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声, 唐语时与董涵都听到了。

两个的心口忍不住一紧,却十分有默契的没有回头, 也没有发出惊慌失措的叫声,而是握紧了手里的武器随时准备着一击重击。

就在他们想要动手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撞击声。原本身后强大的压迫感, 突然之间就不见了。

两人慌忙回头看去,宝宝正满脸冷汗的伸着手臂, 而在宝宝的正头顶的位置,原本遮挡住天空的枝叶零零散散的落了一地, 露出头顶一片浑浊苍茫的天。

唐语时还没有来得及感慨一二,就听到由远及近传来一阵树枝断裂的声音。光是听声音就能知道, 有什么正飞快的朝着他们而来, 唐语时忙抱起宝宝就朝着一个方向奔去。

唐语时:“快走!”

董涵紧跟在唐语时的身后,两个人全速往前奔跑起来。

唐语时因为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好几次差点被脚下错综复杂的树根绊倒。但是每一次在他快要摔倒的时候, 宝宝就会伸出小手使用异能帮他稳住身形。唐语时感觉自己脚下,就像是踩着一片棉花一样,一会一脚踩实了一会又一脚踩空了。他还是第一次跑个路, 跑的这样心惊胆战的。

两大一小就这样飞快的穿过那片树丛, 冲出来的一瞬间甚至没时间喘气, 一条巨大的尾巴就从身后甩了出来。

唐语时抱紧怀里的宝宝, 身子往下一矮,那条巨大的尾巴贴着他的后脑勺擦了过去。

他头上的帽子被劲风吹掉了,在地上打了转掉进了一旁的一个水坑里。唐语时那一头柔软的奶奶灰短发, 在空中轻轻的跳跃着,然后随着主人的动作又猛地摔下去。

董涵伸手拉了唐语时一把,那片树丛里面突然冒出一个巨大的蛇头,差点就直接撞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唐语时仰着头跌跌撞撞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看清楚面前的庞然大物。

董涵:“艹,这玩意成精了吧?”

唐语时对董涵道:“能,能的打过吗?”

亲眼目睹一个巨大的蛇的冲击感,实在是太刺激了。刺激的唐语时,都忍不住开始结巴了。

董涵刚想说不能,将近几十米长的巨蛇,突然一甩尾巴直接把董涵甩了出来。

董涵撞在一旁的一颗大树上,直接把树给砸出了一个大窟窿。他一脸痛苦的揉着自己的肚子,然后从哪个窟窿里滚了出来。骨碌碌的摔在了一旁的地上,整个人难受到了极点。

“虽然知道自己是力量型异能者,是个肉,耐打,可是打在身上也太疼了。”

唐语时原本还有点担心他,但是听见他还有力气贫嘴忍不住心里一松。

“嘶嘶,嘶嘶......”

在董涵听见嘶嘶声的时候,在唐语时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不准接近我的地盘,你们两脚兽真没有规矩。”

唐语时咽了一下口水,忙举起手来作投降状,“那个蛇大哥,我们不知道这里是你的地盘。要不这样,我们现在就走,你就放过我们好了。”

那是一头几十米长,大约一米粗的巨蛇,从蛇头是三角形的来看,还是一条毒性很强的毒蛇。

对于唐语时能听懂它的话,大蛇显然愣了一下,它原本攻击的架势收了一些,然后用那双竖瞳看向唐语时。唐语时知道蛇的视力不好,主要抓捕猎物是靠嗅觉。可是就算知道,但是与它对视的时候还是觉得毛骨悚然。

“不行,好不容易等来的食物,我是不会放你们溜走的。”

听到这话唐语时脸色一变,他把宝宝随手扔给了刚站起来的董涵。在巨蛇张开腥臭的大嘴时,直接把手里的高尔夫球棒扔进了它的嘴里。

高尔夫球棒刚好卡在巨蛇的嘴里,它发出奇怪的声音,一用力就把高尔夫球棒弄弯了。

唐语时从口袋摸出一把小匕首,在巨蛇朝他咬来的时候,整个人直接躺倒在了地上,一抬手直接划在了巨蛇的下颚上。然而这般大小的巨蛇,身上覆盖的鳞片太坚硬,他根本没有伤到它分毫。

要看着巨蛇就要咬到唐语时了,他伸出脚踢了一下地上的树根,借助这力道在地上连滚了几圈,十分惊险的多了过来巨蛇的嘴巴。

宝宝猛地从董涵的怀里挣脱,他往下摔的时候身子一顿,就这样直接漂浮了起来。他在空中稳住了身形,一抬手就把巨蛇往外弹了三四米的距离。

因为高强度的消耗异能,此刻他的眼前蒙上了一层模糊的虚影,他急忙对唐语时喊道:“唐语时快接住我!!”

