。

董涵的眼角突然瞟到了几个人影, 正从远处的高速上往下走,他忙道:“唐唐过来,你过来看看, 那个人是不是之前......”

唐语时闻言忙站起身往窗口走, 他的目光在掠过一个人的时候, 眼神忍不住一瞬间变得凌厉起来。唐语时冷笑了一声, 随即对董涵道:“你们好好在这里等着,看样子又要来客人了,一会儿这里估计又要热闹起来了。”

董涵只是应了一声, 就看着唐语时带着宝宝出了房间。

秦绝一脸好奇的抬头看着唐语时,“见到谁了,你这么的兴奋?”

唐语时:“你要找的人啊,好像叫徐重习是吧?”

秦绝嘴角动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在出小旅馆之前唐语时摸出一把伞来,他一手抱着秦绝一手举着雨伞,然后快步的步入了大雨之中。董涵与唐语时明显看的不是同一个人,董涵并不认识那个中年男人,他看见的是被那群人抓住的李七夕。

但是唐语时一眼看到的是领头的那个男人,那个带着异能者四处捕杀特殊异能者的家伙。

虽然唐语时并不是因为他进的研究所,但是这个人曾经欺负过他媳妇儿,这样的大仇若是不报那他还是爷们吗?这样想着唐语时的步伐更快了。

秦绝:“现在还不清楚他们的实力,不能冲动。还有就是,李七夕要救下来,那个丫头还有用。”

唐语时听到李七夕三个字的时候愣了一下,没想到秦绝也认识李七夕?他有点意外的看了秦绝一眼,故意酸酸的说:“啧,我这边为了替你报仇要赴汤蹈火呢,你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想着别的女孩?”

秦绝的大眼睛快速的眨动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唐语时竟然为此吃醋了,他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唐语时,心里千回百转的想着如何安抚小恋人?而就在他暗自神伤的时候,远处的小楼里传来了几声叫骂声。

“我擦!那是什么啊?!”

“娘啊!!这,这里发生了什么,怎么,怎么那么多......?”

唐语时小心翼翼绕过了院子的正门,直接从后面穿过了一道墙进了小楼里。他把雨伞随手往地上一扔,然后就带着秦绝贴在一个窗口往外面看。

此时的院子里四五个年轻人在骂骂咧咧,其中一个人拖拽着奄奄一息的李七夕,而唐语时的目标人物徐重习正歪着头对手下说什么。

抓住李七夕的人突然大声道:“头,这丫头快不行了。”

徐重习闻言皱了一下眉头,他飞快的走到了李七夕那里,然后粗鲁的抬起她的下巴翻了翻她的眼皮。

“这个人死了就不值钱了,答应了老大带个活的回去,死了的话咱们都麻烦。”

有人道:“这房子里都是腐尸没办法住啊,我看前面还有房子咱们去那么看看吧。”

徐重习:“好,赶紧的。不能让这个丫头死了,老大还要研究她的异能呢。”

说着众人转身就要往外走,唐语时飞快的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打算乘其不备偷袭两个。

秦绝却在他要追上去的时候制止了他,“我们先回旅馆,到哪里有安安以及旅馆那个奇怪女人在,到时候咱们的胜算比较大一些。虽然报仇重要,但是在我眼里你更重要。”

突然被秦绝的话撩了一下的唐语时,顿时忘记了之前的雄心壮志,此刻就是一个听媳妇话的乖乖宝。

唐语时:“还是你聪明,那我们赶紧回去吧。”

秦绝:“......”

