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V第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直到如今, 秦绝也不明白唐语时这是怎么了?

怎么好端端的变成刚刚那个样子,然后现在又, 又好像脱了一层壳的嫩鸡蛋似的,整个人看起来晶莹透亮的。那种视觉上的感觉,就像是他的身上镀上了一层光。

秦绝不好意思再去触碰唐语时, 而是选择把浴盆放满水,然后用一旁的毛巾擦掉唐语时身上的脏东西。之前雷厉风行给唐语时洗澡的霸气一去不复返, 现在给他擦洗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刚刚触摸过唐语时皮肤时的触感。

唐语时的皮肤很细腻, 摸上去的感觉又滑又嫩......

秦绝忙摇了摇头,把脑子里的奇怪东西甩了出去。

也许是因为心里有鬼, 他拿着毛巾给唐语时擦脚腕的时候, 目光总是忍不住在唐语时身上游离。

唐语时本人属于有点瘦的类型,身上每一丝多余的坨肉,整个身体的曲线十分的惹人。而他的脚丫跟他的身体却恰恰相反, 看起来白白胖胖肉乎乎的。

秦绝只是稍微的愣了一下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掌已经覆盖在唐语时的脚裸上了。

秦绝因为是秦家的继承人,从小就经过十分严苛的训练。不动如山的性格, 一直是他深受家族长辈喜欢的原因。从他年满十八岁之后, 就有人想着法子把各类美人往他床上送。哪一个, 不是绝色美人?可是他因为有强烈的精神洁癖, 所以从小一直洁身自好,从来不愿意让别人近身。

就连从小一起长大的林纯,亦是如此。

可是为什么会偏偏, 就,就对一个睡得像死猪一样的人,突然有了奇怪的感觉?

难道是因为与唐语时相处的时间长了,久而久之就对他产生了某些微妙的感情?

秦绝越想越觉得脑袋大,他忙站起身来想要出去冷静一下。可是因为起来的动作太猛,加上之前异能使用过度,他眼前突然一黑他忙伸手去扶浴池边沿,结果沾了水的浴池边沿特别的滑,他一个不小心整个人都摔进了浴池里......

唐语时是被重物狠狠一击给砸醒的,他眨动着有点迷茫的大眼睛,痛苦的伸手揉着自己的胸口。

“艹,真疼!”

等到他适应了室内的亮光后,就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浴池里面,而在自己肚皮上还坐着满脸堆着假笑的宝宝。

宝宝僵硬的拍了拍小胖手,然后特傻特蠢的说:“哈哈哈,哈哈哈,一起洗澡澡~?!!”

唐语时想起刚刚那一击重击,他额头的青筋顿时暴起,他也懒得管自己怎么在浴室里了,现在首要任务就是揍娃!!

宝宝察觉到唐语时样子不对劲,忙四肢并用的想要爬出浴池,结果还没有爬上去就被提溜了起来。

唐语时直接把蹬着双脚的宝宝按在自己大腿上,然后毫不客气的朝着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秦绝原本打算誓死抵抗的,任何一个大男人被打屁股,也没有办法再继续冷静自若。可是因为被按在唐语时的腿上,他的目光不小心看到唐语时的身体,的,某,处?!他顿时下意识的一只手捂住眼睛,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小鼻子。

秦绝内心: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身为一个绅士,不能趁机偷看别人的身体,这是一种极其不道德的行为。

唐语时打完就发现怀里宝宝不动了,他忙把人调转了过来,还以为娇贵的小少爷被打哭了?结果调转过来之后,就发现小家伙满脸涨得通红,然后小嘴里还在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唐语时把耳朵贴过去想要听听他说了什么?

还处于被自己猥琐心理震惊到的秦绝,一抬眼就对上唐语时贴过来的侧脸。虽然重生后的唐语时真的很欠,但是不得不说的他长得真的挺好看的。他的好看跟女孩子的好看不同,他的好看会让人越看越舒服。

虽然还没有到达让人一见倾心的地步,可是随着与他的接触会不自觉被他吸引住。

唐语时没有听到想要听得,一脸奇怪的看着宝宝问:“你个小家伙怎么回事?看起来明明挺懂事的,怎么每一次到了晚上就瞎折腾?”

上一次半夜不睡觉拿他当试验品,乱使用异能。这一回干脆把他弄进浴室里,然后把他当成了蹦蹦床。

秦绝黑的发亮的眸子闪烁了一下,他顺着唐语时的话道:“你刚刚昏迷了,身上还变得好臭好脏,是我用异能把你送进来清洗的。”

唐语时经过他的提醒,这才想起来之前的事情。他忙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然后并没有一眼发现有哪里不对劲。唐语时从浴池里站起身来,一双修长的大腿还沾着水珠,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在秦绝眼前晃过。

秦绝下意识的把眼睛转开,小心脏却不受控制的一阵乱跳。

唐语时站在浴室里的落地镜前,目光立刻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然后他整张脸都忍不住扭曲了。

“我怎么掉色了?”