唐语时不明白为什么非要他来接,但是还是下意识的飞扑而去,一把接住了下坠的宝宝。

他刚把宝宝接住抱紧,宝宝就像脱水的鱼一样贴在他身上,然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唐语时看他脸色很不好看,就想着不能再打下去,不然小家伙一定会吃不消的。

那被推出的巨蛇晃了晃脑袋,然后继续朝着他们冲过来,董涵猛的跳跃起来一拳打在蛇头上。他是力量型的异能者,本身的力气就大的惊人,这一击打在了蛇头上直接把巨蛇打的退了一步。

秦绝紧紧抿着嘴唇,用力的吸收着唐语时身上的能量。可是这样的吸收速度太慢了,眼看着那蛇又要冲过来了,他抬头就直接亲在了唐语时的脸上。

自从发现唐语时是个能力体之后,他就尝试着如何更快的吸收能量。他发现越是与唐语时亲密接触,所吸收的能量速度就越快。

情急之下,他看着唐语时的侧脸,就忍不住直接把嘴巴贴了上去,触感跟想象之中一样美好。

秦绝感受打量的能量往身体里涌,他的视线也终于恢复了正常。恢复了精神之后,他就忍不住去感受唇上的触感,心脏突然不自觉的乱了节拍。

唐语时被宝宝突然的亲密举动弄的一脸懵逼,他正想问宝宝这是在干什么呢?然后他就发现宝宝苍白的脸色,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红润了起来。

唐语时的心情瞬间十分复杂,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变成了吸血鬼的血袋,而他家宝宝就是一个纯种的小吸血鬼。

唐语时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家伙还想在从他身上获得什么东西?虽然不能具体的感觉是什么,可是他就是有这种直觉。

努力奋斗在一线的董涵一回头,差点被这一大小给气死。

在他疯狂吸引仇恨被沙包打的时候,这两个人竟然在“挂机秀恩爱”?董涵突然明白那些打游戏的人,为什么那么讨厌情侣组队了。他此刻的心情就是这样的,酸。

秦绝乌黑的眼眸与唐语时的对视上,两个人的瞳色刚好是两个极端,一个瞳色极端的乌黑纯粹,而另一个却透着令人着迷的亮光。

秦绝又长又密的眼睫毛轻轻颤抖了一下,他有点不好意思拉开了与唐语时之间的距离道:“那个,这件事等回去了,我再跟你详细的解释。”

说着他转头一脸严肃的看着那条巨蛇,“董涵,你让开。”

董涵闻言不自觉的让开了一点,让开之后他又觉得自己为什么要听一个小鬼的话?简直给他们大人丢脸。

而就在他让开的瞬间,巨蛇再一次冲了过来,动作迅速而凶猛。

秦绝抬起两只小胖手猛的往前一拉,巨蛇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被拖动了几米。然后他的手有用力往前一推,巨蛇就像被一双巨大的手抓住了一样,它开始发疯的剧烈挣扎起来。然后就看见巨蛇被玩弄一样,被丢来丢去的摔。

董涵一脸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感觉比电影院看科幻大片要过瘾多了。他突然再一次感觉到了深深的嫉妒,而且嫉妒的对象还是个奶娃娃。

四周的树丛被砸的东倒西歪的,还有不少奇奇怪怪的鸟从四周飞了起来,它们争先恐后的朝着空中飞去。

秦绝把巨蛇折腾的半死之后,有点虚脱的看了唐语时一眼,然后小大人似的说:“冒犯了。”

听到冒犯了三个字的时候,唐语时下意识的想要躲闪,可是想到小家伙那么辛苦的份上,他最终还是忍着没有再躲。

话说明明已经亲了一次,第二次本该稍微熟练一些的,可是当秦绝靠近微微前倾贴过去时,他的心脏再一次不受控制的鼓动起来。

秦绝慢慢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一点。然而就在他要触碰上唐语时的脸颊时,唐语时突然一把捏住了他的脸颊。

唐语时用力的挤压秦绝的肉包子脸,然后坏坏的笑道:“所以,你是在吸收我身上的能量吧?还记得在那个小镇子时,你曾经问过董涵的事情吗?”

这件事唐语时可是一直记得,这回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秦绝伸手拨开唐语时捏着他脸的手,然后蹙起小眉头道:“是的,你是能量体。而且,我发现好董涵没办法感觉到,暂时只有我可以吸收。”

唐语时闻言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递给小家伙,“喏,吸这里。下一次不准把带着奶味的嘴巴和口水,往我的脸上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