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董涵从里面出来之后,安安正站在楼道里等着他。

刚刚里面传来的惨叫声她也听见了,她知道是董涵在为了她出气,此时看见董涵心里又是感动又是不好意思。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就立刻移开了视线,气氛突然尴尬到了极点。

董涵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忍不住摸了摸鼻子解释道:“你不要误会,在里面那样说是为了不让你难堪,我没有其他意思。”

安安闻言忙摆摆手,她还记得唐语时说的话,身为一个体贴懂事的女孩当然不会揭穿他。安安十分聪明的说:“嗯,我知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董涵清了一下嗓子,然后率先走出那栋楼。

安安看着董涵走路时有点同手同脚,顿时忍不住红着眼睛笑了起来。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这么可爱啊?

而此时新家里,大家正在收拾房间。

他们住的房子是三室两厅的,主卧是三间房子最大的一间,里面有独立的洗浴室还有一个阳台。这房子里的没有太多的家具,只有床和几个柜子。唐语时计划着之后出去,可以顺便收集一些家具回来。

房间的分配情况是这样的,两位妈妈与安安住在主卧里,唐语时跟宝宝住在次卧,董涵带着唐大胖住在客房里。

虽然三个女人住在一起,但是好在房间比较大,还有独立的洗浴室相对比较方便。之后房间里可以再填一张床或榻榻米。

等到董涵和安安回来的时候,家里已经收拾的有模有样的。原本空荡荡的房里,已经摆满了东西。

安安一进来就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她从来不敢奢想末世还能住进这样的房子?一时之间心里百感交集,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

宝宝正抱着菲米撸毛,看见安安来了还伸手挥了挥。

其他几个人立刻热情的拉着安安过来,显然对她的印象都很不错。

董涵一回到家里就舒服的叹了一口气,家里因为有菲米这个外挂,整体的温度比外面要低了将近十度。他大步走进了房间去找自己的衣服,然后就进浴室去洗澡去了。

董妈妈赶紧拉着安安进了主卧,趁着现在还有水让她先去冲个澡。

安安的东西很少,只有几件衣服还都是已经脏了的。两位妈妈发现小丫头的窘迫,就开始翻找自己的衣服给她穿。

两个人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件年轻能穿的裙子,所幸安安也是个懂事的一点儿也没有嫌弃的意思。

董涵冲了澡之后,就拖着唐语时进了自己的房里。

“说吧,在打什么鬼主意?”

唐语时心里苦啊,为了保护安安他一会儿给安安洗脑,一会儿还要欺骗自己的兄弟。

但是重生这种事情,他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与人分享。主要是重生涉及的事情太多,根本没办法跟董涵讲清楚。

唐语时看着董涵道:“我也跟你说不清楚,只能告诉你的是,很早之前她帮过我,我现在只不过是在回报她。而且我可以担保她一定不会做出伤害大家的事情。”

其实唐语时这话并不算是撒谎,他们确实在很早之前就认识。如果不是安安他也没有现在的空间,对于安安他忍不住用自己最初的善良去对待她。

前世所有的遗憾,如果今生依旧没办法弥补,他重生的意义何在?

既然唐语时都这样说了,董涵也没办法多说什么。他知道唐语时保留了很多秘密,但是如果唐语时真的有难言之隐,身为最好的朋友也不会为难他。

董涵十分清楚自己的立场,身为朋友只要在唐语时做出决定之后,十分明确且坚定的站在他身后就够了。

晚饭是两位妈妈做的,为了庆祝新成员的加入,今天的饭菜十分的丰盛。

在吃饭的时候,大家十分默契的分了位置,安安刚好就坐在了董涵身边。

唐语时若无其事的看了两人一眼,然后手脚麻利的剥了一个鸡蛋,放到身边宝宝的小碗里面。

宝宝看了碗里的光溜溜的鸡蛋,下意识的想把自己的碗推开。最近鸡蛋,牛奶什么的,他都要吃吐了。

安安已经很久没有吃正餐了,平日里吃的大多数是干掉的面包或馒头。每一次吃的时候,都硌得牙疼。

安安捧着饭碗一边不好意思,一边大口大口的往嘴里扒饭。现在就光是香软的大米饭,都能让她感动的想哭。

董涵看见她一直在扒饭,随手把一盘菜推到她的面前,然后皱着眉头命令道:“吃这个!”

坐在对面的董妈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儿子怎么这么不体贴一点儿也不像他爸爸。一想到自家的那口子,董妈妈忍不住心里一酸。

安安低着头脸上忍不住微微泛红,虽然董涵的语气很强硬甚至有点不客气,但是她知道这人就是嘴硬心软是在心疼她。她小心的偷眼瞄了董涵一眼,刚好看见董涵正在看着她,两个人之间顿时又尴尬起来。

跟这边奇怪的气氛相比,唐语时那边就是另一种画风。

唐语时以前吃饭的速度总是很慢,后来经历了末世他吃东西都不怎么咀嚼,因为有的时候吃饭太浪费时间。所以在董涵跟安安各种尴尬互动的时候,唐语时已经风卷残云的把饭吃光了。那吃相完全不讲究,跟他身边一板一眼的小家伙,刚好想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家伙吃饭吃的跟绣花一样,唐语时却吃出了叱刹风云的感觉。

唐语时看了一眼还在跟鸡蛋奋斗的宝宝,觉得这孩子吃个饭跟个小姑娘似的,是不是大家族的孩子都是这个样子?他起身拿了奶壶,给宝宝冲了一壶奶,然后就回到房间里休息去了。

这几天他快累死了,休息也是在车里休息的,好不容易躺在了床上就不想起来了。

等宝宝吃完饭抱着奶壶进来时,唐语时已经睡着了。他踮着脚把奶壶放在桌子上,抬头看了一眼床的高度独自叹了一口气。

他努力的尝试了一下,发现以自己的身高根本上不去之后,他只能试了一下自己的异能。

本来是抱着地球引力的想法,想着也许可以让自己漂浮起来?却没有想到一时没有控制好,唐语时与周围的东西一起失重了,而他自己还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

漂浮在房间里的唐语时还翻了个身,随着他的动作他那一头柔软的短发也松松软软的垂落下来。

一直呆呆看着唐语时的秦绝,第一次发现睡着之后的唐语时还挺好看的,就像一直软绵绵的小羊羔一样乖巧。

因为走神的原因唐语时的身影,突然晃了一下,眼看着就要摔下来,秦绝顿时被吓了一大跳,忙集中精力小心翼翼的把唐语时放回到床上。

把人放到床上之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发现累的一头的冷汗。

他虚脱的往一旁的地上一坐,然后就靠着床睡了过去。

等到睡到半夜的时候,秦绝是被压醒的。

他不舒服的睁开大眼睛,乌黑的眼珠子转啊转的。然后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他被唐语时抱上了床。

而此刻他的小身子正被唐语时的脑袋和身子压着,只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他难受的伸手推了推唐语时,可是唐语时稳如泰山一动不动的。

这样的天气本来就热,身上被压着一个人实在是太热了。

秦绝再一次使用了异能,想要把唐语时给推开一点,这一次他真的特别的小心了,可是依旧把唐语时整个掀飞了出去。

看见唐语时就要摔下床的瞬间,秦绝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自己伸手去捞人,然后等到他把人捞进了怀里,他才意识到好像不对劲。
sitemap