宝宝趴在浴池边沿撇开脸不看唐语时道:“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被一层暗红色的液体包裹着,冲洗干净之后你,你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看着唐语时皱紧的眉头,忍不住在心里补充道: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奇怪,不过挺好看的。

挺好看,这三字,以唐语时现在的状况,似乎并不想要听见。

所以机智的秦绝没有说出来。

唐语时用力的抓了抓头发,就觉的头发还黏黏的,他转身拿了洗发露开始疯狂洗头。虽然他是个不拘小节的大男生,但是并不代表他不爱干净。

等到他把头发洗好之后,就听见宝宝突然轻轻的笑了起来。

唐语时郁闷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就发现他的头发也掉色了。

唐语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在心里暗想:所以说那果子的功效,就是漂白吗?

如果只有这么点的功效,那他用了那么多的晶核,岂不是亏大发了?他本身又不黑,并不要做个全身漂白好吗?

唐语时心情非常不爽的后果,就是......

他转身跳进浴池里面,顿时水花四溅。

然后浴室传来宝宝奶声奶气的怒喝声:“唐语时!你不要太过分了,你这样对我以后绝对会后悔的!!”

董涵是被一大一小的“打闹”声吵醒的,他穿着一跳四角短裤迷迷糊糊的跑到浴室,然后伸手敲了敲门道:“大半夜的,你们再闹腾什么呢?”

唐语时停止对宝宝单方面揉脸的行为,然后抱着满脸手指印的宝宝,用一旁的浴巾把两个人包裹起来,他这才慢悠悠的打开了浴室门。

因为浴室里有亮光,外面依旧一片黑暗。所以董涵第一眼,并没有看出唐语时不对。他打了一个哈欠道:“你们在干什么呢?”

唐语时一本正经的对董涵说:“夜里宝宝尿床了,就哭着来找我,我在给他洗澡呢。”

秦绝闻言猛地瞪大了眼睛,他知道唐语时厚颜无耻,可是却没想到他会这样厚颜无耻?

他急忙张嘴就想要反驳,就被唐语时一把按在了自己怀里。

秦绝一嘴撞到了唐语时的身上,大门牙差点被磕掉。此时的秦绝也没有时间去管暧不暧昧了,他只想在唐语时的身上磨牙。

不管是哪,先咬为敬。

唐语时被狠狠啃了一口,他忙提溜着怀里的宝宝对董涵道:“哈哈,小孩子死要面子。已经洗好了,我们先回去睡觉了。”

说着不等董涵说什么,他就把宝宝往胳膊下一夹,落荒而逃的遁了。

董涵走进浴室里看了一圈,就发现整个浴室里面都是水。他走到一旁打开了水蓬头,想要冲一下身子。就发现水箱里的水,已经被唐语时他们两个挥霍完了。

他们住的地方以前是军区教官们住的宿舍,每一间房里都配有一个水箱。军事化的宿舍都会在规定的时间里停电停水,所以还配有这样老式化的水箱,用来停电停水的时候解决用水的问题。

那一水箱的水是今晚到明天中午的用水,想不到竟然被唐语时一口气用完了?董涵突然有一种打人的冲动,不过念在不能打扰其他睡觉的份上,他可以先忍着等明天再找唐语时算账。

唐语时与宝宝回到房里之后,差点没被房里的臭味熏死过去。

唐语时立刻把窗户打开了,然后把床上的脏东西收拾一下。介于房里依旧很难闻,最终两个人只能睡在了客厅。这一晚上折腾来折腾去,一大一小真的累坏了。

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之后,十分有默契的互不搭理,然后一闭眼就呼呼的睡去了。

次日一早,因为要出任务。

董涵,安安她们就起来了。安安昨晚因为大姨妈,此时的腰还直不起来,整个人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她第一个走出的房间,一眼就看到躺在客厅沙发上的唐语时,以及唐语时身上当做小被子的宝宝。

一直睡相很好的宝宝,经过昨天的一场风波,此时的睡姿十分洒脱。好像他那么多年的良好教养,经过昨天一连的刺激都统统见鬼去了。他此刻趴在唐语时的肚子上,跟着唐语时的呼吸节奏打着小呼噜,小嘴巴还不开心的微微嘟着。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这么长,不要说我短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