他们是紧跟在那群人的身后回到旅馆的,他们走进旅馆的时候那些人正在找房间,突然看见身后跟着一大一小两个人还被吓了一跳。但是在看清楚唐语时的模样后,那些人便不再把他放在眼里。

在这些亡命之徒的眼里,像唐语时这样长得白白净净的人,根本不具有任何的危险性。就算唐语时是个异能者,他们这里这么多异能者也不害怕他一个人。唐语时抱着秦绝从他们的身边走了过去,他雨伞上的水滴滴答答的落了一地。

他们之中的一个男人是个双性恋,在唐语时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目光忍不住在唐语时的身上瞟来瞟去的。被唐语时抱着的秦绝不自觉的蹙起眉头,他有点不悦的转头看向那个男人。男人根本不在意一个小鬼的眼神,而是更加肆无忌惮的把视线往不该看的地方瞟。

秦绝眸色突然一暗,男人搬着的行李突然加重,把毫无防备的男人吓了一跳。那行李狠狠的砸在了男人脚面上,男人感觉自己的脚都要被砸废了。

这行李他搬了一路也没有多重,此刻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他知道一定是有人在捣鬼。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唐语时,他一边嗷嗷叫着一边对同伴道:“啊,抓,抓住那个臭小子!!”

几个人立刻朝着唐语时围拢过来,唐语时有点无辜的转头看着他们,他这一次真的不是装的是真的很无辜。

“臭小子,你在搞什么鬼?故意找茬是不是?”

唐语时一脸怂样,“我可不敢,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哪敢找你们的麻烦啊。”

然而这些人完全没有相信他的意思,一个个一步步朝着唐语时逼近。被砸了脚的男人这会儿脚都麻了,他一瘸一拐的走过来就想要趁机抓住唐语时。不管是不是唐语时在捣乱,他都要把这个人给抓了。

眼看着他们就要一拥而上的时候,一道清丽脱俗的声音突然在走廊里响起来。

安安:“你们放开他!”

几个大老爷们一听还有小姑娘,顿时一脸兴奋的转头看过去。在看见一个可爱的女孩之后,一个个露出一脸猥琐的表情来。

安安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心里忍不住泛起一阵恶心。

只要世道一乱,很多男人好色的嘴脸都会露出来,她最厌恶的就是这样的人。

“哎,小妹妹,你这样自己送上门来,可就不要怪我们欺负你个小姑娘哟。”

嘴上说着这样的话,几个大老爷们却打算一起抓一个女孩?真是可笑至极。

黑暗的角落里面一双阴毒的眼睛,此刻正死死的盯着走廊里的动作。

那几个人之中有人道:“我,我怎么觉得有人在看着我呢?”

然而其他人此刻正兴奋着,完全没有留意他说的话。

安安的眼眶在此时突然变大,整颗眼球都变成了赤金色。从她的视野里看到东西都蒙上了一层血色,她的骨骼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原本朝着她围拢过来的几个人,一脸见鬼的飞快的往后倒退。

有人不小心撞到了唐语时身上,唐语时伸出脚一脚踢在那个人屁股上。

唐语时:“大美人来了,你们跑什么啊?”

董涵听到唐语时的话忍不住瞪了他一眼,然后飞快的朝着安安身边走去。

安安此刻正抓住一个人的脚裸,她单手倒提着那个人的腿,手上一用力就把人扔了出去。其他人看到安安这幅样子纷纷用出了异能,几道火光在走廊里亮了起来。同时照亮了远处楼梯口的位置,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正拉着个小女孩,面无表情的看着前面的一场闹剧。

秦绝从唐语时的怀里挣脱出来,他迈着小短腿来到了之前那个男人面前。然后在男人惊恐的表情之下,直接把人当成了皮球一样抛来扔去的。好几次直接撞在了墙面,墙面都被撞出了一个凹陷。

然而秦绝却每一次都很小心的避开男人的头,省的一不小心就把人撞死了。

秦绝:“有的人,不是你可以肖想的。”

唐语时看着秦绝一脸任性的模样,这会儿才明白过来这家伙是在吃醋。而且看着架势,醋劲还挺大的。

这边闹出来的动静早就引起了徐重习的注意,他脸色铁青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然后不由分说的就拔出了木仓来。

他用木仓指着唐语时的脑袋道:“你们都给我住手,不然我就一木仓嘣了他。”

秦绝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面无表情的转头看向徐重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